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俊美夫君不嫌多 > 第九章 白若离的往事

第九章 白若离的往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  清晨起来,秦莹莹看着桌上正吃饭的白圣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对他说:“师傅,早上好啊!”

    白圣野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 很奇怪的,寻常青年男子披头散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反而清雅以极,全无半分散漫,直让人觉得天底下的英俊男子合该都似他这般披散头发,才称得上是美男子。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动人心魄。

    白圣野笑了笑,很温暖,很舒适:“吃饭吧!”

    秦莹莹掀开被子,坐在了白圣野对面的椅子上边喝着粥边说:“师傅,你们昨天的话我都听到了。”

    白圣野抬起头,目光闪烁了几番,随后淡淡地说:“你得知了些什么?”

    秦莹莹紧盯着白圣野黝黑的眼睛说:“一.师傅是红岩国的太子。二.师傅的内力绝对不止青级那么低。三.师傅是绝情阁阁主。四.最重要的一点,师傅不信任我,从来都没有。”

    秦莹莹的眸光很暗,黯淡得让人心疼。

    白圣野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骑马。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

    秦莹莹看着这个俊美的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觉得他离自己好远。

    白圣野的唇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莹樱可是在以生气证明我在你心里的重要性?莹樱很聪明,前三个是对了,可是第四个却是完全错误的。莹樱告诉我原因我便告诉你正确答案。”

    秦莹莹吐了口气说:“首先,我在擦剑的时候我发现上面的宝石大多都是火烈石,而这都是红岩国特有的宝石,正好对应上了昨晚那人所说的话。其次,火烈石原本都只有红色的,但是那上面全都是彩色的。只能有一种可能,它们是经过焰火炼制烧成的。

    焰火是红岩国皇帝间代代相传的东西,只有天子能接近它。由此可见,这个炼制者要么是太子,要么皇帝。不论怎样,这都是和皇帝极为亲近的人。

    最后,昨天那人说:‘替身快顶不住了,陛下急召回去。’

    红岩国太子向来甚少出面,政事上也很少听闻他的消息,明明是阳光下的人物,却仿佛活在黑夜一般。如此沉默,皇帝不可能这样保住他的太子之位,除非皇帝也在帮忙隐瞒。

    结合以上种种,可以推断出,师傅,就是太子。

    安啦,师傅,这些都是我练轻功时听婢女们说的,我没出过这个府的!”

    秦莹莹拍了拍白圣野的肩膀,大口喝了几勺粥,继续说道:

    “我的内力很深厚,师傅也知道。若非是夜晚,再加上我内力深厚,我可能也会忽略轻微的呼吸声和像猫一般的脚步声。那人的功力应该在青级左右,若非师傅的武艺高强,拥有能力,岂会让他那么臣服?

    那天,我从房顶上掉下,师傅去救我时的速度绝不是娘亲可以比拟的。

    实力是最重要的,所以,师傅绝不可能是在青级的水平。”

    “师傅若不是绝情阁之中极为重要,那人为何要向师傅禀报的那么详细呢?至于阁主嘛,这倒是我蒙的。不过一个杀手组织,师傅能游刃于皇宫和武林之间,师傅很厉害!”

    白圣野淡笑着看着秦莹莹:“那为何就肯定我不信任莹樱呢?”

    秦莹莹眉头纠结在了一块,用甚是委屈的声音对白圣野说道:

    “因为这些事情师傅都没有告诉过我!”

    白圣野顿时被口中的茶呛上了,咳嗽了几声说:“呵呵,莹莹这理由真——简单啊!”

    秦莹莹拍着白圣野的背,说:“我的饭吃完了,师傅的饭也吃完了。该师傅说了!”

    经过了这几天,白圣野对秦莹莹这样亲昵的举动已经很习以为常了。

    白圣野拿出手帕为秦莹莹擦了擦嘴角,秦莹莹的脸可疑的红了起来。

    白圣野对秦莹莹笑着,那笑中竟有一丝温柔,不是往日的淡漠。

    “莹樱啊,你认为我心思缜密吗?”

