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巫师生活实录[综英美] > 第三合一肥章

第三合一肥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布利多,你以为自己是人头狮身蝎尾兽,几乎能排斥所有已知咒语,并且以蝎尾蛰一下就让人丧命而名声大造,从而让许多巫师望而生畏吗?不就是成为你的同桌,难道我还真的会害怕。

    加布里埃尔默默腹诽了这一串话,表面上却是拾回了面对福尔摩斯时的镇定,朝着邓布利多露出了一个360度无死角微笑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她已经在短暂的被进入格兰芬多而导致脑子不清醒中及时醒悟了过来,不就是邓布利多,也就是一年级的学生而已,就算知道这人以后会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严肃怀疑邓布利多曾经屠龙),但现在谁比谁恐怖呢?她也是曾经让魔法生物闻风丧胆的女巫。

    邓布利多看到加布里埃尔的微笑,他的心情有些不好了,为什么对方就不能多为难一会,这样会让他没有成就感。

    “我很高兴第一次黑魔法防御课没有人迟到。”凯文看完戏终于说话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却是把整个教室的窗帘都拉上了隔绝了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整个教室顿时陷入了一篇黑暗中,就看到凯文手持一根魔杖,上面发出了闪闪光亮。

    他才不管学生们茫然的神情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们来到我的课堂,我只有唯一的要求,那就是听从我的指令,不允许有反驳意见,如果你想要反驳,可以先问过我手里的魔杖,你赢了就不用来上课了,我批准你在黑魔法防御课的时间里不来教室,那不算旷课。如果你赢不了就乖乖听话!这段话我说在最前面,有人听不懂吗——”

    在黑暗中,小巫师们都纷纷摇头,他们已经能感觉到教室的温度低上了五度。像是简与艾莉丝这样的格兰芬多小女巫都已经被吓得手牵手了,妈妈说了霍格沃兹很安全,这真不是骗人的?眼前这位很漂亮的老师露出了尖尖的牙齿,看上去好锋利,宝宝突然好想要回家。

    凯文的眼神从每一个学生身上扫过,对于没有人提出反对声,心中还有些可惜。听说很多年前会有学生直接拔.出魔杖挑战老师,为什么他就遇不到呢?他遗憾地看到斯内普仍旧保持着面无表情脸,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这位学生动容地露出真实表情。

    “你们都是听话的好学生,这一点请保持下去。现在我们正式上课,按照惯例,第一节课总要做一下综述,对我们之后的课程有一个大概的展望。”

    没有被学生挑衅的凯文觉得有些无趣,他只能开始上课了。

    “如果不出意外,这三年里我都会是你们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三年的时间能让我教授你们一套体系完整的黑魔法,不对,是黑魔法防御术。必须说,教学是有连贯性的,一年换一位老师可不是明智之举。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霍斯特·凯文,如你们所见是一位吸血鬼,有些吸血鬼固执地称呼自己为血族,我倒是没有这些讲究。你们很幸运能遇到一位非人类来做老师,别的不说,吸血鬼比巫师的寿命总是长了一些,活得久了总会知道更多的秘密。”

    所以老师你要开讲八卦吗?

    凯文却是打开了他携带来的手提箱,“我一直觉得教学要眼见为实,既然是黑魔法防御术,就先看看你们会遇到的危险,作为吸血鬼我有讨厌狼人的理由,他们太不唯美了,特别是在月亮下嚎叫的样子,一点风度都没有。所以我们可以用狼人来做暖场话题,你们看到了这是一张狼人皮。”

    凯文抖开了那张狼皮,它很大,能看出是出自一头身材巨大的狼人。整张皮很完整就连脸部的两个眼眶窟窿也保留了下来。这样一展开,明知它没有血腥味了,但还是让学生们心里发颤,不知道是对狼人,还是对凯文。

    凯文倒是一本正经脸,“放心,我是狼皮的合法持有者,巫师们捕杀狼人也是合法的,只要你们能提供狼人威胁你们的证据,这真是太简单了,他们都经不起逗弄,一言不合就打架,打架总有伤亡,死一两只在伤亡指标里。

    说到狼人,吸血鬼不受狼毒的困扰,可是巫师就不一样了,被咬一口就会被转化成狼人。目前为止还没有特效药剂,所以你们如果遇到狼人应该怎么办?”

