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河向导传说 > 第92章 夏星洲的狼

第92章 夏星洲的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灯火阑珊店内,色彩是一种暖黄的低沉,这里分成一个又一个包厢,酒精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有节奏的蓝调循环着。

    夏星洲很习惯的往里面的一个包厢走去,迷幻的色擦与灯光在墙面以及头顶上交替变换着。

    当夏星洲把自己的摔在软榻上的时候,服务生已经端着酒跟了进来。

    漂亮的姑娘将酒倒进酒杯里递给夏星洲,陆运在坐在一边,脸色与撒发出来的气息却让一般的姑娘不敢靠近,但是那种邪性的荷尔蒙却又吸引那些姑娘总是忍不住看过去。

    像有着陆云在这种气质的哨兵是很少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只是往哪里一坐就好像将四周都震慑住了,即使他不说话,也令人感到害怕。

    “你这样,都吓住这里的姑娘了。”夏星洲喝到差不多的时候终于跟陆云在开口说话了。

    “喝够了?”陆云在问他。

    夏星洲脸上有点发红,他躺在一个姑娘的腿上,点了点头。

    “让她们出去!”陆云在说。

    “你少在这里装什么正人君子。”夏星洲突然坐起来,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可是那些姑娘还是在夏星洲跟陆云在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听从陆云在的命令。

    夏星洲一把拉住最后一个要离开的姑娘,不让她离开,他突然发出低低的笑声。

    那姑娘全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努力挣脱着夏星洲拉住她的手:“星洲哥,你别让我为难.........”

    夏星洲的长发从两侧垂了下来,挡住了他的侧脸:“你认识我明明比他久,可是,如果现在我告诉你,他是陆家的大少爷,我是大皇子,让你当着我们的面选一个,你会选谁。”

    那姑娘声音仿佛都要哭出来了一般:“星洲哥,你是个好人。”

    “大声告诉我你的答案!不然就杀了你。”夏星洲一改往日状态,冲着那个姑娘大吼了起来。

    “你醉了!”陆云在说。

    “回答我的问题!”夏星洲又问了一句。

    那个姑娘不安的看向陆云在,即使隔着一段距离,她也能感觉到被那双眼睛注视着的寒意。

    “告诉他答案。”陆云在对姑娘说。

    姑娘颤颤巍巍的用哭腔说道:“他.........”

    夏新州缓缓的松开了手,姑娘赶紧跑出了包厢。

    夏星洲原本的醉态七分顿时少了三分,他全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懒散的仰躺在宽大的软塌上,露出毫无毫无防备的脖子。

    “当年伊莲娜跟我说了同样的话。”夏星洲说道。“她们都怕你,明明她们都认识我更久,可是最后她们还是会选择你。”

    “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陆云在不知不觉靠在夏星洲身边,这个任性孤独又骄傲的殿下,总是能撩动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

    夏星洲又发出那种低低的笑声;“可我,不怕你!所以你就想着办法让我屈服吗?真可笑!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给我留,你还是娶了伊莲娜,如今又用种种理由来为自己辩解,好像你怎么样,我都能接受一样。虽然,你是要履行我”

    陆云在拨开了挡着夏星洲眼睛的头发,将他的头挪到了自己的腿上,他俯身摸着他的脸,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侮辱你,可是想把你圈进起来,却是真的。你又忘了被我圈进在床上的滋味了吗?”

    “那时候只想杀了你,当然也不会给你的属下留下报复我的机会。”夏星洲偏了偏头。

    陆云在捏了捏夏星洲的耳垂:“你就不怕后世记载大皇子更自己的哨兵在床上殉情自杀。我想民众还有小报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爆炸消息,。”

    “陆云在。”夏星洲很少会那么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嗯,你说什么我都听着。”陆云在说:“但是我只听一个人的,因为是你。”

    夏星洲闭了闭眼睛,当他在睁开的时候,神色已经平静了许多:“我少年时代曾经养过一只狼崽,那是我从一群猎犬之中撕咬之中救下的,那是我自小到大第一次照顾过的动物,当时那只狼崽已经昏迷不醒,我给它止血,包扎伤口,看着他一天天好了起来,我始终觉得它是我的,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它的命是我的,它的身上所有的部分都是我的。我不想把它给任何人,甚至是给任何人逗弄,因为那是我的狼,可是,母皇说这只是我的占有欲在作祟,如果有人喜欢,我应当高兴,应该把它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后来,我听从的母皇的话,我奶妈的儿子也喜欢这只狼崽,因为狼崽不被允许进入我的宫殿,它就只有养在院子里。

