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115章 这对男女多恶心

第115章 这对男女多恶心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清早,我躺在霍云天的身边,安静的沉睡。

    夫妻俩朝夕相处,才能感情亲近稳定。就像看似冷漠傲慢的霍云天,内心也有脆弱敏感的一面,只有彼此熟悉了解,才会避免触犯他的自尊。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侯醒过来,直到手机震响时,发现他去卫生间冲澡,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我接通手机,才知道是柳梅打过来。

    苏海裳释放出拘留所了,趁着天灰蒙蒙亮来彰华小区找干-爹霍中宁。谁知道推进房门,发现柳梅赤条的睡在干-爹身边,气得扑过去撕打。

    两女人打成一团,攥住秀发撕扯着睡衣,慌得霍中宁赶紧劝止。柳梅害怕被打伤了,趁着霍中宁的拉扯劝止,赶紧穿上衣服逃出别墅,然后打电话给我。

    我就叫她报警:“警官来了,你就说霍中宁是你的男朋友,苏海裳厚不要脸的跑来别墅闹事。”

    “安姐,我怕报警把事情闹大不好收场。”

    “你要是不敢抢男人,别想跟霍中宁住在一起。”

    我挂掉手机时,见到霍云天洗澡出来,穿着诱人的黑色裤裤,透着男人的阳刚俊伟。假如不是工作压力,清早他都习惯索爱。

    我怕早晚都需求,伤害身体的健康导致精神不集中,影响他烧脑的工作。做为一位试图设计改装飞行汽车,又忙碌着修理汽车去的挣钱维持经费,会是多么沉重的压力。

    我拿着衬衫替他披上,系上扣子和穿上裤子,然后陪他下楼吃早餐。

    两人坐在米粉店的桌子上,他问:“少华的光辉投资公司怎么样?”

    我回答说:“就是随便登记一个公司,只有一个员工杜欢欢看门坐班。少华去外面投资互联网公司,都是用他的个人名誉,公司就一个摆设。”

    霍云天鄙视的口气:“挂羊头卖狗肉的皮包公司,何必浪费钱财租借办公室。”

    “说不能这么说,有个公司的名头和身份,才方便开展活动。”

    “照我看,秦少华的几千万,估计用不了几年就花光了。幸好他是秦连城的儿子,否则以后肯定变成落迫户。”霍云天不看好单纯幼-稚的秦少华,说,“你不许去外地工作出差,不然别怪我对你不真心。”

    “嗯,我知道。”

    吃过早餐,霍云天就回修理店上班,我开车去光辉投资公司上班。

    新开办的光辉投资公司,没有用公司的名誉开展业务,清闲得让公司的杜欢欢,在忙着读书学习,准备自考大学考会计证。

    杜欢欢给我倒杯茶水过来,说:“柳梅给我打电话,说是被苏海裳打得受伤了。”

    “她没报警吗?”

    “柳梅胆小如鼠,哪敢跟苏海裳抢男人。”

    哎,我的态度犹豫不决。

    家公霍中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跟喜欢的女人相恋相爱,我做儿媳的应该宽容随喜,祝福他们幸福生活。

    霍云天不能接受,那是他的事,我怎么犯傻的瞎渗合。没准招惹到家公,要强制要求霍云天跟离婚,那就得不偿失。

    我是人家的儿媳,不是儿子女儿,下次不许胡闹了。

    下午,杜欢欢陪我去购买礼品,一起开车送过别墅。

    杜欢欢开着车子说:“安姐,下次别犯傻的得罪家公的女人。家公跟谁睡关你儿媳什么事,你连基本道理都不懂,还想把苏海裳赶走,真是蠢笨!”

