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152章 我是提防离婚

第152章 我是提防离婚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月的初晨,我们穿着情侣运动装,迎面吹着凉爽的东风,沿着河堤跑步。

    河水澄清,空气清新,景色宜人。

    在往下游的跑到洛山村,调头返回到福源小区,再沿着河堤往上游,隔着波光粼粼的对岸,就是尚未开发的巴水村。

    霍云天想八点钟提前去上班,我们就慢跑回来。

    在长满紫荆树樱花树的小区后门,看到小花园的广场上,家公霍云天和柳梅穿着一身洁白的宽袍,播放着古典轻音乐的节奏打着太极拳。

    我的136号别墅,就靠近后门的洛水路,隔着绿化树林和一排靠路边的房子。别墅是海蓝色的琉璃屋顶,帖着暖红的瓷砖外墙,四周都种着花草,显得简朴雅致,与周围的自然融为一体。

    我拿钥匙打开别墅,看着霍云天上楼洗凉,就去厨房做鸡蛋面条,配着自已制作的花生酱,是霍云天最喜欢的美食。

    平常,我都是在外面吃早餐,或是爸妈帮忙做。我搬来福源小区居住,没有工作要忙碌,希望做一个能伺侯丈夫的贤妻。哪怕做得不好吃,我也想尝试。而且,总不能让家公和柳梅伺侯,做儿媳的会过意不去。

    我把一杯新鲜牛奶,一碗鸡蛋面端到红木餐桌上,见到霍云天洗过澡后,穿戴整洁利落的拎着手提包下楼。

    霍云天的五官俊朗,剑眉粗黑脸形刚毅,沉默不语时透出一股威慑的气势。一般不熟悉的人,总觉得他高傲冷漠,不可琢磨,连我爸妈都觉得他有一股疏离感,不像秦少华温暖得平易近人。

    霍云天坐下,递过牛奶啜饮一口,说:“老婆,我也想清楚了。一个人无所事事太久,就会容易胡思乱想。孩子有妈妈和曾阿姨照顾,我有老爸和柳梅负责做饭菜。你要喜欢做什么工作,就随着心意去做。”

    “谢谢老公。”

    我坐下来陪他吃过早餐,然后护送他出门。

    霍云天转过身来,眨着犀利明亮的双眼,深沉的口吻:“这几天一直让你呆在家里,是不是太闷了?”

    “嗯,我从你出门开始,一直等你下班,等得很辛苦。”

    “可以在家里学习古琴,可以学习英语。你要是把身心放在我身上,肯定会辛苦。”霍云天不高兴道,“你是我老婆,不希望看到你苦着脸。要是不高兴,你就随便出去做什么都行。”

    “嗯,谢谢老公的理解。”

    我感激的揽住他健壮的腰间,他吻过我的脸颊,说:“老婆,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看着他高大威武的背影开车离去,多么希望他不要去上班,就陪伴在我的身边,那该多好。

    霍云天不想让我去工作,安心的呆在家做个全职贵太太。可是我真的觉得无聊,也不符合我的性格,失去自由般压抑沉闷。

    我总是希望霍云天早点下班,看着时间一钞一钞的走过,度日如年呀苦不堪言。哪怕别墅里有柳梅陪同,还是缺少了什么。

    我上楼洗个澡,换上一款粉蓝的束腰连衣裙,柔顺的长发飘飘,配着一对中跟的草皮凉鞋,拎着手提包下楼。

    家公和柳梅去打太极拳回来,意犹未尽的在客厅里练习。

    柳梅见我下楼,问:“安姐,你要去哪里?”

    “去菜地干活,等到菜长好了,带你们去摘采。”

    家公感兴趣的说:“安琳,等到菜地清理整齐,留给咱们一小块。咱们不喷农药,自已种自已吃。”

    “我都跟妈说了,就留出一块让咱们自已种。”

    我开车从侧门离去,沿着河堤边的洛水路,拐弯驰上光明大道,穿过宏伟壮观的洛西大桥后,又绕道去巴水村。

    巴水村就在福源小区的斜对面,中间隔着波光粼粼的洛水河。由于没有桥,只能走远路的从洛西大桥绕过去。

    后妈在巴水村租种别人的六亩荒田,用来种时令蔬菜。村民们都进城务工或是自已做生意,年轻一代更是不会种田,几乎处于丢荒状态。但是巴水村靠近城市,指望着将来发展开发,被征用土地的拿到被偿款。