    “逃?”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快速地接了一句话,格兰芬多纷纷看向斯莱特林,他们不承认自己会是逃兵。

    凯文假笑了一下,“很好,有人已经掌握了古老东方的至高兵法——逃为上策,可是我们是黑魔法防御课,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我必须说遇到狼人最好地办法就是把他那一口牙齿全部震碎了,摧毁了狼人的牙齿就摧毁了狼人的致命武器。我知道你们很想知道如何炸裂狼人的牙齿,这一点我与你们的魔药老师,格兰芬多院长帕尔文教授商量过了,我们两人的课程也以联合一下,魔药一直都是魔咒的好搭档,一起使用对敌效果更加,如果你们的学习进程与我预料的差不多,我们在三年级时,就会学习如何炸碎狼人的牙齿了。

    这里如果有以进入医疗体系为职业目标的学生,你可以准备起来了,治疗狼人的碎牙齿会成为圣芒戈新一医疗研究问题。你可以私下来咨询我,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怎么在狼人身上赚这笔钱。

    不过我不喜欢好高骛远,所以下一节课我们先要学习的是除你武器,在你们不能直接打到敌人之前,先把对方的魔杖弄没了也不错,只是这个咒语只对巫师有效,不能帮助你们对付其他的魔法生物,他们大多数都不使用魔杖。

    所以今天的课后作业有两则,首先你们把‘除你武器’这一章的内容充分预习一下,等会出教室的时候别忘了每人来我这里拿下一节课的讲义,第二件事算是额外作业,请问怎么对付一只吸血鬼才最有效?你们可以去图书馆找找答案,如果有人的回答让我开心了,我会送他一个好玩的东西。”

    凯文拍了拍手边那张狼人皮,这意思就说会送此类的战利品了。

    斯内普的眼神在那张狼人皮上逗留了一会,不得不说这一百年前的黑魔法防御术课堂真是让人有些震惊,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此时的霍格沃兹会培养出一位邓布利多了。

    为什么当年没有好好研究一下霍格沃兹历届教学史,斯内普再次感到可惜,他竟然不能知道如今有凯文这样的老师,到底是不是由于蝴蝶效应。

    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引发的蝴蝶效应了,他的魔药救了一个该死的人,在意大利被毒蜂蛰到的记者杰瑞。

    出售魔药时斯内普并不知道杰瑞是一位记者,更不能预料到恢复的杰瑞为了追求新闻业绩把邓布利多家的事情大写特写了。而现在这个秘密他要带到坟墓里,还好当初是服用了复方汤剂去做交易的。

    让他就把杰瑞忘了吧,从来不曾遇到过这个人,说回凯文。

    斯内普决定可以关注一下这位吸血鬼老师,这可不是洛哈特那种跳梁小丑式的人物,可以肯定这位吸血鬼身上是有人命的,果然是布莱克校长会请来的老师。

    斯内普想到昨天的斯莱特林迎新,作为一位从麻瓜界来的巫师,他当然不可能受到真心欢迎,可却是比从前受的待遇好了一些。

    此时的霍格沃兹还不像百年之后,并不流行表面的和平,与之相反它尚存血性,这也许是源自布莱克校长的执教方针,纯血为上、实力为尊。但也正式如此,斯莱特林里反而有了古怪的安静,精明的人明白一个道理,莫欺少年穷。

    布莱克能聘用凯文这样的老师不奇怪,这是邓布利多做不到的地方,因为布莱克家族是霍格沃兹的校董之一,他的提议遭遇驳斥的可能性很低。

    其实多一些凯文这样的老师也没有什么不好,他就很喜欢崩掉狼人牙齿的做法,为什么这做法就没有流传下来呢!

    第一堂黑魔法防御术就在窗帘被拉开中结束了,瞬间看到阳光学生们都有些不适应,但却没有人去问为什么上课要拉窗帘了,凯文老师如此帅,他喜欢黑暗有什么不对吗,这只是吸血鬼的小爱好而已,他们可以理解。而且在黑暗里上课,这听上去就很酷,说出去都是会人羡慕。

    “好帅,我觉得我要爱上一只吸血鬼了。简,你说妈妈会同意我嫁给一只吸血鬼吗?巫师与魔法生物通婚法律里面有规定吗?”

    “艾莉丝,你要冷静一些。凯文老师看上去很年轻,但他是吸血鬼,所以很难说他究竟几岁了,说不好早就已经结婚了,当然也有可能丧偶了。”

    加布里埃尔听到两位室友的对话,她深深觉得自己不太合群,一见面就求嫁是英国巫师的婚姻观吗?还是格兰芬多的婚姻观?她果然适合做一位安静的拉文克劳。

    先不说这些,简、艾莉丝,你们难道不知道吸血鬼的听力比巫师更好,这些话能离开凯文一百米远在说吗?不过对凯文老师很热情的学生绝非两人,加布里埃尔环视四周,就能看到一拨学生在对凯文发射星星眼,其中还有斯莱特林,说好的矜持呢!