    我懊恼后悔,没准公公真爱上苏海裳,岂不是怨恨:“好啦,下次不敢乱来。”

    “你想讨好霍云天,也不能得罪家公家婆。”

    我提着礼物进入别墅,亲自向受委屈的苏海裳道歉。霍中宁怨恨我报警把干-女儿给抓走,恶声恶气的喝诉。

    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吃过饭,陪孩子去散步游玩,等着孩子去睡觉了,才开车去修理店找霍云天。

    我上楼进入房间,见不到人的打个电话给霍云天。

    电话刚接通,传来婆婆王冬玲凶恶的叫骂声:“你一个不要脸的溅人,少来缠住我儿子。以后不许打电话给我儿子,也不许去修理店找他,否则打死你。”

    我慌得心塞的挂掉电话,闷闷不乐的独自睡在房间,整晚不见霍云天回来。

    不回来就算了,至少打个电话嘛,真没礼貌。

    次日等到九点半钟,也不见霍云天回来,只好去光辉投资公司上班。

    “嫂子,老板的前女朋友杨雨曼上来找他,想借钱做生意。”

    怪不得昨晚没回来了,真是气人。

    “借多少?”

    “好像六十万。”

    “嗯,谢谢你。”我感激的说,“我等会儿把一万块钱红包打过去,收到了回个短信。”

    “不用客气。”

    我在办公室接到张海打来电话,心情一点都不好。随意的借钱给前女朋友,也不跟我说一声。哪怕不是我的钱,至少要尊重我。

    杜欢欢侧着耳朵偷听,吃着爆米花说:“霍云天又不花你的钱,瞎操心做什么。”

    “嗯,他的钱跟我没关系,我自已的钱也跟他没关系。”

    哎,我怎么越来越在爱上霍云天。

    我在乎他要中午吃什么饭,在乎他跟什么人来往,在乎他家里的情况,在乎他跟我说的每一句话。我在他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行事,就怕冒犯得罪的惹他生气。

    可是,我在霍家没有什么地位,别说拿钱管家,就是霍家的大门都不愿意让我迈进。假如我不是有洛山村的房子,几乎没有我的容身之所。

    晚上,我陪霍云天在房间睡觉,感觉他力不从心。他不亲吻我,也没有温柔的抚摸,短暂的寻欢作乐后,伸展四肢疲惫的入睡,打着响亮的鼾声。

    平常都是十几分钟心上的爱意,怎么变得伧促的几分钟?

    霍云天的钱外借给前女朋友不跟我说,晚上去哪儿睡也不跟我说,家里的情况也不会跟谈论,感觉就像他花钱请来服务的小-姐。

    霍云天每个月例行给我一万块钱,不多不少,极像他苞养的前几任女朋友。我自已有钱,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活费,只是觉得夫妻俩隔着一层看不见的玻璃,彼此看得见却不能亲近的心与心连在一起。

    霍云天提防我,我也是提防他。两夫妻晚上睡觉才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

    习惯疏淡久了,我也觉得没有什么。

    ---

    秦少华在洪城市投资一家名叫巨购宝的购买网站,号称第二淘宝的购物网站,一旦成功上市,就会市值超过一千亿。

    牛石跟我说,少华已经投入三千万,再准备注资三千万,获取网站的两成股权。

    我登陆巨购宝网页,见到完全模仿淘宝的风格,感觉人气火旺,各种打折优惠的广告满天飞,写着今天有超过一千三百万人访问,购物交易额达到四亿,仅次于淘宝京东的第三大购物网站。

    我把情况告诉高德阳,他很快就打电话回复。

    “安琳,那是一个刷流量欺骗投资人的假项目,每天访问的IP流量不超过两百人,完全没有交易额。投资进去的钱,就相当给他们发高额工资。”

    我慌了,忙问:“你有什么证据?”

    “你叫秦少华查询后台的访问流量,就知道网站的真假。而且,快购宝欺骗不少投资人,有人告到法院去了。”

    “嗯,我跟少华说。”

    我没敢跟秦少华直接说,怕叫骂说不投钱多管闲事。我跟牛石反映了,他就劝说暂时不要投钱,了解清楚再做打算。

    过了几天,我见到报纸网络上,报道了巨购宝公司涉嫌欺骗高达两亿五千万投资款,总共六十三名投资人的钱,老板席卷钱财不知去向。

    秦少华打个电话给我,简短的通报:“姐,我投资失误了,被人坑去三千五百万。”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洗脑严重的等到诈骗犯被抓了,少华才如梦如醒。

    我担心的询问:“我听牛哥介绍,你投入一千万进入矿石厂,情况怎么样?”

