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河向导传说 > 第47章 倒吊的白塔(6)

第47章 倒吊的白塔(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云在身后站着一名医生,还有几名护士,小护士端着盘子,盘子上是染了血的绷带,小护士战战兢兢的,端着盘子的手都有些发抖,唯独那名医生显得极为镇定。

    就在刚才陆云在刚从他父亲陆王身边返回之后,身上的伤口再次崩开了,那些血怎么止都止不住,这些伤口是天象文明的那尊杀神留下来的,可是夏星洲一直没在他身边,他的伤口也就一直没有愈合,量子兽的能力也一直没有恢复。

    如果是普通人留下的伤口,以陆云在的体制早就好了,不过那毕竟是那尊杀神留下的伤。

    医生开始用激光缝合他的伤口:“阁下,要不要麻醉。”

    陆云在活动了一下,淡淡说道:“不必,把我私人终端拿过来,你们先出去等着。”

    医生带着小护士鞠躬离开,退了下去。

    陆云在也不复刚才那副什么都无所谓的神情,他眼底流露出一股发怒之前的邪气来。而他的量子兽,共工与祝融,身形明显得缩小了很多,他敢肯定是夏星洲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陆王已经明里暗里警告陆云在,如果他无法让自己的向导驯服,他不介意亲自帮儿子驯服自己的向导。

    陆云在知道必然是父亲掌握了夏星洲的某些动向,却半点口风都不吐露,陆王就是这样的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会完全的信任。

    而夏星洲要做的事情必然惹到了他的父亲。

    陆云在打开联络终端,联络终端的那头出现了一个三维的人影,是亚兰。

    于是他命令道:“亚兰以优先协助夏侯森为主,保护他身边一切可疑的人物,尤其是一个让人感觉生气的好色之徒。”

    亚兰接到这个莫名奇妙的命令,先是愣了一下,一头雾水的行了个帝*礼,但是还是会认真执行这个命令,去保护一个令人感觉生气的,可疑的好色之徒。

    于是,当他看到远处被围困的夏侯森的时候,原本还打算静观其变,可是他下意识的按了按自己肩膀的位置,在那层黑色军装下的肩膀处,有一枚烙印的纹章,一朵如同火焰般的红莲。

    那是红莲军团亲卫队的才能拥有的殊荣,他们是一些被陆云在从死亡线上,地狱之中,解救出来的人。除了红莲军团已经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于是他们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于陆云在。

    对,说的好听是亲卫队,红莲军团之中的精英,可是实际上是只属于陆云在的死侍。

    所以他们这些人就连自己真正的名字都舍弃了。

    亚兰两脚一前一后分离,他抬平手臂,做出一个拉弓的动作,这时四面八方缓有亮光开始往他的手中汇集,一枚青黑色的泛着冰冷光泽的长弓在他手中的出现,羽箭也在这个时候形成,风声呼啸,这枚又长又尖锐的羽箭自他手中激射而出。

    “量子武器形态!羽箭!”亚兰站在高处平静的说道。

    夏侯森即使隔着很远也能清楚看到,那枚羽箭划破长空降落到狂尸群之中。

    亚兰的嘴唇立刻翕动:“量子生物形态!黑蛇!”

    巨大的黑蛇威风凛凛的灭杀着那些狂尸,而亚兰独自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切,眼底一片平静。

    夏侯森意识到,这就是真正完整意义上的哨兵。

    虽然他也是哨兵,但是很明显的是亚兰与他这种只觉醒了三官的半吊子哨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一位橙色有着向导的哨兵已经达到如此程度,那么如果是赤色高阶的哨兵呢,再然后暗黑哨兵呢更要强大的何种程度?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亚兰出手,没想到一出手竟是如此。

    眼前因为一位有着量子兽的哨兵,让局势顷刻之间转向了他们这边。

    “快走吧,我们要尽快找到夏星洲。”寻肆拉了拉夏侯森的衣服。

    夏侯森最后看了一眼亚兰,点了点头,这种点头此刻有几分道谢的意味。

    亚兰也回应的点了下头。

    接着,夏侯森便往众多狂尸之中的唯一的一条通道冲去,

    他们越是往下走,沿途的狂尸就越多。

    最后几乎是寸步难行,他们被狂尸围的水泄不通。

    他们好不容易冲进了升降梯直接来到了最底层的地下,沿途全是狂尸,却没有一个活人,即使曾经有人活在这里,恐怕此刻也已经被狂尸啃得只剩下尸骨了,如同潮水涌来的狂尸群之中,就连那些尸骨看不到了。

    夏侯森深深地为夏星洲忧虑了起来,除了母亲,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只剩下这个哥哥了。

    不能在拖延下去了,他必须尽快找到夏星洲,虽然知道夏星洲很擅长近身搏斗,身手是从小就开始锻炼的,可是那毕竟只是一名向导。

    夏侯森跟寻肆从升降梯出来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可是夏侯森很快将黑暗之中的一切看了个一清二楚,黑暗里的一切在他面前纤毫毕现。