    加布里埃尔从凯文老师手里拿过下节课的讲义后,她真不想呆在这个气氛奇怪的教室里,她还是去图书馆查一查对付吸血鬼的108式绝命毒杀,然后能从凯文那里换来什么好东西呢,如果可以挑选的话,请凯文弄来分院帽就够了。

    她对凯文老师很有信心,绝对能绕过布莱克校长弄来分院帽,这样就避免了她偷溜进校长室的风险了。至于之前担心的凯文会发狂吸血一事,已经被加布里埃尔抛之脑后了,反正吸血鬼转化不了巫师,被吸几口血就当是换来分院帽的酬金了。

    果然她已经快速成为了心胸宽广、不计较太多的格兰芬多,请为了她的学院认同感加一分。

    加布里埃尔当然是作别了两位室友,她在教室门外面等了等斯内普,他们从坐上霍格沃兹特快后有些话一直没时间说,现在总算是等来时间了。

    还好霍格沃兹的课程并不紧张,虽然周六也有课,但是每天的基本只有两节课,这样一来有大把自由安排的时间,她可以先逛一逛黑湖边上的草坪,然后吃一顿中饭再去图书馆。

    在草坪上散步并不是无聊的事情,越是空旷的地方就越能防止窃听,顺便说一句总是坐着看书对身体不好,巫师比起很多魔法生物天生就缺了抗打的身体,所以更是要好好练习体能,比说每天去禁林里跑十圈,只要不死对那对身体强壮是很有帮助的。

    在加布里埃尔把思维发散到与人马聊星星时,斯内普终于从教室里面走出来了,他的身后却是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竟然还能对着斯内普与加布里埃尔笑了一下,好在他没有上前搭讪,而是掉头走向了图书馆的方向。

    加布里埃尔与斯内普并非无话不谈,他们保持着默契,谨慎地看待交浅言深这句话,对于有些问题不去碰触,就好比问‘你从前见过邓布利多校长吗?’,这类问题会引发更多的问题,两人真实相处时间不多,都没打算现在就问,有些事可以看可以感受,但不能冒然发问。

    所以,加布里埃尔此时只是说,“你听说了报纸上的新闻了吧,我觉得我在火车上可能不小心得罪了新同学,你说格兰芬多真的都是大大咧咧什么也不计较吗?”

    论心虚,斯内普应该比加布里埃尔更加心虚,他才是无意中救了杰瑞一命的人。摸着良心评论邓布利多一下,他就是大度的人吗?斯内普不得不说如果时间快进一百年,那时的白胡子邓布利多算得上是大度的人了,对于很多小事压根不会计较太多,很有大是大非观,尽管有些手段让他看不顺眼。

    只是他们的讨论对象目前为止是红头发的少年,这位的性格好不好,加布里埃尔应该已经感受过了。“你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他不会在魔药课上为了弄死你,故意引发魔药事故的。”

    斯内普你这话算是安慰?你逗我玩吗?

    加布里埃尔瞪了斯内普一眼,说出来的话却差点让斯内普噎住,“我忘了还有魔药课了!完蛋了,我和邓布利多一定还是搭档,这次他要记死仇了,不等他炸了我,我就会炸了他。我是不是没说过,我和魔药用东方的话来说是八字不合,经过我手的魔药材料,稀有的变得平庸,平庸的变得有危险性。所以说我真应该是拉文克劳,我的魔药老师说我的风属性过高,不适合制造药剂。”

    斯内普脚步一顿,加布里埃尔这段话透露的信息不少,首先她承认了自己上过魔法学校,绝不是一位正常的一年级小巫师。其次,有人对霍格沃兹的学院属性加以研究,风属性对应拉文克劳,这种想法也曾见于魔法书籍,但是记录不多,就不知道加布里埃尔了解多少。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居然又遇上了一位魔药杀手。“我从来不和魔药(白痴这两字当然没说出来)事故制造者搭档,如果你还想要获得正常的魔药,我建议你还是去祸害邓布利多。”

    这就是典型的死朋友别死自己了。

    友谊的小船果然说翻就翻,她与邓布利多搭档上了魔药课,两人之间就真没有和谐相处的可能。

    “斯内普,你这种做派很容易没有朋友的。”加布里埃尔压低了声音吐槽,“这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伸出友谊之手,帮助我成功攻克魔药课难关吗?”

