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72章 昂贵的聘礼

第0072章 昂贵的聘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口镇的大火仍在熊熊燃烧,远离镇子的密林里,朱伯材坦诚相待,徐徐将时间的来龙去脉讲出,直让赵不凡心悦诚服。他不是佩服童贯手下那些人的手段,而是佩服朱伯材在明察秋毫的本事。

    他抱拳一礼,诚恳道:“岳父大人,感谢你今日的提点,今后小婿做事,定然会更加细心,但既然已经知道生辰纲在何处,不如我们现在就设法劫走,敌在明,我们在暗,小婿有办法弄走!”

    朱伯材双手负背,含笑而立。

    “不用了,你以为我早前和朱琏藏在水里是为什么?生辰纲已经被我的心腹高手全部转移,剩下的都是空箱子,我现在只想知道童贯那些人看到空箱子会是什么表情,真是毛都没长齐,还敢来算计我,童贯亲自来我还忌惮几分,他们就算了!”

    “……”

    赵不凡傻眼了,闷着说不出话来,童贯的手下是什么表情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三十万贯没了,现在一分都得不到。武松和杨志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明显精气神都软了下去。

    朱伯材微笑着看过他们三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赵不凡的面具上。

    “行了,不要在这儿愁眉苦脸,我的心腹手下已经把那三十万贯送走,此刻正在绕路去往雁头寨的路上,半个月后自然会送到雁头寨,权当作琏儿的嫁妆,你不能负了琏儿!”

    “嫁妆?三十万贯?都给我?”赵不凡一把扯下面具,眼睛发直。

    朱伯材没有瞥眼看着他,好笑地说:“怎么?难道不要?那我等会儿就派人去通知他们换方向,往我家里送!”

    赵不凡瞬间摇头,尴尬地道:“不是!这个……那个,那个我只是有点好奇,这笔钱难道一点也不用上交给朝廷?不作为证据给陛下复命吗?全部私吞,岳父大人将来怎么想陛下交代呢?”

    “交给朝廷?”朱伯材眼神流露出淡淡的杀意,冷笑道:“我若是交给朝廷,我就死定了!”

    赵不凡迷惑地盯着朱伯材片刻,迟疑道:“岳父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伯材此刻有种若有若无的霸气,语调冷漠:“这件事我也是找到那三十万贯后才想明白,正因为我当时成功了,所以我开始怀疑,怀疑为什么能这么快就找到生辰纲,为什么能胜得这么容易。对童贯来说,那三十万贯不重要,丢了就丢了,最多气几天,可他童贯明明是要我的命,为什么我能这么容易破局?”

    “他还有后手?”赵不凡皱起眉头,思考对方可能的手段。

    朱伯材看着他,提示道:“火烧洛口镇这个罪名是谁的?”

    “皇城司!”

    “对,那些已经疯狂的百姓会指认谁?会指认童贯?不,百姓不会听任何解释,悲痛和仇恨已经蒙蔽他们的眼睛,他们只会相信自己亲眼所见,而我根本没有准备,现在无法证明是童贯派人放这把火,那我该怎么辩解?”

    赵不凡还是很疑惑:“可岳父大人若不带着三十万贯回去,这个罪名不还是推到你身上吗?”

    “我没来过洛口镇,我在孟州城,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还可以找出至少上百人替我作证,而且是人证物证俱在,皇城司从始至终就没来过这里,那些人都是嫁祸。”

    朱伯材一口点出自己的想法,见赵不凡惊愕不解,他语重心长地道:“不凡,童贯要陷害我也不容易,陛下对我们朱家的信任不比童贯差,我只要一口咬死自己没来过洛口镇,别人在陷害我,那陛下不会动我,可如果我拿着三十万贯回去,我反而不好解释,甚至会生生被推上断头台。”

    赵不凡想了想,奇怪地说:“虽然小婿也认为三十万贯不该拿回朝廷,可我还是不理解,怎么拿回去反而会死?”

    “因为我现在是火烧洛口镇的嫌疑人,我拿回去三十万贯,那就说明我真的来过洛口镇,陛下必然会让我解释清楚前因后果,然后我该怎么做?这场大火我怎么解释?我在短时间内去哪儿找确凿证据反驳?更可怕是,那时候我反而成为需要解释的人,那么我就不得不全部说完,甚至讲清楚李邦彦这三十万贯是从哪儿来,虽然我确实知道李邦彦的三十万贯从哪儿来,但我不敢说!”

    “为什么?“赵不凡追问。

    “李邦彦这三十万贯是挪用军队的储备,我如果详细举证,那结果就是牵连出一串文武大臣,因为很多人都拿走一份,我一旦举证就捅破天大的窟窿,那我在朝中彻底孤立不说,还一大帮子人急着要我死。那时群臣上谏,我该怎么应对?这洛口镇哪怕不是我烧的,那也会成为我烧的,陛下一定会处死我,这才是童贯真正要置我于死地的后手!”

    朱伯材这番话让赵不凡感到更奇怪,狐疑道:“可没发生火烧洛口镇,岳父大人带着李邦彦的证据回去,不也同样要举证吗?那还不是面临这个问题!”

