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零六章 抛出

第一百零六章 抛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楼外楼

    自楼上而见,户户炊烟袅袅,虽不能看千里,但十几里还能看见,一片田野中尽是稻子,大批的佃户在继续忙碌着收割稻子。

    接着就是冬小麦的种植。

    火红重楼木下摆了茶几,坐了几个家族核心人物。

    “……酿酒原材料是山薯,虽不花一文,但山里哪有这样多野山薯可挖?”

    “种在平原上,加以照料,亩产量可增三倍,南廉山五里内都是荒芜,也只能种这些了,把这原因说明,想必县令会谅解,得地还不难。”

    叶青对着族长叶孟秋侃侃而谈,说到这里,有些口于,江子楠静静悄上前,点了茶,素手执壶,给众人一一倒上

    她一身素白丝衣,显得洁净雅致,又凸显曲线窈窕迷人,但和过去多年不同的是,倒茶结束后,江子楠不再站在叶孟秋身后,而低眉垂眸,紧挨着,跪坐叶青身后。

    红叶下,她俏脸上含笑,玉瓷一样精致,却显的更真实,相比过去,她不再是朝不保夕的族长义女,而只需遵守叶青的规矩。

    叶子凡在对面看着,心中一叹,他也懂得些看相之术,江子楠原本虽有几分富贵,但中年必走衰运,甚至有晚景凄凉之兆,本没有放在心上。

    并且初闻此女异心,只觉利令智昏,本来有机会荐入6知县房内,甚至抬为妾室都有可能——这可是同进士之家,将来生得庶子也有前途。

    却落差到一个童生内房当个丫鬟,还做得津津有味,实为不智。

    “但现在看来这曾经的义妹却最聪明,将虚而不实的名份一弃,随着叶青而水涨船高,前次又引县兵来救的功劳,地位已不逊色叶族真的女儿,更别说叶青前途还远远不止举人,同进士、进士都有可能,同样作妾室,少年进士,又是青梅竹马情分,岂不胜于年近半百的陌生客?”

    正感慨时,听得父亲了话,又赶紧凝神倾听。

    “万亩,就算按最便宜一亩五两,也是五万两,但这是整田,千亩价钱是要翻三倍以上,万亩更要翻着六倍,这就三十万两…”族长看了叶青一眼,沉吟良久,说着:“酒坊投入许多,两批出酒收益极大,但刚刚收益,就算倾尽家产也难以吃下这块田,更别说家中还要备着流动资金,以防不测。”

    这是委婉的推延,在座几个叔伯都看的出来,都噤声,一万亩啊……

    就算主持了南淤河垦荒叶子凡,亲眼见得六百五十四亩开成功,对家族七千亩也有概念,但一下子购入一万亩,实是咋舌。

    这种层次大计牵连甚广,使他都深深畏惧:“只有老父和青儿,举人层次能这样从容计较,甚至博弈着族运。”

    几个叔伯对这一万亩认识没这么深,但隐约感觉到气氛,难免联想:“族长心里疙瘩虽消除,但不会这样容易就放权让青儿拿着族运冒险,而青儿也是不简单,不知会怎么样出招……”

    出乎了众人意料,叶青听了,只是一叹,就不再提,沉默一下,就举起了茶杯,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轻轻咂了一下,若有所思。

    这一停口说话,奇怪的是,众人立时感到一种压力袭来,都不由看了上去,只见叶青束着银冠,身穿宽袍,足踏高齿木屐,本是英俊少年,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郁郁深深,看不清道不明。

    只是这事太大,又关系族权,不能不顶着。

    叶青这时却一笑,转而说起酒坊扩大之事,提出一些名字问:“叔父觉得如何,这些可堪用否?”

    几个叔伯松了口气,又提起了心跳,酒坊事职都是肥差,谁都心知肚明这是叶青在安插人手。

    但本来就是叶青研出来,占了三成股,且叶青很会做人,提到名字中就有他们各房的自侄,哪里会出言反对?

    叶孟秋垂下眼睑,漫不经心喝着茶,他已很少插手这种具体事,更多在心里疑惑:这样大的田亩并购,又是青儿第一次族议提案,会轻易放弃?

