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70章 暗局

第0070章 暗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光笼罩着河滩,赵不凡和武松、杨志站在低矮的河岸,警惕地盯着远处崖石,那上面站着三十多个高手。

    此时赵不凡三人都戴着面具,那些高手看不到他们的容貌,为首的人一边轻拍手掌,一边徐徐走到最高处,声音很浑厚:“你们三个很聪明,可有时候太聪明并不是好事,因为会死得很快!”

    “朱伯材?”赵不凡瞪着眼睛,脑中在瞬间闪过诸多念头。

    这个为首的人,无论是相貌,亦或者身高体形,完全与朱伯材一模一样。

    “你见过我?”朱伯材笑意盈盈地遥望过来。

    不对!不对!声音不对!!

    赵不凡暗暗震惊,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很像朱伯材,连气质都模仿地相似,可唯独声音和说话的味道有差异。

    旁边的武松和杨志可分辨不出来,但他们都听说过提点皇城司的朱伯材,彼此对望一眼,杨志沉声喝问:“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皇城司提点竟然也会投靠童贯?还帮李邦彦运送生辰纲?”

    “是又如何?”假冒的朱伯材含笑反问,还真有点朱伯材那种内敛的霸气。

    可赵不凡心中却在冷笑,越发确定这个人不是朱伯材,尽管这人模仿得很像,可有种东西叫做味道。

    朱伯材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这来源于他几十年的沉淀,是几十年风雨的积累,那种内敛的霸气自然而然,眼前这个假扮者显然没有得到精髓,而且这人根本就不懂朱伯材。须知朱伯材除去内敛的霸气,更隐含着一股子深沉,只有真正与其敞开交流过才能明白,那是他忧国忧民,却又不得不臣服于现实的无奈和痛苦。

    看着眼前这个装得似是而非的人,赵不凡突然想明白了。

    雪玲前几天曾说过,童贯不但要顺利送走生辰纲,更要设局坑杀朱伯材,现在看来,这人伪装成朱伯材出现,那么目的不言而喻,必定是要让所以人都以为运送生辰纲的人是朱伯材,让朱伯材成为众矢之的。同时,他们再冒充朱伯材疯狂杀人,导致各方匪寇与他结下深仇大恨,那朱伯材弄到最后,不但要面对无数匪寇围追堵截,更要面对这些人,堪称绝路。

    赵不凡的面色越来越凝重,他在思考怎么帮助朱伯材破局!

    “杀!”假冒的朱伯材厉声喝令,身后的三十多个高手纷纷从崖石上跳下。

    “嗤!”

    武松和杨志瞬间拔刀出鞘!

    “哈哈哈!这里好热闹,看来今晚果真没来错!””

    一阵大笑声突然让两方人顿住。

    伴随着话音,一个中年人从河滩西面徐徐走来,国字脸,眼睛很大,鼻梁宽阔,颌下蓄着短须。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和尚打扮,体形近乎与鲁智深相当,高壮得惊人。另外一人手拿苏州画扇,是个瘦高的文士,气度很从容。

    赵不凡看到这个中年人的样貌,瞬间惊得呆住。

    当初,他与何大野从平安寨出发,去往霸州城送信求救,途中遭遇黑衣人截杀。当时赵不凡有意引来辽兵,利用辽兵拦住了那个黑衣人,但他自己与何大野同样被辽兵围追堵截。

    后来,他掩护何大野先走,自己陷入重重围困,眼看着即将战死,却被一个中年人所救,当时那个人没告诉他名字,只说当他有天不再效力朝廷,想换个活法的时候,便去江南的剑庄。

    眼前这个中年人,正是当初那个人,怎能不让赵不凡惊讶。

    因为赵不凡戴着面具,那人也没认出他,只是对着崖石上的假朱伯材笑道:“朱大人,你为运送生辰纲,杀太多人了!”

    崖石上的朱伯材目光凝重,冷哼道:“方腊,你明教四处宣扬什么教法,我还没来得及找你,你倒是主动找过来,你们千里迢迢从江南来到这河北之地,难道是来游览名胜?”

