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039章 富贵险中求

第039章 富贵险中求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良心的渣男,一直坑骗自已的父母亲,现在被抛弃了,估计不会再像现在那么风光。

    我们都上车离去,把他扔丢在马路边上,看着他孤伶伶茫茫然的样子。假如不是伤到江大伟和周玉珠的心,哪会狠下心肠抛弃唯一的儿子。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表情阴沉肃穆的江大伟,想必一定很伤感。

    江家父子算是有情有义,一个能对离婚的前妻关怀呵护,一个哪怕遭受不伦的排斥仍然守护在周盈盈的身边。

    哎,只怪我没有福气,都不能在他们父子的心目中占有一个位置。

    我在半路上喊停车,从今天开始断绝一切关系。

    从五月一嫁进江家,到现在的八月十六号,好像经历漫长的岁月。

    我现在怀有自已的孩子,不会再待嫁心切,见到是个男人就着急冲动的嫁过去了。否则所托非人错结孽缘,只会带来无限的痛苦。

    周盈盈心有不甘,认为她和江子浩登记结婚,属于婚内财产,试图聘请律师去控告婆婆和家公,要求把店铺和套房索回来。

    可惜,我不会让周盈盈去控告善良的婆婆,花钱请来八卦记者,把《冷血小姨子,毒杀姐姐抢姐夫抢财产》的标题,很快在晚报上刊登。网络论坛上公布着周盈盈的真实身份证、住址,不良动机等详细的刊登出来,让她的名声败坏。亲戚朋友们议论纷纷,羞愧得周盈盈撤销上诉,带着两个孩子逃到外地去避风头。

    哎,一场虚假的婚姻,换来一场闹剧的收场。

    如今曲终人散,一切恢复平静。

    ---

    次年的三月份,我在天河市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一个男婴。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母子平安的出院。

    五层半的房子已经盖好并且简单的装修,通电通水的入住。

    坐月子的时侯,亲戚都上来探望。亲妈上来住了几天,跟后妈天天见面尴尬,匆忙的回去了。

    我给孩子取名安仁杰,希望他长大孝敬有仁义。不管他的生身父亲是谁,始终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宝贝孩子,像所有的妈妈一样爱护他。

    十月初,孩子提前断奶了,我去康宁小区售楼部上班,就是前家公江大伟投资兴建的小区。

    我想到江大伟的公司上班,是想借助他跟科宇集团的总裁有交情,找机会靠近秦连城。

    秦连城是秦少华的父亲,一位拥有几百亿资产的天河首富。

    去年十月生病之后,他的三个前妻两个小妾带着儿子女儿来抢财产,在重症病房外打架斗殴,就财产分配不公进行暴力冲突。

    第一任前妻林美若带着两个女儿,把第三任前妻马彩芳打得鼻青脸肿。第二任前妻徐雅婷把姨太太苏娇丽打得大牙脱落,满嘴都是血。大儿子和三儿子各自带着手下在走廊里抡起棍子群殴,七个女儿吵得翻天覆地慌得医院都报警了,经过报纸揭露,导致科宇集团的股票大跌。

    秦家内部争夺财产,肥了许多律师和智囊顾问,让我动了坏心思。

    富贵险中求,我也想尝试在别人的财产大战中分得一杯羹。

    而且,秦连城是秦少华的父亲,让我更加有信心去亲近。

    “安琳,秦总裁明天下午四点半钟有空接见。不要打扮太娇艳,简单纯朴就行了。”

    “好的,谢谢江总。”

    “最近一年来,秦连城身边没有女人,你就要趁虚而入把握机会。”

    “嗯,你放心,我有办法。”

    身边没有女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和江大伟曾是儿媳和家公的关系,江大伟又和秦连城在生意上产生纠纷的闹矛盾,就叫合伙人的曹刚山代替出面,约见秦连城。

    次日下午,我穿上一套粉红色的丝绸烟花烫连衣裙,蓬蓬的裙摆秀出甜美女性的姿态,收腰的蝴蝶结细带凸显小蛮腰,优雅的高跟鞋搭配,自然流露出清新的气质。

    腰间挂着一个粉红的L手提包,搭配得唯美娇丽。

    下午三点钟时,我准时抵达盛大房地产公司,跟着梁秘书上楼进入办公室时,看到江大伟和曹刚山坐在茶几上喝闷茶。

    江大伟拖欠有两亿多的贷款,时常被银行催讨债款,显得人影憔悴脸色暗黑,似乎愁忧过度的苍老。

    四十五岁的曹老板,长得虚胖的中等个子,脸色发青,明显是纵意过度的伤身伤精神。

    梁秘书退出去后,我过去坐下来帮他们倒上茶水。

    曹刚山的睡眠不足,眼袋略带下浮,吐着浓浓的烟雾瞅着我,似乎心事重重。

    “安小姐,秘书跟你沟通了吗?”

