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二十章 擒拿

第一百二十章 擒拿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里,大雪。

    茫茫雪花,只见一片漆黑,一片雪花顺风飘进门,让人一个个打着寒噤,灵堂光线不算明亮,一身白衣的丫鬟暗香进来,续点了几支长明烛,她莫名的不敢看棺,只是眼角留意叶子凡。

    实际上她见过夫人凄惨残躯,尽管一切都处理妥当,压在心中不去想,也知老爷是极悲哀愧疚,下午劝过休息,也是不肯。

    侍立良久,见没有吩咐,就轻语一声:“老爷,第三天了,注意身子,请去侧房歇息会。”

    叶子凡坐着灵前,眼角的肌肉颤了一下,没有说话。

    暗香又静静退下去,因风雪合上了白棉垂帷。

    出了门,一阵冷风带着雪袭来,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这是陌生的雪天,却不知要去哪里,连刚才说话的印象都不见了。

    “我是在哪里?”

    门口雪中茫然站立一会,她才想起来,夫人已去了,心里一阵堵,泪水莫名流着,就这样回了过去。

    厚厚门帷隔绝了风雪,这时已不会有人来。

    点点烛火在堂上摇曳着,叶子凡跪坐着,神情呆滞地看着面前黑棺。

    几十年相濡以沫,姿态笑颦,琐事争吵,都一一想起……甚至几度出现恍惚,似乎妻子还在,只要多等一会,这样雪天里,就会捧着温好的米酒送过来……

    就这样坐着,时间渐渐流逝,到了后半夜,叶子凡突醒了过来,泪水长流:“啊,你终还是去了啊……”

    怔了良久,终拖着迟钝脚步去了侧房,虽满是悲哀,但终是疲倦不堪,只一着床,就昏昏睡了下去。

    没多少时间,突有着迷雾在房里弥漫,片刻,一股力道卡着脖子,惊醒一摸,是绳索锢着,憋着气去抓,却挣不脱。

    有人在背后用力一拉,把他吊起来。

    仰头望一眼屋梁,映着窗外雪光,艰难抓着绳索,吃力转过看,见着这人面孔就是大惊:“胜儿,你要干什么?

    “你这话让我想起一年前……”叶胜一身雪白孝服,微松了绳索,皱眉想了想,沉吟问着:“自一介公子贬落到农夫做起,父母你们可真忍心,现在落得这局面,可有后悔?”

    “你娘是你害着……”惊怒下,叶子凡手脚抽搐,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目光满是不可置信。

    “猜对了”叶胜拉紧绳索,抬起实看他,露出一个笑容:“不是害,是临死前,给她享受了极乐,禁忌堕落真是纯美滋味……”

    “畜生,畜生……”听明白了这话,被吊着的叶子凡,都拼命挣扎,自口中吐出了这诅咒。

    叶胜笑的温文尔雅,很有一种使人心折的风度:“啊,不要这样夸赞,我再真心说一遍,我没有害她,只是深深爱她,而她也深深爱我。”

    “只是以前被虚假礼教樊笼囚锁,直到我们用了一夜时间坦诚交流,她的灵与肉都融到我身体里面……”

    “畜,生——”叶子凡瞪大了眼睛,绳子深深勒了进去,声音再难出,面色憋的胀红。

    叶胜见着笑了起来,深深吸口气,隐隐红光在身上一闪而熄,神情满是享受满足:“娘亲的爱还拘泥了些,虽灵肉纯粹美味可口,也造成一点小麻烦……”

    叶胜说着神情兴奋起来,咂一下嘴:“我知道您是不敢多想,事实这样,不得不善意提醒一下,我们某方面算平等了,何不共同讨论下这个滋味,研究一下闺房学问?”

    “唔,看来父亲不反对,儿子就先抛砖引玉,昨天夜里……”

    “啧,这闺房小技,乐趣多多,父亲何必藏拙不语?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都是自家人,儿子又不会笑你,娘亲更是没说什么……”

    叶胜失说着描述,叶子凡听得目眦欲裂,充满无尽屈辱痛苦,叶胜看着,见着他已开始伸出舌,才停了话。

    “不愧是读书明性秀才,死亡都不能击破心光”叶胜说着,眸中红光亮起,望见秀才位格正溃散,黑气弥漫出来:“只得用这招,不过现在终是崩溃了”

    “嘿,大孽已成,只要吸取了,我就可用颠倒真经完成奠基,就可完全使用天赋神通,不多时就可扫灭反抗,掌控这叶家,哈哈……”

