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字天书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字天书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时,船冒雨行至一处,锚泊在了码头,算是安全了。

    双流镇是商贸重镇,围绕云池而建,占地十里,街巷在雨幕中灯火通明展开,雨中也人流如织,各式油伞与灯笼辉映着,形成繁华的古代画卷。

    二十里堤岸,仓库、客栈、酒楼、青楼、赌场……此类服务雨后竹笋一样密密麻麻,占据云池周围大半黄金地带

    正因这样繁华,本想住到岸上去,结果一家家问过,直达最后一家客栈也回应房间俱满时,叶青也呆了呆——这可是专门服务的商镇,前世他两次经过,可都没遇到这情况。

    掌柜看见叶青形仪不俗,女眷都是极美丽,知道是有身份的举子,满脸赔笑:“大人,真是抱歉,我们这次可真的没有多余房间了,实在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太多了……”

    叶青敏锐抓住了关键字,目光一闪:“多?比上届多了多少?”

    “小人看,差不多两倍,同行通传的消息也是这样,这镇可是半个天下必经之路,人本很多,但上届可没有这样多举子,真是前所未见……哎,大人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叶青丢下了块碎银,听而不闻出去,伞也不打,在风雨中走着。

    水声,青楼娇笑,酒肆醉语,赌场喧声……都在脑海里过滤,不知何时有伞遮挡着,传来了江子楠小心声音:“公子,或只是扎堆避雨,未必真有两倍,朝廷会试有大年小年之别,就是千人上下,太平时节哪会骤减骤增几倍?”

    “问题是,现在不是太平时节啊……”叶青苦笑着,已回过神来。

    月食劫兆初显,自己还是小看了天下英杰,天下数亿人,聪明人何其多?

    都要抓住机会赶考,以应对不祥。

    江子楠就沉默了,过了片刻,叶青回顾,见她持着伞,周铃按着剑,因尽量遮挡着自己,两女身子都淋湿了,不由暗道惭愧。

    “你们靠近来,别淋着雨……对,这样,子楠你别担心,你家公子哪次不是迎难而上?”

    “去帝都,无论来多少对手,这进士就是志在必得,除非踩着我尸体过去……”

    “公子,不许说不吉之言……”

    “哎,我还以为你们会感动呢?铃铃你也不帮你家公子”

    “吉人自有天佑,子楠姐姐说的对,公子切不可自否。”

    “两个小迷信啊……呃,好好,我听你们的……”

    这雨中小小油伞,向码头回转,旅店没有,自是回到商艇上,说实际,其实商艇上还舒服些。

    路过一处小小道观,两女一见,顿时睛一亮,拉着叶青进去,说是要拜拜,除去刚才的晦气。

    叶青无语,见两女身子都湿了,摸了摸怀里玉如意:“恩,回船还有段距离,先进去烘于一下也好。”

    两女怔一下,相互看看身子半湿,都有些面红。

    入了这道观,一盏油灯寂寂亮着,能看得出,香火并不旺盛,连观守都没有,与双流镇的繁华并不匹配。

    叶青认出这道观,供的不是三君五帝,就不拜,取玉如意在两女身上一点,瞬间蒸于了水汽。

    接着,看着她们在供桌前上香,盈盈拜仪。

    虽有些不以为然,知道两女都是为了他,心中还是一暖,取出五两银子搁到了案上而去。

    出了门,就在这时,叶青莫名回一眼,摸了摸怀里,刚才川林笔记震动了一下,又平息下来,思之不解,手环着两女上了堤岸,尽量不使她们淋着雨,借着大大小小青楼酒肆的灯光,沿湖而绕行,消失在漆黑雨幕中。

    道观·后屋

    光线很暗,只有桌上有一盏油灯,幽幽着青绿的光。

    一个道人仰卧在床上,满身是汗,面目狰狞,充满了痛苦和挣扎的神色,直到快要天亮时,灵光黯淡,一声惨叫而过。

    片刻,这道人起身,整理了一下道服。

    说来奇怪,同样道服,同样相貌,只神色细微变化,双眸深深,就显得仙风道骨起来。

    再过片刻,日出之初,紫气弥漫,这道人出了庙,在湖畔堤岸上,垂柳下,往常一样吸取紫气,回去道观中闭目养神,完成日常修炼。

    “接下来看看有什么解禁道法可用,紫府天书?”这道人期待微笑着,手就一招,突神情大变,惊呼一声:“我的无字天书呢?”

    难以置信摸几下,真没有别的,怀里只有几卷破旧道经。

    “这怎么可能?”

    “无字天书是大道灵宝,用以记录这世界万相万物,我虽不是原主,但来时掌教特赐给我,与我心神相连,怎么会丢失?”

    这道人定了定神,眸光闪着,片刻冷笑:“我到要看看是谁,敢趁虚欺夺,大道灵宝是好拿的?”

