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081章 大地主的儿子

第081章 大地主的儿子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少华反感霍云天的出现,假装成为男同的派遣梁子熙来害他,一直耿耿于怀心生怨恨。

    我怕惹少华不高兴,就叫霍云天回避。

    秦少华是我的老板,亲密的朋友,最爱的男人。在没有确认要嫁给霍云天,也没保证嫁过去能够长相斯守时,自然要以秦少华为重。

    那天,我们一行七人去东巴乐园水族馆参观,去骑着大象游园。晚上去顶级酒吧观看猛-男秀,许多男模走在T台上,穿着透明内内的展示着健壮的身体,引起女游客的尖叫。

    酒吧的观众都是女子居多,上了年纪的阿姨上去挑、逗男模,动手动脚的占便宜,摸腹摸腿摸东东,让秦少华和塔宋很不高兴,觉得帅哥都被老女人欺负,就去别的G店。

    我惦记起徐太太叮嘱,要注意安全的看好秦少华,跟着他们出来。

    霍云天都跟来芭堤雅,我留着送上来的优质的鸭子不玩,哪好意思跑去找野鸭。我跟他们走出门口,沿着霓虹灯闪烁的街头走去。

    夜色深沉,行人依稀。

    经过路灯暗淡的角落时,突然闯出几个手持刀棍的人,冷不防的朝秦少华围殴打过来。少华慌得扭头逃跑时,就被人追赶的推倒在地上,一阵扑上去拳打脚踢。

    塔宋见状,扑到少华的身上遮挡护住,防止他们打死少华。

    他们见到我是女子,推桑到一旁没打我。

    我急忙的尖叫,过去想央求阻止他们。可惜我身娇玉娇,被他们挥过一个重拳,打得我鼻梁快要折断,鲜血渗流不止。

    我怕他们被人打死,惊惶失措的尖叫时,见到霍云天带着五个人扑上来,慌得陌生的打手转身逃跑。

    霍云天拿着棍子追追不舍,终于在一家咖啡店前抓住一个人,乱棍毒打后拉扯到阴暗的小巷里。

    秦少华被打了几个闷棍,疼得左侧脑门鲜血流淌不止。塔宋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要是没有他护着少华,估计会被人打死了。

    我们赶紧把受重伤的塔宋送去医院,一夜惊魂的等侯,直到半夜四点,塔宋在昏迷中苏醒过来。

    街头上萍水相逢的相亲相爱,并且不顾生命危险舍身相救,哪能不令人感动。秦少华见到他苏醒过来,紧紧的握住手的哭泣。

    霍云天打我电话,询问医院的地址后上来了。

    两人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霍云天告诉我说,指使别人袭击殴打秦少华的人,就是二姨太章怡惠的弟弟章昌全

    我看到手机录下的视频,见到被霍云天抓到的凶手,被人按压在地板上质问时,亲口承认是章昌全给钱,叫他跟来泰国把人打成残废。

    章怡惠太太真够心狠手辣,哪怕徐太太曾毒害过她腹中的孩子,至少看到她的六儿子秦少宇担任副总裁,准备掌管科宇集团的份上,饶过徐太太的儿子,没想到三翻五次的下毒手。

    章太太先是对秦少华的车子上动手脚,又是暗中下毒关进监狱,现在派人当街行凶。可见章太太对徐太太么多憎恨,一直希望血债血还。

    霍云天握紧我的手,语气沉重的提醒:“这是秦家的内部斗争,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们跟来泰国?”

    霍云天在申请辞职后,心烦意乱的想来找我时,看到我们销售部的人一起去新太阳酒吧庆祝。他想过去凑热闹,发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秦少华的后面,差点就在酒巴卫生间里动手。所以,他才知道有人想害秦少华,带着几个人跟过来暗中监视。”

    我感激道:“谢谢你了,霍先生。”

    蓝姐和赵姐上来探望了,我才回去休息。

    在房间里,我坐卧不安的打个电话给徐雅婷,总不能处于被动中让人家来毒害。她们妻妾为了争宠互相伤害,也是她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怎么伤害到孩子了。

    “徐太太,少华受伤了。”

    徐太太生气的担高嗓门:“我不是叫你看好他,伤得怎么样?”

    “他被打得头上流血,现在包扎没事,可以走动吃饭。”

    “怎么被打了?”

    “二姨太章怡惠的弟弟章昌全,叫人跟踪来泰国,昨晚在街头上行凶打人。”

    徐太太愤怒的问:“真是章昌全?”