    笑声欢快,眸子两点红光一闪,凑了上前,嘴巴张开,就要对着一吸。

    “轰”窗口破开,一道灵光闪过,红雾一触即散,一道黑色身影闪入,接着就是一道剑光。

    红雾中,叶胜不知何时,手持长刀,只是一刀,就身刀合一。

    “叮”,金属交击声,火星飞溅。

    叶胜踉跄了退几步,踏破了地板,黑影击得倒飞半空,飞出一道银光,银光直射梁上,“噗”一声击断吊绳。

    去势不减击穿屋顶,又绕梁缠绕,“咔”的绷直,将她身形拉回。

    屋顶瓦片混着积雪,一阵跌落,天顶铅云映出周铃的容颜,紧抿着唇,一手虎口溢血,剑已换了手。

    这时借势加,身和雨燕一样矫捷,又是疾击而下。

    叶胜身影一转,避开这一击,却并不扑杀周铃,向着叶子凡就是一刀。

    “呼”又一次半空回旋,银线在粱下荡出锥形光华,风声急而近。

    来不及救了

    叶胜嘴角冷笑,刀光雪亮,只要杀得叶子凡,就大业加身,随时就可抽身,就立于不败之地

    刀光落下,却没有斩入的感觉。

    “咳,咳……”顶上传来了叶子凡复苏咳嗽声,屋顶又落下大片瓦片。

    “怎么在上面了,这是幻术”心跳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转念,只见一道剑光拔出

    上当了

    一股杀意弥漫,叶胜浑身寒毛一炸,心一寒,警兆下醒悟过来,想起夜庙杀三十甲士的传闻,族里还有谁有这种武功?

    就在这时,两道剑光闪过,一道还平常,还有一道顿时化成了晶莹闪电,笔直不曲,瞬间掠到。

    “身剑合一”这是武道范畴内登峰造极境界。

    “凭你叶青休想杀我”叶胜眸子红光亮起,深深呼吸了一下,瞬间,他的身子被一股红火烧着,面孔顿时变形,和融化了的蜡脂一样,但几乎同时,身影就有着微散骤合,略一动,就消失了。

    叶青势在必得的一剑,顿时落空了。

    十米庭院中,叶胜身影突现,一下重重落在地上,下一刻就掠了出去,直接向外冲去:“叶青你等着,我必誓死杀你”

    就一个瞬间,周铃就打了个寒战,只见叶胜这时面上泼油一样,血肉模糊,还在“磁磁”响着,更使人觉得恐怖

    只见红光还没有熄灭,叶胜身影之快,简直难以从容,只一掠,就穿过了三丈,扑到了墙上。

    就在这时,突“嗡”的一声,墙角浮出半透明的屏障。

    “轰”这屏障并不牢固,被这红火一烧,立刻破开,但却使掠势一下子中断,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道剑光掠过。

    利锋冰凉刺骨,血花陡绽放,一条断臂冲天而起。

    叶胜惨叫一声,跌在地上。

    毫不迟疑,一脚踹在他背上,只听着骨折声噼啪而响,这叶胜吐血,硬咬牙忍挣扎着回,血色眸子狠狠盯着叶青:“卑鄙土著,有种堂堂正正来啊”

    “土著?”叶青面带冷笑,剑光一闪,只听又一声惨叫,左脚却被齐踝斩下。

    “啊”叶胜长长惨叫,惨叫中带着绝望,再有神通,失去了左脚,断无能够脱离之理。

    叶胜自知无幸,面色才真正狰狞起来:“你这该死土著,我死了,会有人为我报仇……”

    叶青抓起团雪泥,一把塞住他嘴,扛着这人进了灵堂里。

    叶胜被一下扔在在棺前,脸重重撞在棺木上,撞的鼻青脸肿。

    这时叶青才微微喘气,看一眼侧房转出来的周铃,问着:“三叔的情况怎么样?”

    “他醒过来了,身体没事,只是…精神情况不好,不想过来见这恶人。”周铃说着话,毫不掩盖对叶胜的厌恶

    恶人多的是,但抵达这步实在少见。

    叶青见了,没有多说什么,又问:“你自己呢?伤让我看看。”

    周铃“嗯”了声,伸出右手给他看,左手握紧着剑,警觉盯着地上扭动不休的恶人,随时准备一剑刺死。

    叶青取出伤药,在她裂开的虎口上涂着,见着赶紧解释:“既意外活捉,就别杀了,等族长回处置。”

    周铃不再说话,片刻才些迟疑的问着:“真有这样的恶人?”

    这个公门培养,还在见习的少女迷茫了。

    “有,但不多,世上到这地步的人总很少——不过你也别灰心,这可不是叶胜丧心病狂,是邪魔作崇。”说到这里,叶青转身,冷笑的对叶胜问着:“你说是不是?”

    周铃一眼看去,却立刻惊呼,才短短的几分钟,只见这个人伤口却收缩了,切面还长出了肉芽,爬满了伤口,让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为什么要斩了他的脚踝了,不然说不定就给他跑了。”叶青看着,却不以为意,前世看的多了。

    “这就是邪魔之力?”周铃真的惊到了。

    “不是自己身子不爱惜罢了。”叶青一哂,说着:“你如果把几十年的寿命浓缩到三年内,也有这本事。”

    对这些邪魔来说,夺舍的身体本来只要用几年时间,就足够了,因此都用神通催化身体,精力充满,百病不生,修行快,甚至有过人的愈合之力。

    代价是活不过五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