    我难道长着一张好人脸?斯内普散发着冷气,他开始觉得分院帽的分院是正确的,从厚脸皮程度上来说加布里埃尔符合了格兰芬多的标准。“我们真没那么熟悉,我想不到舍己为人的理由。”

    求别说这种实话,一般女孩子分分钟与你绝交。

    加布里埃尔却只能讪笑一下,她还有求于斯内普,比说熬制恢复记忆魔药之类的事情,虽然不是马上就做,但不能把关系搞僵了。果然与魔药大师做朋友,要有一颗百毒不侵的心,此处‘毒’特指某人毒舌。

    加布里埃尔跳过这个话题,魔药课在后天,她还能挣扎两天,这时候就别先提心吊胆了。“不说这些了,你看今天的阳光真好,这样的日子真适合散步。我既然没能去拉文克劳,那就要交一个拉文克劳的朋友,否则就真与里面的藏书说再见了。虽然说霍格沃兹公认的图书馆只有一个,但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藏书真是惹人垂涎。我们之前的交换条件还仍然有效吧,我给你弄来一些书,你帮我制作一些魔药。”

    斯内普还是点头了,让他为了一些魔法书特意去交朋友,这难度有些高,既然既然加布里埃尔愿意包下这件事,他为什么要拒绝。

    至于帮忙熬制魔药,斯内普是有些心存疑惑的,一般来说魔药就两种用途,治病或者攻击,加布里埃尔多半是用来治病,治疗什么病,他也不能多问,直到对方愿意说的那一天才行。

    加布里埃尔没与斯内普散步太久,两人都惦记着重伤吸血鬼这个课后作业,不得不说斯内普很想要一只丧失行动能力的狼人。如今狼毒.药剂仍未被达摩克里斯·贝尔比发明出来,具体来说达摩克里斯·贝尔比尚未出生,斯内普想着是不是能弄出一个改良版,原来他是没有完全地把握,但在遇到了凯文这只吸血鬼之后,竟然觉得前途有望。

    **

    要说加布里埃尔如何去勾搭一位拉文克劳?同为脑回路不太正常的人,她知道什么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直接冲到了拉文克劳塔楼中,还有什么比进入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交朋友更快捷的方式。

    想来就连拉文克劳本人也是同意这种交友方式,只有这个学院没有通关口令,而是对着鹰环回答出问题就能进入,这里欢迎所有聪明人,尽管聪明人不会都是善良的好人。

    等到加布里埃尔回答出了鹰环的提问后,她对鹰环的兴趣却更高了一点,如果这东西不只会提问更会回答问题就好了。这样的话就能问一句‘鹰嘴、鹰嘴你告诉我,怎么成功杀死一只吸血鬼?’如此一来真是省去了很多查找书籍的时间。

    加布里埃尔走进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里面人不多,这个学院人本来就不多,如今三三两两有十个人在公共休息室里,却没有一个关注进来了一位格兰芬多的学生,他们都自顾自地在做事情。加布里埃尔看到有三个四五年级的学生正在紧盯一只大蛋,看上去像是某种巨型禽类的蛋,用她应对魔法生物的不完全经验来看,这只蛋绝不会孵出善类,在学校里养这种蛋真是安全吗?

    其中一位拉文克劳给这只蛋浇灌了不明液体,那液体冒着泡泡似乎腐蚀性很强,却没在蛋上留下什么,这让这位拉文克劳有些失望。

    “你是加布里埃尔·莫伯利。”终于有人注意到了加布里埃尔的存在,说话的是黑头发的女生,她的年纪与加布里埃尔一般大。

    果然是她与黑头发有缘分,加布里埃尔在心里这样想,她也认出了对方,这位是一年级的拉文克劳,她在分院仪式上注意到了对方,排在斯内普后面分院的学生姓斯塔基很顺利地被分入了拉文克劳,让她一阵羡慕。“你好,斯塔基。我听说拉文克劳有很多藏书,这里欢迎其他学院的学生吧?”

    斯塔基自然地点头,“这里欢迎一切能进门的同学,不过很少有其他学院的学生能进来。不过书都不能带出去,只能在公共休息室我猜到你会来的,昨天我发现了,你看着拉文克劳长桌有一种向往。”

    加布里埃尔都不用多问为什么斯塔基之前会关注她,这当然是因为她的魅力值高,这是玩笑话,只能说大家都很气场相合,所以相互关注一下有问题吗?