    朱伯材很有耐心,看赵不凡还没有理解,再度接道:“那种情况下,我是审判者,我是青白的,我举证可以只谈及李邦彦送三十万贯给童贯,至于三十万贯哪里来,让陛下审问李邦彦不就行了,如此便是童贯和李邦彦面对满朝文武,跟我没关系。可现在童贯弄出火烧洛口镇的罪名到我头上,我如果再带着三十万贯回去,那么我就背着一宗更大的罪,我自己反倒成为嫌疑人,陛下会逼着我举证辩解,会逼问我!”

    “可那时候不还是可以让陛下质问李邦彦吗?”赵不凡再度开口。

    朱伯材反问:“如果童贯逼迫李邦彦自杀,那陛下又会逼问谁?”

    “……”

    赵不凡完全明白了,这就是个坑,童贯根本不在乎三十万贯,甚至必要时可以牺牲李邦彦,实际只在乎朱伯材的命。

    片刻的沉默,朱伯材让赵不凡内心感悟了会儿,这才再度接道:“不凡,要斗童贯,必须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不然就是九死一生,如今生辰纲这件事本就扳不倒童贯,我何必沾染上身,最好的办法就是设法证明我没来过,然后上报陛下,根本就没有什么生辰纲,一切都是子虚乌有,那局就破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童贯白白损失三十万贯,让他心痛些时间,至于今后陛下另外派人调查火烧洛口镇的事,那就是另一番争斗了!”

    赵不凡看向远处大火,神色黯然。

    “可这么多血债,什么时候才能让童贯还?”

    “那你就赶快成长!”

    朱伯材声色俱厉,严肃地训斥:“不凡,你的手段太绵软,有我们朱家鼎立支持,还有蔡京适度的支持,你在边关磨蹭什么?该杀就杀,该斩就斩,该抢就抢,按照你的想法大胆做,乱世之中,做事不能循规蹈矩。此外,我今日也有件事要对你说,你迎娶琏儿的聘礼不能少于一百万贯,这是最低限度。这朝臣之中也多有为子女来提亲的,可没有谁少于一百万贯,低于这个数,你会无端引来诸多嫉恨,对你和朱家都非常不利。

    更重要的是,陛下前些时日突然想与我们朱家结亲,提议要让琏儿嫁给太子赵桓,我的次女朱凤英则与三皇子赵楷订亲,虽然还只是笑谈,但陛下似乎有些心思,如果你不尽快迎娶琏儿过门,抢在陛下做出决定之前,那将来不要怪我毁约。现在我已经先送你三十万贯,我最多设法拖三个月,让事情定不下来,可如果琏儿和太子的婚事或成定局,那谁都没办法!”

    这话让赵不凡咬了咬牙:“两个月后,我一定送来一百万贯!”

    “好!我和琏儿等你!”朱伯材毅然应声,不再多说,指着北方道:“走吧!往北方走,我儿朱孝孙应该已经率兵赶来,此刻理当打通北方道路,只要不主动出手,你可畅行无阻。”

    赵不凡转头看向朱琏,却正好碰到对方也在看自己,目光接触,朱琏瞬间低下了头。

    “等我!”赵不凡只对她说了两个字,再不多讲,再度看向朱伯材。“岳父大人,我还有一事没想明白,这生辰纲的三十万贯,岳父大人是怎么送出去的?”

    朱伯材微笑回应:“洛口镇大火初起,我的心腹便纷纷将箱子吊到几只渔船底部,趁着所有人都被大火吸引,童贯的人也震惊生辰纲丢失时,借着夜色顺流而下,一路坦途,他们会在下游上岸,最终送至你的雁头寨!”

    “那岳父大人现在为何还不脱身?”赵不凡问道。

    朱伯材摇摇头:“我几天前就已经密信联络我儿朱孝孙,让他带麾下精兵日夜兼程赶来,约定在此汇合,所以暂时还不能走,我和琏儿不似你们,单独行动太过危险,童贯麾下那群疯狗肯定会四处堵截,况且困守在战船上的其他人也要救!”

    赵不凡也是担心他们的安危,听到这话,顿时放下心来,抱拳道:“既然如此,那小婿暂且别过!”

    “记住,聘礼下得越快越好,一旦陛下权衡清楚,谁也无法改变!”

    “明白!”赵不凡应声,最后看了闷不作声的朱琏一眼,带着武松和杨志极速远去。

    目视着他们消失在密林,朱伯材回头看看身旁的朱琏,微微笑道:“琏儿,你将来要做个好妻子,要辅助他重振河山!”

    “当我知道他的身世,听父亲讲出那么多,我心里已经原谅他!”朱琏担忧地望着赵不凡消失的方向。

    “这就好,但你还是要保持早前的状态,要用尽一切办法逼他完成对你的承诺,虽然委屈你终日演戏,委屈你无法与他如胶似漆,但这都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中兴大宋!”

    “女儿明白!”

    朱琏苦涩地低下头,绝美的容颜上满是黯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