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卷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七千举子回去,大半拿捏着进膳的人都立刻喊了酒席,填饱了肚子,再就是立刻淋浴,接着就呼噜大睡。

    这半日殿试,所有人都筋疲力尽了。

    第二日到中午,举子才6续醒来,叶青睡得很好,上午才用了早点,就见着贡店里已张灯结采,提前有着吉贺。

    才想着休息一下,不想傅承善和孔智就来了,说是对文。

    半个时辰后,两个人都有些恍惚,傅承善脸色苍白,默默盯视着叶青,许久才说着:“这论闻所未闻,我却不知道怎么评价了。”

    孔智略一沉吟,却缓缓说着:“叶兄,这道理似是有理,但大道讲究一个由性入命,这怎么见命呢?”

    所谓的由性入命,就是能脱离心性,分析和指导现实。

    叶青笑了笑,这里院子十分幽深,叶青就说着:“我们不说大处,就说家族罢,家族以血缘宗法为篱笆,这是可以理解的罢。”

    见着二人点头,叶青就继续说着:“以笼栅论的尺子来衡量下,宗法森严,嫡系庶支分的太清楚,规定什么能作,什么不能作,一举一动都有家法族规,使得庶支动弹不得,这就是笼子。”

    “笼子也不是没有用处,短时间内可号令森严,凝聚起全族的力量,这就叫‘盛,,或叫‘兴,——大凡小族都是这样过来。”

    傅承善和孔智细想了想,的确是,都不由凛然,不言声听着。

    “可人能忍一时之笼,却难忍一世之困,困守笼子,只有一餐一榻,为族里牺牲,短时间还可,眼见着已经打下了一片江山,嫡房三楼五厅,阳光雨露,而庶支却挤在了狭窄笼子里,就只有一槽之食,你说这会怎么样?”叶青一笑。

    孔智脸色有点苍白,而傅承善翕动着唇,一时说不出话来,就听着叶青继续说着:“这怨望怕是人之常情了,笼子有点岌岌可危,那就加牢笼子,原本笼子还能跳跳,叫叫,现在要跳不得,叫不得。”

    “笼丝越苛越紧,怨气越困越生,就算一时不能破得笼子,也再无为族贡献之心,持的是只管撞钟冷眼旁观——这叫着‘衰,”

    “这族再无精诚锐进之气,要是别无外患,还能维持中平,渐渐衰退,可是县里有大族七八,十几支,你幕气深沉,别人自是越你,蚕食你,打击你。”

    孔智就问着:“那以你笼栅论的尺子来衡量,又怎么办呢?”

    叶青有些忧郁,思了下:“其实这事在宗族里很常见,大凡兴旺,都是在进取后,能换个大笼子。”

    “虽还是笼子,但大家要求不高,也就满足了。”

    “要是鼎盛大族,比如说你孔家傅家,都是诗书继世、礼法传家,对于族中学业历来极重视,又有着家誉家声。

    “只要家学不断,家誉不坏,你们二族子弟,生来即得别人看重。”

    “就算有着再严酷的制度,只要在合理范围内,你们二族子弟参与科举,都能抬高几名,入仕婚配更是方便。”

    说到这里,叶青古怪一笑:“结个好亲家,胜过十年奋斗么”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们族内,读书是一视同仁,有人要在这点上动文章,是不是就下场很惨?”

    “大族家事千头万线,要糊涂要闭眼时很多,但要是敢坏了家风,是不是下场很惨很惨?”

    叶青这一说,果见得二人色变,就满意一笑:“读书、家风、血亲,这就是大族栅栏之道,读书要纵烈马,都是放纵着甚至鞭策着子弟奔驰,谁在前面谁就得欣赏,但谁要是想坏了规矩,破了这栅栏,哪怕是嫡亲,都断然处置——我想历代不缺乏这种例子罢”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些都成了你们子弟的烙印,一出去,就有人说——这是孔家子弟,这是傅家子弟。”

    两人沉思良久,孔智才回过神来,说:“这事叶兄不点醒,只怕我们至死都想不到,其实这道理不深,却字字珠玉。”

    傅承善怔怔听着,沉思着说:“我听见,乍闻下吃惊不小,但这会想想,别的族长难道不知道?”

    “理论应是没有成系统,但族长都是一时之选,本能会知道,可是笼子和栅栏,这利益太大了,多用了笼子,条条框框束缚英雄,这余下的草场都是主家嫡房的,要是建了栅栏,万马奔腾,这嫡房就占不了多少优势了——傅兄孔兄,你们家族是名门,实行栅栏之道,你们认真想想,你们嫡房中,中秀才举人进士的比例,难道很多?”

