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八十章 嫁妆

第一百八十章 嫁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叶青每日一篇的许诺很快就食言而肥了,却是婚事比想象的快。

    这日时值正午,夏日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深深浅浅斑斓一片,红色剪纸花在地面上投落繁复美丽的影子,映着红纱帐幔。

    虽有着玻璃镜,但按照传统,还是新磨了一面铜镜,这光可鉴人,镜中一张俏脸带着丝红晕,双眉微蹙,眼波流光盈盈,神态中自有喜意。

    小轩窗紧闭,听得闺房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喧闹声里似搬着东西。

    丫鬟巧儿在门口站不住了,脚步鬼祟,可能偷偷溜到廊下观看。

    曹白静独自坐于镜前,只穿一身素白亵衣,对着镜中的自己,慢慢梳理。

    窗外喧闹声渐渐小下去,房间里只听得自己心跳,曹白静只觉得此时,心思翻滚,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涌了上来。

    五月初一,再过半个月就是婚礼了……世人婚娶,对自己这样女子又叫成礼,所谓的礼就是严格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程序而进行的婚礼礼俗,越是大族越是讲究这个,每个细节都是万万马虎不得。

    民间婚礼出场的都是专门媒人,层次有高有低,低者身穿粗布衣,混迹市井城镇之上的牙婆。

    中等门户媒人着冠、黄包髻、系把青凉伞儿。

    而专为大族服务则是衣饰华丽,装束宛如贵妇……她们地位说高不高,在相对严谨的社会里,多半是男女寄托希望的渠道。

    可媒人都见钱眼看,隐瞒男方年纪,虚指两家财富,夸大女方容貌,种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为防止这事就得“相媳妇”。

    往往两家约好时日子,在酒楼园圃雅致环境相见,要是中意,男方以金钗插于女子冠鬓中,叫做插钗定缘,不如意送二匹彩缎。

    女方也可以拒绝,但总有男强女弱之意。

    不去相媳妇,就只得听天由命,最好笑是前年一次婚事,帝都都官严文与一豪门孙氏女子成婚,怕自己年纪大,就不敢去相媳妇,匿报了五岁年龄,洞房交礼时,才知道这位孙氏女子比自己还要大,原来她匿报了十岁。

    这荒唐事引得当今皇帝都大笑,是以被人们当做奇趣哄传,没两年就哄传天下,南沧郡这样偏远边郡也是听闻。

    有这教训丨听说现在兴起更繁琐的相亲了。

    但有例外,男女本来相识,又或两家利益下必然联姻,这时表示重视,男方就会请地位高者出面说媒。

    堂堂一县之尊,“百里候”6明大人代叶青出面求亲并且主婚,这让父亲大有着面子,见人就夸:“我就知道吾婿就是有情义”

    男女相识已久,青梅竹马,又有知县作媒,因就省了许多繁琐的相亲,直接在知县主持下,第二步正式定贴。

    很快很直白。

    曹白静到现在还记得自己见得叶青金贴,龙飞凤舞,写着曾祖、祖父、父亲三代名讳、职业,当然三代都是士子,后面都写着童生、秀才,很是光彩……

    议亲的是族里第七位男子,元鼎十七年某日某时某刻所生,父母不在堂,房中有资财合算五十万贯

    “没有必要这样夸张罢”这是当时曹白静脑里唯一念头,羞恼啐了一口:“是和我炫耀么?”

    往下看,主婚的是平寿知县6明,到这里就已无语,这是本县独一份婚贴。

    曹白静都有些不好意思写自己的定贴了,但这要对等交回给男方。

    她与叶青两家知根知底,自拉不下脸来学别家定贴上胡乱虚报,只好苦着脸,咬着牙,弱弱写上去,心里把叶青扎了一千次小人:“都是进士了,谁不知道你厉害,就不能低调点么?”

    “嘭嘭嘭”在前院厅堂里响起,又传来曹户扇得意大笑:“哈,我说没错吧,这份厚礼……真吾佳婿也”

    曹白静立刻羞的满面绯红,手捂耳朵,简直无脸见人,这还是自己的父亲?

    她心里知道,这是财礼送来,再过半个月就要迎亲,下财礼差不多就是这时了,可是父亲这样实在失态呐

    第三步议定礼,婚姻节奏就加快了,由男方选好黄道吉日,挑挑捡捡,最后选了五月二十三,据说最吉利。

    “鬼才信呢……”曹白静红着脸,又啐了一口,实际上听说内幕,叶青直接对主婚的知县问:“两个月内行不行?越快越好”

    据说当时就砸出一叠厚厚的聘礼名单,看得6明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口气差点接不上,指着叶青手指颤抖:“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呐”

    天下承平,世风逐富,婚期取决于财礼多少,这是人之常情,但没见过这样。

    可是曹家也恨不得早日嫁过去,因此父亲曹户扇与祖母姚太君见了礼单,就立刻应着:“早些好

    “这还真是他的风格……”曹白静心中一点都不意外,在这时,没有人会来听听她的意见。

    世俗习惯,下财礼意味婚姻已成“定论”,基本上没有反悔余地,除非想家族名声扫地。

    “唔,不后悔……”曹白静喃喃低语,想起自己壮着胆子,夜里跑去和表弟摊牌,她现在还有些脸红,自己哪来这样勇气……

    叶青回复却出乎她的意外,这世上真有这样的男人?

