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078章 好娇羞的举动

第078章 好娇羞的举动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销售合同都签好了,眼见秦少华挣钱就嫉妒眼红,采取威胁侮辱的手段,真是厚颜无耻。

    假如不用卑劣手段,就不能震慑他们无耻的野心。

    警察局里关押着群殴的人,排排的站在审问室里接受盘问。

    我进去自首,承认叫保安们阻挡在外面,防止秦家的兄弟姐妹进来捣乱,然后发生肢体冲突。

    警察调查出是家庭内部的经济纠纷,允许我拿钱把保安们赎出来。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秦家兄弟,还有三个太太一口咬定是我下令恶意打人,就把我行政拘留的调查。

    我也不是好惹的女人,胡乱指责秦家几个兄弟下毒谋害他人,同样被警察拘留调查。

    秦少华听到消息后,就来探望情况,被几个太太和哥哥侮辱谩骂,吓得半句话都不敢吭声,对我私下叫人打伤他们,更是埋怨愤怒。

    过了两天,高德阳带着孔律师,交纳罚款后释放出去。

    我进入销售部时,秦少华正眼都不看我,懊恼怨恨。秦连城听闻兄弟之间打架闹事,气得打电话责骂秦少华,说他别指望当上泰宇公司的总经理。

    秦连城经不起几个妻妾的诽谤诬陷,直接把长滩别墅收回来,要求徐雅婷和两个儿子搬出去。期限是五天之内清空,否把东西扔出去。

    我去帮秦少华收拾个人物品的搬过来时,气得徐太太怨恨的怒火往我身上撒,伤心哭啼的朝我凶恶的打着耳光,想往沙上推倒后扑过来踢打。

    秦少维拉着劝止道:“妈,老爸心里没有咱们,你就不要把怨气往安琳上撒。别墅又不是咱们的,搬走就搬走呗,至少让咱们看清老爸是什么嘴脸。”

    宁欣然握着她的手安慰:“伯母,明显是伯父偏向其它妻妾,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们。要是真答应把泰宇汽车送给少华,为什么不把产权转让给他。少华才挣上几千万,他们就嫉妒眼红,更何况是几百亿的财产。你不要当受骗了,就听从安琳的话。”

    徐雅婷伤感的呜呜痛哭:“这个秦扒皮,你无情也休怪我无义。安琳,去跟高德阳说,合同上怎么规定就怎么拿钱。敢来欺负老娘,我也让他们不好过。”

    我能体谅她心中的苦楚,说好离婚了把长滩别墅送给她们母子,谁知却迟迟没有转让产权,今天反而被驱逐出来。

    说什么把泰宇汽车赠送给秦少华,不过就像眼前的别墅一样,高兴就给居住,不高兴就要驱逐,哪会顾及夫妻父子之情。

    我想起一个好主意,说:“徐太太,你别伤心了。高胜公司的楼盘销售权掌握在少华的手,交易资金都是通过少华的银行帐号。你可以随便跟秦连城索要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赔偿。”

    徐太太见钱眼开,停止哭泣的抹着泪水问:“怎么拿钱?”

    “等到房子差不多,少华交出承包销售权时,你就趁机截留一亿块钱,算是跟秦连城借钱。你是他的前妻之一,按财产也该到你和两个儿子有份。与其等着别人施舍,不如主动拿钱。”

    徐太太抹着泪水,一股强烈的报复心:“一个亿算什么,拿个十几亿不算多。秦连城敢狠心肠对我,也休怪我无义。”

    我是认为他们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别指望还要依靠什么夫妻父子之情。与其在抢夺财产中受置与人,不如主动出击。

    秦少华的几个哥哥姐姐已经聘请律师,以承包销售合同没能得到产权拥有人秦连城的签字,要求撤销合同,把销售权收回。

    在初审中,法官认定秦连城的儿子秦少宇做了科宇集团的副总裁,而且大儿子秦少豪二儿子秦少强也是按照这份承包销售合同来收取提成点数,确认合同有效。

    他们不服,又再继续上诉。

    我最担心的就是秦少华,遭受父亲秦连城的责骂,又被驱逐出长滩别墅,算是断了父子之情他的情绪低沉,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闷闷不乐,也不愿去我家里住。

    一连三天,秦少华跑到外面的旅馆开住。我怕安全问题,就找李雄守着他,第四天,他在我爸的劝说下,才住到家里去。

    坐在二楼客厅吃饭时,秦少华都是沉默不语,身心受到伤害的不愿理我。吃过饭后上楼了,把自已关在房间里,陷入敏感脆弱的情绪中。

    我敲门许久,才见他开门。

    我内疚道:“对不起,少华,是我对不起你。”

    他垂头丧气的坐在电脑前,没精打采的听着音乐,说:“以为老爸心里有我,原来只是欺骗我。”

