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28章 梁中书的手段

第0028章 梁中书的手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不凡笑了,他这辈子从没有像此刻那么庆幸,从没有这么感谢过上天,他自己不怕死,可真的很怕折月芝死。

    杨志提着厚重的流星碎岩刀,飞身挡在两人身前,怒视耶律庆哥。索超则握着战神斧半蹲在两人身前,凝重问道:“你们没事吧?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你们?”

    折月芝不认识两人,急得大喊:“我是麟府折家第十代子弟折月芝,折彦质的堂妹,我父亲是前年远征西夏阵亡的折可复,已故名将折克行是我亲祖父。我们奉命送信来见大名府留守梁中书,却被这辽国高手耶律庆哥追杀,你快去找救兵,这耶律庆哥武功非常高,你们恐怕不是他对手!”

    听完这番话,索超大怒,一把抓起战神斧,根本没听折月芝的劝阻,飞身纵起,直奔耶律庆哥。“娘的,契丹狗贼还敢追到我大名府来,正愁不能去边关杀敌,你今天来得正好!!”

    前方杨志更加稳重些,回头对着折月芝道:“折小妹,你便安心,有我和索超在这里,这耶律庆哥不能伤你。”

    说完这番话,他挥舞着流星碎岩刀,纵身杀入战团。

    杨志和索超两人的武功都非常高,若是单独一人,恐怕逊色于耶律庆哥,可两人联手,那很少有人能正面抵挡。

    眨眼间,三人腾挪飞跃,激烈交锋,折月芝见两人武艺非凡,很有些吃惊。

    “大名府的指挥使都能这么厉害?”

    赵不凡笑笑,虚弱地说:“芝芝,这索超绰号急先锋,每当战斗,必身先士卒,武艺高强。虽然只是小小的指挥使,可很受梁中书器重,只是因为年轻,资历不够,所以才屈居指挥使,至于那个杨志,因为左脸有块青色胎记,所以绰号青面兽,武艺同样非常高,而且更是你的亲戚!”

    “我亲戚?”折月芝眨眨水灵的大眼,微有些疑惑。

    “他是杨家将的后人,金刀杨令公的夫人折赛花不就是你们折家第五代吗?她的后人岂不就是你的亲戚?”

    折月芝听到这话,眼珠滴溜溜地转动,很快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对着前方大喊:“杨志表哥,你一定要帮我报仇,耶律庆哥把我欺负得好惨!”

    杨家近两代人没出什么人才,因而有些没落,连本家人都各奔东西,与折家就更没有再走动,多少有些渴望郑明自己。

    此时折月芝叫出这声表哥,那可是脆生脆气,杨志明显很高兴,手中的流星碎岩刀更添三分凶猛,嘴中大喊:“折小妹,你们先回城中找梁相公,我与索超兄弟自会斩杀耶律庆哥!”

    “那你们小心些,我们先去城中疗伤!”折月芝回应一声,背起赵不凡便走。

    两人没走几步,碰到一百多个大名府的兵士,正是杨志和索超带着巡查的属下,早前杨志和索超察觉有厮杀声,因而抢先去查看情况,这才救下赵不凡和折月芝。

    简短询问过后,那些兵士匆匆奔去寻找索超和杨志,折月芝则背着赵不凡很快回城。

    深夜十分,大名府的街上基本看不到行人,赵不凡强撑着精神,在背上给折月芝指路,不多会儿就来到卢府门前。

    折月芝将赵不凡小心地放到石狮子旁边,焦急地上前敲门:“卢员外,快开门,快开门,你徒弟快死了!!!!”

    很快,大门内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燕青手持棍棒,带着几个护院开门走出。

    当看到折月芝,燕青立刻皱眉质问:“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吵嚷什么?”

    “你就是卢员外?你徒弟快死了,快救他!”折月芝大声喊道。

    “我不是员外,我是燕青,什么徒弟要死了?”燕青说完,顺着折月芝的眼神看去,略微打量,顿时认出赵不凡来,当下神色剧变,顺手扔掉木棍,直接冲到了过去。

    这时候赵不凡已经昏迷,燕青略微查看情况,急得直接将他抱起,大喊大叫:“快去告诉员外,是不凡!不凡要死了!”

    那些护院都认识赵不凡,立刻就有人慌张地跑去通知卢员外。

    一番手忙脚乱,燕青将赵不凡抱到他原来住的房间,急得在床边走来走去。

    “我这兄弟心地善良,不喜欢与人结怨,怎么会伤得这么重,若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凶手!!”

    折月芝静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没有说话。

    不多会儿,卢俊义心急火燎地走进屋子,连外衣都顾不得穿,刚走进房中就厉声喝问:“不凡怎么了?”

    折月芝知道来人就是赵不凡口中的师傅,这才上前道:“卢员外,不凡弟弟被契丹高手耶律庆哥打伤,龙象之力正在侵蚀他的心脉,我功力不够强,无法替他驱除,你快救救他!!”

