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140章 密谋

第0140章 密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海军成立的第二天,赵不凡率两千铁骑和三千弓弩手进军相邻的东海镇,以整顿沧州海防为名,限令惊涛帮分堂即刻撤离沧州。惊涛帮堂主马如龙慌忙寻求交涉,可当他来到军阵之中,见到一身戎装的赵不凡后,整个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木官人?”

    “不得无礼,这是禁军厢都指挥使赵将军!”神火将魏定国上前喝斥。

    “九尾神狐赵不凡!”马如龙骇然地吸口气,脸色急变,慌着抱拳解释:“赵将军,我们惊涛帮与云海派从无瓜葛,也与外敌不曾有半点勾结,不知赵将军此番率兵前来所谓何事?”

    赵不凡高坐在马上,微笑着看向他。

    “马如龙,自从那日相见后,我心里就很欣赏你,因为你是个聪明人!”

    “小人何德何能,不配将军这般厚爱!”马如龙急忙抱拳,脸色更加忐忑。

    “这是实话!”赵不凡的语气平静而缓慢,但却有着难以言喻的权威。“但也正因为你聪明,所以我希望今天不要引起不必要的冲突,现在正式通知你,沧州从今往后不允许有任何民间大势力存在,带着你的人离开沧州!”

    “赵将军,您这是……”马如龙愕然瞪大眼睛。

    “沧州今后将有一支水师承担海防,它的名字叫云海,现在懂了吗?”赵不凡微笑着反问。

    马如龙瞬间面如土色,他已经明白赵不凡的意思,知道这是要独吞沧州海岸。

    “赵将军,您这胃口也太大了!”

    若是沧州海岸这块大饼用作私利,那这番举动确实堪称大手笔,可赵不凡实际是要用这笔利益来兴国强兵,是要巩固海防,从内心来说,他还觉得这块饼小了。

    “很大吗?我并不那么觉得,但如果你认为很大,那就算是大吧!”

    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在马如龙看来,这完全就是权臣做派,可正是这种蛮横和不讲理,反而让本来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沉默片刻后,马如龙似乎想通了,微笑着再度抱拳:“那就恭喜赵将军了,希望今后能在海上有很好的合作!”

    “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远见,云海军与你们惊涛帮必然会有更多的合作,今后你也会为眼下的选择而感到庆幸!”赵不凡深深地凝望着马如龙的眼睛,浑身散发出强烈的自信。

    马如龙笑了笑,深深一礼。

    他这时候看到高坐在战马上的赵不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总觉得这人要嘛是个疯子,要嘛就是个用手中马鞭震动天地的人,那一眸一笑都让他感到压力,感到难以揣度。

    马如龙撤了,他用了一天时间便将惊涛帮的主力人马全数撤走,只留下二十几个高手善后!

    这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

    赵不凡得到禀报时,极为错愕,他很难想象对方如何在一天内完成撤离,更对马如龙如此果断的做出选择感到惊异,忍不住迎着寒风赶到海边查看。

    当亲眼目睹惊涛帮的所有船只有序地驶离港口,他沉默伫立,任由战袍被海风掀得高高飞扬。

    “谁能招揽到马如龙,我让他做军都指挥使!”

    说出这番话,赵不凡猛然一挥战袍,转身就走,只留下愕然呆立的一众将领面面相觑!

    …………

    惊涛帮撤离的第二天,东海镇直接被纳入军事管制,赵不凡强势将其从地方官府剥离,下令云海军上下暂停一切事务,召集乡亲着手将东仙镇和东海镇进行合并,打造为一座成规模的中型港口,换名东仙港。

    原来云海派的门人则进行全面整编,由魏乘风挑选出最精锐善战的五百人成为主战编制,专职驾驭五艘云海号,其余人则归入后勤司,负责港口和船只的维护,以及其它后勤杂事。

    因为云海派原本的底蕴就很浑厚,再加上魏乘风等人经验丰富,东仙港的军事化改造推进得异常顺利,半个月就基本完成初期构架,至于整个布局设计则耗时长久,按魏乘风的预计,至少也要三年才能全部完成。

    一个多月后,政和八年二月初,东仙港基本完成军事化重组,云海军打着聚贤庄的名号,大张旗鼓地开始营业,仍旧以海上的运输和商贸为主,成为沧州地界唯一经营海运事务的势力。

    随后,赵不凡命圣水将单廷圭和神火将魏定国率一千弓弩手留屯东仙港,自己则带兵返回霸州。此时的北疆也已经完成换防,除去梁山军主力,霸州和沧州北疆的两万多边军都已经陆续完成报备,正式归属他节制。