    叶子凡主持着酒坊,这时微笑颔:“都是不错,如真能扩大,可以安排下来,但……”

    叶青举着茶杯慢慢喝着,这时一停:“怎么不能?器具上,整套琉璃器具也不是全部要新购,蒸馏冷凝部分可共用,只需多置十几口锅炉,以及一些难以共享的配件。”

    “人力上,帮工总是好找,缺的不过核心酒匠,我家酒业崛起以来,整个南沧郡有不少小酒坊倒闭,垄断市场致人失业的名声很不好听,不如直接弄人过来,我家待遇与奖励不错,又是旧业重操,想必是乐意。”

    几个叔伯听得汗颜:“这不好弄吧?于这行都是多年老手艺,各酒坊背后都是各家参股,怎可能放人。”

    叶青喝尽了茶,放在桌上,示意江子楠再倒,这回过来,平淡说着:“酒坊是死的,人是活的,又不是强占别家产业,只是拉拢底下酒匠,就算家生子又如何?最多连一家五口照顾了,软硬兼施不愁不来,出了问题有我担着。

    叶子凡看他说得认真,不由顺着考虑起来:“行事霸道了些,牵连还是太广,除非对各家补偿,而这样一来还不如自己培养酒匠合算……”

    “让各家入股。”

    “啊?”叶子凡几以为自己听错了。

    却见叶青微微一笑:“这些酒坊还是有些背景,我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敏锐嗅觉,才二个月,就有人指使酒匠请愿到知府,前些天回来过郡城时酒宴,知府还对暗示了,后面说不准还有什么手脚,单个不算什么,合起来的力量却不容小看。”

    “我有个想法,与其对抗消耗,不如合作,我家酒业已展示了实力,这时只要给他们一条活路,不容各酒坊不低头,而背后各家只要有利益均沾,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可将全坊分百股,这不是要对大家的股份指手画脚,只是为了将我占的三十股全数抛出”

    叶青娓娓而说,话极平淡,却使众人顿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能言声。

    这时行会钱庄普及,世族都对股份有认识,但现在连同叶子凡在内,几人都张大了嘴,这七十股,得知有七十万两银子,就算是族亲都争的一地狗血,要不是老头子还在,真要闹出人命来。

    可是这价值三十万两银子的三十股,这时抛出简直是丢个张饼一样轻描淡写,连叶孟秋都再也静不了气,直直盯着。

    叶青却似若未见,自言自语说着:“为各家公平,只许每家认购一股,恩,作价多少钱呢……一万两怎么样?”

    啪——

    叶孟秋将茶杯重重搁在几案上:“这不行”

    匀了下气,浑浊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至少要卖一万五千两这些人可不知道我们三年后就会将秘方献给朝廷,只会以为至少能垄断五年以上。”

    “只要转手还能卖得更高,二万两都有人肯要当然过犹不及,我们没必要追这个极限。”

    几个叔伯都面面相觑,叶青怔了怔,笑着:“我确实是当作三年作价,使之略有盈余,否则事后现欺诈,岂不是惹得众怒?”

    叶孟秋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花白眉一下耷拉下来,捻着胡须无奈说着:“朝廷强夺,与民争利,我们小民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朝廷再次躺着都中枪。

    叶青听得无语,暗道无耻,嘴上由衷而赞:“姜还是老的辣这一来整个南沧郡的酒业都与我家捆绑在一起,作为利益同盟一齐帮我们扩大着原料规模与销售覆盖面,这两方面人手都可以抽回来,继续扩大酒坊本部,严守核心的蒸馏程序。”

    “只需让出小部利益,还占有七成,将会在余下两年中为我族带来数倍于原先的利益……”

    叶青说的天花乱坠,各种鼓舞,唯不提自己为什么独家退出这利益,不待众人回醒过来,又对族长叶孟秋说着:“嘿,您不是担心钱的问题么?有这三十万两,哦,四十五万两,钱不就有了么?买这万亩还绰绰有余。”

    这下所有人都醒悟过来,叶子凡目瞪口呆不说,就连叶孟秋都暗想:“你这小子,原来在这里埋伏着……”

    叶孟秋想了些,神情突一变:“你是要独资吃下这块地,不惜以酒坊利益为代价?”

    三百亩丢了出去,换个吕尚静,三十万两银子丢出去,就买这万亩地,这孙子越看不透了。

    江子楠轻轻蹲在叶青身侧,屏息又倒了一杯茶水,叶青举起喝了口,不紧不慢说了声:“是。”

    没有任何解释,三成股份,年收益最多十五万两,这钱放在乱世时又能挥多少作用?

    大运开启,凶吉自化,这埋没五百年之地,却化成少有的吉地。

    不谈气运,单是这万亩之地,由贫化沃,价值就出本有余了,不过这当然不能对大家谈,什么不谈就是没有亲情友情这话真是太幼稚太可笑了,没有听说过“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