第7章 .1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渐浓,大雨越下越深,街头店门接连关上,路灯在雨雾泛着幽暗的光。大街上偶尔经过飞驰的车,掀起层层水花。

    “我们做朋友吧!”他的声音的如泉水沁人心脾,凉凉的又很动听。

    “我们做朋友?”沈如萱微微惊讶的重复了一遍,她思绪一转,浅笑:“我想们应该算朋友吧,毕竟都认识蒙爷爷和朵朵。”

    席陆泽长长的睫毛攒动,一时间他竟然无言以对,更是因为他并不擅长和女生打交道,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接近女生。

    沈如萱似乎感觉到他的紧张,莫名的连带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一时间两人呼吸都紊乱起来。除了徐之扬,她也没和其他男生密切的打过交道的经验。

    幸好屋檐外的雨声掩盖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席陆泽薄唇抿了抿:“我送你回家吧。”

    沈如萱看了眼屋檐外的大雨,点头道:“好。”

    席陆泽靠近她,肩膀隔出一个安全的距离,伞高高的举起罩住她的头顶和肩膀,耳旁传来他的声音:“走吧。”

    车就在路边停着,席陆泽打开车门让沈如萱先进去,再和上伞关门,司机讶异地看了沈如萱一眼,然后给了席陆泽一个询问的眼神。

    席陆泽转头低声问:“地址?”

    沈如萱道:“锦华名苑,谢谢。”

    “倒是顺路。”司机笑了笑。

    也许是下雨天,车里的气温也是凉凉的,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沈如萱一时也无法说清自己的情绪,今天晚上徐之扬和苏瑜的那一幕给她带来太强的冲击力,席陆泽的突然出现又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沈如萱余光瞄了他一眼,他整个人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双手抱胸看起来很闲适,倒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紧张感,让她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似乎也是在睡觉,总是这样一个人这样漠不关心又慵懒的样子。他睡着的样子也好看的像个艺术品,白皙的面庞上是如雕琢好的深刻五官,从直挺的鼻梁到流畅的下颚线条简直365度无死角。她瞟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即使这样睡着的他,也依然有浑然天成的摄人气场,让人不敢多看。

    她没收回目光后,便看向窗外的雨景,错过了席陆泽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一路无话,很快就把沈如萱送到了她家小区大门外,席陆泽让司机先回去接人,他打着伞准备送沈如萱到她家楼下,沈如萱见雨还是很大也就没推辞。

    依然是看起来肩靠肩地挨着,实际上并有,他总是很好的把握一个安全的距离,可是一点雨都没让沈如萱淋着。

    快点她家楼下的时候,席陆泽的身子突然僵住,他身上的气息也陡然转变,沈如萱顺着他的仇恨的眼光望向她家单元楼道的大堂里,她的身子也同样的僵住。

    灯光下清晰的可以看到一男一女拉扯着,好像在争吵什么,电梯开打后两人推攘着进去,电梯合上后,大堂又空无一人。

    沈如萱眸光一闪,她抓住席陆泽的衣服问道:“你认识我妈妈?”

    席陆泽望向沈如萱,眉头皱地深深的,眼眸是让人难懂的晦涩深沉,唇瓣微微张开又欲言又止。

    “那天你被打和我妈妈有关?你想和我交朋友也是我妈妈?”沈如萱又连抛了2个问题。

    “沈如萱!”他微微低叱道,他靠近她轻声道:“你想多了,先进去吧,我要走了。”

    沈如萱蹙眉,抓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那你告诉我,那天在银城发生了什么事?”

    陡然间,席陆泽气场变的冰冷,眼神也锐利起来,沈如萱下意识的松开他的衣角,听到他说:“那是我的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说完,他转身离开,他的步子不算快,可是每一步都好像踏在沈如萱的心上,让她莫名的疼,楼道的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另外一侧的肩膀早已经淋湿,而自己却完全干干爽爽。

    沈如萱咬了咬唇,既然他不想说就不说吧,也许真的是她想错了,他也不是那种小人,她大声道:“对不起!”

    席陆泽竟然回头望了她一眼,最后背影消失在楼道里。

    沈如萱满怀心事的上了电梯,她的爸爸妈妈好像在吵架,前世两人倒是冷战过,吵架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到家门口时,门轻轻一推竟然开了,里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回来,气氛剑跋扈张。

    刘玫指着他鼻子骂:“你不给我解释那个小妖精是谁,我和你没完!”

    沈拓厉声解释道:“你不要胡搅蛮缠,她只是我朋友的女儿,人家小姑娘年级轻轻长的又漂亮,她怎么会看上我。”

    刘玫冷笑:“是啊,她看不是你,也就说你看上她喽?”声音陡然加大:“你当我瞎啊!都抱一块去了!”

    沈拓声音也拔高几度气愤道:“那是她不小心摔倒了,还有你在外面有男人,我可是说过你?”