    方腊笑道:“正是为名胜古迹而来,我们明教安安稳稳地做良民,总不至于连看看风光都不行吧!”

    假朱伯材一声冷哼。“真是好大的架子,光明左使王寅,光明右使邓元觉,南离法王石宝,护教法王司行方,你带来明教二使不说,连四大法王也带来两个,更不说还有诸多武功高强的教众,你观光需要带这么多高手?”

    方腊做出满脸无奈的模样,苦笑着摇摇头:“朱大人,现在世道不太平,盗匪众多,不结伴而行,如果被贼给惦记,那可怎么办,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

    假朱伯材还有来得及回话,一个粗鲁的嗓音突然又从河滩东面的黑暗中传来。

    “方腊,你少把罪名往匪寇身上推,你那个明教,比老子这些匪徒好到哪里去?”

    眨眼间,一个满脸胡渣的黄脸大汉带着两个人徐徐走近。

    方腊看到他们,抱拳笑道:“田虎兄,汴祥兄,孙安兄,久仰久仰!”

    “别!老子受不起你方大教主的礼!”田虎随手一挥,根本不管方腊,转头看向崖石上的假朱伯材,眼放寒光。“朱伯材,老子是贼,你是官,你杀老子那么多人,老子也不说什么,但你听着,这件事老子跟你没完!”

    “你以为还能回去当山大王?这次既然来了,你也就留在这洛口镇!”假朱伯材冷喝道。

    “你留老子试试?别说你如今在洛口镇没多少人,就算你调驻军过来,老子也有办法脱身,你真有本事就带兵把我山头给剿了,你们官兵来几次,不也被老子的弟兄打得鬼哭神嚎?”田虎说话非常粗鲁,真是纯粹的山贼习性。

    他身后穿着黄衣的长发男人也随之上前,冷笑着喊道:“朱大人,久闻你大力金刚掌登峰造极,已入化境,我孙安还真想见识见识,不如下来切磋几招?”

    “你也配与我交手?”假朱伯材冷哼。

    孙安大怒,直接就要冲过去,田虎一把拉住他,盯着假朱伯材道:“老子只有一句话,没得到三十万贯,你朱伯材和方腊都别想离开洛口镇一步,我的人已经在洛口镇附近布下天罗地网,你们走不了!”

    “哎呀!”方腊一声惊呼,故作愕然:“田虎兄,那些鬼鬼祟祟的人是你的部下?你怎么不早些知会一声,石宝兄弟昨天先行返回江南,路过东面大路的时候被人袭击,出于自卫,这就全给除了,活着的也押送去洛阳官府,你若是提前向兄弟说一声,也不至于闹成这样,你看这事弄得……真是……唉!!”

    田虎愣住片刻,破口大骂:“方腊,我弄你祖宗十八代!!!”

    “田虎!嘴巴放干净些!”光明左使王寅纸扇一收,冷声回应。

    宝光如来邓元觉伸了伸手脚,粗着嗓子道:“很久没活动筋骨,真是浑身难受,你们一起上,让我过过瘾如何?”

    “诶!”方腊微笑着拦住二人,从容自若。“田虎兄是直爽性格,不用计较!”

    田虎杀气腾腾地盯着方腊半晌,突然笑道:“行,你可以玩阴的,不过你真以为自己是赢家?哼!你藏在河对面的一百多人早都被皇城司杀光,你不想办法应对皇城司,反而跑来对付我,确实很有本事!”

    刹那间,方腊脸色剧变,直直看向崖石上的假朱伯材。

    一时间,三方势力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火并。

    赵不凡保持着沉默,心中非常震惊,他没想到方腊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没想到洛口镇的争斗已经这么惨烈,心中也越来越急迫:不行,我必须与朱伯材见一面,三十万贯如果弄不到,那便放弃,但朱伯材和朱琏不能死在这里!方腊和田虎帐下来的高手这么多,更有那么多人暗中谋划,现在什么事都推到朱伯材头上,他若没有准备,必死无疑,我必须尽快脱身!

    刚想到这里,田虎身后的孙安突然指着洛口镇方向,惊呼道:“火光,好大的火光!”