    可是那个时候我很忙,无法经常见到它。

    奶妈的儿子就时不时的去找我的狼崽玩,他用我准备的的肉喂它,用母皇批给我的零用钱给它重新装了笼子,甚至以我的名义请来专门的宠物医生。

    那时我的零用钱跟普通孩子家的零用钱是一样的。

    所以在花给那只狼后,就真的什么都剩不下了,可那是我的狼崽,我是它的主人,给它多少我的东西我都愿意。

    我经常背着帝王学,听到奶妈的儿子在院子里逗着我的狼崽玩。

    可是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因为我有我的职责。

    可是有一天,奶妈的儿子没来,后来我听说他因为盗窃国宝被判了刑,后来我才知道,他拿了我房间里的一只花瓶,那些东西并不是我的,从我住进去的时候就都在了。

    所以我也没法给他求情。

    而我的狼崽,这时候已经是成年的狼了,自从没有人照顾它后,它就没有东西吃了,我去喂它的时候,它什么都不吃,也不在认我了。

    可是后来有一天,它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冲进了我的宫殿里,咬掉了我的一块肉,它才从血液里重新认出了它真正的主人。

    它又重新向小时候那样,趴服在我的脚边,祈求我给他食物。

    可是我不会再给它了,因为它已经认过了别的主人,哪怕是认错了,我都不想在要它了。

    后来,我让侍者把它抱走了,送到了其他的地方,后来有一天人们发现它死在了新明宫的后门。

    据说是被巡逻的机器人打死的。

    它完全属于我的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为它付出,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一旦别人碰过了,有一点不再属于我,我就不会在要了,我会收起我对它所有的好,它再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也许当初也是我错了,我不给将它交给别人来照顾,而是应该将它完全圈进在我身边,这样它才能完全属于我的。

    陆云在,在某一点上,我与你不谋而合,我也是个占有欲同样强烈的人。”

    夏星洲说完,就要坐起来,可是陆云在低了低头就发狠一般的吻住了他,夏星洲开始没有反抗,他的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夏星洲一动没动,睁着眼睛,他想如果还是当年那个跪在他面前的少年,或者他可以接受,因为那个少年对他很好,眼里写着的痴迷与惊艳,让他一看就懂,他喜欢那种单纯的感觉。

    可是这一切早就是碎了不是吗!此刻夏星洲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的晚上,父王已经死了,母皇被打垮,仅剩的弟弟也一身重伤,被逼着突然之间异能就爆发了,他能做什么?

    他还能做什么,躲在黑暗里哭吗?或者偷着为悼念父亲,向神祈求,母皇跟弟弟没有事情!

    没用!夏星洲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没用,他能做的,就是冷静下来与陆家周旋,那时候唯一的他认识的,就是那个凶手,虽然现在已经真想大白了,可是那天晚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却不能抹去。

    现在那种感觉就笼罩在他的眼前,不得不屈服,不能大喊大叫,甚至不能哭,无法反抗,因为这是自己唯一能交易的筹码。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威胁他的地方了.......

    夏星洲突然疯了一样的抵抗起来,毫无章法的用尽所有力气退居。

    “别碰我,如果你不是我的东西,就不要碰我。”他衣衫大敞,胸口处出现清晰的指印,他喘着气脸色发红,脖子侧面还留有鲜红的吻痕。

    陆云在顿了住,以前的皇子即使在床上也是顺从的如同僵尸一般,就好像他努力让自己的灵与肉分开,甚至不愿意看到他,尤其是他每次总是会说,向导的职责。

    永远不会在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来抱住他,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是他的殿下最真实的想法。

    这根本就还是在雨中将自己淋透的大皇子,就好像他现在骄傲的跟自己说:“要么滚,要么你就只能忠于我一个人,而且现在的你,本殿下不想要了,你竟然没有一颗心全扑在本殿下身上。”

    陆云在拉好夏星洲的衣服,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夏星洲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似乎看他会玩什么花样。

    可是陆云在只是低着头,玩着他的手指,他的殿下哪里都漂亮的惊人,也不知道夏娜女皇是怎么养的,就像是汉白玉雕刻的一双手,毫无瑕疵。

    他拿起来放到唇边,吻了下去,头抵在夏星洲的脖子上,说道:“我的殿下,除了你,我真的没有碰过任何人,你在身边,其他人还进得了我的眼吗?我说没说实话,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可是把我的记忆全部看了一遍的人。”

    “将所有归于零。”

    “遵命!我的殿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河向导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关耳王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耳王策并收藏星河向导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