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十七章黄龙楼

第二十七章黄龙楼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月一日

    叶青起床后,就呆立着望着门外太平湖,过了会,深深吐了一口气,说着:“芊芊,我今天出去走走,你就呆在家里就是了。”

    “公子,等会!”芊芊连忙赶过来,取了两个小元宝,又自怀里取出金杯,一并放入叶青襟内贴身藏好,认真嘱咐道:“少爷,路上莫要走过于偏僻之地,也莫要留恋烟花之地。”

    少女说完,还理顺了衣衫:“早去早回。”

    叶青咳一声:“不带你,是因着别的原因,你自己没有觉,你这些日子变得……前天不是买过一枚梳妆银镜么?你一会自己瞧瞧。”

    嘎吱——木门被严密合上,脚步声远去。

    芊芊怔了片刻,满是雾水,反锁了门,进得了内房,翻出了一块银镜,立在了梳妆台上,取代了店里原有的铜镜。

    镜面中,容颜乍看上去,和往昔无异,勉强算得清丽,和少爷故事中丑小鸭一样的存在。

    想着是少爷吩咐,芊芊认真分辨,渐渐,觉小脸依稚气,眉目却多了一丝神韵,身子还是单薄,因少许育变得匀称。

    镜中少女,疑惑变成认真,认真凝出沉静,沉静又自眉目渗入身子,渐渐就有一种水一样的感觉。

    芊芊不知气韵这一词,却想起她过去瞧着夫人,就是这样感觉,说不清是哪里美,只知道很美。

    少爷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镜中少女顿时晕红,沉静无存,眼看就要打回丑小鸭原型。

    一时不知是想保护,还是想逃避,芊芊“唰”将银镜一收,匆匆塞回行囊中。

    做完这些,她钻进被窝里,手捂小脸,烫还在不可避免扩大,蔓延到耳根,脖颈,乃至浑身。

    欣喜与羞恼在心中交替,十六岁的少女念着:“芊芊你真不要脸,真不要脸,坏女人……”

    叶青不知自己错过了有趣一幕,只在街上闲逛。

    明悟过,叶青就本着“尽人事,听天命”态度,决定这里待下去,同时作最好和最坏打算,直到遇见龙君,或抵达中秋十五打道回府。

    不再前些日矛盾态度,认真选择士子来往多地段,甚至一些青楼楚馆,这是出于对龙君最喜文人的分析,自概率入手。

    但直到日暮,还是一无所获!

    眼见夕阳落山,叶青虽不气馁,但还是返回了酒楼。

    此时正到了了饭点,一楼二楼都坐满了人,叶青回来时,伙计就认识,殷勤着引着上了三楼。

    叶青给自己和芊芊都点了菜,芊芊的自是送到房里去,正想用着,就听着伙计又上前:“公子,今天要不要上些酒罢?”

    叶青才十五岁,很少用酒,这时却心血来潮,问着:“有什么酒?”

    “本楼最有名是黄龙酒,原本不叫这名,相传古魏朝,有一个真人常来此,日夜观看太平湖涨落,每每喝的就是这酒。”

    “后来真人乘龙入湖,证道升仙,酒被本地人叫做黄龙酒,历经三千年,此酒之方流传至今。”

    叶青听得入神,颌:“故事不错,给我来一壶。”

    听到上一壶,伙计有点迟疑,望了望掌柜,见着点头了才准备去拿。

    在这时,对面桌上的人一笑,是个士子,举杯对叶青致敬,笑着:“这传说里哪是真人,就是本湖龙君,俗人不知罢了,至于这黄龙酒,这八百里太平湖因龙而灵,沿湖酒店哪一家不附会?”

    “这位想必也去过附近几家名楼,别说黄龙酒,就是龙君酒、湖宴酒都有,我一一点遍过,却也没有特殊,想来不过是伪品罢了!”

    才准备拿酒的伙计,听了黑了脸,不服说着:“这位客官是读书人,可以去翻翻县志,谁人不知黄龙楼千载传承,两次毁于战火,但原址就在这里,怎么是招摇附会?”

    听到这里,一个老者慢条斯理说着:“这话有道理,老朽在此住了四十年,那时杜明府还刚刚主政,太平县没有现在繁华,城东高八层的太平楼,湖心岛临水筑的君山楼,却也不曾建得。”

    “不错,公子外来不知,此楼虽不算很华丽,可是的确算是正宗,真正临着原址而建!”

    睢着士子有些窘迫,伙计心满意足,却没有逼迫客人的道理,于是去拿酒,并且招呼别人,化得了尴尬。

    待得到酒上来,叶青举杯回敬对面士子,却不被理会,顿时微微一笑,就自斟自饮起来。

    才饮了一口,就听见一个沉稳声音:“伙计,照旧。”

    “一坛黄龙酒,四色小菜,特色点心,贾先生,掌柜特意给您留了临湖的古魏字号厢……”

    叶青一惊,只见秋风飒飒,映着云霞,青气沉静弥漫,隐隐的水流声自面前滑过,宏大而幽静。

    叶青一颤,再回神看去,不过是穿着青衣,样貌平凡的中年人,一点都没有任何异相。

    心中瞬间转过千百念,问着:“伙计,这酒多少钱?”