    “跟好了我。”夏侯森对身后的寻肆说道。

    寻肆满心有点不爽的嘀咕了句:“昂。”

    寻肆感觉到了奇怪,为何一座向导学院有这么多的狂尸,可是现在不是他们追究原因的时刻。

    四周的狂尸完全不会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伺机啃噬新鲜的血肉。

    鲜活的血气吸引着那些狂尸。

    夏侯森很好的充当了从肉盾,打手,到保镖的角色,让四周的狂尸围着他们打转,却不敢随意近身。

    寻肆忍不住再次感叹命运的不公,所有的向导都是倒霉蛋,整个向导学院,狂尸暴动,向导连自保都成了问题。

    他看着夏侯森的背影,几个动作就活撕了一名狂尸,一手就一把抓住了扑杀过来的狂尸的脑袋,然后,嘣一声,将那个脑袋按在墙上,拍了个粉碎,乌黑的血迹还有死去多时的人的脑浆,在墙面上留下了一墙迸射的痕迹。

    这还是一个没有完全觉醒的哨兵。

    夏侯森一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就像个破坏神那样前进,扑过来几只狂尸,他就打爆几只狂尸的头颅。

    脸上却不见半分疲惫之色。

    寻肆看的都累了。

    随着他们深入,更多的狂尸在他们的四周爬来爬去,耷拉着脑袋,他们从一堆同伴的尸体上面,跳到另外一堆尸体上面,向他们雌牙裂齿,喉咙里发出不断发出’嗬嗬’的喘息声,本身这些狂尸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可是这些声音是风从他们腐烂的身躯里灌入,然后经过他们的身体再出来的时候就形成了这样的声音。

    寻肆好不容易刚刚适应了黑暗,他能稍微清晰的看到周围的一些东西了,那是无数道黑影在他们四周游走着。

    “别分心。夏侯森站在一个全是黑暗的地方突然不动了,他目光似乎看向的四周

    寻肆一鼻子撞了上去,他往后退了几步,揉了揉鼻子。

    夏侯森满身汗水,汗水沿着矫健的身躯滑下,将之前的血迹污渍抹去,而露出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些很浅的痕迹,

    这家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脱了,露出坚硬的被挤来,头发乱七八糟的竖着,仿佛某种黑色坚硬的金属刺,他侧过头来,看了眼寻肆,又往黑暗深处看去。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全是断桥,这里狂尸的数量也少了。”夏侯森压低声音说。

    寻肆往边上试着走了走,夏侯森急忙一拉住他。

    寻肆这才发觉他一脚已经踏空,顿时额头上全是冷汗。

    夏侯森一只胳膊拦在他腰上,拦住了寻肆,而寻肆脚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别乱走。”夏侯森说道。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有一种我很熟悉的感觉。”寻肆突然说道,这只是一种感觉,在具体的他就说不准了。

    夏侯森在四周的黑暗之中扫了一圈,他又抬头往高层的黑暗之中看去,寻肆看不到,他只能看到夏侯森完全凝成‘川’字的眉头。

    还能听到黑暗里无数的‘嗬嗬,嗬嗬’的声音,就好像无数的魔鬼隐藏在黑暗之中注视着他们。

    夏侯森许久没动。

    寻肆也感觉到不好:“怎么了?”他终于忍不住说不出口道。

    “没什么,别担心。”

    可是夏侯森全身肌肉绷到了极致,他甚至听到自己骨骼发出某种战栗的声响。

    “寻肆,你离开这里吧,我继续去找夏星洲。”夏侯森的声音有种诡异的平静,他抬头张望着,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逾越的东西。

    “你在说笑吗?”寻肆的语气却像是闲聊一般。

    夏侯森没有说话,他抬头凝视某物的目光,非常像夏天临。

    寻肆知道自己无法离开了。

    但是如果被夏侯森知道这个理由,估计自己会被欺负的很惨吧。

    明明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可是他却常常就将这两个身影重合,一次又一次。

    夏侯森话音刚落,哗啦啦一大片的黑影从不知名的黑暗之中掉落,如同天塌了一样,大块大块的巨大物体掉落。

    带着仿佛倾盆而下的乌黑雨水,同时还有许许多多的磅礴的巨大的压力,一同从黑暗之中降临。

    寻肆看清了离自己最近的一道黑影,那是远比之前的狂尸大的多的另外一种狂尸,他们身形巨大,手脚已经严重变形,身体的肌肉却高高的隆起,仿佛是鼓起的小山一般,后背,前胸的骨骼从身体之内凸出出来,变成乌黑的颜色。

    掉到寻肆面前的这一只,冲着寻肆就发出了一声狂吼,吼声之中一股狂风而出,将寻肆几乎就要刮倒。

    而悬浮桥因为他们的掉落,砸出一个又一个深坑。

    夏侯森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他对寻肆说道:“之前的狂尸如果是低阶的哨兵狂化而成,那么现在这些至少是黄色等级狂化而成的,我只能短暂的拖延,却没办法杀死这些家伙。”