    空气中时光好像顿住了,接着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还有刘玫更大声的歇斯底里:“你不是人!我她妈的有不有男人,你不是早就知道!如果不是他,你以为你今天还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你早就被炒鱿鱼,你还以为你现在是二十年前风光的你?”

    然后又一个耳光和嘶吼:“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得到我的!我年纪轻轻还为你生下孩子,你欠我的永远还不完!”

    沈如萱觉得浑身血液冻住了,心跌入到谷底,她身抖如塞,捂着嘴躲在玄关不敢发出声音。这所谓平时看起来温馨的客厅却比外面的雨还要冰冷。

    她艰难的自己稳住身体,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到门外,然后冲进了电梯,最后浑身瘫软的蹲在了电梯的地上,脑袋被刚刚那个画面炸的一片空白。

    脑海里嗡嗡嗡的全是爸妈的对话,一瞬间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好像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她重生是不是为了看她可笑的人生?

    她跌跌撞撞的冲进雨里,眼泪顺着大雨倾泻而下,早就说过不要哭,要有崭新的人生,可是为什么都和自己想像的不一样呢?

    席陆泽出去的时候,发现司机把车开了回来,原来是沈如萱的包落在车上,席陆泽开打看有身份证钱包手机什么的,他拎着往回走,走到她家楼下,却不知道她住哪一层。

    他踌躇了一番,眼睛里好像出现了幻觉一般,她竟然又出现了,可是她出现的狼狈不堪,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在雨里哭泣。

    沈如萱好想坚强下去,可是每次都被最亲的人伤的不堪一击,也许一个人过也好,早点看清也好,她真的不想哭,眼泪止不住的流的感觉真不好,甚至对这个世界有种荒唐的错觉,是不是其实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朦胧间,眼里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打着伞踏着雨而来,是那样熟悉又觉得不真实。

    对方用伞遮住她,头顶传来他低低的叹气:“怎么每次碰到你,都这么狼狈?”

    沈如萱鼻子一酸,呜咽的说不出话来,难受的要命,可是她不想见任何人,即使他的姿态像一个救世主,可是她不需要任何救世主,青梅竹马和爸爸妈妈都能像个笑话,她还能相信依靠谁。

    对方低下身子,和她一起蹲下,沈如萱低着头呜咽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任何人。”

    “我只是过来把包还给你。”

    沈如萱抬眼果然看到自己的包,她一把抢过来,继续低头哽咽道:“谢谢,你走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方没有走开,只是默默的打着伞也不说话。

    沈如萱抬头,她已经没有再继续哭了,红红的眼睛气愤道:“你为什么不走?我只想一个人。”

    席陆泽平静地说:“我们是朋友。”

    沈如萱冷笑:“青梅竹马不可信,爸妈不可信,我们才见过几面?我要信你!”说完她又觉得自己不识好歹过分了,她向来对会站在对方角度考虑,对方和她非亲非故这样帮她,她也不能因为迁怒对着他发火,她努了努唇整个人精气神都泄下去了。

    席陆泽没有生气,他淡淡地说:“信自己就好,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像我懂事后好像就不会哭了。”

    沈如萱诧异地问:“不会觉得哭很没用么?”

    “老天爷发明泪腺就是让人感受七情六欲的,谁有权利指责你哭没用?有时候我也想哭,可是麻木的反而哭不出来。”他的声音淡淡的,一点也不像他本人平时的冰冷,反而像温温的流水流入她的心扉。

    最后一句话让沈如萱感到难受了,她还以为他会像平时冷酷毒舌的样子教育她,说些类似哭什么哭,哭有用么?哭只会让自己软弱,哭只会让人看不起,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王道这样类似的话。没想到他还挺会煲心灵鸡汤的。

    想到平时冷酷如他,煲出这样的鸡汤倒是有种反差萌,让她郁闷的心情减了些阴霾,她别扭的说:“谢谢,你回去吧,等下我就回去。”

    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擦擦脸,真的很丑。”

    沈如萱接过,有气无力的说:“谢谢,我已经很丢人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好好消化消化今天的事情。”

    席陆泽饶有兴致的说:“饿不饿?我带你去吃夜宵吧,心情不好就吃东西。”

    沈如萱看他黑亮的眼眸,脱口而出:“干嘛对我这么好?”

    席陆泽一楞:“不知道。”随即他又说:“大概像我家傻妞。”看她一脸懵逼的样子,他勾起浅浅的嘴角坏笑补充道:“傻妞是我家的狗,又傻又笨又难看。”

    沈如萱又气又怒又哭笑不得,但是却被他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治愈了,而且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笑的样子,虽然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却感觉纯纯的,好像乖孩子做恶作剧,一脸得意洋洋的蠢萌模样。

    这一刻她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反正这幅样子回去也会引起怀疑,不如先和他出去吃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女配不做白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荷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青青并收藏重生女配不做白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