    秦莹莹点点头。

    白圣野敲了敲秦莹莹的脑袋说:

    “我心思缜密的话,怎么会让你知道这么多呢?在你面前基本上都不掩藏了,你还能猜测出来。不过莹樱的心思还真是聪慧呢!”

    秦莹莹“刷”得脸红了:这话还真是有些亲昵了呢,不过这确实是实话。

    秦莹莹调整好情绪,把白圣野的手包到自己的两只小手中,真诚地看着白圣野说:“师傅,我想知道你的事。”

    白圣野有些微愣地看着秦莹莹的一双葱白细嫩的手,随即笑了笑,顺势一把把秦莹莹拉入怀中,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讲起了他的故事。

    秦莹莹有些别扭,挣扎了几番,最后发现无用,便安然地坐在了这个充满木兰香的温暖怀抱。

    “我本名不叫白圣野,叫做白若离,是红岩国的太子,也是绝情阁的阁主。我是蓝紫级别的。

    我从小是在一个乡村中长大的,那里以为年过半百的老人一直在照料着我的起居。他教我武功,修炼心法,辨识毒药,草药,和各种有毒的蛇鼠虫蚁。他还教我炼制丹药,教我下棋,书法,墨画,教我辨识每个人的想法,他们眼中的杀意。

    他告诉我对待敌人不可以心慈手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唯有强者才能立足,要学会忍字。

    我当时很懵懂,但我知道很重要,我就努力地学,拼命地学,九年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十岁那年的一个夜晚,我正睡着,梦见了自己的父母,哥哥姐姐。却被一阵兵器碰撞声给吵醒了,我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睡眼,就看见一片的红色——鲜艳的绯红。我看见那个养育我的人满身伤痕,那些伤痕正汩汩的冒着鲜血。我呆住了,只见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我却一句都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

    后颈一阵酸痛,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身处宫殿,皇帝说我是他的父亲,我漠然地看着他,不说话。皇帝说我从今后就是太子,我不屑地撇过头。皇帝说从今后我要接管绝情阁,我转过头,漠然地盯着他。

    ‘我可以做到。’当时的我这么说,‘但是,我要随时都可以出皇宫,什么时候你死……驾崩了,我会回来的。’

    皇帝无奈且愤怒地看着我,我漠然地回视着他,既然我童年时不肯要我,为何还要把我带回来。他妥协了,很无奈地妥协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他怕我年少时会受到刺杀,才会九年让我去学习技能,好保护自己。别人发现了我的行踪。才会导致那次的刺杀,他令人将我带回,因为他知道我有能力了。”

    白若离紧紧地抱着秦莹莹,仿佛怕失去了什么。此时的他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令人心疼到心碎,紫色的长袍也仿佛悲伤得失去了色彩。

    秦莹莹叹口气,紧紧地回抱住了他,缓缓地摸着他柔顺的长发,说:“莹莹在,莹莹一直都在师傅的身边。”

    白若离抬头看了秦莹莹一眼,眼睛黑黑的,像一颗珍珠,还泛着盈盈的光泽。

    他对秦莹莹笑了笑,很伤心,很难过。

    “我有一次在湖边,看见了孤身一人的你。你才十二岁,很弱小。

    当时有人对我出言不逊,我正欲出手,你却将我拉到一旁,替我出头。当时我的心就震了一下。

    他们走后,你小心翼翼地问我能不能陪你一天,你说你知道这是很无理的要求,但是就一天,拜托了。

    那一天你向我讲了很多事情,你的父母,你的姐姐。

    我当时可能就是为了那一瞬间的悸动,为你和我一样可怜的身世。陪在了你身边,一直到现在。”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俊美夫君不嫌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魅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魅骅并收藏俊美夫君不嫌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