    “别伤心了,少华。”我安慰道,“他要是心里有你们兄弟姐妹,就不会胡乱在外面随便跟女人,也不会长年到头都不见你一面。他生了二十几个孩子,没有一个是他亲自照顾,都是给钱叫人抚养。所以,你别指望得到他的父爱。”

    “安姐,还是你最了解他。”

    “我跟在他身边一个多月,赵姐被打了耳光,我都差点被非礼又当成礼物送给别人,身边照料他的伍阿姨都被他强污,连厨师的女儿都被他哄骗到手。这种禽-兽的动物,会有什么亲-情”

    秦少华吃惊的抬起头来,愕然的盯着我。几乎不敢相信的握住我的手,让我坐在身边的椅子上:“安姐,我爸真是那种人?”

    “你都亲自送他去医院,又看他的情-妇被你二姐打了,怎么还不相信?”我解释道,“你爸是个做生意的奇才,可是对感情亲情很淡薄。在他的眼里,妻妾子女不过是一群吸血鬼来掠夺他的财产。所以,你就别指望得到他的父爱,也别想拿到他的财产。”

    少华重重的叹息,沮丧道:“他即然心里没有我,那就算了。”

    “你的心肠不要太软弱,不然别人只会欺负你。等到你有几个亿,可以想做你喜欢做的事,根本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好嘞,谢谢安姐。”

    我再一次提醒:“你妈妈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没有别墅入住会很丢脸。等到下个月有钱了,除了偿还银行贷款,你就帮她购买一套几百万的连排别墅,算是孝敬她。以后的钱财收入,都要存入你的帐号,由你来管理。”

    秦少华犹豫的说:“我们兄弟的钱,都是妈妈拿着。”

    “你就听我的话,自已的钱财自已拿。你妈妈年轻,万一她又嫁人你怎么办。钱财放在自已手最安全,想花钱不用看妈妈的脸色。而且你还有哥哥嫂子,不要让钱财破坏你们的兄弟之情。”

    秦少华深知妈妈的脾气暴躁,害怕她的责骂。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了钱财,不惜互相谋害的告上法院。记得他担任泰宇汽车的副经理时,妈妈都说他有工作有收入,都不给他钱,偏爱的给哥哥和嫂子。

    谈钱财真是伤感情!

    我拿过他的手机,递过去说,“打个电话给牛哥。他长得不是很帅,也不会温柔体帖。可是他不会欺骗你,你想要就会给你,向他道个歉就没会事。”

    他迟疑的沉响,惦记得几天来没见面,仿佛失落的世界,隐约中缺少什么,让鼓起勇气的拔打过去。

    莫约一会儿,牛哥带着几分微醉的上来。秦少华心生内疚的迎接上去,激动的带着泪花,紧紧的把他搂抱住。

    看着他们热切相拥热吻,我才松缓一口闷气。

    两人倒在铺上,赤条条的交织在一起,彼此把最热切的爱献给对方,莫明的让我想起高德阳。

    哪怕两个人有种种顾虑,可是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新鲜的爱情逐渐沉定的变成亲情,就越发离不开了。

    在高德阳的管理下,十月份的销售额出来了,三个小区的销售额创新高拿到七亿两千万。按照提成点数计算,有三千六百万的分成。加上超额销售的分成的三百多万,总共拿到三千九百多万。

    分钱的当天,我把徐雅婷太太请来,连同秦少维和他的妻子宁欣然都在场。

    有什么话有什么事情,就当众说好。

    大家围坐在办公室里,我就说她有两个儿子,下次分成不应该让她拿钱,免得影响两个儿子的兄弟之情。

    哪个儿子挣钱,就存入哪个儿子的帐号归他所有。

    徐太太听了不高兴,黑着脸冲着我叫嚷:“要是没有我出面向银行借来贷款,少华哪有钱来打广告做宣传。怎么现在分钱了,就把我给排除出去。”

    我不紧不慢的说:“徐太太,这次有三千九百万的提成,都给你三千万,加上九月份的提成,已经够你去偿还银行的贷款,还可以用来购买一套别墅,算是连滚带利的偿还给你。”

    “你个溅人,是什么居心?”

