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50章 绿玉扳指

第0050章 绿玉扳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夕阳西下,落叶纷飞。

    柳河镇外的林子里,赵不凡静默地看着眼前少女,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奇怪,朱琏害怕地退了两步,双手捂着自己的衣领,慌张问道:“你眼睛怎么在放绿光?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我实际出手的武力可是有十一品,虽然你可能比我要厉害,但未必留得下我,你要考虑好后果。”

    “三十招!”赵不凡深吸口气,让心情平复下来。

    朱琏长长的睫毛轻轻摆动,眼中很疑惑:“什么三十招?”

    “单打独斗,我三十招内可以制服你!”赵不凡非常确定,虽然他实际出手只有十品,比朱琏只高一品,可九阴神爪和罗家枪法都是爆发型武技,属于攻击性特别强的招术,追求的本就是一击必杀,如果短时间拿不下对方,那自己就只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朱琏听到他这话,俏脸瞬间变色:“你不能这样!”

    “我不能怎样?我说过,我从来就不是好人,我生平最为好色,你这样的美女可不多见,这会儿人不知鬼不觉,为什么要放过你?”赵不凡步步紧逼,神态凶恶,有意恐吓朱琏。

    “你……你……”朱琏终究年龄还小,此刻被赵不凡剥去伪装,再这么一吓,顿时进退失据,又羞又怒。

    “我什么?小美人,你自己送上门来,我可要动手了!”赵不凡说着,真就没有客气,双手瞬间成爪,如饿虎一般扑向朱琏,凌厉的劲风看不出丝毫手软的意思。

    朱琏惊慌失措,连刀都来不及拔,被迫徒手抵挡,那双饱含着魅惑的眼睛全是怒意。

    “你原来真是恶人,我信错你了!”

    “现在才发现,不觉得晚?”赵不凡板着脸,双手带起呼啸的劲风,打了朱琏一个措手不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朱琏的武功本不至于这么差,可她缺乏经验,被赵不凡突然的变化吓得进退失据,难以保持对敌的冷静,再加上赵不凡的武功确实比她高,九阴神爪也是威力很大的武技,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十招,仅仅只是十招。

    赵不凡的右手已掐住她脖子,奸笑连连,朱琏绝望地闭上眼睛,银牙紧咬:“要杀要剐随你便,你这种人不得好死!!”

    “小美人儿,我可舍不得杀你,今天就将你就地正法!”赵不凡奸笑着道。

    “呸!淫贼,我宁死不从,我父亲和兄长一定会给我报仇!”朱琏怒目而视,气得浑身颤抖。

    “不从!不从我就让你从!”赵不凡厉喝一声,身手意欲去点朱琏的穴道。

    朱琏反应很快,直接就要咬舌自尽。

    赵不凡早有准备,眼疾手快,一把捏住她的下颚。

    朱琏恨得脸都青了,突然又运功想自断心脉。

    赵不凡急忙又是一道内力进入其体内,生生制住她,此时他脸上的奸笑已全然不见,怜惜地摇摇头:“傻丫头,不要再设法自杀了,我相信你就是朱琏,真心服了!”

    随着话音,赵不凡轻轻松开自己的手,徐徐退后。

    “傻丫头,我没有恶意,可你毕竟伪装在前,现在又说自己是朱琏,说自己是好人,我也不敢轻信,这才出手试探,还望你原谅,若有唐突之处,今后你大可随意处置!”

    朱琏愕然地望着他片刻,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摆动,当赵不凡长舒口气时,那眼眶里突然蓄满泪水,彷如说来就来,然后就看到斗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彷如断线水流。她刚才也真是吓坏了,一个少女突然经历这么多,饶是她再怎么伪装坚强,那也很难控制情绪。

    那绝美容颜上的委屈,看得赵不凡于心不忍,慌着道:“喂!傻丫头,我没把你怎么样,你哭什么,我心里是很尊敬你的,可你也得理解我,若不是试探你,如果你骗我怎么办?”

    赵不凡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朱琏更是哭得厉害,撅着红唇,整个呜咽起来,最后干脆直接蹲下身子,抱头痛哭。

    这可把赵不凡弄得有些内疚,上前抚过她清凉的秀发,叹息道:“傻丫头,你不该当皇城司的探事,你不适合!”

    “谁说我不适合,我就要当!”朱琏猛然起身,倔强地盯着赵不凡,脸上梨花带雨,美得让人怜惜。

    赵不凡静静地看着她。

    “那就不要哭了,如果内心这么敏感,怎么当密探?”

    朱琏委屈地盯着他,泪眼模糊,连声音都有些哽咽。

    “你……你刚……刚才好可恶,你那……那是试探吗?你知……知不知道我好害怕?”

    “如果让你看出来,那我还试探什么?”赵不凡乐了,好笑地摇摇头:“好了,你这么哭下去,真是给皇城司丢人,你不是要查案吗?在这里哭有什么用?”