    对其他人来说有问题,可是对拉文克劳的斯塔基来说并无问题,她真是在分院仪式上多关注了一下加布里埃尔,谁都会对分院帽停留时间长的学生加以关注。“我猜测你一定是要求分院帽把你分到这里来,但那顶帽子总会时不时抽风,很难说它没有判断失误过。顺便说,我们是一人一间房。”

    终于有人慧眼如炬,看出她对拉文克劳的向往了,就连她对单人房的渴望也如此明白,为什么她与这样的小伙伴就相隔两个学院,分院帽的拆了多少好基友!

    “你喜欢占卜吗?”加布里埃尔真觉得斯塔基的敏锐度很高,说不好能成为一位伟大的预言家。“我觉得你与月亮很配。”

    斯塔基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她确实很关注月亮,“我确实对月球很感兴趣,不是有传闻说月心有一个通往更高魔法世界的魔法阵,我想要上去看一看。这些年都没巫师上去过了。”

    去月球看看真是好主意,如今麻瓜们在研究想要发明出飞机,那距离他们冲出地球的日子也不远了。加布里埃尔记得百年后,传闻美国有人登月了,他们在月球上走得一定不远,没有走到月球背面,那里巫师曾经去过。只是想要前往月球并不是普通巫师能达成的目标,她祝福斯塔基能够完成梦想。

    加布里埃尔与斯塔基的和睦关系建立的很快,两人几乎是不着边际地聊了一些话题后,就开始直接称呼名字了。究竟是什么让两个人能迅速产生友情,也许这里面有福尔摩斯的功劳,福尔摩斯教你如何完美伪装,让人迅速对你产生好感,当然也可以瞬间对你产生绝交的念头。

    “海茨帕,我不得不说,能认识你太好了,如果我们是一个学院,我太想和你一起搭档魔药课了,只有你不嫌弃我的魔药水平。”

    斯塔基弯弯眼笑了起来,她才不觉得加布里埃尔对魔药材料的影响是大问题,这反而有助于研究魔药材料的不同活化程度,加布里埃尔可能无法做好一瓶魔药,让她成为魔药大师有些困难,但在魔植的分析上,她绝对是一大助力。

    斯塔基没想着要完成完美魔药,而想着想要研究同一材料的不同程度魔药变性,她也感到惋惜,“这确实太可惜了,这界拉文克劳女生只有五个,我也是独自一人上课。分院帽真是太可恶了。”

    看看这就是拉文克劳与斯莱特林的差距,加布里埃尔难免在心里对斯内普报以微词,拉文克劳一点也不在意她炸坩埚的事情,这果然是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了。炸坩埚对魔药研究并非没有推动作用!这句话说得真好,知道了为什么炸,如何炸得更爽快,才能知道如何更稳定地熬出魔药,这样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斯内普就不能多些研究精神,魔药大师不只要有高技术,更要有接受创新的心态。

    加布里埃尔把一通话以信件的寄给了斯内普,她仍旧没有放弃说服斯内普成为她魔药课的搭档,让邓布利多孤单一人乍一看不太仗义,有违格兰芬多的学院风格,但她真是为邓布利多的安全着想,只要一上课邓布利多就能明白她的苦心了。

    至于为什么是在信里说而不是当面说,就算如今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之间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也不是没有跨学院恋情,即便相互不顺眼的事情时有发生,但争锋相对的事情并没出现。可是加布里埃尔并不想感受斯内普散发冷气,已经九月了,天气凉爽后不需要移动制冷机走在身边,而最怕就是这制冷机暴走。

    斯内普在接到信之后,总算是想起海茨帕·斯塔基是谁了,这位多年之后出现在巧克力娃卡片上,职业魔药学家,发现了月相对魔药制作的重要影响。

    斯内普不承认他吃过巧克力蛙,却承认是把一套巧克力蛙的卡片都看过。他没第一时间记起这位魔药学家,准确来说是一位魔药理论学家。这并非没有原因,主要是卡片上的斯塔基与现在神神叨叨的拉文克劳学生相差很远。

    在知道了斯塔基提出了炸坩埚不是坏事这一理论后,斯内普觉得她成为魔药理论学家而不是操作学家是有原因的,那些坩埚都炸掉了,怎么能剩下魔药来。

    ‘如果你觉得炸完了坩埚,我还能给你一瓶魔药,那我也能勉为其难的与你搭档,这是你要的结果吗?’

