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笼栅论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笼栅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场下三千考座人满,“滴”一声响,落在大殿里寂寂可闻。

    “考题将布,各举子肃静。”

    叶青听到这声,望着高台上悬挂的玉印,神情一动,伸手按在白纸上,认真分辨细腻均匀的质感。

    以前有法力镇压,还不足为奇,但现在殿内无异,就突然之间,感觉不到气运,调动不起道法,甚至川林笔记都不见。

    这本命之宝血肉相连,不说旧主未亡,不可能就生生被人夺走,就算有这样大能,被夺走时不可能没有感应。

    “原理是魂魄意识,类似放逐之地的空间?”叶青闭目体会,就是皱眉:“我在逐之地七年,再熟悉不过,这不是这个感觉……”

    想起前世贡院“文运之地”的传说,一些信息对应,低看着手上。

    刚才变化时间太短,叶青虽早有准备,确定手一直按在白纸上,细腻均匀的质感不曾变动丝毫……

    “这是道域?”叶青望向周围举子,一个个近在咫尺,神情平静,心中暗想。

    正想着悚然,突听脚步声。

    一个青紫大员自侧殿通道过来,正是大学士佟善,到台上没有多话,只扫一眼下面举子,淡淡的说着:“殿试只考二题,正午准时收卷,现在开始卷。”

    说着对真人点点头,又捧出一只金盘,对着上面五彩圣旨、晶莹玉碟一礼。

    顿时丝丝青光和金光交合,浮在空中,化成了一个“现”字,见此,佟善就松了口气,这青金之光在殿穹上空一闪,突听得人人讶声,叶青看去,果见得第一张纸面上浮现了题目。

    “喻下纸现,很是神奇,现在看来,的确是道域……到这步也真是绝了。”

    叶青苦笑,看着举人神态,心中意识到,这道域看似真实,实处于真假之间,就算有人串通,这时都接受不到,甚至因举动异常,落在台上监考官眼中,当场就以考场违纪给清退出去。

    “难怪多少万年,违纪常有,就没有听说过有作弊大案,以凡人之身,与天庭斗,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啊……”

    摇摇,收敛了心神看题。

    题目只有两道,并不同于前世,想完全照抄是不可能,但题目本质还是一致——第一道是论道,第二道是论世。

    叶青脑海里本能冒出潮水一样的华章佳段,都是可以合用,但都不完全贴合,关键是有没有核心立意贯穿。

    抬看了眼高台,漏壶又灌满了水,一滴一滴落下,在大殿里清晰可闻,除此一切杂音都隔离了。

    既时间还早,叶青不急于答题,心念一转,华章这时在眼前一一流过,就有些纯粹的意境,在心底酝酿起来。

    “什么是穿越者的道?在这上达天听之际,我要对这世界说些什么?”

    叶青凝看了片刻,才隆重在雪白的宣纸上写着:“上下阴阳兮或曰道,四方平行兮或称王”

    这八个字写定,叶青的主题已定,不急着下笔,却若有所思,想的却是离题万里的民主。

    前前世叶青就有着“展之于宏世,缩之于用身”,意思就是,宗教和修行,如果不能指导现实政治和经济,它的“大道”也有限。

    北方人,南方人,提炼的本质是华人。

    华夏人,美州人,提炼的本质是人类。

    这社会和资本之间,专政和民主之间,甚至万国万邦,古往今来,未来一切国度,其拔万世之道是什么?

    而这道,与本世界的大道,又有什么区别?

    是不是还是一个?

    叶青沉思片刻,在草稿上画了几只羊,又画了几只笼子,再画了几个栅栏,心里就洞然开郎。

    国者,笼栅也,这就是国家的本质。

    “大国之道,在乎笼栅也,笼而喂之,在于齐德,栅而奔之,在于栅高。”

    这意思是说,采取笼子政策的,就是使国民各个隔离,朱元璋定户籍,使得乡人不能离县,就深刻说明了这点。

    所谓的耕战,就更彻底了,笼子喂食,道德就是平等,只有人人有其田,口口有饭吃,就太平了。

    本质就是法网深入到方方面面,随时于预居民活动,云:举手投足都有其法。

    所谓的民主,在此时叶青看来,却很简单,无非是罢笼设栅。

    民主这思想,有几人能洞察本质?

    为什么有些民主国家蒸蒸日上,领导时代潮流,而有些民主却绿色政变,时时冲突不休?

    真的是学费和一个过程?

