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057章 内部的斗争

第057章 内部的斗争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云天一手抓住我的棍子,把我推桑在地板上,几个打手想拎着长刀上去砍人时,慌得杨雨曼嗷嗷大哭的叫嚷:“你们不要打人了,是秦少武吩咐云天这么做。徐太太,是马太太和秦少武怨恨秦少华,不关云天的事。”

    徐雅婷听到杨雨曼指证是仇敌的马太太,厉声的问:“到底是不是真的?”

    “秦少武指使的,不关云天的事。”

    徐雅婷杀气腾腾的叫嚷:“这个溅人,敢下毒手害我的儿子,我要打死她。”

    我驰离别墅后,不愿再渗合到秦家的斗争中,赶紧跟赵姐回去了。

    徐雅婷和马彩芳早年结下的冤仇,现在不顾及秦连城的感受,公然下毒手的揭露宣扬秦少华的丑闻,实在是太阴狠。

    开车来到洛山村的房子时,赵红担心道:“你带人砸了霍云天的家,只怕他会报复你。现在趁着放假,就你回青山屯。”

    “嗯,咱们上楼收拾东西,我送你去车站。”

    爸妈早就带着孩子提前回乡下,我上楼拿几件更换的衣服,开车送赵姐去车站后,打个电话给秦少华,依然无法接通。

    我开着车子返回太平县的青山屯,打个电话给秦少维。他说妈妈带人把马太太的家给砸了,马少武打成重伤送去医院。

    秦少华打个电话报平安,说他想一个人安静下来。

    大年三十的晚上,爷爷奶奶伯父伯母都回来了,一起围坐在家里准备吃团圆饭时,看到秦少华开着车子进来了。他憔悴的身影,让我心酸得想哭鼻子。

    我什么都没说,家里人也不知情,大家聚在一起快乐的吃饭。

    秦少华的情绪低沉消极,整天呆在房间里不出来,甚至不愿走出家门口。传出男同的不雅照丑闻,给他带来巨大的伤害,甚至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脆弱得整天整夜睡不着,极度的紧张和憔悴。

    大年初四时,秦少华开车回去。

    无论他妈妈徐雅婷怎么劝告打骂,他没有脸面留在泰宇汽车公司任职,也没有勇气留在天河市,选择去国外读书。

    元宵节过后,我去公司上班时,接到他的哥哥秦少维发来短信,说秦少华在机场被警方从行李袋搜出一袋白粉,已经被抓去调查。

    我打电话过去确认时,吓得我两眼抹黑的晕眩过去。

    怎么能这样?

    我失魂落魄没心情上班,请假休息几天。而且秦少豪对我敌意歧视,整天坐在助理办公室里,也是无所事事。

    哎,感觉天崩地烈世界未日一样。

    徐雅婷选择报警了,把不雅视频提交警察进行调查,发现是秦少华的前男朋友梁子熙拍照。警察逮捕搜查梁子熙的住所时,发现拍下大量跟秦少华的不雅照,都是未经处理过。梁子熙见到事情败露,如实的承认是秦少武指使。

    有关行李藏毒的事,秦少华不知情。但是承认情绪低沉时吸毒,想麻醉的方便入睡。

    警方在调查收拾行李袋时,除了妈妈徐雅婷哥哥秦少维,另有打扫卫生和做饭的何秀敏阿姨在场。

    由于没能说出毒品的来源,又是承认吸过毒,加上他的哥哥秦少维有吸-毒史的影响。法官看在他被别人用不雅照陷害的份上,轻判他关押三年零两个月,送往太平监狱。

    整个三月份,我就像阴雨绵绵的天气,忽雨忽晴格外的愁忧。

    那天,我情绪低沉的坐在助理公办室里,觉得人生了无希望的陷入迷茫时,见到秦少豪的妈妈苏太太带着两个女儿上公司来。

    秦少豪把我视作仇敌一样,几乎不让我进入公办室,正眼也不瞧我。所以,见到他的家里人上来了,我是爱不理的,懒得站起来招呼。

    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他们,把脸皮都撕下来了,能把我怎么样。

    郑如玉笑脸如花,甜蜜的上前招呼时,就被秦云凤拉下脸,一巴掌狠狠的打过来,疼得郑如玉惨叫一声,摔到门板上。

    秦云凤还不解恨,又扑过来抓住秀发的殴打:“溅人,敢来勾-引我哥哥,破坏我哥和嫂子的感情。”

