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水云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水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惊雨眸光一闪,蹙眉沉吟,良久,才出声:“叶君,金螺……还在么?”

    “金螺在,我贴身收着呢。”叶青自怀里取出来,有点疑问:“你们又要拿它于什么呢?”

    惊雨不答,恨云看了胞姐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自炉侧的一玉匣里取出些材料,上前帮忙。

    加工最后,融合一些灵物,新添了法阵,这金螺渐渐有了一丝青意。

    叶青见了暗惊,心中明悟:这两只龙女出任掌水副使,本来就天赋聪明,一旦实践,在实践中飞长成,隐隐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惊雨心思通透,感觉到叶青疑惑,描着灵纹,笑着解释:“这是玄音螺,我们前几年……恩,就刚凝聚出龙珠时,被君父带到东海祝寿时,所得东海龙王赏赐,听说是天庭的物产,可惜我和妹妹前两年根基不稳,仅能做到金质。”

    “但有叶君传给我们水事经验,放逐之地试炼十年,现在就可改去瑕疵,加上一些功能……”她说着一笑,举起这只淡青色小海螺,念句口诀,额上缀着龙珠灵光一闪,丹室内药香氲氤,凝聚化形

    起伏山峦、辽阔平原、无尽沧海……有点眼熟

    叶青一怔,放下了茶杯,川林笔记在心底翻至白玉书城中一页,紫牒信息搜索比照着:“这是九州图?”

    “是九州水势云图”恨云笑一声,取过了叶青放下的茶杯,用茶水一泼,洒出清凉晶莹云雾,浮在山峦上空,在丹炉红光映射下,衬着四周墙面的清清水壁,就是一片神秘悠远的天地。

    “上回书生你说起过沙盘,云图……我们琢磨着想,就试做了这雨器。”恨云从姐姐手里拿来青贝雨器,在叶青面前晃了晃,笑得十分狡黠:“喏送给你用的,来试试。”

    “给我用的?”叶青怔一下,接过这青贝,瞬间就有信息流入心中,明白了简单的操作。

    在偏东北位置辨认出应州,又见东海黑水洋面已是灵光如潮,阴云如海,忍不住伸手摸去。

    这附近场景就立体放大,以这点为中心,周围洋面、灵光、云雾、雷电、雨水……全都翻滚着放大、扩散开来,简直就和真的一样

    惊雨“哎”了一声,有些欲言又止,却见叶青已伸手指在一朵雷云里面搅了搅,乌云洞开,水色电光一闪,啪啦作响,叶青浑身一个激灵,脸色麻木,毛都耸立起来

    “上当了”叶青暗惊一下,本能转运黑帝天一经,身躯麻木瞬间消除,松了口气——这细小伤害绝非真雷,她们还未晋至真人水平……估计是模拟的水雷

    惊雨在一旁捂额,有些无奈地看着欢呼雀跃的妹妹,恨云乐得直拍手:“哈阿姐我说的没错吧,就知道这笨蛋会上当”

    “叫她得意了去”叶青心中暗笑,揉了揉有些僵的脸:“我是对你没防备才吃的亏,怎么就成了笨蛋?还讲不讲道理了”

    心里却是惊凛,自己不过是简单提了提沙盘云图的想法,两只龙女立刻举一反三,造出了这雨器,许多思想还真不能罅漏出去,要不就很容易觉敌人立刻融会贯通,反过来碾压自己了。

    龙女当然是友非敌,但别人呢?

