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44章 花月楼

第0044章 花月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城楼上的骆灰瞠目结舌,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议地拉住身边的甘熊。

    “那个哨骑在喊什么?”

    “他说赵不凡得胜归来!”甘熊脸色同样有些发青。

    “你再说一遍?”骆灰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事实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甘熊没敢再回答他,有些胆怯地退了两步。

    骆灰的胸膛剧烈起伏,呼吸急促,显然已到爆发的边缘。“不可能,不可能,赵不凡连兵马都没带,光凭他和林冲、鲁智深三人,怎么可能打败整整三百辽国精锐步兵,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旁边的郑明和甘熊都不敢接话,纷纷退后几步,沉默地看着双眼通红的骆灰。

    很快,赵不凡骑着战马,昂首挺胸地出现在大路上,鲁智深和林冲更是说说笑笑,神态非常轻松,在他们身后则跟随着许多东河村百姓,个个喜气洋洋,推着独轮车,上面还躺着辽兵尸体和许多武器甲胃。

    看到这一幕,骆灰猛然揉搓眼睛,似乎还是不愿相信,还认为是自己眼花!

    可事实终究已摆在眼前!

    霎那间,他的脸色青得发紫。

    赵不凡骑乘着战马来到城下,抬头看向城楼上的骆灰,脸上笑意满满。

    “骆指挥使,幸不辱命,我与林都头和鲁都头三人救援东河村,村民一人未损,合计斩杀辽国精锐步兵一百九十六名,低级军吏十八人,将官一人,但暂不知其职务,余者尽皆溃逃。至于缴获的武器甲胃,村民也都自愿协助我们送来,全在身后的手推车上,骆指挥使大可亲自查验!”

    “赵不凡!”骆灰压抑着愤怒,从牙缝中蹦出三个字。

    城门附近的百姓似乎也反应过来,不知谁先喊出声,很快带起全体军民的欢呼,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彷如一根根尖刺,狠狠戳在骆灰胸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布置的问罪场面,反而成为赵不凡凯旋归来的仪式!

    这一刻,赵不凡、林冲、鲁智深如同英雄般受到百姓夹道欢迎。

    骆灰满目嫉恨,愤然转身离去,他哪怕一眼也不想多看!

    回到指挥司,骆灰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疯狂地打砸着桌案,将那些文书笔墨全都摔得七零八落。

    “辽国人是干什么吃的?我替他们将哨探调走,替他们铺平道路,结果连个东河村都打不下来,往日里在我面前倒是趾高气扬,关键时刻,全他娘的是饭桶!!!”

    “你说谁是饭桶?”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从后堂走出,眼神充满怒意。

    骆灰看到他,气势顿时弱下去,抱怨着说:“我这也是太生气,不是有意要骂你们辽人!”

    “哼!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辞。”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明显有些高高在上。

    骆灰看看他,很无奈地道:“现在不是争这些的时候,这次计划失败,不但没能将赵不凡收监审问,反而让他立下大功,再不想办法收拾他,我这个指挥使的位置也快保不住。”

    “你不是童贯的人吗?难道这点办法都没有?”中年人平缓地问道。

    骆灰摇摇头:“听从童大人的多了去,我仅仅是个小小的指挥使,如果办事不力,他哪里还会管我?何况赵不凡是蔡京照看的人,这次他立下功勋,蔡京得知情况,立刻会设法提拔他,毕竟功劳在这里摆着,童大人也没办法阻止!普通人还可以动点手脚,贪去他的功勋,可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那就没办法乱来!”

    “那这么说来,我们必须在蔡京提拔赵不凡之前,先将他除去!”中年人满脸阴沉,似乎陷入思考。

    “哪有这么容易,我与他斗了大半年,什么便宜都没占到!”骆灰无奈地叹口气:“这个人狡猾如狐,很难抓到他的把柄,栽赃陷害也不容易。他太奸诈了,比我都奸诈,他不知从哪儿弄来十二万贯,我至今都搞不明白他怎么捞到手的!”

    “十二万贯?”中年人眼睛一亮。“这次赵不凡恐怕不死也难!

    骆灰顿时来了精神。

    “怎么?你想到办法?”

    “你附耳过来!”

    随着骆灰凑过头去,中年人小声说出了计划,直将骆灰听得不停点头,脸上笑意越来越浓。门外守着的甘熊和郑明两个都头则是面无表情,他们是骆灰最信任的心腹部下,深受信任。

    黑夜很快来临,骆灰心情似乎变好,拉着甘熊和郑明到花月楼喝酒,这花月楼也是雁头寨东寨唯一的妓院。

    门口招呼客人的姑娘们花枝招展,见到骆灰带着郑明和甘熊走过来,顿时一拥而上。

    “哟!骆指挥使,你可好久没有临幸过奴家了,奴家都想死你了!”

    “郑都头,你可让奴家盼得好苦啊!!”

    一群姑娘七嘴八舌,簇拥着走进花月楼,骆灰更是上下其手,忙得不亦乐乎。

    走入花月楼,在大堂招呼客人的老鸨看到骆灰,立刻就甩着花巾迎上前来,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姿色很不错,直接就将粉拳落到骆灰的胸膛。“你这死鬼,多长时间没来看我了?”

    “诶!这不是忙吗?我今天有空,不就立刻过来?”骆灰陪笑着,他与老鸨明显就是老情人。

    “哼!”老鸨花巾一甩,不满地转过身去。

    骆灰连忙哄道:“哎呀,行啦,行啦!你不理我没关系,我带着两个兄弟来,你总不能不招呼吧!”