    整个海东新区,还有一大片没开发的土地,发展到巴水村就不知道等侯多少年了。

    后妈租用的六亩田,靠近洛水河边,都是村民们一小块一小声的集体出租,我开车到田边时,见到后妈和前夫一家人,在已经用牛翻耕的平整肥沃土地上,挖排水沟的整理做菜地。

    后妈种菜,是为了帮助前夫一家,希望他们能脱离贫穷。

    老爸的腿不好,也拿着一把铁铲帮忙清理排水沟。

    我看到天气不热,微凉的吹着北风,就把凉鞋脱下来,拿起一把铁铲帮忙挑水沟。很多年都没有下田干农活了,觉得疏离中又觉得亲切。

    我爸穿着一件浅白的短衫,握着一把三角铁铲,戴着草帽的清理田梗,说:“你打算做什么生意?”

    “少华说等到有孩子,再考虑。”

    “我听他说,还想找一个好风景的地方投资搞旅游。”老爸停下来,指着后山说,“那个地方风景好,可以租下来种花种草做休闲旅游。”

    后妈在旁拔着杂草,不赞成道:“琳儿,别听你爸胡说,那个地方埋死人,不是好地方。”

    “死人就死人呗,哪个地方没有死人。”老爸提高嗓门不悦,“照你信神信鬼,没有哪个地方干净。”

    后妈执意反意:“霍云天不让你去干活,让你呆在家里做贵太太,你就听话了。再说,霍云天不给我,咱们也有钱,不用你去做辛苦工作。”

    老爸生气的诉责:“人不找点事情做,就是坐着等死。”

    “你叫女儿工作就工作呗,干嘛要跑去埋死人的地方,多不吉利。”

    两人在搅嘴的争执时,我注意到后妈的前夫汪志达很消瘦,拎着铁铲干活弱不禁风的样子。听后妈说,长期的癫狂发作,又得不到医治和营养的补助,经常陷入奄奄一息的垂死状态。

    后妈说,长期生-理的失调和功能紊乱,已经让汪志达做不成男人。老爸这才放心的让后妈跟前夫来往,仅仅是顾念旧情的怜悯。

    太阳升起很炎热,都过了十二点半钟,我怕晒黑变丑了就驾车回去。

    我懒得把车子停在车库,免得倒车麻烦。我的车子被刮伤N多次,都是我倒车技术不过关的撞坏。

    我打开别墅的房门,见到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安静没有人影。想必是他们都吃过午饭去休息。因为霍云天去婆婆家陪孩子吃饭,我也懒得回来。

    刚才在菜地里干活,累得我一身臭汗,上楼冲冼后,换一件宽松的居家休闲装去休息。

    莫约睡了一个多小时,身心舒泰的醒过来。

    我刷牙洗脸,下楼倒杯温水喝时,听到一楼的健身房里传来轻微的响声。

    别墅一楼拥有五个房间,最大的房间就是家公和柳梅居住的主卧室,另外有两个睡房,分别是备给两个孩子,一间是小书房。一间是靠近后院的健身房,里面配着跑步机、扛铃、哑铃等健身器材。

    我喝完水的放下杯子,朝健身房走去,推开关掩的房间里,见到一物不遮的柳梅,露出洁白如棉花团的身材,躺在仰卧起坐器上,正在练习腰间。可能过于肥胖,缺乏运动的柳梅都起不来了,让家公帮忙扶起来。

    家公光着身,扶着柳梅学做仰卧。

    两人没有去上班,就在家里负责做饭菜,闲时就跳舞做运动,保持身体的健康。

    可是,在家里一物不遮,有点不雅观。

    他们见我推门进去,不约而同的停下来。柳梅没力气了,爬起来坐在椅上喘着粗气,浑身是汗水。她羞怯的拿过衣服穿上时,就被家公一把抢过。

    柳梅羞涩的说:“安姐,我想减肥。我太沉重了,老公抱不动我。”

    家公哈哈的爽笑,抹着额脸上的汗水:“我都老了,没有力气抱你。所以,只能委屈你辛苦减肥。”

    “老公,你陪着我就不会委屈,也不辛苦。”

    我正想退出的关上房门,听到家公吩咐:“晚上有空,咱们开个舞会怎么样?”