    “徐太太,少华长大了有他的想法事业。为了公平起见,从个下月开始,你就不能过问钱财的事。”

    徐太太对我恨之入骨,叫骂道:“我们母子之间的事,什么时侯轮到你来作主。哪怕你要嫁给少华作儿媳,也轮不到你这个溅人说话。”

    众目睽睽下,徐太太发脾气也不敢打我。

    秦少华都默不作声,深知兄弟之间为了钱财,迟会闹矛盾。不如刚开始就要划清界线,免得召来麻烦。

    徐太太拿走三千万,我分得两百万,秦少华分得两百万,高德阳有三百万,剩余的都是售楼员的工作提成奖金,另有保安打手们的奖金。

    徐太太临走前,借着叫我出去问话,就在门外想一阵打耳光。

    秦少维和宁欣然两人赶紧劝止。他们都知道承销工作都是少华负责,钱财自然是他的,也没有非份之想。

    徐太太指着我叫嚷:“你个溅人,你欺负威胁我就算了,还要离间我们母子关系,小心我打死你。”

    “徐太太,你想让两个儿子孝敬你,就不要管理钱财。你分配不公平,两个儿子都抱怨你,两个儿媳更是憎恨你。”

    秦少维拉着徐太太出去说:“妈,安琳说得也是事实。少华挣的钱,就归他来保管。我现在要结婚,跟以前不一样。”

    宁欣然道:“伯母,两兄弟分家是迟早的事,少华为了自已考虑也是应该的。”

    他们把徐太太推桑上车子,在一阵指责谩骂中,整个销售部才恢复平静。

    我们几个主管在办公室开会时,见到保安进来通报,说是高德阳的前妻胡芸芸带着家人过来了。

    哎,幸亏没敢跟高德阳走得亲近,并且同居一起,否则比撞鬼还要难受。

    胡芸芸声称,这个月没往工资卡里存上一万三千块,饿得孩子快没饭吃了,只好上山挖树皮,惹得过往的路人一阵讪笑。

    高德阳怕丢人现眼,被他们一阵责骂声中哄着他们离开。

    愚笨就算了,还很爱装高贵的贪钱,真是无药可救。

    可能是秦家兄弟上诉被驳回了,或是秦少华一个月内拿走高达三千多万的提成,让秦连城亲自召见秦少华。

    那是分发提成的第二天,秦少华接到电话。长滩别墅被收走了,已经让徐太太憎恨,甚至打算找机会扣留秦连城的几亿块钱。所以,她是强烈反对,不愿让秦少华去见秦连城。

    秦少华思前想后,就叫我陪着,一起去科宇集团的总部。

    总裁办公室的茶几上,坐着秦连城、秦少宇、秦云香三人,另有温艳艳陪坐在旁边倒着茶水。

    秦少宇见我进来,生气的喝诉:“安经理,麻烦你出去。”

    秦少华没有坐下来,握紧我的手,淡然的盯着我问:“秦少宇,是不是你妈妈派人暗算,在我的旅行袋里下毒,害我被关进监狱?”

    “你说什么?”

    “别给我装糊涂,冬姐是你妈妈的亲戚。只要冬姐被抓到,休怪我不客气。”

    秦连城吐着浓烟,似乎未曾认识般冷冷的质问:“少华,你是一个男人,怎么像一个女人那样行事。我的十几个儿子中,就你阴阳怪气不男不女,你不是给我丢人现眼吗?”

    秦少华尴尬羞愧的通红脸,冷漠道:“秦先生,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父亲,我也不是你儿子,什么狗屁兄弟我一个都不认。请你们以后不要来找我,看到你们就恶心反胃。”

    秦少豪愤怒的问:“少华,你怎么跟爸说话的?”

    “我妈妈说,她的前夫把她当成一个表子看待,连街边洗头妹都不如。豪华别墅宁愿给伎女X姐住,也不给我们母子住。你这种无情无义的禽兽父亲,早就死了!”

    秦连城气得怒不可遏,拍案叫骂:“你这个不孝子,敢来咒我早死。秦家的科宇集团你们休想拿一分钱,以后也别想拿到三百万生活费。科宇集团是我的私人财产,你赶紧把承包合同给撤销了,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我冷冷的回应,威胁说:“秦连城,徐太太手里有你贿赂他人的证据。你想要老来凄凉死在监狱里,那就试一试,看看谁的下场更悲惨。”

    我怕再多说的惹起矛盾,父子兄弟打架就不好,赶紧拉扯他出去。

    秦少华带着极度的怨恨,临走前狠狠的踢打大门‘怦’的一声巨响,发泄心中的怨气不满。

    自从别墅被驱逐出来,看到他妈妈伤心哭泣,就格外憎恨秦连城。

    现在又说他阴阳怪气不男不女,憎恨的程度可想而知。

    我们一起返回洛山村的家里,刚停下车子的钻出来。我见到有个身穿黑衣风衣的女子,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玩手机。

    她三十多岁的模样,长发披肩的脸色焦黄,嘴里叨着一支烟,像个风尘的女子。

    我纳闷的询问:“大姐,你找谁?”

    她指头瞅了我一眼,没礼貌的吐着浓烟:“我找牛石,听说他住在这里,中午会回来吃饭。”

    “你是谁?”

    “前女朋友林宣宣。”

    秦少华听说是牛哥的前女朋友,不满的问:“你找他什么事?”

