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世顶之座 > 032-15、不能做的事不要做

032-15、不能做的事不要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顶之座’黑卡蒂。”

    再一次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拉芙拉于之前在教室之中所感觉到的气氛完全不同了,虽然从声音上来说,不论是音高、音调还是音色都与之前没有任何两样,黑卡蒂也并没有在此时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但是她却强调了一个“我”。

    “顶之座”这个称号从诞生之日起便只属于黑卡蒂一个人,从未有任何人甚至是神能够插手。黑卡蒂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竟然企图剥夺掉这个唯一被她承认的称号。哪怕只是口头上的剥夺,黑卡蒂也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拉芙拉此时只是在发呆,她呆呆地看着原本还算是充足的能量护盾之上那数字在瞬间从几百跌到了零。红红地警示标志不断地在她的面前闪烁,就好像是在强烈地讽刺着她之前对黑卡蒂的嘲讽。

    自己在人家的眼中是不堪一击的。

    对方之前不愿意与自己战斗只是因为自己太弱小,而无法兴起对方的注意力。

    越来越陷入怪圈之中的拉芙拉将黑卡蒂的思想考虑得过于复杂,以至于让黑卡蒂这个其实心里单纯无比的少女,莫名其妙地为拉芙拉的自卑扛上了黑锅。

    “我真的那么弱吗?”

    没有转身,没有回头,拉芙拉就这么与黑卡蒂背对着背站着然后用听似随意的声音问道。听到这样的问题,黑卡蒂转身,看向拉芙拉的后背,略微对比了一下拉芙拉本人的战斗力与红雾战士们的战斗力,然后在这对这个世界来说完全没有意义的对比之下“实话实说”道:

    “非常弱。”

    “是吗?”

    这一次轮到拉芙拉用两个字来回答黑卡蒂了。

    原来自己在对方的评价之中是非常弱吗?哪怕自己经过了人造人的改造,经过了那么多的练习,经过了织斑教官的训练,经过无数的战斗,到了最后,在拥有“顶之座”之名的人眼中也仅仅能够得到“非常弱”这三个字的评价?

    好吧,因为世界观的差异,因为黑卡蒂对比的无常识性,拉芙拉更加陷入了自卑之中。其实自从is出现之后,被打上了“次品”烙印的拉芙拉从未摆脱过自卑。之所以那么钦慕于织斑千冬,那也是因为织斑千冬让她重新在德国的部队之中获得了“最强”的称号。如果她真正摆脱了自卑的话,那么她对于织斑千冬的感情就应该是“感激”而不是“钦慕”了。

    之所以“钦慕”,正是因为拉芙拉知道,自己还比不上她的织斑教官,她的自卑还没有完全摆脱掉!

    “要许愿吗?你,想要更强的力量吗?”

    沉浸于自卑之中,拉芙拉的脑中响起了恶魔一般的诱惑之音,这声音在她最期待力量的时候出现,在她最懊恼的时候出现,一瞬间击溃了拉芙拉心中名为“理智”的存在。

    “给我吧,力量,那无可比拟的‘最强’!”

    随着拉芙拉的许愿,由德**事基地出产的“黑雨”突然放出了大量的能量,这些游离地能量就好像是放电一般刺激着拉芙拉的全身,同时也激活着“黑雨”之中暗藏的系统——女武神回溯系统!

    以机械的力量模拟,以操控着的愿望作为激活条件。

    女武神回溯系统能够模拟出过去所有is操纵者之中最强的力量,这份力量在出现的同时也完全地剥夺了原本操纵者的意识,她们将彻底地与外界失去联系,甚至于渐渐地失去自己的意识,一个不小心,甚至连她们的生命也有可能就此失去。这是一个不安定的系统,也是全世界都禁止研究与利用的系统。

    这样一个系统为什么会出现在拉芙拉的专用机“黑雨”之上?

    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

    就在女武神回溯系统启动的同时,整个训练场发布了level_d的高级预警,无差别的实体杀伤战斗即将开始,这是位于监控室之中织斑千冬的判断。拉芙拉的is模拟出来的正式织斑千冬她自己过去的形象,那凛凛威风的身姿,那让她获得is竞赛冠军的武器,无一不让织斑千冬熟悉不已。

    当然,那份威力,她自然也是最清楚的。

    “让所有学生退场,让黑卡蒂也立即撤出来,下面将由教师来解决接下来的问题……”

    说道这里,织斑千冬突然顿了一下,看着场中一动未动的“银炎御命”她忽然修改了自己的命令。

    “……算了,如果连黑卡蒂驾驶着‘银炎御命’都无法压制拉芙拉的话,那么其他教师进去了也是白费功夫,还是就交给她算了。”

    通过这两天时间的观察,黑卡蒂至少不是什么威胁,这种判断织斑千冬终于确定了,这种时刻,她的战斗力自然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黑卡蒂,听得到吗?”