    卢员外皱着眉头,几步跨到床边,待查看过赵不凡的身体情况,急声道:“姑娘先将他扶起来,我用麒麟功替他驱除龙象之力,燕小乙快去找大夫,他需要医治。”

    几人各自忙碌,足足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赵不凡悠悠醒来,脸色好了许多,已经可以独自走动。

    守了一夜的折月芝精疲力竭,再加上有伤在身,见他没有大碍,终于肯跟着卢府的丫鬟去歇息。

    接下来两日,赵不凡和折月芝就在卢府住下,养伤休息。

    赵不凡也将自己从军的事告诉了卢俊义,还讲述了自己在北疆的作为,卢俊义听得非常高兴,夸赞连连!

    第三天,赵不凡伤势好转,日常行动基本上不受影响,这才与折月芝去留守司。

    大名府是陪都,地位比起普通的军州要高,所以这里的最高官员不唤作知府、知州或知军,称作留守,由朝中大臣兼任。

    赵不凡从折月芝口中得知,这梁中书原名叫做梁世杰,本来担任着中书舍人的差遣,是朝中大员,皇帝听从蔡京的建议,派他留守北京大名府,实际权利就是掌管大名府的军政事务。因为中书舍人的地位更高,所以人们便称他为梁中书。

    这梁中书是蔡京的女婿,而蔡京现在权倾朝野,梁中书便是他们那一派势力的人。

    赵不凡和折月芝来到留守司,刚走到大门外,却撞见索超从府里出来。

    “折姑娘?”索超微微愣神,随之快步迎来。“你们怎么现在才到,中书大人可都急坏了,派人四处寻你们,刚才还让我再添派两百军士去寻找!”

    “我们去治伤了,所以耽搁些时间。”折月芝心中还惦记着耶律庆哥,紧跟着追问:“索指挥使,耶律庆哥抓到没有?”

    提起这个,索超脸色有些不好看,羞愧地侧过头去。“唉!耶律庆哥武功确实很高,我和杨志有些大意,被他逃了,不过他也受了很重的伤,我先回来禀报中书大人,杨志则带着人去追捕。”

    折月芝美丽的容颜上隐隐有些遗憾,但也没再多问,转而笑说:“我们现在需要面见梁中书,你能带我们进去吗?”

    “那当然可以,梁中书本来就让我负责找你们!”

    索超带着赵不凡和折月芝进入留守司,很快就在议事厅见到梁中书。

    那梁中书对折月芝倒是很客气,一口一口贤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可对赵不凡那是正眼都没瞧过,当听说赵不凡只是小小都头,那更是再没看过他一眼,如果不是看在折月芝的面子上,恐怕就要他立刻出去。

    赵不凡心中有气,干脆不说话,安静地站在一旁,他知道梁中书是大奸臣蔡京的人,心中本就没有好感,此刻更加厌恶。

    好在折月芝似乎也不愿与梁中书谈太多,简短说完边疆的形势,便将折彦质的密信交给了他。

    梁中书看过后,微笑着点头:“贤侄女放心,边关战事关系重大,我会尽快调集钱粮兵甲,你赶路辛苦,先在舍下休息,待我调拨好物资,立刻通知你!”

    折月芝礼节性地笑道:“那就烦劳中书大人费心了,不过我现在暂居在卢员外府中,便不叨扰中书大人了!”

    “卢员外?莫非是那卢俊义?”梁中书疑问道。

    “正是他!”折月芝站起身来,抱拳行礼:“中书大人,如果没有其它吩咐,那我就先回卢府了,若有差遣,大人随时可以派人通知我,我定然竭尽全力!”

    梁中书想了想,笑着说:“既然贤侄女有去处,那我就不多挽留,如果你有什么需求,也随时可以来找我!”

    “谢谢中书大人!”

    折月芝和赵不凡转身离开,随着他们走出议事厅,梁中书的脸色沉下来,他身后那随从更是慌张地走上前,低声问道:“中书大人,折彦质来信索要钱粮兵甲,这兵甲还好办,可钱粮早都……”

    “我要你提醒我?”梁中书阴沉着脸,语气显得有些恼怒,好一会儿才眯着眼睛道:“你设法立个名目,赶紧派人去征收钱粮,争取在半个月内凑齐!”

    “还要向百姓征税?”那随从面露苦涩,看了看梁中书,壮着胆子说:“中书大人,今年已经额外征收两次了,如果再征,恐怕百姓要活不下去,若闹出事来,百姓那里倒无所谓,可若是被别人抓到把柄,上奏皇上,那可不好脱身。”

    “那你有办法?”

    随从想了想,迟疑着说:“中书大人,不如暂且将送给蔡大人的生辰纲借用一些,中书大人再从家中借用一些,以后再想办法补上,俗话说细水长流,百姓逼得急了,恐怕多生事端!”

    哪想梁中书听到这话,面色铁青。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岳父生辰纲的主意,我警告你,如果你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那就赶快设法征收钱粮,若延误边关的事情,折家到朝廷奏我一本,那我就先取你的人头!”

    随从瞬间吓得脸色苍白,再不敢多话,连连应承:“属下遵命,属下遵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