    郑如玉极度的恐惧害怕,捂住被打疼的脸呜呜哭泣。

    秦云凤还想打时,就被苏太太给挡住了,说:“郑秘书,你年轻貌美才华横溢,不如辞职去别的地方。”

    郑如玉哭泣的央求:“苏太太,我以后不敢了,请你饶了我。”

    秦夕凤侮辱的嘲讽:“就你长得穷酸相苦瓜脸的溅人,连替我哥擦鞋都不配,还想嫁给他,别痴心妄想了。”

    她们三人谩骂的准备敲门进去时,见我一动不动正眼不瞧,气得傲慢无理的秦夕凤停下步伐,朝我的方向走来。

    “你是谁?见我们都不站起来。”

    我白了她一眼,冷淡道:“我又不是秦少豪的助理,我是财务经理秦云香聘请过来的。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我招呼。”

    秦云凤动怒的想打我时,慌得她姐姐秦云秀和苏太太拉扯,不敢冒犯的去了总裁办公室。

    郑如玉委屈的哭啼,觉得难于承受苦楚,连招呼都不打的离开了。去年她怀上身孕是绝好的机会,可惜流产的错过攀附富贵的筹码。

    为了留在科宇集团当助理,我现在沦为秦云香的膺犬牙爪,专门盯住秦少豪的一举一动。我想依赖仰仗的秦少华不在了,只有秦云香是我的靠山。

    假如离开科宇集团,我只能去当售楼员,要么去商场里做收银员。那一点工资,养不活车子,也养不了家里人。

    所以,我想维持体面的生活,必须死守助理的工作。

    莫约一会儿,我在看书学习时,见到秦云秀开门出来叫喊。

    “安助理,我哥叫你进去。”

    我爱理不理,想起他丑恶的嘴脸:“对不起,他都下令了,不允许我进入总裁办公室。除非他电话通知,要么亲自跟我说。”

    秦云秀生气道:“你怎么给脸不要脸,我哥都叫我来喊你。”

    “对不起,苏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代我向她道谢。”

    她懊恼的关上响门,发泄心中的不满。

    反正他们一家子都怨恨,也不在乎一时半会。假如没有秦云香的保护,哪会轮到我坐在这儿吃闲饭。

    一会儿,我才接到秦少豪亲自来打来电话,让我进去安排工作。

    我敲门进去了,见到他们一家四口坐在茶几前,表情不善的瞪着。我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左侧,听他吩咐。

    泰少豪试图点起烟来,想舒缓心中不满时,就被秦云凤抢去烟:“哥,你都变成大烟鬼,身体都变得发臭了。”

    苏太太清冷的扫视着我,说:“安助理,你坐吧。”

    “谢谢苏太太。”

    我刚坐下椅子,秦少豪鄙视的瞪着我,说:“自从少华出事了,泰宇汽车公司的管理一片混乱。你明天代替我去蹲点,进行全面的安全和纪律的检查。如果有违法乱纪的,可以代替我行使权利,直接进行处罚。”

    我感到吃惊:“好的,秦总。”

    “在采购和销售方面,你就叫财务部的人一起下去检查,有什么问题向我报告。”

    “好的,秦总,我就去跟财务部的人商量。”

    我想站起来道别离开,苏太太叫我坐下来。

    “安助理,不用着急走。”苏太太吩咐说,“陪我喝一杯茶再去工作也不迟。”

    “谢谢苏太太。”

    人家都开口邀请,管她是真心假意,我坐下来端起递来的一杯茶水,轻轻的啜饮。

    苏太太露出和蔼的态度:“你是云香的人,咱们就开门见山实话实说。这段时间,二房和三房的斗争,害得两边的儿子都不好过,甚至关进监狱。大家都是秦家的儿子女儿,没必要这么心狠手辣。”

    我解释说:“苏太太,这是秦家的内部事情,我一个外人不了解。我留在科宇集团,不过是保住一份体面的工作。其它的事情,我不太了解。”

    秦云凤开骂道:“你跟秦少华的关系亲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嫁给秦少华,可惜二妈是个势利鬼,哪会容得让你这个坐台X姐过门。”

    苏太太生气的诉责:“云凤,叫你不要出口伤人,小心总有一天会被人打得门牙脱落。”

    我才懒得跟她们多说,道:“苏太太,没有什么事,我要出去上班了。”