    斯内普还是给加布里埃尔回信了,他对于加布里埃尔把他与斯塔基对比一事感到不满,斯莱特林会不会输给拉文克劳他不知道,但他才不认为会输给斯塔基,这可以看做是斯莱特林式的尊严。

    加布里埃尔不能承担这个结果。她收到信,立马就调整了心态。有一个人愿意陪她炸坩埚,但还有一个人愿意为她熬制魔药,两者都要兼得,两人的属性不同,就别做对比了。

    而加布里埃尔也抛弃了格兰芬多的尊严,这东西一般很难出现在绝大多数的格兰芬多身上,据说只有危险关头才会冒出来,所以加布里埃尔很淡定地扔掉了节操,她不得不先对邓布利多做一个善意的提醒。

    邓布利多没想到加布里埃尔会主动找上他,虽然谈话的内容不太美好。

    “明天就是魔药课了,我有预习过书本,不过作为一个负责的同桌,我必须事前和你说一声,我能预料到我与魔药之间会上演一出悲剧故事。我希望我只悲剧我自己,可是我们要合作分工,你极有可能被我牵连。”

    加布里埃尔的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我要先说一声抱歉,我可以做点什么作为补偿,当然帮忙写论文这种事还是不要让我做比较好,我怕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

    邓布利多想问加布里埃尔她有预言家的血统吗?否则没熬制过魔药,怎么就事前得了魔药恐惧症,教魔药课的帕尔文老师是格兰芬多院长,不会过分为难格兰芬多,不同担心她像是幽灵一样突然在学生熬制魔药时站在学生的身后,吓得他们的手抖了一抖加错了剂量。

    可是邓布利多已经相信了加布里埃尔的话,即便他觉得对方希望他主动提出来那就让他们分桌坐这种建议。邓布利多当然不会顺着加布里埃尔的心意来,他为什么要善解人意?

    不对,应该说他就是助人为乐的形象,怎么能因为坩埚这个小问题就放弃了同院的‘好朋友’。

    “你想要从凯文老师那里得到什么,分我一半,我就不计较了。”

    这真不是趁火打劫?!

    加布里埃尔发现她失策了,她就不该事前来沟通,果然沟通能促进友情都是骗人的,她就应该在炸了坩埚后对邓布利多真诚道歉,在大庭广众之下,邓布利多一定会挥挥手表示毫不计较。

    “我没想过谋杀吸血鬼!”加布里埃尔不知道怎么把分院帽分一半,分了以后霍格沃兹的分院怎么办?

    邓布利多微微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我懂了,你是想要偷分院帽!正好我也想和它谈谈。我们这算是达成一致了,我已经收集了十八种灭了吸血鬼的方法,到时候我们一起交上去,你哪里有几种了?”

    “十五种。”加布里埃尔还是承认了,“需要看看我们之间有没有重复的地方,下周一上课还有四天时间,我们还能查到更多的办法。可惜,不能实践也不知道威力如何。”

    邓布利多点点头算是肯定了不能实践这话,他也是肯定了这种遗憾的心情。

    加布里埃尔心里翻白眼,她就知道邓布利多也很想要攻击一下吸血鬼,所有的方法不经过实践都做不得准。

    对于刚才的点头,邓布利多不向第三个人承认,他才不会告诉加布里埃尔如果不是看在她是有担当,会事前来与他说起炸坩埚一事的份上,他才不会与她平分分院帽。

    **

    校长室的分院帽再次苏醒了,这真是有些不对劲,它已经不年轻了,在不分院时一般都会熟睡,怎么最近总是动不动就醒过来?

    外面的布莱克校长一定又做什么,分院帽听到了外间的说话声。

    “我同意让吸血鬼来上课,但我觉得麻瓜研究课完全没有必要开设,我拒绝接受美国来的那个巫师,让他去别的地方找工作!以为霍格沃兹是慈善堂吗?才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分院帽听到布莱克校长气氛地挂掉了双面镜,它扭了扭身体,外面的麻瓜世界变成什么样了,真是有些好奇,它快要一千年没离开过学校了。最初时斯莱特林说好戴着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承诺全都成了谎言。

    真是有些想要逃出校长室啊!

    魔药课对加布里埃尔来说真的是一场灾难,就不要重复这段黑历史了,不过她好像忘了一件事,对了还没给父亲写信,福尔摩斯千万别没耐心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巫师生活实录[综英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山海十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海十八并收藏巫师生活实录[综英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