    “我怀上他的孩子,就来找他养呗!”

    我知道牛哥曾跟前女朋友同居:“怀了几个月?”

    “三个多月,前天呕吐得厉害,才发现有喜了。”

    我生气的诉责:“你都怀上孩子,怎么还要吸烟跷着腿,不怕影响胎儿。”

    林宣宣慌忙的扔掉烟放下跷腿:“怀孕真是麻烦,做女人真它马的命苦。要是有来生,我它马的才不愿做女人。”

    我请她上楼去喝茶,她非要等侯在门口。

    秦少华本来就不高兴,内心压仰懊丧,听到林宣宣要来找牛哥结婚生孩子,回到房间里伤心得呜呜的哭泣,我都劝不住。

    一个阳光美少年,本来不是很喜欢长相粗俗的牛石。可是两人相处久了,变成一种亲情的关系般,让他们彼此都有依赖。如今要分开了,肯定会伤到敏感脆弱的心灵。

    牛石上来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都三十多岁,又是曾喜欢过的女朋友。如今怀上他的孩子,肯定要结婚。

    “少华,别哭了,哥会一直在你身边。”

    秦少华伤心得呜咽难禁:“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

    林宣宣去看牛石新盖的楼房,又是做能挣钱的售楼员,趁着怀上身孕就答应嫁给他。牛石借用我的车子,搭着林宣宣回乡下老家见过亲人,就去县城登记结婚。

    牛石在村里结婚摆喜酒的当晚,少华一直在伤感的哭泣,我听了都心酸。

    哎,本来就是一场孽缘,惹来迷离的惆怅。

    恰好,蓝美丽从泰国打来电话,说她跟新老公在芭堤雅新开一家酒吧,希望我们三人去棒扬游玩。

    高德阳的情况特殊没敢离婚,我也不敢嫁。赵姐的男朋友刘星星在老家有一间破旧瓦房屋,城里也没有房子也没存款,害怕嫁过去受苦。秦少华的心情更是郁闷低沉,拒绝去参加牛石的婚礼,然后把自已关在房间里喝苦酒。杜欢欢也想去玩,可惜孩子太小了,叨唠的羡慕我们去玩。

    我们三人办理旅游签证,很快搭飞机过去。

    在泰国芭堤雅乌塔堡国际机场出来,见到亚热带从林一派风光旖旎,热浪滚滚。

    我们见到蓝美丽跟着泰国老公坤西来接送了。

    恋爱的滋润,蓝美丽已经注重个人形象,好像变得苗条美丽。可是她的男朋友又黑又瘦,好像一米六多,尖嘴猴腮的模样,比蓝美丽矮了半截。

    怎么看起来像是姐弟恋,一白一黑,严重不协调,害得我们三人私下窃窃私语。

    我们钻上商务车时,秦少华咯咯朗笑:“蓝姐,你爱上帅哥哪一点,值得你远嫁异国他乡?”

    一个长得有钱的帅气就算了,怎么像个猴了?

    蓝美丽骄傲的回过头来,说:“是不是说我老公长得丑呀!我老公好心来接送,你们三个蚤货狗眼看人低的说坏话。老公啊,展示一下身体,好让她们羡慕我。”

    坤西很尴尬,顺从的站起来,脱掉身上的短衬,露出八块结实腹肌。

    真人不露相哇,原来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小猛-男。

    蓝美丽得意洋洋,不顾周围停满车的关掉车窗,公然动手扯掉老公的遮羞布,展示出异常壮观的梦巴拉。

    “三个蚤货,快来嫉妒我羡慕我!”

    哇,让我们三个扒在背椅上,目瞪口呆的盯着。

    赵姐啧啧赞叹,试图伸手试真假时,就被蓝美丽打手:“臭不要脸的,敢伸出咸猪手,小心姐垛了手。”

    秦少华流着口水的问:“会不会是假的?”

    “你是帅哥,允许你碰一碰摸一摸。”

    秦少华果真伸过去握住,娇羞得我赶紧拉扯手,叫骂道:“蓝姐,别伤你老公的自尊心好不好?拿自已的老公当猴耍,就是下溅的女人。”

    坤西涨给了脸,用结巴的汉语说:“没关系了,你们都是美丽姐的朋友。”

    哎呀,别提多尴尬,又别提多滑稽。

    蓝美丽在滨海市的天空酒吧,在新市-长上台后烧了三把火,扫除一切低-俗不雅的表演活动,被迫关闭后就跟新结识的男友坤西去登记结婚,然后来到芭堤雅做生意,重新开办一家名叫天空酒吧。

    像所有芭堤雅的娱乐场所一样,酒吧有许多的美女和帅哥坐镇,提供各式各样的特-殊服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