    苏太太吩咐道:“你去跟云香说一声,大家都是秦家人,没有必要闹得水火不相容。一旦打闹起来,像二房三房两败俱伤只会惹来笑话。

    “好的,苏太太。”

    “少豪的脾气不好,你就不要计较。”苏太太好像是早就准备,递过一个大信封,“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来。”

    我疑惑的接过信封,打开发现是沉甸甸的一叠钞票:“谢谢苏太太。”

    “以前不愉快的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从今天开始,你的助理工作该怎么样就该怎么样。一个人记太多的怨恨了,自已也过得不愉快。”

    我沉默的想了想,看了看苏太太和蔼的面容,道:“苏太太,我收到消息了,有人要对秦副总裁动手。”

    “什么事?”

    “早在三年前,秦少豪出任高胜房地产经理的时侯,贿赂了国-土局程副局-长六百万,另有高处长两百多万,拿到丽水小区和贵华园小区的地块。我听说,有人把贿赂的事举报上去了。”

    秦少豪惊愕的询问:“谁举报上去?”

    “假如真有这件事,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把该说的都说了,站起来准备离去时,苏太太惶惑的牵住我的手,哆嗦的问:“安助理,是不是秦云香在幕后指使别人这么做的?”

    “苏太太,秦经理跟我说,秦少豪没有经商才华资质平庸。可是他不乱花钱有主见,懂得重用人才,可以守得住科宇集团的家业。”

    苏太太茫然的问:“你说会是谁?”

    我猜测的分析:“大太太林美若没有儿子,两个女儿都在科宇集团工作。二太太徐雅婷性格暴躁,有怨仇就会上门打人,不太懂得谋算害人。徐太太的两个儿子先后吸毒的关进监狱,可以排除掉。其它人我就不知道了。”

    凭着苏太太的精明,自然猜测出是哪一个人。我也不好再多管闲事,就匆忙出来了。

    我在助理办公室里打开沉甸的信封清数,竟然有三万块钱

    我看着钱,果真是沉得住气,才能有收获。假如当日被叫去打扫卫生的感到羞耻离开,哪会有今天重新获取重用。

    真是世事难料,人生总会有许多的转机。

    次日早上,我去泰宇汽车公司的大门口蹲点了。

    我拿着一个笔记本,带着人事部的杜主任,还有副经理蔡东,三人守在门口上下班的大门口。主要严查中层管理员的迟到问题。随后,一起去生产线上安全检查。

    我一直想回避跟霍云天的见面,可惜在会议上还是见到他了。

    霍云天在设计陷害秦少华中,扮演着不光彩一面。只是他负责的‘泰宝’车,如今是月销量高达一万六千多台,是整个泰宇汽车的主力车型,也是最大利润的来源。

    最重要的事,秦连城重用他之外,连现在的秦少豪都是对他另眼相待,经常请客吃饭。

    秦少华宣布辞掉副经理的职务后,霍云天竟然取而代之,做上副经理的职务。今天陪我检查的人,应该是霍云天,只是我讨厌他,才叫蔡东陪伴。

    蔡东深知我在集团总部不受重用,经常遭受欺负的闲职,现在竟然代替秦少豪来蹲点巡视,让他感到吃惊。

    在办公室里查看采购记录时,蔡东询问:“安琳,秦少豪不是讨厌你,怎么让你来了?”

    我说:“秦家内部斗争两败俱伤,让苏太太害怕儿子受到伤害,就叫秦少豪缓解跟秦云香的矛盾。所以,我才有机会受到重要。”

    蔡东抱怨道:“就怪秦家的儿子太多了,人人都来争钱。”

    我们正聊着,看到霍云天凶神恶煞的进来了,慌得我头皮发麻。

    出其不意,霍云天竟然扯住我的秀发,掐住我的脖子往墙壁上压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去砸了我的家。”

    蔡东担心伤着了,拉开他说:“云天,不许动手打人。”

    我捂住被掐痛的脖子,生气抡起文件朝他的脸上打去:“溅男,下次再敢碰我,叫你砍断你的手脚。”

    霍云天生气的推一把,把我撞到墙壁上去,然后他把蔡东推出门:“蔡总,我有话跟她说,麻烦你回避?”

    “云天,你别伤害她。”

    “你放心,我不打女人。”

    霍云天反锁上房门,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用伟岸炽热的身体压顶着我:“你去告诉徐太太,叫她扮演一场戏,就可以试探出谁坑害秦少华。”

    啊,难道他知道谁在害秦少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