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88章 渊源

第0088章 渊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撩人,美丽的星空透着迷人的魅力。

    赵不凡静静站在自己的营帐外,举头长望,他的内心因为折月芝生死难料,充斥着痛苦,。

    刚才他已经唤了别的医官来重新把脉,结果确认折月芝是中了剧毒,基本与胡青早前的说法一致,这说明胡青本意是要让他赵不凡死,并没想过要折月芝死,所以当看到折月芝中了毒后,还是竭尽全力解救。

    可惜这些原因对于现在的赵不凡来说,已经全然没有意义,他甚至对幕后主使都不那么在意,只想抓回胡青,弄清楚毒药的成分,然后设法营救,折月芝在他心里的位置太奇怪了,他弄不清自己是种什么感情,或许是朋友,或许是亲人,或许也有喜爱,可归根究底还是一句话,他无法接受折月芝死亡!

    独自站立许久,赵不凡内心的痛苦不但没有缓解,反而越加严重,甚至还伴随着莫名的害怕。

    沉重的脚步声徐徐传入耳中,林冲手持寒星冷月矛,默默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拍拍他的肩,此刻没有外人,所以林冲与他之间显得很亲密。“不凡,胡青抓到了!”

    赵不凡猛然转过头去,眼神在此刻就彷如野兽,散发着浓浓的凶光。

    “谁抓到的?现在人在哪儿?”

    “是新来的那个郝思文和徐宁一同抓到,可惜那胡青心知无法逃脱,所以这边还没出手擒拿,他就早早自尽!”林冲担心地望着赵不凡,他与赵不凡常年在一起,很了解他,看得出赵不凡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着怎样的情绪。

    一次长长的深呼吸,赵不凡用吸气来缓解心中刹那的重压,强自让自己不失控,许久的沉默过后,他突然道:“冲哥,我如果想袭杀童贯,你支持我吗?”

    林冲默默地盯着他,神色有些犹豫,可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待我先休妻,送他们远离,我们再同去,再加上智深也必然会答应,合我们三人之力,好好谋划未必没有机会!”

    这话让赵不凡很感动,可看着林冲沉静的脸颊,他却很快冷静下来,苦涩地笑着。

    “冲哥,当你真这么说,我反而泄了气,为了私事,我怎能将三兄弟都往绝境里带!”

    林冲似乎下定决心,毅然接道:“我们三个是八拜之交,我林冲家人的命也是你救下,兄弟一场,这件事不会后悔!”

    “算了!”赵不凡叹口气,整个人仿似瞬间失去了精神:“杀童贯很难,后果也很严重,我还是不能因一时冲动而拖累你和智深哥哥,我们的前路才刚刚起步,不能因为私事而将大家的心血和牺牲毁于一旦!”

    这时,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徐宁和郝思文带着几十个兵士迅速走近。

    赵不凡不再与林冲交谈,静静看着他们过来。

    “赵将军,请恕属下无能,没能来得及制止胡青自杀!”来到近前,徐宁抱拳行礼,显得有些自责。

    旁边的郝思文也行了个礼,闷声不吭。

    “这不是你们的错,追到他已经很不容易,他一心求死,怪不得你们!”赵不凡没有责怪他们,尽管胸中火气正旺,可他深知自己是主将,必须保持最基本的冷静,不然难以服众。

    郝思文看了看他,眼神中隐有些钦佩,因为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赵不凡脸色苍白,愤怒到手足都在颤抖,可却真是没有借机对任何人发一句火,反而理解属下的不易。这看上去简单,实则很难,控制情绪是一个人在与自己战斗,有句俗话说得好,战胜敌人或许还算容易,最难的就是战胜自己。

    片刻的沉默后,郝思文突然上前一步。

    “将军,如果方便的话,属下想看看折姑娘的情况。”

    “你懂医术?”赵不凡诧异地望过去。

    郝思文道:“回将军,属下不懂医术,但属下自幼所学驳杂,对各种奇毒也颇有涉猎,或许能分辨是什么毒!”

    “那你赶快看看!”赵不凡看似平静,实则六神无主,心中早都慌得不知该怎么办,当下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抓着郝思文的手就冲进营帐,徐宁和林冲也紧跟着他走了进去。

    待冲到床前,郝思文礼节地对着昏迷的折月芝抱拳一礼:“姑娘,在下失礼了!”

    说完他就不再避讳什么,径自上前查看折月芝的面部和颈脖。

    “咦?”他似乎发现什么,突然面露惊奇,急不可耐地掀开折月芝的衣领,查看她脖子以下,胸脯以上的部位,徐宁和林冲虽然没说什么,但都瞬间主动背过了身去。

    郝思文仿如未觉,仔细查看,神色越来越凝重。

    赵不凡感觉他似乎看出了什么,急声问道:“怎么?你真识得这种毒?”

