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总督府

第一百六十五章 总督府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才子门是一处码头,原来淤塞不成模样,总督上任后,其间几次治河,河道拓宽,水深丈余,船只来往方便,兴隆起来。

    远在船上,就见得岸上铺店堂肆栉比鳞次,甚是热闹。

    叶青缓缓自冥想中清醒过来,感觉到了体内深沉的黑德之气,浮出一丝微笑。

    灵犀返照大衍神术上次不能突破就醒过来,果要花费几倍的力气,过了半个月还没有突破第四层的膜。

    无奈之下,只得又借着川林笔记,对黑德之法进行推演,并且提出了五德合一的想法。

    果不其然,川林笔记演化出三十七种变化,经过实践,却选择了一种只合于自己体质的变化。

    此时体内黑德真水之力,深沉不动,周身百窍张开,滚滚元气精华汇聚,进入自己的**中。

    再摸了摸侧面黑龙旗,经过一段时间炼化,黑龙旗有了很大转化,原本充满了怨气杀气的旗帜,现在却一片深沉。

    黑德者,水也;水者,渊泉也

    叶青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种对黑德的解释,但在自己的想法中,这就是太阴之水,与地府之气相沟通。

    深沉的黑德之气弥漫,一股慷慨牺牲的军气冲出。

    “只要授旗,就可凝聚军气了。”叶青满意的想着,起身出了静室。

    一出去,江子楠就迎接了上来,露出了笑颜:“公子,终于到应州了,要卸货下船吗?”

    “这个自然,虽有直通到南沧郡的水道,可是到了自己地盘了,难不成还要摆架子,连沿途州郡大人都不拜访?”

    “自是要一路拜访州郡县的父母官,这是基本礼数,不过不可用马车了,这太奢侈显眼,还是多用牛车就是了。”

    “还有,跟着前来的人,要多照顾,不可怠慢了。”叶青吩咐,反正这世界的“牛”,力大善拉车,又平稳,比马车好多了。

    江子楠听了心悦诚服:“是,我这就去安排。”

    这一路,又有不少人投靠,现在门客有着五十人以上,都是叶青指定要的各种各样的人才。

    加上原本誉郡王赠的织女和匠师,简直是一个小社会。

    江子楠就在州城码头上,叫了牛车,这里没有帝都那样好的码头设施,搬运卸货,忙了半天才完成。

    这时是下午,日已偏西,堤上过来第二批公差,来的是周神捕一个弟子,长得浓眉大眼,双眸炯炯,佩着长刀,隐隐有股威煞之气,这是长年淋浴在律法中才有的公门之气,不过对着榜眼公,却很是恭谨,虽是师妹,已不敢多看周铃,只说着:“总督府上已设了宴,还请榜眼公过去。”

    叶青笑了,把鞭子交给周铃,不以为意的吩咐:“我们先过去,不能让上官和长辈久等,子楠你带车队慢慢跟上。”

    “是”江子楠脆声应了,继续组织队伍——货卸上去,还有人要组织,这样多的人,大多以前都不相识,还有书、蔬粮、龙马,都是非常繁杂的活计。

    幸两个女织官参与帝都大型织衣场,能辅助一些,又有路上招收来的人才中擅长政务,这时临时执事帮忙。

    叶青不管这些,已乘了牛车,去了州城里。

    本州士子中得进士,甚至是榜眼,这是文事上的大荣耀,州督都不能无视,按察使范善甚至亲自迎接,一身便服,见着就笑着:“榜眼公,你可是给我们应州大大争光了”

    叶青连忙翻滚下了牛车,参礼:“都是范师的栽培,不敢当”

    范善自不会当真,心里也觉得舒坦,望一眼后面庞大车队,拉着叶青的手进了去,亲热许多:“听说你只受了翰林编修,没有申请在朝廷任职?”

    说着,和叶青一同上了马车,范善很有些期待望来:“翰林编修清贵,却不掌实事,要是有意在州郡中任职,我可以为你分说。”

    这个世界里,虽无座师这种名称,但叶青毕竟是他取的举子,总有些情分,任职自就有着天然派系烙印。

    叶青哪还不知他的意思,心中有些苦笑,想了想,坦承说着:“范师,我出身县中小族,又太年轻,骤得到这样高位,实是根基不稳,这次提前回来,就是想在县乡之中,修养三年。”

    街巷交错,辚辚车马,行人如织,仕女如画,州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叶青还是坚定辞去这盛情邀约。

    突想起了地球往事,这按察使至少是地球上华夏的常委副省长,有一次适逢其会省里大领导视察,甚至被拉着手慰问,因当时太紧张,还让领导亲切开了个玩笑,这种临场真的是的感激盈怀,回家后洗个澡,做了两道好菜,开一瓶黄酒犒劳,看电视上自己有些滑稽模样,好笑之余,却又心中冷静下来。

    心气难改现实,根据叶青实践,就算你修为通玄,要是不能改变**,自就很难避免被所慑。

    原因很简单,这气代表的是社会资源,是生杀予夺的大权,只要一日不能越社会性,就在罗网

    孟子自范之齐,望见齐王之子,喟然叹曰:“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夫非尽人之子与?”

