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050章 谁想害他

第050章 谁想害他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去参加霍云天的婚礼,是看在他家里人送钱给孩子的份上。人生来日方长,哪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假如我生活陷入困境,霍家愿意承认孩子,改个姓氏又有什么不可以。

    好不容易从良做人,找到一份助理的工作,我不希望再一次沦落溅卖。

    隆重的婚礼在天河国际大酒店举行,来了许多贵宾。新郎穿着一身标准的黑色燕尾服,胸前配带红花。新娘子杨雨曼一身着洁白的婚纱,两人站在迎宾台上,男才女貌相得益彰。

    霍云天负责设计‘泰宝’城市越野车,得到秦连城的强力支持,做为公司主推的第三个品牌正式量产上市。所有技术改造已经完成,并且送去进行最后一道安全测试。

    霍云天已经从普通的设计师,升任为工程总设计师,一旦上市的‘泰宝’热销获利,估计会升任为副经理,称得上事业有成的杰出人才。

    可惜,好男人都是别人的。

    次日上班,我注意到秦连城的精神萎蘼不振,额脸散发一股黑气,身虚体弱的干嘛。他的同居情-妇温艳艳送过来,走路都弓着腰低着头,显得是纵慾过度。

    温艳艳是三十二岁的娇柔女子,长得丰腴水润粉面桃红。想必是她昨晚讨好秦连城,在茶水中多放了药物,导致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

    我看着他们两人进入办公室,怀疑的打电话给白娜。

    白娜回复说,昨晚她陪同秦总去星河饭店用餐,胡老板送上一位美女给秦总,并且带回新岛别墅。

    白娜确认:“她叫李小姐,跟着秦总回去过夜。”

    “温艳艳住在别墅里吗?”

    “在呀,就是她们两人跟秦总一起过夜。”白娜惑惶的担心,“秦总都六十二岁身体不好,还不懂得节制。我想劝告时,温艳艳还给我翻白眼说我多管闲事。”

    我挂掉电话,觉得长期下去肯定大事不妙。

    自从我来上班的第一天,就撞见秘书白娜,企划部的何大姐、投资部的刘小姐,另有第一任前妻林美若的妹妹,就是小姨子林美爱,都在不同的时间跑到办公室的偏房陪同秦连城睡觉。

    假如我不是亲眼撞见,打死我都不相信一个六十二岁的老头子,还生龙活虎沾花惹草的乱套。除了公司里有欢友,还是外面的妻妾情-妇,真是数不胜数。

    再持续下去,秦连城肯定被榨干成药渣的精尽人亡。我是秦连城宠信的助理,总不能让他放纵乱来。

    我去集团财务部,推门进去刚好看到财务经理秦云香召开审计会议,她是秦连城的二女儿。第一任前妻林美若生下两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秦云莲和二女儿秦云香。

    秦云香深知父亲疯流好铯,怀疑我像白娜一样不知羞耻的陪-睡,也没有什么好感。

    “秦经理,我有事找你。”

    秦云香斜着双眼,鄙视道:“有什么话就说,不用拐弯抹角。”

    其它会计师、审计师、出纳员都转身盯着,让我怪不好意思的退出来。即然不领情,那就算了呗,反正又不是我的亲人,死了就死了。

    我刚返回助理办公室,见到秦云香表情不善的双手抱胸,风风火火的迈着高跟鞋走过来。

    “有话就说,别浪费我的时间。”

    “秦经理,昨天温艳艳和一位李小姐,就在新岛别墅里陪着秦总。秦总的身体不好,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秦云香翻着白眼,冷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能让我爸这么信任,想必准备做第N个姨太太。恭喜你了,姨太太。”

    我羞耻得无上自容,连秦云香都这么误会,其它人更是可想而知。

    “你是秦总的二女儿,也是唯一留在总部的亲人。你要是放-纵温艳艳,秦总要是出事你也有责任。”

    “我爸怎么了?”

    “黑头黑脸像个垂死的人。”

    垂死的人?

    秦云香惶惑惊悸,紧绷着脸去敲响总裁办公室,然后推门进去。她见到秦连城憔悴得蜡黄漆黑的脸,干咳的看文件,旁边的温艳艳揉着肩膀。

    “爸,你生病了?”