    “金县的矿难死了三十几人,波及到其它没有证件的矿场,现在已经被政-府强行关闭,老板都请去喝茶了。我投钱多,都叫我去问话。”

    秦少华被怀疑非法采矿,都被请去配合调查。

    哎,真是投资走眼了,还要惹来麻烦。

    当然,我没敢多吱声,怕伤害少华的自尊心。自从投资无人机和烂尾楼的暴富起来,他就变得目中无人,连高德阳多说几句都不耐烦的厌恶。

    假如高德阳投资的两个项目,用来往求我们的意见,会帮忙分析项目的利弊。就像似互联网公司一样,采用技术作弊的方式制作人气和交易额,也完全可以用技术去查询流量,查询银行的交易帐目,就会真实的了解该公司的内幕,而不是听信一夜暴富挣了几百亿的洗脸宣传。

    秦少华没有回来,反而是高德阳要返回天河市。

    高德阳跟别人合伙创办的公司,先是投资一家倒闭的国有工厂失利,随后是收购烂尾楼失算,让别的投资商损失惨重,内疚的退出公司。

    高德阳愿意回天河市,就是前妻胡芸芸嫁人了,生有一个女儿要摆满月酒,排除后顾之忧。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高德阳觉得天河市旺他的财气,不愿在外地创业。

    我开车去机场等侯,把他接到海东新区的家里,一套新装修四房两厅的新家。

    我询问为什么不把女朋友苏碧绿带回来,他就说苏碧绿工作忙走不开。儿子留在吴北市由爸妈照顾,暂时不会返回来,免得前妻去搔扰。

    我没敢陪同高德阳吃晚饭,去彰华小区的接送跟随家公的孩子,想带回去吃饭。几天不回来吃饭,已经让爸妈担心的叨唠,说孩子长大不记得外公外婆的抚养之恩。

    前段时间,后妈怨恨婆婆把孩子接走,带着孩子回娘家的县城里,还回乡下去摘果子,十天半月都不回来,就是想躲着他们的惊扰。

    我先敲响房门,见到苏海裳出来开门。

    她穿着薄薄的吊带裙,双手插腰的翻着白眼,讨嫌说:“干-爹都做好菜了,怎么扫兴的把孩子接走。”

    我没哼声,跟家公打声招呼,就把孩子接走。

    干-爹干-女儿,别提多恶心的男女。夫妻就夫妻,整出一个不-伦的关系,真是心塞别扭,害得霍云天避而远之都不敢回来。

    等到孩子上幼儿园了,我才不想让家公家婆随便把孩子接走。孩子习惯住在洛山村的家里去,换去别人家里睡,还是有点不习惯。

    我牵着孩子的手出门时,见到苏海裳跟着走出来,得意洋洋的抚摸着肚子,说:“我有喜了,以后干爹就没有空帮你照顾孩子。”

    我略显吃惊,朝她微胖的肚子瞅去,说:“不是我把孩子送过来,是家公跑过去接孩子。”

    “麻烦你下次不要让孩子过来,实在没空照顾。自已生下的孩子,就该自已照顾!”

    我一肚子窝火,感觉我的孩子没人照顾,非要扔给他们似的。怪不得我的孩子变得沉默不语,原本开朗的性格变得沉闷不爱说话,甚至生气不理我。

    家公家婆互相抢着照顾孩子,无非是就博取霍云天的喜欢,将来能够赡养他们。照顾孩子是假的,纯粹就是装腔作势的想讨得儿子的欢心。

    哎,我真是犯迷糊了,怎么就没看透他们恶心行为,害得孩子一会儿住到婆婆家,一会儿住以公-公家里,转来调去让他都不开心。

    回到家里,我跟后妈恼怒的说了,气得她打电话给霍云天:“以后叫你爸妈不要上来接孩子,否则我拿东西砸人。我外孙不是物品,随便让人接来送去。”

    后妈还不解气,又分别给婆婆打电话的争吵,大声大气的侮辱漫骂,公开化的闹矛盾。老爸在后妈的吩咐下,硬着头皮给家公打电话,说是他的干-女儿苏海裳怀孕了,以后不用上来接孩子

    晚上,我习惯孩子去睡了,开车去修理店陪霍云天。

    我打开房门进去,见到霍云天陪同张海等几个员工,正在客厅里喝酒吃烧烤。

    霍云天发脾气的冲着我:“你整天闲着没事干,搞出那么多烦人的事做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