    “有凶手指证他。”

    “这个溅人,老娘会敲断她的狗脚打断她的门牙。”

    我知道徐太太有仇必报誓不罢休,怕她在冲动下做出不理智的行为,赶紧通知秦少维和宁欣然,讲清楚要质问章昌全,不要鲁莽行事错怪好人。

    不管她们有什么私人恩怨,有什么深仇大恨,希望不要牵涉到秦少华。只要秦少华平安没事,我才不会在乎其它人的死活。

    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塔宋没有性命之忧,需要留在医院打针查看。第五天出院了,大家在芭堤雅都是人生地不熟,他就想回罗勇的老家。塔宋是开着自已的本田小车来旅行,就让秦少华护送回去。

    塔宋家在罗勇市郊的村庄,距离市中心就二十分钟的车程。车子直接驰入门口时,都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仿佛像一个巨大的花果园,种满许多的芒果树、榴莲树和菠萝树,修翦整齐的花园深处,高耸着几幢泰国风格的尖顶琉璃屋,显得古朴壮观。

    塔宋的家里人都出来迎接了,莫约五十多人左右,人头攒动的站在院子里迎接,让我再一次惊讶。

    怎么家里那么多人!

    我询问下,才知道塔宋是一个大地主的儿子,拥有大量的良田和水果加工厂,有香蕉种植园和橡胶园,在当地算是富有的上流人家。

    塔宋的父亲拥有一个妻子两个小妾,其余的都是他家里的佣人。

    塔宋是妈妈是正妻,早年就病故了,生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另有同父异母的一个哥哥两个姐妹,共同居住在祖屋里。

    他的父亲猜信四十六岁,留着浓密粗黑的胡子,穿着古朴的泰国纱笼,带着家里人和佣人出来迎接。听说儿子受伤了,带回一个外国小伙子,全家在担忧中兴奋的出来迎接。

    他们见到塔宋头上手上包扎止血膏,走路都让少华扶着,慌得都上来慰问扶持。

    塔宋受伤时,没有通知家里人,就当是在外面度假游玩。等到回家了,才临时通知说,要带着男朋友回来。

    我跟着走进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客厅,仿佛全是帖金似的,满眼的金黄色,低俗中透着贵气。

    我听不懂泰语,也听不懂英文。秦少华用英文跟他的父亲交流,通报了被人殴打的事。

    周围的亲戚围坐在旁边看着秦少华,倾听发生受伤的原因。

    一群男仆女佣蹲跪在主人的椅子旁边,我看着就不舒服。

    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跪着。怪不得泰剧上,经常发现佣人动不动就下跪,或许是封建的等级制度没有消除。

    塔宋受伤不舒服,送回房间休息。

    有位三十多岁的女佣,穿着浅白的筒裙,跪在我椅子旁边的地板上,亲切的用普通话招呼。

    “小姐,请允许我带你去房间休息。”

    我懊丧读书少,一句Hello的英文外,什么都不会像个文盲。现在有人跟我说普通话,自然喜出望外。

    我跟她去后院左侧的一幢贵宾房休息。这是一间位于二楼的宽敞房间,拥有一张楠木的双人床,配着衣柜和梳妆台,收拾得干净整洁,有两个女佣的照顾。

    “小姐,这是休息的房间。”

    我觉得环境干净优雅,阳台外面种满紫罗兰花:“谢谢,怎么称呼你?”

    “我叫乌玛,是老爷聘请来的女佣。”

    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古朴的铜镜,倾听乌玛讲述说,她十八岁时曾在曼谷的中国人家庭里当女佣,负责照顾刚出生的孩子,后来曾去福州的主人家里住过一年半,学会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等到孩子长大上学了,她就回来嫁人,老公在猜信老爷的农场里做监工。

    我看她穿衣打扮优雅得体,言语温和亲切,请她坐下来一起聊天。

    乌玛羡慕的说:“我曾想嫁到福州去,可惜家里没有儿子,需要回来照顾父母。福州就像曼谷一样有穷人有富人。我做保姆的时侯,都是男主人负责做饭菜,女人养尊处优,让我感到吃惊。”

    大部份中国家庭,一般厨房不分男女,谁做菜好吃谁有空就去做了。

    我不解的问道:“你们怎么老是跪下来,不丢人吗?”

    乌玛微笑的摇头:“泰国的社会等级分别,你来了就要入乡随俗,不然得罪老爷们会惹来麻烦。”

    我们在聊天时,见到一位身穿修身的短衬,下边配着彩色纱裙的男人。他的身材高大修长,五官轮廓分明,留着浓密的胡须,充满古曲泰国男子的韵味。

    三个女佣见到他进来了,毕恭毕敬的低头哈腰。

    刚才在客厅里,我见到他坐在猜信老爷的左侧,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塔宋的哥哥。

    乌玛和颜悦色的解释:“小姐,这位是巴提大少爷,他上来看望你。”

    什么老爷大少爷,我听着就不舒服,好像是旧社会的农奴。拜托了,别开口闭口叫小姐,我最讨嫌小姐的称呼。

    我没哼声,微微的合什作礼。

    巴提是塔宋的哥哥,猜信老爷的长子,今天二十八岁。可能是他留着胡子,衣服打扮像旧社会的大老爷,加上不言苟笑的脸形,看似三十七八岁的模样。

    巴提眨着一双墨绿的玻璃瞳孔,流露几个脉脉的柔情,深情的盯着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