    “笼之材或可竹丝,栅之树必长木。”

    民主在建立的同时,必须有着“**”的同时建立,这所谓的**,在国家上就是强有力的法律和国防。

    这并不矛盾,笼子可以以竹丝围着,但养的都是饲料鸡,都是死肉。

    而草场牧场,活动空间扩大,牛羊鸡鸭都充满活力,可为了防止牛羊鸡鸭逃走,为了防止外来饿狼,就必须以铁网或者高大的栅栏围着。

    甚至要建立大意识,这大意识就是使得外部不能通过民主来于预自己内政,不至于让公知带路党上台。

    这就是矛盾统一,而绝大部分民主思想,却没有这核心,美国一方面坚决维护自己的大意识和传统,一方面却避而不谈,甚至输出反面——使民主制度下,外国群体被分裂成许多块,各个党派都有国际后台,相互拼杀,不断内耗,气运,或者说命脉被外国控制,国家日渐衰退

    只有思想,文化,宗教上大统一,才能使民主受到束缚,这时民主才会真正建立。

    人是羊,只有坚固的栅栏,没有羊能跳出去,才能实行民主(放养),没有建立牢固的栅栏,羊就会纷纷跳出去,或者外来的狼纷纷扑食,这样的话,这个国家和民族就完了。

    民主的建立,先必须建立栅栏,外可抵御外来侵略,内可使大家心甘情愿的在圈内活动

    这就是民主的根基。

    从这个角度上说,国家之间你死我活的路线不过是一场春梦,任何国家本质就是笼栅之道,民主和**根本上没有丝毫区别,无非就是圈养动物的空间大小,笼栅修建的牢固与否。

    但是具体上却有很明显的标准,束手缚脚,举手投足都触及法网,这就是笼子。

    个人范畴内有广阔的活动空间,又逃不出去,这就是栅栏。

    圣人之道,随世而移,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合适笼栅的尺寸,保持活力,又使之不能跳出去,这就是大国之道,贯穿一切历史始终。

    大国之道已立,哪和天地之道有什么关系么?

    无非是扩大版的国度,以生死为法网,以循环为原则,只是这些“栅栏”太过高远和强硬,无人可脱,就变成了天道,三位道君以此统治世界。

    上下阴阳兮或曰道,四方平行兮或称王,在这理论里浑如鸡子,再无出世入世之别,一瞬间,叶青甚至诞生出看穿一切迷惑的感觉。

    所谓的理论,就是通过某个角度来观察、印证、指导现实,叶青已经感受到自己的理论,束之于身,展之于世,都一一对应——这正是“大无漏”

    对叶青而言,核心理念有了,前世今世阅过万卷文章,融合沉淀下,具体文字润色,写出文章,就游刃有余。

    心中微喜,却按捺下来,沉思片刻,取来一张宣纸,静静落笔,这时或有神助,精辟见解流淌而过,当下就不再迟疑,笔如龙蛇,凝神写了上去。

    一时间,顿时整个大殿都渐渐淡去,一切世俗都远离,只有眼前笔迹,不断写出了华文。

    大殿内,道人突一惊,感觉到玉印产生了震动,凝神一查,似是不信,又是一查,才怔怔不语。

    “怎么可能,玉印镇压,就算是三千青文都要削去,怎么还有受到震动?”

    展开了天眼,只是目光一扫,就见得一处案卷上,丝丝青紫之气弥漫,但只离得一寸都不到,就被玉印削去,产生一阵阵波动,不过由于削的太快,却并不显眼,不仔细看不出。

    “青紫之气?这是写出了某方面的大道之文才有,这届考生有这样的人?”这道人见着,只是不语,蹙额皱眉想着。

    而在这时,就有一人悄而无声的靠近高台,凑到了佟善左右,这道人就眸子一沉——这是朝廷方面的人也觉了

    佟善开始时神态不耐,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殿试时,有什么事情要这时说,但附耳低语了几句,佟善立刻站了出来。

    这动静大了些,顿时引得前面几排举子的注目,佟善顿觉失态,却是一笑,踱着步子慢慢巡查,面无表情,看不清神色。

    “原来是随意巡查”众举子就丢了心思,继续答题。

    佟善连巡查了几排,一刻时间后,才故作不在意的经过叶青桌子,目光一闪,就见得了考牌。

    “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叶青?”

    这名字有些熟悉,佟善目光一闪,就想起了袁世温禀告的事:“该死,这人是怎么办的事?却把这样的人拒在门外”

    却是把自己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态度完全忘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