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37章 无怨无悔

第0037章 无怨无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黎明时分,赵不凡高高盘坐在粗大的木桩顶端,迎着曙光,悄然习练九转金阳神功!

    伴随着时间推移,红日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绚丽的朝霞布满碧蓝的天空,那五颜六色的光华如同万千青丝洒落,照耀着青青的树林,照耀着高耸的木桩,也照耀着闭目盘坐的赵不凡。

    “呼!”

    赵不凡沉沉地吐出胸中浊气,徐徐睁开眼睛,肉眼可见的厉光在他瞳孔一闪而过。

    “九转金阳神功的第三转果真大不一样,内力的凝聚和恢复速度都更快,真不知道练到七转会有多么可怕!”

    暗暗高兴片刻,赵不凡从木桩顶端纵跃而下,捡起插在地上的铁枪,转而习练卢俊义传授的罗家枪。这已经是他每天都必做的事,正因为这种刻苦,他的武艺才能在短短时间内迅速提高。

    正当他练得有声有色,林冲的笑声突然传来。

    “不凡,你的罗家枪法进步好快,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可远远不如你。”

    同行的鲁智深也接话道:“不凡兄弟的习武天赋确实很好,而且勤奋刻苦,比起洒家当年也强多了!”

    赵不凡没有急着理会两人,只让他们在旁边等着,待练完枪法,他才将铁枪随手插到地上,笑着看向两人:“这大清早的,你们不去操练兵士,怎么跑到我这练功场来了?”

    “今天全军休整,我们也没什么事,想着过来聚一聚!”林冲笑着说。

    鲁智深闻言,顿时粗着嗓子喊道:“什么聚一聚,弄得那么文绉绉的,洒家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究竟决定什么时候对付骆指挥使,那家伙仗着自己是童贯的人,把你打压成这样,也该是时候教训他了,现在寨子里的百姓都在议论,说你失势,整天说你这,说你那,洒家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赵不凡经历诸多波折,如今也成长不少,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多谢两位哥哥挂心,不过这事不急,百姓爱说就让他们说,不要去争一时的意气,莫非他们还能把我给说死?我现在有很多事要做,暂时不想理会骆指挥使,他架空我权力,刚好让我有更多时间做自己的事,你们现在也尽好自己的本分就行,千万莫忘初心,莫忘我们为什么从军,莫忘我们为什么在那个雪天走到这儿来!”

    林冲和鲁智深沉默下去。

    片刻后,林冲轻轻点头,鲁智深则拍着胸脯喊道:“洒家反正就听不凡兄弟的,你是能成大事的人!”

    赵不凡笑笑,转而问道:“对了,我让你们帮忙打听的梁山有消息吗?”

    “有!”林冲面色凝重地接过话道:“去年夏天,济州东溪村的晁盖伙同吴用、刘唐、公孙胜、阮氏兄弟等人,一起在黄泥岗劫了梁中书送给蔡京贺寿的十万贯财物,但却被查了出来,亡命逃上梁山。随后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他们策反梁山几个小头领,杀了梁山原来的寨主王伦,目前晁盖已经当上山寨之主。据说晁盖上山后,下令梁山匪徒尽量不杀人,也不准梁山匪徒再做人肉包子,不准抢掠穷人,很得当地穷苦百姓的赞扬!”

    “那宋江呢?”赵不凡最关注这个人,因而问得有些急。

    “宋江本是郓城县押司,暗中泄露官府的情报,通知晁盖等人逃走,后来他被自己养在外面的小妾背叛,消息泄露,遭到官府缉捕,目前仍旧在逃。”说到这里,林冲突然压低声音道:“不过我前段时日与柴大官人有过书信,从他口气中感觉,宋江似乎曾在他那儿住过一段时间,但已经走了!”

    赵不凡沉静地看着林冲,心中暗暗感叹。

    许久,他才再度问道:“那奉命替梁中书运送生辰纲的青面兽杨志呢?还没有消息?”