    “叶公子,我店向来实诚,黄龙酒取三年之酿,价值三两雪花纹银一壶,不过老板吩咐了,您用酒用菜住店,无需花费。”

    叶青吃了一惊,说着:“虽说老板慷慨,但一壶三两雪花纹银,实在太破费了,连着这菜怕要五两罢?”

    伙计应着是,又说着:“老板说了,您著了三诗,使我楼蓬荜生辉,这点开销还是能供养。”

    叶青连忙辞退,要取出银子:“平时住宿还罢了,这却使不得。”

    正推辞时,贾姓中年人看了看叶青两眼,却笑着:“哦,是三诗的作者?罢了,四面粉墙,只有三面,要是再作一诗,填得圆满,我出这价。”

    而周围的人,顿时“轰”着响应,都言说:“这位先生说的极是,再出一诗,这酒宴我们包了。”

    叶青想了想,起身一礼,说着:“罢了,那容我想想!”

    说着,就在三楼雅座间踱着步,又望着楼外。

    湖面上白帆点点,碧水烟波浩荡,时值日暮,夕阳照着沙洲,一行白鹭悠悠而起,与晚霞齐飞。

    这景色触动着心境,使叶青的思路清晰,几名篇呈列眼前。

    选哪一呢?

    真叫人为难。

    “兄台就是叶青,现在可是思路匮乏?不妨饮上几杯以增文气?”这时,原本士子哪来的敌意,明助实贬,持着酒杯奉上。

    “哈哈,多谢兄台良言。”叶青当真接过,一口饮下黄龙酒,意气风,对着掌柜喊着:“笔来!”

    掌柜连忙吩咐伙计取过笔墨纸砚。

    叶青定了定,就此磨墨,执笔,笔走龙蛇。

    众人见了有趣,都围上来。

    此地文风鼎盛,不见人人都会作诗,却会吟得两,辨得好坏。

    后面来迟却只能掂着脚尖,再后面只能在人群外面嚷嚷着:“念出来听听!我们也品评一二。”

    人群中,刚才士子大声念出来了:“昔人已乘黄龙去!”

    这一句附和了此楼历史,论文气只算平常,第二句转眼传了出来:“此地空余黄龙楼。”

    有人就皱眉,中年人神情不置可否,细细听着。

    让人惊讶的是,朗读的士子一时沉默下来。

    外面连连催促,人群中才有人代读,却是两句整联了:“黄龙一去不复返,碧水千载空悠悠。”

    这时已有些人听出意境,知道士子为何沉默,纷纷小声说着:“到这里,这诗也算得不错了!”

    人群中就有人提醒:“嘘,还在写呢,还没写完。”

    下面又被大声传了出来:“晴川历历河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掌柜心中喜不自胜,却提出疑惑:“河阳是大河北岸,鹦鹉洲是何处?”

    随即被人笑着:“前面沙洲本无名字,飞鸟时有出没,不乏鹦鹉,想必就是顺手取了此名……此诗一出,这就是鹦鹉洲了。”

    有一个沉稳声音悠然说着:“昔日大魏,有名臣黄香在此担任太守,在此绿洲上大宴宾客,有人献上鹦鹉,故称鹦鹉洲,后沙洲被湖水所没,三百年前又现出水面,故名湮没历史,不想这位还记得。”

    众人看上去,正是这贾先生,想着:“这位想来也是博学之士。”

    众人心中所想各异,却无人再出一声,皆凝神听着传诗声:“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湖上使人愁。”

    一片静寂,墨迹纸幅传了出来,字体婉转龙蛇,大有纸上生烟云之意。

    在叶青自己眼中,这诗冒出丝丝纯白,渐而转红,既而转黄,最后定格在一片淡青中。

    中年人怔怔望着这诗,此诗文气就足以动容,再结合诗意对昔年往事的追溯,更勾起了他的悠思,不由问着:“此诗何名?”

    叶青随手添上,口中说着:“就叫黄龙楼。”

    这时老板大喜,这就是镇楼之宝,有此诗在,就算自己不是正统的黄龙楼,现在也是了,当下不停躬身道谢:“叶公子大诗才,以后本楼就改叫黄龙楼,这酒钱自是休提,也无需贾先生代付,还请上坐,由小店略备薄酒。”

    说到这里,还大声说着:“只要本店没有倒闭,叶公子前来,一概免费!”

    众人都是大赞,说着:“合该如此!”

    叶青只是笑而不语,对着中年人深深一躬:“在下谢过贾先生相助之义。”

    中年人自慨然叹息中回过神来,意味深长注视着他,淡淡说着:“小友真是有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