    我恭敬的点头:“知道了,请你放心。”

    “嗯,他喜欢清纯美丽,作风端正的姑娘。所以,等会儿我带你去拜访他时,你要目不斜视安静淡然,不是淑女也要装出淑女的形象。”

    “好的,曹总。”

    “来吧,咱们喝上一杯茶就过去。”

    我们下楼钻上宝马车后,曹刚山亲自驾驶着车子,离开繁华的城市,朝一派田园风光的南郊驰去。

    天空一片蔚蓝色,辽阔虚远,让我朝车窗外瞅去时,觉得格外的舒心。

    ---

    秦连城生病后,搬到著名的云丽风景度假区疗养。

    科宇集团在天河市是最有实力的大公司,自主品牌车泰宇汽车,推出几款畅销的车子,更是闻世于世众人皆知。旗下的高胜房地产公司,遍布着天河市各个高档商务小区,非常有权势的家族。

    我花费不少时间去打探,通过江大伟帮忙牵桥搭线,才有今天去接触亲近这么一位有钱势的老板。

    而且,秦连城是秦少华的父亲,不免让我多一个心眼。

    莫约半个小时侯的车程,终于来到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的度假区,里面有一座专门针对有钱人的高级疗养院,一排排田园别墅座落在花园里。

    车子直接驰入到别墅区的停场车,我提着两袋燕窝和人参,跟着曹刚山走去67号别墅,敲响一幢涂抹着粉红外墙的别墅大门。

    有个身穿围布的伍阿姨出来开门,笑容可掬的把我们迎接进去。

    已经提前预约,秦连城坐在院子的绿树底下,喝茶等侯。

    秦连城六十二岁了,面相极好的宽额厚耳,鹤眉龙眼贵气非凡,穿着一件宽松的全绵休闲睡衣,显得精神抖擞满面红光,不像是有病的人。

    他的生活条件优越又保养得当,额脸上没有明显的老年斑,头发没有稀白,仍然一头乌黑光泽,显得温文尔雅又贵气十足的坐在竹椅上,戴着老花镜看佛经。

    等我陪同曹刚山进去慰问,坐下来聊天时,发现他手里棒着一本精装版的《金刚经》,是佛教有名的经典。

    此时十月的天空,太阳暖洋洋,光线透过树梢照到茶桌上。

    院子里长满紫荆树桂树,空气新清景色宜人。

    他们两人谈笑风声,格外亲密时,我默不作声的在旁伺侯倒上茶水。两人曾是生意伙伴,关系友善,才让秦连城同意接见。

    聊了一会儿,秦连城漫不经心的问:“安小姐是你的新任秘书,还是朋友?”

    曹刚山满脸奉承的陪笑:“安X姐是我公司里的售楼员,我见她长得年轻漂亮身体干净,就带她过来探望你。”

    秦连城意味深长的微笑,明知他为人风、流好色,端起茶杯啜饮一口道:“安小姐,曹老板为人英俊帅气慷慨大方,能够得到他的赏识,就要精心伺侯。”

    我恭敬的感激:“是,多谢秦总教导。”

    曹刚山坏坏的笑了笑,眼见旁边的佣人站得远远的,热切的说:“秦总,安X姐身心干净体态丰盈,希望你能喜欢。”

    秦连城是一位情场老手,扬着粗黑的剑眉,嘴角带着暖味的笑意扫视我的身体上下。自从去年几个妻妾争夺财产以来,一直疏远的冷落妻妾。除了身体的虚弱,更是憎恨她们为了钱财不顾他重病的大打出手。病好了,许多亲信友人都竟相送上女人,都被他婉言相拒。

    可是当面拒绝亲密的朋友,也不是秦连城的作风。

    我惶惑娇羞的低头,温柔的央求:“希望秦总给个机会,我会一心一意的伺侯,希望不要嫌弃。”

    秦连城在犹豫时,曹刚山使着眼神吩咐:“安X姐,快过去给秦总垂垂肩膀。”

    “是,秦总。”

    我心慌意乱的站起来,未经秦总的答应站到他的身后,轻轻的替她按揉着肩膀。

    说实在话,他都六十多岁的人,我不太愿意伺侯年纪过大的人,觉得存在深厚的代沟。可是有机会靠近达官贵人,我又怎么能轻易放弃。

    秦连城似乎有些不悦,淡漠的问:“安X姐,几岁了?”

    “今年二十六岁。”

    下个月就要满二十七岁了,岁月易老呀!

    “我都六十多岁的老人,又曾是生过大病的人。大病初逾,无福享受这等美色。”

    曹刚山诌笑的讨好:“秦总是人中龙凤,福寿齐天,怎么能说无福享受。要是秦总喜欢,可以让她随叫随到,专门精心的伺侯你。”

    秦连城顾虑重重的摇摇头,伸手拿起《金刚经》道:“大病一场后,我总觉得人生无常。无论多么富贵,多么有权势,都是比不过身体的重要。所以,我打算皈依佛门,做个清心寡意的人。”

    去年面临死亡的威胁,才让秦连城感到生命无常,开始找个依靠的去拜佛求神。

    我瞧见曹刚山一时哑嘴尴尬,微笑的问:“秦总,我可以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你请说?”