    正在寻思,惊雨微微一笑,介绍:“原先通讯功能不变,不过现在我们有水府,郡里就有一层水气领域,下雨天都可用,不必专门跑到水脉联通……还有这水势云图,水府会定时传送云气信息……

    “这不就是手机天气推送功能么?每个细节都模拟到了极致,远远过手机版,足见用心至诚……想不到我穿越这么多年,还有幸重温地球时的服务……”

    “只是还是这话,这道法版的**图,绝不在卫星天气之下,说不定还有过之,却真正要谨慎再谨慎”叶青捏着这礼物感慨不已,厚着脸皮,目光灼灼:“两位姐姐这样恩重,叶青都有些难以消受的惭愧了。”

    恨云板着俏脸,哼一声:“幻术作品罢了,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也是放逐之地试炼时无聊弄出来,就当给你报酬好了”

    惊雨却多少有些遗憾:“通讯简短就罢了,九州水势云图信息庞大,须借用水府支持,我们姐妹权限还很小,传给叶君讯息有限。”

    “这水云图只是雏形,并且这雨器只在南沧郡有效,一旦远离南沧郡水域,就收不到水府传讯……”她望着叶青,试探性说着:“其实对叶君这样天人而言,过几年高升别处做官……并无多少实用

    “到别处做官?”叶青微微锁起的眉头凝望远处,只是一笑,却不回答,摆弄手中雨器:“姐姐你要相信我,这以后对我们都很有用……哦,对了,这是实时变化的模拟图么?”

    惊雨似领会了些,眼神一亮,又放下心来,静静垂,显着雪白的柔顺颈项,不再言语,将交流的机会让给妹妹。

    恨云没想这么多,望见姐姐的情态,又瞪了叶青一眼:“你做过掌水正使的人,郡级讯信十二个时辰才通报一次,这还是昨日酉时的水势,今日新讯要到黄昏才会有……还要我这小副使提醒?”

    “小妹”惊雨对她摇了摇头,又对叶青歉然一笑,期待望着:“我知叶君水事经验丰富,对我们姐妹有何要求,还请不吝赐教。”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她们精心作这些准备,又有了这雨器的水云图,许多事情解释起来就方便,叶青就决定说个明白

    这是进一步密切彼此的认识。

    龙女的手段,已不是凡女阴私争宠,而是堂堂皇皇的阳谋,不怕叶青不上钩

    叶青自不介意,不客气照单全收,谦和笑着:“姐姐说的哪里话,你我份属道侣,鱼水相得,不是赐教,只是讨论和建议……”

    说到道侣,见两只龙女脸色微红,并不反驳,也不再得寸进尺,敛了笑意,正容瞩目于水云图,手点在应州,立体放大到半个房间。

    绵延群山屏横亘在北面,宛是一条古老苍龙:“这就是北邙山……两位姐姐家学渊源,想来知道我们应州北界这样山区,山势决定着水事。”

    两龙女都是点头,这些本是水族的知识,话说这世界天庭管理世界,海洋地理天气都在掌握中,就算下面水族也是专门功课,不然怎么管理气候?

    只是这知识不会向凡人流出,不过龙女都是知他在放逐之地做过龙孙,熟悉雨事不奇怪。

    叶青就是一笑,斟酌此世能理解语言:“云气饱含水灵,沿坡爬上,就极易引水灵积聚和凝实,这就是民间俗谓‘龙王爬坡出汗,,当我们知道不是,只不过容易引暴雨山洪这是真。”

    “水府神灵,一般都在云气抵达山脉前提前疏导,在雨量内截掉一半,甚至更多,或收到水府,或降雨落到平原,就避免了山洪,爆泥石流”

    这就是叶青说的“为人民服务”,当然天庭不仅仅是为了人,还有调控世界的意思,但客观上,人道受益非浅,很少有这些天灾**,除非朝廷失德,戾气丛生,这才顺应天意,降下祸端。

    “确是这样”惊雨点点头,无奈一叹:“这次灵气潮汐是去年两倍,能运载的水灵就有两倍,分雨难度提高了三倍。”

    恨云难得蹙眉:“这还要持续分雨,单靠龙身已不够,加上水府领域之力,怕也是支持不了太久,三天大雨还可调控,过这限度就无可奈何了。”

    “三天?”叶青冷笑,水云图黑水洋上,手点这初具一角黑影:“这规模几倍于去年,已不止台风标准,可以说是天文灾难,百年罕有。”