    冷笑着连连施法,却算不出,也召不回,顿使这个道人额上一片冷汗。

    连着换了几道召法,都完全失败,道人有所明悟,面露出一片黑气:“我还没死,这就认了新主?这怎么可能?

    许久,滔天愤怒平静下来,知这于事无补。

    重新打开观门,眯着眼望着阴云密布天穹,天穹上浓重黑云密布,一个闪电,把道观照得雪亮,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震得老旧道观,籁籁落下尘土,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只有大雨直泻而下,呼啸中枝桠舞着,出令人心悸的声音……

    这道人表情阴晴不定,突冷笑:“这方天道真是玄妙,我有着无字天书屏蔽,还有掌教施法,就是避开监控,本已成功,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这天道还能自动算计,夺了我的无字天书”

    “不过,这又怎么样,日月无光,这是阳谋,谅你也解决不了”想着,这道人脸色又黑了起来,咬牙恨声:“你这新主,可别叫我这旧主碰见”

    一条幽暗的道路,几骑穿过,一阵风裹着一条树枝打了过去,鞭子一样猛抽着一骑,这骑打了一个激灵,勒住了马匹,吐了一口气。

    “这是昭王祠?”

    俞帆挽缰缓缓而行,略带迷惘的眼神望着,这是个小山,甚是平缓。

    把马匹缰绳系了,进山门向上看,一级级都是台阶,上百级才直通到上面的正殿大院,二侧种着华表树,树冠都不甚高。

    到了上面,俞帆看着,见着门紧闭,俞帆望着正殿,突有一种恐怖,一阵心悸,额前就渗出一层冷汗。

    “公子,您怎么了,是不是饿了,都大半天没有进食了”

    “是饿了些。”俞帆只觉得肚子里空空,头晕目眩,见着要敲门,就说着:“慢”

    说着,就站在了檐台下,这也淋不着雨,只是存神凝思,就有着下人就取了于粮过来,这是油纸包着的油饼、半只炸鸡,还有些清水。

    俞帆就默不作声的用了,神情恍惚望着下面,一阵风吹来,裹着湿湿的雨雾斜袭进来,俞帆浑身一颤,看了看漆黑的天空,突一咬牙:“你翻过去,打开大门,我们去里面拜见下昭王。”

    这样一说,顿有人翻过去,在里面打开了门。

    一行人进去,别的人都向着大殿正中一躬身,肃然不语。

    俞帆亲自进去,进了大殿,见着殿前长明灯还亮着,照得一个一身王服的神像,由于进来时不甚礼隆恭敬,就觉得殿内阴阴带了点肃杀,点着了香,双手插进炉里,再行跪拜礼。

    三拜之后,俞帆心情就平静下来,款款说着:“自古无不亡之国,乐肃宗早去,只留三岁太子,大王身为皇帝三弟,慑政王,却忠忱于君国,呕心沥血,勤于王事,先后十五年,使得大乐朝中兴,至少挽回百年气数,有功于社稷,虽日后被皇帝论其谋逆罪处死,但二十三年后,就复还昭王封号,配享于太庙。”

    “以后德风可传于千古,故历代朝廷都有加封祭祀,香烟血食不绝,我自小就对大王,怀有敬佩之心,本不敢动得祠堂草木丝毫,只是月食已现,于朝廷或有劫难,帆自幼就立志报效朝廷,不敢有违此愿,不得已,伐大王祠外一树。”

    “日后帆有成,必会以大礼祭祀,还望大王原谅。”说罢,再深深一礼,就此回身,出得了殿,下阶出祠。

    几个武士紧随侧畔,一步步跟着往下,俞帆环顾左右,见远处山峦苍茫,近处农田青片,默默不语,到了中间一颗,突袖子里一颗明珠一亮。

    这俞帆再不迟疑,“啪”一声抽出剑来,这剑带着光亮,显是道法加持,只见剑光一闪,附近一颗华表树顿时拦腰而断,只听一声惨叫,鲜血飞溅。

    倒下的半段树枝,化成半个身子的人形,惨叫着伸手指着俞帆,俞帆再不迟疑,说着:“收”

    只见一片青气弥漫,收了过去,自俞帆鼻孔而入。

    “为什么?”这人形嘶声问着。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俞帆有些惆怅的说着,回看了昭王祠一眼,又是一阵心悸,只是却并无悔意。

    俞帆知道原本按照叔父计划,或可平安又无后患取得此机缘,但现在计划被破坏,叔父早去世,而自己又和家族恶了关系,虽没有完全断绝了气运供应,但还是不足,这可谓事急矣

    只有这样,才能中得进士,这样就海阔天空,再无人能阻了。

    想到这里,醒了过来,却见地上这人形已散去,又变成了半截枝,心里一凛,踏步而下,脚步橐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