    回到北狼寨的当天,赵不凡简短审阅过梁山军的训练情况,随后便返回将军府写了四封信。

    一封信给朱伯材,希望他派遣皇城司高手赶赴沧州,通过魏乘风等人协助,把原来参与勾结东瀛人的利益群体一网打尽。

    一封信则是给皇帝赵佶,直言出兵东仙镇是为了剿灭东瀛海贼,并陈述利害,请求将东仙镇和东海镇划入沧州边防。

    最后两封信则是给蔡京和梁师成,每封信里有两张纸,一张是白纸,一张只写了短短七个字:沧州禁军和海运。

    这几封信中,前两封的问题不大,真正关键的是最后两封,因为这关系着出兵沧州这件事能否彻底压下来。

    事实上,朝堂也在这两个月时间内炸开了锅。

    沧州和附近几州的官吏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连续二十几次弹劾赵不凡,指认他擅自调兵、图谋不轨等十几件大罪。

    皇帝赵佶雷霆震怒,严令兵部、皇城司和枢密院各自派人调查。

    以童贯和杨戬为首的权臣认为赵不凡应当立刻斩首示众,但在朱伯材的运作下,朝中很大一部分老臣和良将又竭力争辩,双方争执不下,而蔡京和蔡攸等人则保持着中立。

    这种局势让皇帝赵佶拿不定主意,再加上郑皇后坚定地站在赵不凡这边,事件的处理因而一拖再拖。

    正是这个时候,赵不凡的信送到京城。

    …………

    蔡京这几日很清闲,因为朝中目前的激烈争斗与他无关,正好可以修身养性,好好放松些日子,不过他心里很清楚沧州的情况,对赵不凡暗中操作的猫腻了如指掌,甚至有些官吏上书弹劾还是经过他的授意。

    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等,他在等赵不凡会怎么应对。

    “蔡相,北疆赵不凡密信!”一个撕裂般的声音出现在蔡京身后,来人是个老者,满脸皱纹挤成一堆,鼻梁很高,眼睛犹如鹰那般锐利,精气内敛,显然是个内家高手。

    “呵!赵不凡,你选择朱伯材,现在不还是要来求我?”蔡京淡淡一笑,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碗,老脸上露出些许得意之色,闭上眼睛在摇椅上荡悠了好一会儿,这才伸手接过密信。

    可当他展开密信,看到上面简短的七个字,瞬间就惊得直起身来,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哼!赵不凡,你以为有朱伯材撑腰,便能与老夫平起平坐?短短七个字就要老夫的帮助?”

    说完后,他怒气冲冲地直接将信扔出去。

    “云震,白纸上填个一千万贯送回霸州,让赵不凡明白该怎么做人!”

    一千万贯的要价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蔡京此举明显是不满赵不凡以交易的口吻写信,他对赵不凡迎娶朱琏的事至今还耿耿于怀,此番是希望赵不凡能求他。

    利益是根本,如果蔡京真的想回绝赵不凡,此刻根本就不会回信,而开出完全不靠谱的天价就是表明这份利益他要,但他很生气,不满意赵不凡的态度,要逼他重新写信来相求。

    云震跟随蔡京多年,是蔡京的心腹,哪会看不明白他的心思,轻轻伸手凌空接过信来,正要去回信,可晃眼看到信上的内容,他的脸色微有些变化,沉默着没有离开。

    蔡京诧异地转过头来:“怎么还不去?”

    “恩公,这封信不能那么回!”云震轻轻摇头。

    “怎么了?”蔡京奇怪问道。

    “恩公恐怕是忘了,沧州留屯禁军是空营,而且那些军饷都在……”云震没有说下去,只是抬起头来看着蔡京。

    “在我府中!”蔡京猛然想透其中关键,神色阴晴不定。

    云震看他一眼,低声接道:“赵不凡写的这七个字中,沧州禁军这四个字根本就是威胁,白纸则是糖饼,他这是在软硬兼施。此次他擅自出兵沧州,闹出这么大的事,还扯上沧州禁军,明显是有预谋。圣上若真的严查这件事,那就必然要扯出沧州禁军,而这支禁军真被翻出来,根本就是空营,恩公那时要脱身就难了!”

    蔡京皱纹颤动,冷着脸道:“那时候圣上就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将赵不凡和老夫都赦免,一种则是将赵不凡和老夫都治罪,不管结果会怎样,赵不凡这是把老夫给绑到船上去了!”

    云震想了想,锐利的眼睛里闪过些许疑惑,迟疑着道:“恩公,其实我更疑惑的是赵不凡收编云海派一事,他换着花样的把云海派那些人给弄成沧州禁军,究竟是想干什么?这批人他怎么养?养来做什么?若是养来靠海运捞钱,他明明可以有更多更轻松的方式,根本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他还年轻,这会儿的想法应该是要振兴海防!”蔡京很快接过话去,摇头道:“这个我不管,他愿意做是好事,但老夫现在觉得,他这七个字还暗藏着另一个玄机!”

    “什么玄机?”云震疑惑。

    蔡京早前因为生气而没有细想,此刻静下来一想,很快就弄明白很多事,他从云震手中又拿回信仔细观摩,片刻后便斩钉截铁地说:“他沧州禁军这四个字不仅仅是威胁我,同时也是个条件,他这是要拿走沧州禁军的全编制,但不要钱粮军饷,也就是说,沧州禁军的编制归他,钱粮军饷归我,他帮我填这个空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