    林冲摇摇头:“没有,三月前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昨天我已经又派人去找我徒弟曹正,不过我心中一直就有个疑惑,为什么你知道我有个徒弟叫曹正,还知道他的家在黄泥岗附近?”

    “嗯?噢!这个啊……那个当初我曾路过黄泥岗,听那附近的百姓说起有家店主叫曹正,自夸是你的徒弟!”赵不凡随口胡掰,反正他也不信林冲会为这点小事追根究底。

    林冲释然,不再多问,赵不凡转身拿起自己的长枪,高兴地招呼道:“走,走,走!不在这儿瞎耽误,趁着我们三兄弟都有空,一起回寨喝酒去!”

    赵不凡拉着林冲和鲁智深回到雁头寨,找了家常去的酒楼,这就坐下来聊天喝酒。

    酒过三旬,他们正喝得高兴,街上却突然传来嘈杂的争执声。

    三人走到窗边查看,却见卖炊饼的摊贩正死死抓住一个行者打扮的人,大喊大叫:“你这贼汉子不准走,吃了我的炊饼就必须给钱,不然我拉你去见官!”

    那行者打扮的汉子头发散乱,衣衫褴褛,看上去跟乞丐都相差不远,陡然听见摊贩说要报官,顿时有些急了。

    “我说了,我带的钱已经用尽,等我找到兄弟,绝不会差你这几个炊饼钱,我加倍给你!”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马上给钱!”摊贩死死抱住落魄行者的胳膊。

    周遭围拢着许多百姓,纷纷指指点点。

    落魄的行者自知理亏,没有发火,但却仍旧不停往嘴里咽着炊饼,看上去是真的饿坏了。

    “你这人没钱还吃我的炊饼,谁帮我去报官,捉拿这贼汉子!”

    旁边围观的乡亲很快就有人跑走,落魄行者察觉到情况不妙,没管那么多,猛然抓起几个炊饼,一把将摊贩掀开,转身就跑。“我走投无路,就吃你几个炊饼,今后我定来还你钱!”

    赵不凡看到这一幕,当然不能不管,猛然从窗户跳下,鲁智深和林冲也紧紧跟上。

    围观群众看到他们,顿时惊呼:“赵副指挥使来了!”

    那卖炊饼的摊贩更是大喊大叫:“赵指挥使,你可要替我做主啊!!这贼汉子抢我的炊饼!!”

    赵不凡没工夫管他,对着前方飞奔的汉子厉声喝道:“不管什么原因,你先停下,不过几个炊饼,犯不着背个盗窃的罪名!”

    那汉子根本不理会,身形暴起,施展出非常厉害的轻功,亡命狂奔。

    赵不凡非常惊愕:“这落魄行者的武功竟然这么高!”

    鲁智深见状,更是怒声喝斥:“洒家叫你立刻停下,几个炊饼我帮你把钱付了就是,你跑什么?武功这么高还抢炊饼,算什么好汉?你若是再跑,等洒家把你捉住,直接押送大牢!”

    那落魄行者听到这个声音,陡然怔住,竟然真的不再跑,他猛地转过身来,待看清赵不凡和鲁智深,眼圈瞬间就湿了。

    赵不凡看到来人的模样,惊得目瞪口呆!

    旁边的鲁智深更是差点脱口喊出他的名字,但想到目前的身份,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赵不凡的反应很快,立刻对着林冲使个眼色:“冲哥,劳烦你去将炊饼钱付了,我们先带这行者回去!”

    林冲心领神会,一边安抚着百姓,一边去找那摊贩付钱。

    赵不凡则走到落魄行者身前,故作严肃地道:“走!跟我回去说说你为什么要偷盗!”

    这落魄行者不是别人,正是赵不凡曾在柴进庄上遇到过的武松,他也是聪明人,含着泪悄悄跟着赵不凡离开。

    不多会儿,赵不凡将武松带到自己家里,待将房门关上,这才急迫地问:“武二哥怎么弄成这样?”