    秦连城尴尬的罢手:“没事了,就是工作太累睡眠不足。”

    温艳艳心虚害怕,想着用药给秦连城服用,持久的陪同她们两人寻欢作乐,导致他几乎晕倒过去,一旦被发现岂不是被骂死了。如今秦云香投来凌厉的目光,慌得她脸色苍白的躲闪。

    我见到秦云香走出来,似乎不采取行动的离开时,忍不住道:“秦经理,你就这么算了。”

    “那又怎么样,她是我爸的女人。”

    老爸的女人,做女儿的哪敢说三道四。

    我见惯人心邪恶,冷冷的劝告:“她是秦总的妻子又怎么样,又不是生你养你的亲妈,更何况是一个无名无份的情人。有些人不懂得羞耻,贪图钱财住着别墅,开上豪车就算了,还想谋害性命。这种下溅的人不给个狠狠的教训,秦家的科宇集团就会败在她的手上。”

    正是说中了秦云香的怨恨处,眨着柳眉碧眼,凶光目露的盯着我:“你去把她叫到财务室,说我有事找她商量。”

    我再一次提醒:“你不心狠手辣,别人就欺负在你头上。”

    秦云香杀气腾腾的离去,我才去敲响房门,说是秦经理有事找她。

    温艳艳感到大事不妙,犹豫不敢出来,说是跟秦云香不相识没来往。在我的多次催促下,她才怯生生的走出办公室,前往左侧长廊尽头的财务部。

    我把她送进财务室的大门,秦云香带领着五个人扑过来把温艳艳毒打一顿,剥光衣服的掐住脖子,质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温艳艳极度恐惧,就说秦连城年老体弱不济事,需要借助壮-阳药物刺-激,谁知道药物过敏,造成六个小时的持久不疲软,伤害到秦连城的身体。

    秦云香气极败坏,堵住嘴巴后,拿着皮带狠狠的毒打。

    我慌得赶紧去助理办公室时,刚好看到秦少华从电梯口出来。

    秦少华受到妈妈被驱逐的影响,没有去新岛别墅拜访探问父亲,也不愿上来索取工作。秦连城迟迟不见他找上门来,心里过意不去的打个电话给徐雅婷。

    秦少华在是妈妈的吩咐下,一片孝心的驱使,才让他硬着头皮上来面见父亲。

    财务部里传出哭喊打闹声,惊得其它部门的人纷纷过去看热闹。秦少华向我疑惑的询问时,看到秦云香带着几个人,把一衣不挂扁体鳞伤的温艳艳推桑出来。

    秦云香朝各部门喝吆:“大家来看溅妇,快过来拍照留念。”

    很快,两个保安把温艳艳拉扯到电梯里,把她驱赶到楼下去。

    秦少华看得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老爸的女人,竟然被二姐带人毒打的驱逐。

    我暗暗窃喜,敲门进去通报:“秦总,秦少华在外面等侯。”

    秦连城干咳了一声,似乎有偏头痛的叹气:“你带他进来,等会儿你要护送他去泰宇汽车公司上班。”

    “好的,秦总。”

    “外面吵闹,发生什么事?”

    我小心翼翼的回答:“刚才温艳艳去财务部跟秦经理说话,然后争吵打架。”

    他抬起头来:“打架?”

    “秦经理询问你的病情,温艳艳就说给你服用药物,六个小时都不消退。秦经理一时生气,动手殴打她。”

    秦连城又气又恼,一个是亲生的女儿,一个是宠爱的情-妇,手心手背都是肉,该向谁发脾气。

    我去把秦少华接进来,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端身正坐的拿着笔记本进行记录。

    可能受到情人和女儿打架的影响,加上身体的不适,一直在干咳。

    秦少华都注意到他的身体不好,说:“爸,你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看病。”

    “人老了都这样,不碍事。”

    “你再喜欢女人,也不能乱服用药物。现在伤害到身体,旧病复杂的话会更严重。”

    秦连城发脾气的拍着桌子:“老子的事,哪轮到你兔崽子说长道短。滚,快滚出去!”