    “我看到金刚经里有一句,须菩堤,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为什么我读过几遍,还是觉得命不好,沦落的做过站街X姐。”

    连曹刚山都感异外,疑惑的朝我瞅了瞅。怎么脑子进水了,公然向他坦然做过X姐,不怕秦总嫌弃。

    秦连城怔住了,好奇的问:“你做过X姐?”

    “是的,秦总。”

    他的前妻徐雅婷和儿子秦少华都知道,没有必要隐瞒下去。

    “读诵过这本经文吗?”

    “我听人家说,读一遍金刚经,就能消除一切罪恶,就能心想事成。我贪图经文的功德就去读了几遍,可是觉得没有效果。”

    秦连城低沉的朗笑:“你是带贪图功利之心去读经,又怎么奢求消除一切业障?”

    我辩解道:“别人拜神求神,哪个不是带着贪求功利的心理,希望佛菩萨保平安保富贵。”

    “安小姐,你不是正信,是迷信的心理。”秦连城从容淡然的微笑,“我以前跟你一样,拜佛求神不就是希望保平安保富贵。可是去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几乎奄奄一臭,无常大鬼不期而致,冥冥游神未知罪福。几乎把我的魂神勾走,才知道生命无常,富贵不能保。所以,我才开始相信佛所说的,人生无常一切不可得。你的问题我不能回答,不过有机会,我会帮你求问。”

    “多谢秦总。”

    秦连城颇感兴趣的寻问:“你这么年少,怎么信读经书?”

    我就把初中同学阿彩妈妈遭遇的故事讲出来。她的第一任丈夫死于肝癌,第二任在矿难中丧生,第三任死于车祸。可能背着克夫的骂名,心生难过的在半夜三更里服用老鼠药想自杀。她被人救醒后几乎精神失常,别人就介绍她到寺院礼拜师父做了居士,现在去临洋市佛恩寺做了义工,留在寺院里负责打扫卫生。

    他们听了,叹息不已。

    三人聊得尽欢时,听到伺侯在旁的伍阿姨进来通报:“秦总,徐太太和秦先生来探望你了。”

    秦连城吩咐说:“让他们等侯,说在会见客人。”

    “好的,秦总。”

    伍阿姨尚未转身离去,我看到身穿雍容华贵丝裙的徐雅婷,带着一位脸旁清瘦双眼深凹,脸色虚浮的男子进来。我吓得赶紧松开手,不敢替秦总裁轻垂双肩。

    徐雅婷不是离婚的前妻,怎么会来到这里?

    人家的妻子儿子进来了,我不敢厚着脸皮按、摩。

    我惶惑不安时,发觉曹刚山瞪来凌厉的目光,要求我继续伺侯秦总裁,好像在说不要害怕。

    我不敢放肆,低头的退站到一旁,气得曹刚山没给我好脸色。

    进来的人正是秦连城的第二任前妻徐雅婷和四儿子秦少维。徐太太凌厉的目光瞅了我眼,才笑容可掬的跟曹刚山打声招呼,像似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客人一样,一起品茶谈聊。

    徐太太荣光焕发,笑容可掬的说:“曹总,听说你的盛大房地产公司碰上困难,面临着被银行讨债的风险,怎么不来找秦总帮忙。”

    “多谢徐太太的厚爱,我就是想请秦总帮忙。可惜总裁一直生病住院,没有机会见面。”

    我惶惑的站在旁边,见到徐太太频繁的鄙视,朝我投来恶毒的目光。

    刚才我替秦总按揉双肩时,她都瞧在眼里,自然反感的怨恨我。

    要是换成是我,看到别人在老公身上乱摸,我也不会高兴。

    从他们的闲聊中,我听出江大伟曹刚山的公司有问题,面临破产倒闭的边缘。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他,就发现他愁颜紧锁不言苟笑。

    我们离开别墅时,曹刚山收敛起刚才的笑容,郁沉着乌黑难堪的脸,步伐匆忙的离开。

    我小跑的跟上去,曹刚山透出一股冰冷杀气的回过头来,凶神恶煞的质问:“你给秦总按揉双肩时,谁叫你停下来?”

    “他前妻孩子来了,我怎么好意思。”

    “秦总没叫你走,谁叫你跑出来的!”

    我怔住了,委屈道:“曹总,徐太太看我眼神,就像吃人一样。”

    就像一双吹风蛇眼,一咬中人就会死掉。

    曹刚山指着我叫嚷:“那个老表子算什么东西,残花败柳人老珠黄,敢来欺负到我的头上。她不过是下溅的小母猪,生了两个儿子才贵重起来。你照样可以给秦总生儿子,照样可以跟她争夺家产,照样把她踩在脚底下。”

    我吓得脸色苍白,没敢哼声。

    “给你机会做豪门少太太,你却给脸不要脸。”

    曹刚山怒气腾腾,懊丧遭受徐太太的嘲讽怒火未消,扬长而去。

    怪不得他再三醒醒,不管碰到什么人,都要像一条寄生虫粘在秦连城的身上。

    我失魂落迫,情绪低沉的来到路旁树荫底下,坐上石椅子想个应对的方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