    郝思文轻轻将衣服重新给折月芝盖好,又拉来被子盖上,这才抬起头来。

    “将军,这是蚀心散,是种通过腐坏血液,最终使得人心溃烂的奇毒,据属下所知,这种毒是五十多年前的河东某名医偶然配制而成,原本是想用作治疗某种毒疮,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那个名医后来将这件事告诉了行走江湖的朋友,还将方子也给了那个朋友观看,后来他发现这个朋友竟然用这个方子去毒杀人,怒而与其决裂,这个药方便是这么流传下来。”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详细?”赵不凡疑惑追问。

    郝思文尴尬地回道:“不瞒将军,那个名医的江湖朋友就是我的师祖,当时我师祖认为毒药是死的,人是活的,若能用毒药来行侠仗义,那就是好事,可那个名医坚决不认可,后来师祖病逝,临死前就将这个药方传给他的儿子和两个徒弟。大徒弟就是属下的师傅,在当年朝廷清剿豪侠时隐居,做了个普通的药商。

    师祖的儿子似乎死在当年的江湖大乱,据我师傅偶然提及,他似乎是被一个姓丁的逍遥派弃徒所杀,而且也没有徒弟和后人。至于武功最差的小徒弟则选择投效朝廷,年纪轻轻就入宫当了太监,但我师傅和他师弟向来不合,几十年来从不走动,形同陌路,也不曾对我讲太多。事实上,属下也感觉此事实乃缘分,真没想到折姑娘竟然是中了蚀心散。”

    “这也就是说,这毒药只有你们这一脉和那个名医的传人能配制?”赵不凡眯着眼睛道。

    郝思文摇摇头:“将军,属下不懂得配药,师父只教我武艺,没教我配药,他老人家说我自幼喜欢兵法战阵,根本不是学医的料,而且我师傅也从没将这种毒药的配制方法教给别人,不过我师傅绝对与这件事无关,他老人家自从隐居后,潜心学医,以治病救人为目标,不可能做这种事,这种剧毒的配方,我师傅更是从不轻易示人,连属下都只能了解症状,用以增长见识,但从没见过配制的方法和药材。”

    赵不凡皱眉片刻,凝重问道:“你刚才说你师傅还有个小师弟入宫当了太监?”

    “嗯,他就是如今深得陛下信任的大太监杨戬,不过我们这一脉与他没什么关系,属下更是连他模样都不清楚!”郝思文显然也知道杨戬的名声很差,所以顺口解释一句来撇清关系。

    “杨戬?”赵不凡非常惊讶,没想到杨戬竟然是郝思文的小师叔。

    可他没心情去想这些关系,心里反而疑惑起来,暗暗揣测:这件事如果真如郝思文所说,那么这种毒最大可能就是来源于杨戬,可按理说是童贯想杀我,怎么会牵涉到杨戬呢?童贯的势力在军方,杨戬的势力在宫廷,两人虽然同是太监,但明明不是一路人,平日里也时常互相攀比争宠,童贯若要杀我,怎么会让杨戬那边的人参与进来?非要落个把柄给对方?这根本没有必要,天下的毒药又不只一种,难道非要用这种?莫非童贯是想在我死后嫁祸给杨戬?亦或者这次根本就是杨戬要杀我?

    想着想着,赵不凡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忧虑地望着郝思文,再度张口问道:“你确定这毒药的配制方法只有你师傅和杨戬才知道?”

    “将军,还有那个名医的亲传弟子也知道!”郝思文补充道。

    “名医的亲传弟子?谁?”

    “神医杨介!”郝思文轻声回道。

    杨介,字吉老,宋末神医,曾给当今皇帝看病,太医束手无策的病症在他手中却轻而易举地治愈,特别精于人体解剖和疑难杂症,在医术上有卓越的成就,闻名世间已经几十年,赵不凡在很小的时候就曾听乡里人说起。

    那时候乡里闹瘟疫,很多人就说如果能去找来神医杨介就好了,以他济世救人的仁心,必会为大家治病,当时赵不凡的养父母也重病在身,那时候赵不凡就想去找杨介,可惜他年龄太小,家中又穷得叮当响,只能站在村口凝望着道路痛哭。

    杨介是一代名医,必然不可能是害他的人,所以赵不凡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推断,当下暂且抛开凶手的事,转而问道:“郝思文,你师傅可能治愈此毒!”

    郝思文遗憾地摇摇头:“将军,当年那个名医只是给我师祖看了毒药的奇方,但没有传授解救的办法,所以师祖传下来的这一脉人都不懂得怎么解救,虽然我师傅这几十年也苦学医术,但他自称资质有限,应该也没有研究出解救之法。真说起来,我不知道这天下有没有别的神医能解这个毒,但至少杨介是最有可能知道解法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