    说着夏侯森已经出手。

    寻肆的睁大了,看着夏侯森的拳头砸在这头狂尸身上,竟然没造成任何伤害,他下一拳正要出击,却狂尸狠狠抓住,接着壮的像小山一样的庞大的身躯一转,夏侯森狠狠的扔了出去,整个身体都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偌大的空间都剧烈的摇晃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那些巨大的狂尸也是就都往更深的黑暗之中厮杀而去。

    他想帮帮夏侯森,可是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寻肆膝盖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刚才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他完全无能为力,精神力好像变得空荡荡一片,他不觉得自己是胆小的人,可是从黑之中传出清晰的轰鸣声与巨力击打*上的声音,以及整个空间晃动的声音让他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寻肆跪坐在一个只能面前看见自己的狭小区域内,四周是野兽一般的呼吸声。

    那个人被那些东西扔进了黑暗之中,他看不见了。

    这里只有自己,他被扔在了这里,完全看不见也感觉不到那个人了,寻肆慢慢抱住了膝盖,他完全忘记自己身处的险境,他那一天的噩梦又重现了。

    焦红色的的地面,流动的血迹,一道火墙冲天而起,而他只能透过那层火墙看到在火海之中黑色的人影烈烈飞舞的衣摆。

    有鲜红色的长刀贯穿了那道黑色的身影,又被猛的抽出。

    寻肆仿佛又看到了夏天临死前的一刻,

    暗黑哨兵的肉身不烂不腐,就连火焰也无可奈何,鲜红色的血沿着地面沟壑,一直流到他的身边。

    鲜红的血液之中,倒映着一布满金色蜷曲纹路的脸,苍白的皮肤,以及铂金色的头发。

    他的眼珠,在那一霎那突然收缩成了一条细长的竖瞳,泛着青蓝色的光芒。

    他那时从夏天临的血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对了,他是尤利西斯,拥有着无语乱比堪比神一样的力量,是光明向导。

    寻肆从黑暗之中站了起来,他目视轻轻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与他平时说话的声音又是那么的不一样。

    “尤利西斯的灵魂召唤着他的身躯!”

    黑暗之中,一道笔直的光线猛然向着他飞了过去,是那枚装着尤利西斯手臂的盒子。

    盒子仿佛有意识一样落在地寻肆的手里。

    下一个瞬间,以寻肆为中心,突然一团光芒自他手臂之中升起,顿时将整个空间照亮,夏侯森落在一段浮桥上,全身是血,他抬头看去,突然觉得好像黑暗之中凭空出现了一轮白色的太阳,将黑暗褪去。

    而霎时间所有的狂尸,突然都安静下来,他们随着黑暗的褪去而褪去。

    白色的光团越来越亮,黑暗所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少,那些狂尸都尽可能的躲在黑暗之中,他们惧怕这团光。

    夏侯森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他站在一片乌黑断肢之间,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倦,他只想沐浴在这团光之中,沉沉睡去。

    那团光虽然亮,可是却不耀眼,非常的温和,仿佛蕴含着勃勃的生机,就好像天琴座星系就是这样诞生的,星系诞生的最初的源头。

    光团慢慢的扩散,一点一点的光点从那团光中弥漫开来,遵循着旋转的规则,直到形成了一片完整的天琴座星海,星星在当中璀璨的闪耀着,拱卫着中央的光团。

    他在光团之中看到一个人影,是的没错,这一瞬间,让夏侯森整个人清醒了过来,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这么大一片天琴座的星海,是一名向导的精神图景,而那个身影还如此的眼熟。

    “镇压!”一道清晰无比的声音,仿佛突然从天而降,在整个偌大的空间之中回荡起来。

    黑暗之中的无数双眼睛缓缓闭上,狂尸们全身变得僵硬,闭上了血红色的眼珠,他们悄无声息的贴服回到了墙面,化作岩石的墙壁,好像只是年代够远的沟壑嶙峋的岩石一样。

    夏侯森明白了,原来这些东西惧怕着尤利西斯手臂内残存的力量。

    那团光芒,让他不自觉的心生敬畏之心,仿佛神光。

    他注视着那些突然安抚下来的狂尸,心情也平静下来。

    “夏星洲就在那团尸骨下面,他还活着。”突然,寻肆的声音冷不丁的在夏侯森脑海之中回荡起来。

    夏侯森的想法被寻肆知道,他问:“你是.....................”

    寻肆声音再次在他脑海之中清晰的回荡起来:“现在别问,回去我自然会给你一个解释。”

    而与此同时,地表的狂尸也往地下退去,他们不再攻击人,而是仿佛被什么东西支配了一样,统一的从出来的地方往回爬去。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没办法想象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样的向导操控着这些狂尸回到本该出现的地方。

    然而他们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往塔顶望去,他们怀疑是塔顶的白色向导的手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河向导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关耳王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耳王策并收藏星河向导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