    叶青起身踱了几步,笑着:“万马奔腾大族兴,万马齐暗嫡房贵,归根到底,是爱族,还是爱嫡,当然到了现实,不能这样黑白分明,所以要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着笼栅,这就叫与世同行”

    傅承善和孔智细想了想,都变了色

    叶青点了点,有些沉郁的说着:“这件事就说到这里了,笼栅之论,不过是我看世界的尺子。”

    “道君,帝君,天子,百官,或有别的尺子来衡量——所以你们也别放在心上就是了,等着这次科举结果,才是正经。”

    皇城·贡院

    外面种种议论,被厚重的贡院隔离,连丝风都吹不进来。

    大殿灯火透明,只有沙沙宣纸摩擦声,偶有一些交流声,案桌之后,都是认真阅卷的人。

    主考官佟善和监考道人只是静静看着。

    三殿正副考官、监试巡吏、阅卷官,有上百人,紧张有序忙碌着。

    初选还是按制废黜,没有答完,或者明显质量很差,都可罢黜,可到了举人层次,敢来应考很少出现直接废黜的卷子,卷虽七千卷,可只有二篇文章,文字量还不算大。

    考卷就很快分类叠放,罢黜的有三百卷,因题少卷薄,堆在一起不过三尺高,这就是废卷,除非开印时,文气突出引得复查,否则不会有人关注。

    再选就是挑选出合适的卷子,有资格阅卷的,都是百张卷子一叠,按照甲、乙、丙、丁分成四叠。

    丁卷就基本上是落榜了。

    甲、乙、丙三叠,算下来有三千一百五十卷。

    佟善看着分完,再扫看下面正副六位监考官,定了定神,对着监考道人说着:“初选已毕,还请道友开启法禁。

    道人不语,伸手在玉印一按,道域尚在,无声无息解开了文气禁制,并且加持使之现世。

    “轰”闷雷滚动,就见白气自每一份文卷上冒出,这已不是泉喷,而是大浪潮汐涌起,惊涛骇浪一样扫过。

    白潮滚滚,文气似海,淹没了整个大殿,接着喷薄冲势方止,各归本卷,飞升华着气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黄

    映得整殿金黄,万卷涨势才缓,大半都渐渐停滞了,只有小半向着青色攀登。

    众人选卷时就已有了预料,亲眼看见,还不由目炫神驰:“这一届,惊采绝艳,积累深厚甚多……真是可畏可叹

    佟善听着感叹,赞同点头,能到殿试都基本有着金黄文气,本来往届只有十分之一左右是青黄,有数十卷青色,或深或浅。

    三榜都在文气青黄以上选取,但这时众人望去,有五百卷达到了青黄,又有上百卷显出青色。

    这时文气基本停了,有人要过去搬卷,佟善摆摆手:“稍候。”

    几位正副考官相视一眼,都看到了惊异,面面相觑。

    片刻,只见一卷还在继续,许久,一丝紫气浮现,化成了深青中一点淡紫。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佟善看了眼道人,暗自一叹,又等了会,再无异象,佟善看向了真人,说着:“真人觉得可否?”

    真人看了卷子一眼,见青黄以上,基本都在甲乙之列,就说着:“可”

    佟善就吩咐的说着:“青色以上的卷子,都取来吧,先自选出二榜进士出来。”

    “是”就有着搬来青色以上卷子的吏员,个个都动作小心,捧着重宝一样,一人捧着上台时,忍不住一瞥,只见卷上书着: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叶青。

    佟善不言不语接过卷子,后面副考官踹了这吏员一脚,示意他继续做事,佟善只做不知,看向叶青这卷。

    “上下阴阳兮或曰道,四方平行兮或称王”

    文章两次读过,现在第三次,佟善读着就是暗赞:“难得此子,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几位正副考官上来,捧着收集的青卷,小心呈放在长长号桌。

    道人扫了眼殿内,见青卷无一遗漏,就微微颔。

    众考官就在号桌后坐下,对这百卷按着文气初步排序,最后确定前面二十三卷,决定关键入选名次。

    “此卷不错,不过过于锋芒。”

    “此卷文气俨然,只是太过沉闷,有道学之嫌”

    这些让人产生错觉,其实越自己中意,越无情贬低,半点不留口德,恨不得就贬出二十三名外。

    每个考官面上严肃认真,心中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贬出去才好,往届这些青卷,很多都是进士,但这次考生倍增,都溢出了二十三名了,这就留给了朝廷,只恨不能全都贬出。”

    道人冷眼看着,记着天庭吩咐,看了他们最终筛选出的范围,差不多深青浅青对半,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于涉。

    无论何时,最顶尖的人才,总是稀缺,朝廷和天庭虽是一个碗里吃肉,但在这一层还是竞争激烈的很。

    只是大半都是天庭全胜,偶尔泄露一两块肥肉出来,朝廷就自以为得计,做出迅捷扑食姿态。

    不过这都是姿态,彼此心知肚明博弈,按着实力分配罢了,而博弈就有倾斜,总有些特殊时局会给朝廷带来重量筹码,这时天庭就必须让出,甚至默许在名次上动些手脚……只要别太过份。

    道人这样想着,望向大学士佟善,最后目光落在青紫卷子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