    接通了外线通讯,织斑千冬的声音直接传到了黑卡蒂的耳中,既然是视频通讯,那么黑卡蒂便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听到。紧接着织斑千冬的指令便到达了:

    “现在拉芙拉的is进入了暴走状态,你能将她压制,然后尽可能的救出来吗?劈开那is的外壳而不伤到里面的拉芙拉,如果不行的话,那么只是将她压制也行。”

    “这种事情,简单之至!”

    同时听到了这条指令的琳露在织斑千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对黑卡蒂说道,利用“银炎御命”的性能,与琳露的精密操控,哪怕是再来两台is暴走,想要将里面的人救出来那也不是不可能,仅仅是一台的话,那确实是简单无比的事情。

    这一次,黑卡蒂并没有再对织斑千冬的话做出多余的回答,因为“银炎御命”已经行动了起来。

    凭空出现的两把实体剑牢牢地握在“银炎御命”的双手之中,先是非常干脆地将“黑雨”持着武器的双手斩断,紧接着又正如最初“银炎御命”出现之时一般,琳露再次展现了自己精密计算的能力,一寸又一寸,就好像是在对拉芙拉的“黑雨”进行着凌迟之刑似地将那已经化为黑泥一般色泽的机体给切开,缭乱的剑花让通过监视器看着场内场景的织斑千冬已经见怪不怪了。“银炎御命”已经展现了太多的不同寻常,这种程度,她实在是再难兴起什么意外的想法。

    “呐呐~~黑卡蒂大人~~~能拜托您对这个人说一句话吗?”

    一边表演着自己的特技,琳露突然大胆地对黑卡蒂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完全不置可否,黑卡蒂沉默,琳露都还没有说出要做什么事,黑卡蒂不可能做出任何回应。

    “可以吗?可以吗?”

    不甘寂寞,琳露在黑卡蒂沉默之时继续追问,也不知道她心中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明明熟悉黑卡蒂的性格,却仍然在此时不愿意说出自己究竟想要黑卡蒂做什么,而只是一味地想要黑卡蒂先答应下来。这种阴谋味十足的感觉,只要是一个稍微明智一点的人都不可能上当,更何况是心中明净如水的黑卡蒂?

    琳露发现自己对黑卡蒂的不断骚扰实在是没有什么作用,而手头上那并不敢减慢的工作也已经接近尾声,她至少嘟起自己的小嘴,然后垂头丧气地说道:

    “好吧,我就知道黑卡蒂大人是铁石心肠,绝对不会被我打动的。那么,我想让黑卡蒂大人对这人说的就是‘你这个笨蛋,人类的力量是来自相互的啊。’这样就可以了。”

    人类的力量是来自相互的?

    琳露你这是想要对她说还是对我说?

    一句话在心中转了转,黑卡蒂却并没有十分的理解。力量不都是属于个人的吗?一个人的力量既不可能从别人那里凭空获得,也不可能转让给他人,为什么说人类的力量是来自相互的呢?

    黑卡蒂疑惑,紧接着便决定找个人和自己一起想。

    于是就当拉芙拉的“黑雨”终于在琳露的努力下被“银炎御命”彻底分解,在其内部被困住的拉芙拉保留着最后的清醒从“黑雨”之中倒出来之时,黑卡蒂那淡淡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这个笨蛋,人类的力量是来自相互的啊。”

    还是那么清淡的声线,一度自己认为是在蔑视自己的声线此时听上去是那么的情切,拉芙拉倒在银炎御命的怀中,却好像透过了那银色的装甲看见了其中身着着“大御巫”袍服的黑卡蒂。明明应该是安慰的话语却也能够以如此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出来。

    黑卡蒂。

    你究竟是怎样神奇的存在?

    为什么你要在狠狠地将我的尊严践踏、将我自满的力量击溃之后,再这样来安慰我呢?

    人类的力量是来自相互的吗?是吗?怪不得教官曾经说过,她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她有一个弟弟,保护他人之心能让人强大吗?那么我应该保护谁呢?

    直到昏迷的前一刻,拉芙拉也没能将这个问题想通,而黑卡蒂更只是毫无想法的抱着拉芙拉不让她从这is之上摔下去而已,危机暂时过去,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红世顶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霜家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霜家主并收藏红世顶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