    吁出一口气,曹白静不在多想,窗外又传来一阵惊呼,听着只言片语,似乎是有关于财礼。

    曹白静坐着没有动,竖起耳朵听。

    “只是礼单都不是相互商定了么?”

    财礼是总称,由男方聘礼、女方资装,就是俗谓的嫁妆,这两方面组成。

    婚姻大事,都要为此量财倾力,有钱人家男方送聘礼是所谓三金,即金钏丨金耳坠、金帔坠……都是给新娘子穿大红霞帔时所用。

    官宦人家还要送销金大袖或红素罗大袖缎、黄罗销金裙、缎红长裙、珠翠团冠、四时髻花、上细杂色彩缎匹帛、花茶果物,团圆饼、羊酒……

    简直像开展送聘礼的比赛,看谁财力雄厚,送的好。

    世风奢靡,可见一斑。

    曹白静回忆起郡里李氏最近一桩婚事,小小正九品将仕郎,其女庆一娘,传闻贞淑美貌,许嫁给临县万知县之子,仅嫁妆费钱就高达五万五千贯,随嫁二百亩田尚不算在内当然李家是郡望,其嫡系子弟不纯专于仕途,各有分工,就不可单用官品衡量,更别说和万知县联姻的政治意义。

    “希望他不要太奢侈……”曹白静就有些担忧,怕自家跟不上。

    嫁妆不对等的话,她嫁过去是要被人说闲话,虽她相信叶青不会说什么,但人言可畏,而且还是他的族人

    “真烦恼……”她在床上来回打滚,头蒙在被子里,掩饰着面对未知命运的心中怯怯。

    “阿姐我看过聘礼了,你知道是什么?”胞弟曹明亮又闯了进来,却现房间里陡幽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阿姐?你又在做什么?”

    曹白静在黑暗中不吭声,暗恼丫鬟失职,快手快脚穿好外衣襦裙,一挥手,红光闪过。

    房间里光线恢复明亮,曹白静坐在妆台前,大大方方对镜梳妆。

    自家姐姐一向如此,曹明亮不觉有异,就又兴奋叫着:“姐夫是照比普通官宦人家礼单,二十四箱,可他用的都是什么啊……宫造销金大袖、宫造红素罗大袖缎、宫造黄罗销金裙、宫造……”

    “宫造哎听说只有宫造织女才被准许标记,放在我们南沧郡小地方,要不是小姑摸着质料滑如肤,又眼尖看见花符暗缀,大伙都没认出来”

    “小孩子不懂就别大话,你出过平寿县没有?跟着阿爹北邙山脚下跑了几遍,就敢说南沧郡小?”曹白静瞪了胞弟一眼,避开了关键的问题。

    曹明亮咧着嘴嘿嘿一笑:“阿姐,关键是这和定贴写的字不同”

    “怎么不同了?”曹白静捏着眉心。

    “你想啊,男方出聘财,女方出资装,可必是对等,甚至高出一线可我看祖母目瞪口呆,直把眼瞧着咱老爹。”

    他说着,小大人一样摸着下巴,很不怀好意:“我看老爹也没办法,估计还得回来问……女儿你自己看着……”

    “去死”

    一阵风把他整个人刮出门去,又听得这熊孩子大呼小叫:“恶婆娘,姐夫迟早受不了……呃,爹

    “哼”曹户扇这顾不上斥责,在外停一下,敲了敲门。

    “父亲请进。”闺房里面传出少女声音。

    “咳……”曹户扇明白事理,爱女出嫁在即,有许多女儿家准备,他这做父亲的不好贸然进去:“不了,我问一下就走。”

    斟酌一下,小心问:“这聘礼有些重,或暗中可以推掉一点?这样资装回也不是很吃力……”

    很小心,怕女儿不能接受。

    闺房里就是一阵沉默,曹户扇迟疑了片刻,见没有回答,就又说着:“或只能向族里拆些银子了

    闺房里一片喜气,曹白静默默听着,就有种伤感。

    这时却说着:“父亲不必为难,女儿这两个月绣制的道衣,还没有交易,刚好可以还礼。”

    “啊,这不好吧。”

    “没事,他不会计较”曹白静幽幽一叹,说着:“那些宫造织物,听说他带回来有一批宫造织女,这事知道的人不多,我们南沧郡市面上也没有这些,父亲给女儿留一件缎红长裙做个念想,别的都拿出卖了吧,这时价钱最好,就能弥补回道衣的利润了。”

    听父亲高兴离开,她一个人坐在镜前,摸着灵光莹莹的道衣,又望见墙上那幅字,目光落在后面:“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骤醒悟过来,又有点微恼:“这家伙一定是早算好了,故意弄这陷阱,让我送这道衣过去……”

    坐了一会,小心自妆台抽出抽屉,取出一件淡青道衣,细腻质料上有着暗华,三色灵绣丝丝灵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