    几方人瞬间转头望去!

    刹那间,个个目瞪口呆。

    火光漫天!

    洛口镇上空全然被火光映照,亮如白昼!

    方腊脸色一变,顾不得别的,飞身便往洛口镇狂奔,焦急喊道:“司行方还带着很多兄弟潜藏在镇内,救人!”

    宝光如来邓元觉和王寅闻言,瞬间催动轻功,跟着他狂奔。

    田虎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同样有不少重要兄弟在镇内,慌张地冲向小镇。

    赵不凡更是心急火燎,带着武松和杨志直奔回镇,他现在很担心朱伯材父女和雪玲,害怕她们会在镇内。

    此时他们都慌了,顾不得争斗,但假朱伯材却没有动,目视着他们远去,微微一笑。“黑影,立刻去上报童大人,一切已经按计划进行,方腊和田虎两方已经对朱伯材恨之入骨,只要周围几个军州的驻军不大规模过来增援,那么朱伯材就是困兽,哪儿也去不了!”

    黑影一直隐藏在他身后,迟疑片刻,突然道:“大人,那三个面具人不简单,属下担心会有意外!”

    “意外?”假朱伯材想了想,笑着摆摆手:“三个人能掀起什么风浪,引他们过来,不过就是要演出戏给方腊和田虎看,让他们更加确认是朱伯材在暗中运送生辰纲。虽然这三个人确实聪明,我们都还没有派人去提醒,他们就发现水里的秘密,挺让我意外,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你不用多想,你今天做得很好,不但引来三个面具人,还成功引来方腊和田虎,记你头功。”

    “大人,三个面具人不算是引来的,是属下被迫逃回来!”黑影苦笑一声,颇为无奈地接道:“这三个面具人中,那个拿双刀的大汉非常厉害,一拳就将我击伤,还有那个拿厚背刀的汉子也很强。属下总有种感觉,今天我们来这些人,哪怕真想杀他们三个,也未必能将他们留住!”

    “真有这么厉害?”假朱伯材有些不相信。

    黑影回道:“大人,另外两个人不好说,但那个拿双刀的大汉绝对不凡,属下与大人一同出手也未必敌得过,他的武功应该与邓元觉等人差不多,或许在某些方面还略胜几分,总之他的武功至少比方腊要强!”

    “如果真如你所说,这可就奇怪了,那个层次的高手并不多,这三人是哪儿冒出来的?”假朱伯材面露疑惑。

    黑影摇摇头:“大人,属下觉得这三个人很有可能成为变数,我起初决定引他们来做这场戏,只是因为他们戴着面具,各方人马对他们都有印象,而且那天也正是他们撞见我杀二花子,但现在看来,他们人数虽少,但都是精锐,我怀疑有可能是蔡京那边的人!”

    “蔡京的人有雪玲应付,不会有问题!”假朱伯材显然对雪玲非常有信心,说话很有底气。

    “可属下一直就觉得雪玲有问题,特别是上次霸州分舵的事,雪玲当时明明在那一带活动,可偏偏让雁头寨的赵不凡和朱琏这个黄毛丫头给坏了事,而她却以疏忽来解释,属下怀疑其中有蹊跷!”黑影斩钉截铁道。

    “胡言乱语,雪玲潜伏在蔡京麾下,作为蔡京的义女,收集的情报还少?她哪件事没办得妥妥当当?几年来完成的刺杀任务是你的两倍,霸州那件事太过突然,雪玲偶然一次失误很正常,难道你就能保证每次都成功?你的失误可是比她还多,若每次都怀疑你,那你还能活着?虽然你也很出色,但一定要记住,嫉妒有时候会招来灾祸!”

    假朱伯材厉声喝斥,丝毫没有给面子,回头看了黑影一眼,烦躁地挥挥手:“快去将情报告知童大人,现在田虎和方腊都认定是朱伯材押送生辰纲,彼此更是结下深仇,近两天必然会发生争斗,如果不及时制止附近州县的驻军赶来,等那些驻军搅了局,朱伯材走脱,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黑影咬着牙,眼中愤恨一闪即过,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缓缓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