    此时的武松再也忍不住心中情绪,含着泪拜道:“智深哥哥,不凡兄弟,我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鲁智深上前扶起他,抓抓自己的光头,很是疑惑:“你先坐下说!”

    “悔不当初啊!!”

    武松情绪非常激动,含泪看向赵不凡道:“不凡兄弟,我没有信你当初的叮嘱,果真出事了!”

    赵不凡瞬间明白一切,无奈地摇摇头。

    鲁智深却有些迷惑。“究竟出什么事?”

    武松咽口唾沫,苦涩地道:“你们当初离开柴庄不久,我也返乡,途中喝醉酒后路过景阳冈,碰巧打死一只白额大虫,阳谷县百姓敬服我的武艺,阳谷县令也喜爱我的武艺,所以就让我做了县里的都头,而我的兄长武大郎也已经搬到阳谷县,还娶了潘金莲为妻,我当时志得意满,哪还记得不凡兄弟的叮嘱。

    后来,我被派去东京汴梁公干,结果潘金莲就在王婆的怂恿下,与县里的豪富西门庆勾搭成奸,欺负我兄长懦弱。若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哪想我兄长撞破他们的奸情后,两人竟然合伙将我兄长谋害。我从东京回来得知事实,悲痛难言,便向县令请求捉拿西门庆和潘金莲,哪知县令早就被西门庆买通,他们合伙歪曲事实,颠倒黑白。

    我没有选择,亲手杀死西门庆和潘金莲,用他们的人头祭奠我兄长,然后就去县府自首。县令当时给我定了个发配孟州,我也甘愿领罪。到了孟州牢城,那牢城的管事有个儿子叫施恩,外号金眼彪,原是占据快活林的恶霸,只是被更凶恶的蒋门神抢占了快活林。那施恩在牢城对我这个囚犯很照顾,我为报恩,就替他打走蒋门神。

    当时我也没想太多,直到后来蒋门神勾结官府要再度害我,我才发现自己被施恩利用了,那时蒋门神和官府那些人已经布下阴谋,意欲置我于死地,我碰巧得知前因后果,心中幡然醒悟,只恨官匪全都是一家,这个要害我,那个要骗我,这个要杀我,那个要整我!

    亲人被杀,我依法申冤,可人家要勾结起来置我于死地!我自己报完仇,想着也该去认罪伏法,结果牢城营又处处都是官匪勾结,不是要利用我的本事,那就是要害我!当时我气得失去理智,只想着既然谁都不要王法,不要廉耻,那我还管什么王法,还管什么道德廉耻,只想将见到的所有人都杀死,这就杀红了眼,把蒋门神和官府那些人的满门老少都杀尽!

    此后我离开孟州,途中得孙二娘和张青救济,他们其实也不算什么好人,可他们至少没有害我,那时他们劝我落草为寇,我本来也准备去,可临行时突然想到不凡兄弟曾经的叮嘱,因而拒绝了他们。我现在只希望不凡兄弟能指点迷津,你学过相面仙术,求你告诉我,我究竟为什么而活,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随着武松讲完自己的故事,林冲深深叹息,悲哀地低下头。

    鲁智深也沉默无言。

    赵不凡注视着他许久,徐徐伸出自己的手。

    “武二哥,我不会什么仙术,你也不用我指点,我能听出你心里有疑惑,有矛盾和挣扎,意图探寻本质!可我能力有限,很多东西我也不清楚,能说的就只有一个,如果你想改变这一切,你不想再遇到这一切,不想再看到更多人这样,那就只能用你的本事来帮助我,帮助我去改变大宋,改变这个乱世!天下安,则民安,天下有德,民才会有德!大势若恶,好人也会逼成坏人,良臣也会逼成奸臣!大势若善,坏人也会变成好人,奸臣也可以成为良臣!”

    武松徐徐闭上眼睛,他本是个有悟性的人,这些话对他的冲击很大。

    许久后,他似乎找到自己的方向,突然拜倒在地:“只要你能将这番话贯彻始终,我武松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粉身碎骨!!!纵杀千万人,不怨!纵死无葬身之地,不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