    “没有诸水府调控,经过这里得半月倾盆大雨”叶青手点北邙山一带,又缓了下语气:“当然诸州郡藩国的水府,实际上就是天庭调控主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整个体系的力量爆出来也很强大,足以撑过去。”

    “确实是如此,按半月的原始基准来计算……”惊雨凝视着南沧郡,衡量一下,抬起头:“经过我们这郡,或会停留四五日左右……水府推送领域之力相近,别郡大雨滞留时间大多这样,放在平原无事,放在水网密布,或山区,就是江洪、山洪,损失倍增。”

    她的神情突变得古怪起来,喃喃:“难怪叶君说会有有不少旧神要降职,不少新神要正位……天庭考核标准,损失过标准两倍,就是立刻降等……叶君,你不会早就知道了吧?”

    恨云也是转头狐疑看来,眼睛骨碌碌转着,不知在想什么。

    叶青镇定摇头:“我专注学问,又不会术算之道,不过是水事经验丰富罢了……出身平凡,上面也没有提供内幕消息的裙带关系,说有也就是两位好姐姐,哪一样资讯不是你们提供?”

    叶青沿河而上赶考、归程,时常碰到下雨天,就和她们聊天,回味地球时通讯交流的感觉,的确是大多数事情都没有对她们隐瞒——除了穿越重生

    姐妹倒不是真的怀疑,只是问问,不料是这回答,不由相视一眼,都有些脸红,啐一口:“什么裙带关系……”

    “当然是两位好姐姐啦”叶青哈哈一笑,怕她们再起疑,立即就转移了话题:“我的建议是,普降一场甘霖,两位姐姐再化龙身,凝聚水府之力,直接带云气北上草原……蛟龙兴必有风云随,而以水府之力相助,这是自然引云,比强行促雨更节省水府之力,度过四五天没有问题。”

    “至于草原上人烟不密,草地比农田更利于渗水,自不会有事”叶青说到这里,只是一笑。

    这些当都是给上面看的原因,这是敌方子民,不是我的子民,自己草原出兵就在眼前,一旦收割完了就出兵,借用大台风雨打击下草原,缩减敌人实力,这就是叶青的用意,不大不小,顺手的事。

    以邻为壑以邻为敌,或有些道德众会很不满,可这种人从来无法上位,又何必多管他们,只是笑叹着:“两位姐姐,我在放驱之地化身龙孙,常阅读着龙经,时和龙王相比。”

    “两位姐姐也读过我的笼栅论吧,治水之政,只在于内,只要不过分,却不但无过还是有功”

    “冲击北邙山山坡会有洪石流,放到草原不过是几场大雨,做事有对有错,承担的责任可大可小,却要自己把握,雨事考核以已境民气损失为准,这才是实在”

    这种以邻为壑的话,自堂堂进士口中说出来……实在是古怪

    恨云回过神来,她在叶青面前向来口快,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送到草原,这以邻为壑,亏你这坏书生能说出……你可是天人,心怀天下的天人”

    “我自是天人”叶青是穿越者,厚着脸皮只当是夸奖,坦坦诚恳直言说着:“说白了,每域掌水灵府都是各自州郡风雨堤防,这是神职权限,是对自然循环压力的分担,这实是天庭默认。”

    “数千里长河,所谓百年不遇甚至千年不遇洪峰来时,自上游到下游层层蓄势,节节转折,惊涛叠浪冲击下来,哪次没有个别溃堤?”

    “按照你这样罪名,自己州郡堤防修的不厚不固,被斥责甚至罢免时,难道还要埋怨上游堤防筑的太好,没有溃堤消势?”

    叶青说到这里促狭一笑:“真要这样,去年大台风雨,东海龙君送雨水溯河而上,要按两位姐姐的立场来说,岂不是坑爹?”

    “坑爹?”恨云呆了呆,才反应过来,是说自家的君父,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敢说

    明明自己父亲被调侃,她却生不起气,扑哧笑出声:“你这坏书生,油嘴滑舌不说,当这个龙君很是称职,难怪君父说……”

    她话音一颤,就红了脸不再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