    连孟子都这样,何况修炼者,只有真正掌握力量,才能分庭抗礼,甚至越之

    而现在,叶青中了进士,又修得神通法力,无需特意锤炼,自然而然就有一种分庭抗礼的气度。

    范善有些讶异,上下打量这少年,以前这少年,再怎么样文才风流,总露出一丝寒酸,这是心力难以挽回。

    这时叶青面带微笑,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思索,显是在思考,长袖雪白里子翻着,双手扶膝正坐,悠悠畅谈,一丝黑幽的贵气让范善在心中暗叹。

    这样人物,却进了天庭进士

    不由就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难为你看的这样清楚,不受富贵迷惑,我就不多劝了,总督大人问起时,我自会为你分说。”

    “多谢范师”叶青微微喜悦。

    夜宴还是在倾楼上,悦耳的丝竹宴乐声里,侍女在前面引路。

    裙衣飘洒,露出了衣角上的繁复玄纹,这是总督府培养秘藏的印记,巧合的是,她还是上回倾楼宴的那个,这时却只认真给叶青带路,连话都不多说一句。

    榜眼公的名声,越在民间就越吓人,这是注定天藉的天人。

    叶青也没有了上回戏弄心思,他心里清楚,随着自己地位越来越上升,越是要谨言慎行。

    自己举人时,开开这种玩笑,人家说是少年风流。

    现在是进士,开这种玩笑,不但被人认为有失官统,还会对眼前的少女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要不就是索取了她,带回去,要不就可能使她跌入尘埃

    上楼最后一层,整理了下衣冠,进了门。

    灯火辉煌,高朋满座,总督一身便服,亲自上前欢迎,拉着叶青的手,回对着众僚属玩笑说着:“榜眼公来了,还不赶紧巴结,说不定以后我这总督位置,就要换此人来做了”

    “总督这样说,真是折杀下官了,万万当不得。”叶青做出惶恐姿态,迎着一众官员或平板、或微酸的面孔,心中只轻轻一叹,不过现在却也不惧这点似是无意,又似有意的风浪了。

    “当得我做官到现在,别的不敢说,这双老眼还是自信”总督哈哈笑着:“来,接风洗尘,再说说帝都有什么变化,我可是六七年没见过白玉城了……”

    叶青跟着步入,在总督左侧的客位坐了。

    叶青能坐这个位置,因是两榜进士,榜眼公,天人

    这区区正八品翰林编修,其实不在序列中,要真的是进入官场,就算日后前途广大,不到十几年就可能位至青紫,还是没有这待遇——上下级最重官品,这时就要行庭参礼,一丝不苟。

    总督举觞劝酒,大家都饮了,叶青就把殿试一些情况说了,在座的有一大半没有经过殿试,都听得津津有味。

    叶青又随意说了些帝都的情况,杂着就说了些六皇子和十一皇子的事。

    总督深邃目光凝视着叶青,此人还不到十八岁,英俊风流已是掩盖不住了,本以为此人会投入六皇子门下,以后祸不可测。

    但不想此人已投到了十一皇子誉郡王门下,还受到了隆重礼遇。

    誉郡王母族外祖父已去世,但长舅先是任着工部侍郎,现在又调至到直隶内当太守,虽在品级上说是平调,但实权来说却大大涨了。

    这些都罢了,关键是只要不涉及六皇子,此子年才十七岁,可以说前途就一片坦途,无论是任职朝廷,还是潜修道业。

    这几句话一说,人人都知道这少年进士并非是不识时世的书呆子,还有几人愿意和他为敌?

    叶青被总督的目光看着,有些奇怪,又笑叹着:“这几年科举,真是耗尽了我的心血,必要回到县乡里好生修养三年了。”

    范善听了抚掌一笑:“的确,榜眼公十七岁到了这步,自极是不易,现在也该缓口气了。”

    副手的面子还是要给,总督就笑:“这个自然,本督本想请着你出山,但细想的确有些不近人情了。”

    “下官多谢总督大人”叶青笑着接上话,站起身来一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