    说完这番话,赵不凡转过身去,迈开步子径自前行。

    朱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疾步跟上,犹自委屈地说:“你这个人太坏了,比我哥还要坏!”

    “是吗?”赵不凡随口应声,与朱琏并肩而行,徐徐走向柳河镇。

    “我哥虽然也很坏,但手段也没你狠,你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朱琏气闷地撅着红唇,心中特别想揍赵不凡。

    “这话不对,宝玉我很珍惜,越多越好,求之不得,不过你又不是玉,你是人!”

    赵不凡这话让朱琏更是气急:“你没读过书吗?无知到这种地步?怜香惜玉是什么意思不懂?”

    “没读过!”赵不凡气定神闲,根本不想多说废话。

    “你就是个阴险狡诈、无耻可恶的武夫!”

    “嗯!大家都这么说!”

    “……”朱琏真是快崩溃了,她唯有的感觉就是想揍赵不凡,想摁在地上狠揍。

    两人一路说着,很快走进柳河镇,赵不凡也没管朱琏,直接走往酒楼。

    朱琏顿时皱眉:“喂,你怎么又朝酒楼去?”

    赵不凡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你是吃饱喝足,我可什么都没敢吃,你当我不饿?”

    “哼!饿死你活该,谁让你欺负我!”朱琏气呼呼地道。

    她那可爱模样让赵不凡看得笑了,感叹着说:“你其实很美,何必成天扮得面无表情。”

    “我美不美,你管得着吗?又不是长给你看!”朱琏翻着白眼,可明显还是能看到她心里很开心得到夸赞。

    赵不凡看得摇摇头,再不管她,徐徐走进了酒楼。

    此时天色已晚,酒楼里正是人多的时候,四处都是划拳吆喝声,非常嘈杂。朱琏的出现引起不少注意,她容貌太美,想不惹人注目很难,赵不凡只得坐到僻静的角落,随便点了两个菜,迅速吃起来。

    因为忙着去丐帮分舵调查,所以他也没心情吃太好,几口将饭菜扒拉进肚,他喝了口茶水,正要叫店小二过来结账,大门处却突然传来很洪亮的声音。

    “店家,可还有位置!”

    这个中年男人高大健壮,衣装华贵,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随从,各持刀剑。

    赵不凡陡然听到声音,觉得耳熟,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从没有见过,当下也没有太在意,低调地唤来店小二结账,拉着朱琏起身便走。可没想那个中年男人的目光正好扫到这边,在赵不凡脸上倒是没有停留,但却盯着朱琏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眼看着赵不凡即将带着朱琏走出酒楼,他突然起身,几个大步走上前来,面带笑容,对着朱琏抱拳道:“在下是青州飞龙堡的堡主燕震南,看姑娘手中拿刀,想来也是行走江湖之人,不知可否告知芳名!”

    在他抱拳的一刻,赵不凡发现他左手拇指上有枚绿玉扳指,感觉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心中非常震惊。

    不久前,赵不凡在雁头寨跟踪骆灰到一处破落的宅院,当时他透过窗户的缝隙,不仅看到骆灰和雪玲,还看到个男人。当时因为视线原因,只看到那个男人的一只手,而那只手上就戴着绿玉扳指,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燕震南拇指上的扳指,正好与那个一模一样,连雕刻的花纹和成色都完全相同。

    赵不凡脸色不变,可眼角却不断观察燕震南的绿玉扳指,当确定与那晚看到的一模一样,心中瞬间有了计较。

    “看这绿玉扳指的成色,绝不是普通的美玉,而且从做工上看,也是出自工匠大师之手,那两枚绿玉扳指的成色相同,做工也出自一个工匠大师,刚好又都被我碰到,这有可能吗?不,可能性太小,那晚我看到的人,一定就是这个燕震南,如果再综合朱琏掌握的信息,那么燕震南出现在柳河镇才能说得通,因为他要在这里的丐帮分舵勾结辽人!”

    电光火石间,赵不凡的脑中闪过这许多念头,而朱琏此时正疑惑地看着燕震南,学着江湖习气,抱拳回应:“在下朱二娘,家住苏州,江湖上行走的散人,幸遇燕堡主,实在是荣幸之至。”

    燕震南看上去很有大侠风范,爽朗大笑。

    “姑娘真是客气,相逢便是有缘,江湖儿女不需这么客套。今日天色已晚,姑娘行走在外,不知可找到地方落脚?如果不嫌弃,便到丐帮的霸州分舵来,近日有不少江湖豪杰在那里聚会,大家互相结识一番,今后行走天下也好有个照应。”

    朱琏听到霸州分舵,心中陡然一突,她也很聪明,似乎反应到什么,突然挽住赵不凡的胳膊,笑着说:“这件事要先问过我夫君才行,我们夫妻二人行走江湖都是他说了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