    “爸,你不认我,可你还是我爸。”

    “你们这些不孝子,生下来只会问要钱。要工作要钱财要别墅车子,就像吸血鬼一样。滚,快滚出去。”

    秦少华委屈难堪的红着脸,发脾气的站起来想离开时,我一把拉扯他的左手。

    “少华,去劝你爸上医院。”

    他委屈呜咽道:“他都不认我,还能做什么。”

    就像印象中疏远的那样,让他失望羞愧,不愿再相见了,就当没有这个父亲。

    我慌忙的安慰:“父子俩吵吵架架才亲近。秦总的压力大,别计较了去扶他去医院。”

    秦少华犹豫片刻,上前央求道:“爸,我送你去医院。”

    秦连城虚弱得浑身哆嗦,凶恶的叫嚷:“老子没有死,去什么医院。你们巴不得我早死了,就来争夺财产。”

    秦少华没理会他,扶着几乎瘫痪病倒的秦连城开门出去,刚好撞见前来道歉的秦云香,姐弟俩慌得赶紧送去医院。

    晚上,我去医院探病时,见到秦连城打过吊针后沉睡,少华就在旁边陪伴。可能经历这件事,一向没有来往的姐弟秦云香和秦少华,反而有机会亲近的说话。

    哎,多妻多妾的大家庭,连兄弟姐妹的感情都淡比外人。

    我刚走出医院推车时,接到杜欢欢打来电话。

    “安姐,我把梁子熙约出来,准备去滨江路的顺旅招待所开个房间。”

    果真不出我的意料:“你去跟他睡,趁机哄他是什么人,看他什么反应。”

    杜欢欢站在街边,看着梁子熙去购买奶茶:“我问他是不是男同,他说是拿了别人赠送的一套房子,没有办法的陪同秦少华。”

    拿了一套房子?谁会这么慷慨!

    “真的?”

    “嗯,他亲口跟我说的,房子在海东新区的康宁小区。如果我嫁给他,不用担心没地方住。”杜欢欢喜出望外的说,“明天他就带我去看房子,合适的话,我就跟他登记结婚。”

    “嗯,你别告诉他我打探的事。”

    “你放心吧,姐,我不是重铯轻友的人。等我嫁到天河市,你和赵姐就是我的亲姐姐。”

    早就怀疑霍云天居心不良,没料到果然是花钱找一个男生去假意爱上秦少华。秦少华真心真意的爱上他,甚至不在身边陪伴时都唉声叹气的睡不着。

    我懊恼的推车离开时,刚好看到霍云天把车子停在马路边上,牵着新婚妻子杨雨曼,手中提着礼品去医院探望。

    好呀,这个居心叵测的坏东西。

    “霍先生,我有话问你。”

    两人怔住了,见我怒气凶凶的挡道,只好跟着我往路边的无人处走来。

    我见到杨雨曼傲慢的神色,瞪着丹凤眼不怀好意,我发脾气道:“我又没找你,快滚出去。”

    杨雨曼委屈的撒娇哭鼻子时,霍云天一手揽住她的腰间,目光凛凛的盯着我:“她是我心爱的娇-妻,有话就说。”

    “你安排梁子熙靠近秦少华,是什么居心?”

    霍云天冷嘲热讽的讪笑:“他跟你非亲非故,何必多管闲事。”

    “他是我喜欢的男人,当成我的老公陪我一起回去探亲访友。”我态度冰冷的质问,“看在我替你生下儿子的份上,你要老实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谋害秦少华?”

    霍云天愕然半响,都拿儿子来逼问,气得他阴蛰的眸光承认道:“有。”

    “你是不是想害他性命?”

    “安小姐,我不是阴险毒辣的人。”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为什么想害他?”

    “你又不是我的爱妻,也不是我亲信的人,为什么要告诉你。”霍云天冷不防的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凶凶的威胁,“都警告过你,我不喜欢太过精明的女人。这是秦家内部斗争,你最好少管闲事。”

    我呼吸困难的挣扎,叫骂道:“你这个溅男,你敢伤害我的男人,我也会杀了你。”

    杨雨曼很恐惧,吓得脸色苍白的把霍云天拉扯出去。

    我喘息未定,抚摸着疼痛的脖子感到极度恐惧。

    秦家内部斗争?

    霍云天到底是帮谁做事?秦少华哥哥秦少维被人引-诱吸-毒,几乎沦为废人,谁又想用什么诡计陷害秦少华?

    自从秦少华陪我回去探亲,已经把他当成心爱的男人和丈夫,怎么能忍心他被人坑害?而且,他借钱给我,还准备送我一辆车子。

    哎,哪怕秦少华对我没有爱情,至少有恩情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