    “好呀,我也喜欢喝酒跳舞,就怕霍云天没空。”

    柳梅央求道:“安姐,别见外了,快进来陪我说话,教我怎么减肥。我都一百三十斤了,想减到一百一左右。”

    听到柳梅这么说,我只好推门进去,并且关掩起来。

    柳梅羞红着脸,认真的跟我说:“安姐,我喜欢跟老公在一起健身,要是有什么不雅的举动,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了,你们没上班,经常锻炼身体才会健康。”

    家公哈哈的乐笑,说:“我都说了,儿子儿媳不会反对了,你就提心吊胆,光着身体运动都要劝半天。”

    柳梅娇羞的红着脸:“多谢安姐。”

    霍中宁一时兴起,搂抱过柳梅的亲着嘴,双手不安本份的游移,往敏感的地方。柳梅害羞的推开他的手,发出银铃般咯咯的讪笑。

    家公都五十多岁了,保养良好的身体,还没有出现老年的斑痕,依旧光滑结实。刚才在跑步机上锻炼,都热得汗水大淋淋的湿-透全身。

    假如不是年龄岁数上的差距,总会让人误以为霍中宁和霍云天是两兄弟。

    家公拿着毛巾在擦拭汗水,说:“安琳,你一个呆在家里是不是寂-寞无聊?”

    我索然无味,承认说:“有点无聊了,去上班才充实。”

    “你想让他辞职陪你吗?”

    我想都不想,忍不住脱口:“当然想了,希望能像你和柳梅一样整天阴影不离。可是他要工作,年轻人也应该要工作。”

    柳梅提醒道:“安姐,霍云天辞职了,不是还有万胜修理店吗?店里工作自由,不像替别人朝九晚五的准时上下班。”

    家公微笑看着我,诚挚的态度:“你要是愿意,我就劝他辞去设计师的工作。这份工作年薪不高,比不上修理店的收入。再说,你们本身就有巨额存款,省吃俭用也够一辈子。等到我六十岁,也会有退休金,不会为难你们。”

    我是希望霍云天陪伴在身边,担心他调到康城去工作,说:“爸,麻烦你出面劝说他了,我是不敢吭声。”

    家公把柳梅扶起来,吩咐:“老婆,去外面给我倒一杯新鲜果汗,我口渴了。”

    “好的,老公。”

    柳梅穿上裙子的走出去,家公就把房门掩上。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时,听到霍中宁问:“安琳,你们夫妻有多少财产?”

    奇怪了,难道霍云天没告诉他吗?

    我想了想,如实的汇报:“我们夫妻有四千三百万的共同财产,两千一百万是霍云天挣来的钱,两千两百万是我挣。霍云天有多少私房钱,我就不知道了。”

    “他有三百多万,一直都没有用。上次你孝敬给我的一百万,我拿给他保管,总共四百多万。”家公认真的表情,“我有五十三万的存款,柳梅就你给的十万存款。”

    家公果真一心向着儿子,把我孝敬的钱拿给霍云天,说:“爸,你要是没钱了,尽管说一声。”

    “我是想问你,你的私房钱有多少?”

    我怔了半响,连霍云天都不会追问,怎么家公就多管闲事。哪怕跟霍云天登记做夫妻,他都把钱拿给钱保管,可是人生漫长,谁知道能不能走到尽头,不免让我多生个心眼。

    相爱相恋时就欢天喜地,巴不得掏心掏肺的赠送给对方表白心迹。可是一旦闹离婚了,就会反目成仇的巴不得喝了对方血吃了肉。

    离婚闹到法院的争夺财产的事太多了,哪能不让我防备。

    霍中宁见我沉默不语,生气的说:“我光着身体一物不遮,身心坦荡的问你私房钱,是想着有足够的钱了,就叫霍云天辞职的陪你。”

    我还是不愿意,说:“这些都是我的婚前财产,不便透露。”

    “我知道你嫁给霍云天,一直没有安全感,总是提防他跟别人乱来。可是你想想自已的身份,想着你儿子将来会娶这么一个女人进门,你心里又怎么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