    老鸨其实也就做做样子,很识趣地顺着台阶下,换上笑脸招呼郑明和甘熊。

    “郑都头,甘都头,你们还是老规矩吗?”

    “那是!我就喜爱小红!”郑都头笑着点头。

    “好嘞!”老鸨应了声,随之拖长声音,嗲嗲地喊起来:“小红,小梅出堂接客!!!”

    不多会儿,两个姑娘便下楼接待,骆灰带着郑明和甘熊找个雅间坐下,很快就喝起酒来,那些姑娘劝酒也极为厉害,尽展浑身解数,一时间觥筹交错,纸醉金迷。

    直至深夜,骆灰、郑明和甘熊喝得醉醺醺的,这才搂着姑娘各自回房。

    郑明挽着小红进到屋内,看上去摇头晃脑,歪歪倒倒,似乎已是喝得烂醉,可待小红将房门关上,郑明却突然眼放精光,整个人都精神过来。“小红!有急报!”

    “什么事?”小红微笑着走到桌边坐下。

    郑明道:“我今天傍晚听到骆灰要暗算赵副指挥使,这次不像以往,形势非常严峻,具体情况已经写在这个密封的蜡丸里,你要想办法赶快送给赵副指挥使。”

    “不行啊!骆灰从前几天开始,对我们这些姑娘也盯得紧,我如果去见赵副指挥使,肯定要被捉!”小红也有些急了。

    郑明忧虑道:“看来骆灰是怀疑有人在收集他证据,已经在秘密调查!”

    “真不明白,我们明明已经集齐证据,赵副指挥使为什么还不动手?”小红疑惑地叹道。

    “你不懂,这件事牵涉到更深的东西,赵副指挥使是想钓鱼,钓出一件惊天大密,不过现在看来,这恐怕很难,骆灰只是个小角色,他的任务仅仅是争对赵副指挥使,幕后的人对这里重视程度不够,所以引不出来。”

    说着,郑明戛然而止,摇头道:“算了,不跟你说这些,我现在要想办法把消息送出去!”

    小红脸上挣扎片刻,突然深吸口气:“既然事情特别急,那我冒险走一趟!”

    “算了,还是我去!”郑明摇摇头,突然看向小红:“我不想你出事!”

    这话让小红脸上有些羞红,羞涩地转过身。“别,还是我去,你去绝对会被发现!”

    郑明起身道:“总比你出事要好,你被骆灰强行抓到这里已经很不幸,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

    “郑明!我只是个风尘女,不值得你这样!”

    “可你的心很纯洁!”

    郑明这番话让小红很感动,眼睛有些湿润,轻轻依偎到郑明的怀中。

    “咳咳咳!那个……那个我本来并不想打扰,但让你们继续下去,我担心会有辱斯文,你们知道的,我没有偷窥的癖好!”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瞬间将郑明和小红吓得魂都没了。

    两人转头一看,却见赵不凡不知何时已进到屋里来,此刻正站在窗户边,背靠着墙,满脸尴尬!

    郑明圆瞪着眼睛,愕然道:“赵副指挥使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个……那个刚刚进来,除了你说有事通知我,别的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赵不凡很不好意思地说。

    “……”

    片刻的尴尬过后,郑明很快收拾起心绪,拱手道:“赵副指挥使,今日辽兵入侵的事很抱歉,昨晚骆灰通夜不准属下和甘熊离开,所以实在没办法向你报信!”

    “没关系,尽力就好,今晚我来小红这里,本是想让她给你传个话,哪想刚从窗户进来,却看到你也在,这样也好,省得小红跑来跑去。事情其实也简单,我今天立功,即将升官,骆灰肯定会有所行动,但不管他怎么行动,还是不能动他,这小子藏得很深,我刚刚查到,他暗地里还是童贯老家的远房亲戚,这说明他身上还有东西可挖,你的任务还是保持原来不变。”

    “这……”郑明有些难以理解,皱眉道:“赵副指挥使从哪儿得知他的这个身份?可靠吗?属下天天跟在骆灰身边,他可从来没有透露分毫,连对那个辽国人也没有说过,一直都是以自己的名义单独勾结辽国!”

    赵不凡微微一笑:“花月楼的那个老鸨很懂做人,今天我得胜归来,她立刻选择背叛骆灰,投名状就是给我说了这件事,为了拉拢她,我可是已经花费三个月时间!不过你别将她当作自己人,没有必要,也不用与她接触,她现在跟随我们,将来说不定也会跟随别人,没有经过生死考验的,都不是自己人,你我才是!”

    “老鸨不是骆灰的枕边人吗?怎么会那么容易收买?”郑明很疑惑。

    “她跟随骆灰是迫不得已,只求个安稳,小红她们这些姑娘被抢来的事,同样与她无关,在这个世道,她也不容易,我能给她更多,她当然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说完这番话,赵不凡叹息着摇摇头:“事情就这些,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郑明瞬间反应过来,急忙道:“还有事情没说,骆灰要利用你买庄子的十二万贯陷害你,他准备……”

    “我知道!刚刚甘熊已经在隔壁跟我说了!”赵不凡回头对着他眨眨眼,笑意盈盈地跳出了窗户。

    郑明惊得目瞪口呆:“甘熊那个蠢货也是赵副指挥使的人?他跟随骆灰多年,怎么也背叛骆灰了?这么说来,骆灰几乎已经被架空,一切尽在赵副指挥使的掌握,这手段也太可怕了!”

    小红抱着他的胳膊连连点头:“幸好赵副指挥使是个好人,若是坏人……”

    刹那间,郑明和小红齐齐打个寒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