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十二章 黄雀

第二百十二章 黄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子时初刻,风大了起来。

    叶青换了一套旧衣杉,还是读书人,髭须茸茸,多了几丝皱纹,,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似一个相对贫贱的中年书生。

    叶青顺拥挤的人流行进,不见脚步多快,在人群的间隙中游鱼一样穿梭,无视人群的数量。

    不多时,又回到了祭祠前。

    节日盛会提供最好掩护,靠近祭祠一点不难,甚至隔了一条街,就有着城隍祠,本来就有祠会聚集,人群拥挤。

    据说此处很是灵验,香火不错,因此修的壮观。

    三丈高主殿掩在松柏之间,左右偏殿是配祭,又有着亭榭台阁,还有着厢房,夜色下,祠前一块空场搭起戏台,已在唱戏。

    叶青顺着人流在祠场转了转,又进祠去看了看,大殿挤满了人,香火烧得大鼎,垂帘供着神。

    叶青随之上了支香,见着神像萦绕着金光,毫无动静,就无声一笑。

    灵犀返照神术穷尽易学、天机、数算,自有种种神通,前四层号称能知个**福,看穿对手气机。

    中四层号称能知道天地大势,看得龙气走向。

    高四层据说能探察天数。

    逆向使用,更能隔离气机,现在的叶青和榜眼公就完全不同,要是榜眼公上香,神灵必有反应,现在却在它眼里只是一个平民。

    话说,土地正神(县级),一般有红池,长宽数米。

    郡洲之城隍,有黄池,长宽同是数米。

    这已经是民间神灵最顶尖的一批了,它都感觉不出,那这次行动自是无碍,叶青就出了祠,移到了一处角落,远远望去,只见一道青墙围着,里面隐隐看见曲曲折折的花园,门口还有大狮子。

    一街之隔就不同,肃杀之气弥漫,小贼小盗要以为能进入这界限作点事,就是自寻死路了。

    法阵警戒、重兵巡逻、明暗岗哨、箭弩预防,单这几点就足以⊥任何江湖高手却步,而练气修士不敢陷入重围,筑基修士也需要准备法阵的缓冲。

    叶青已转过一圈,不着痕迹隐入一处角落,看了看高墙,侧耳倾听,并无异样,但在灵犀反照下,就显出一暗哨,只得绕去了别处……百密一疏,在人力组成的防线之下,总有孔隙可钻。

    其实这时衙署虽多数下班,还有少数几个部门运行,叶青可以榜眼和周铃主人身份光明正大进去,但这一来就透了形迹,事后就有嫌疑,非不得已的话,叶青自是不取这下策。

    自己来,只是取一点东西而已,没必要闹得人人尽知。

    应州祭祠在官府内,每朝皇帝都象征性赐予一块土,应州这样的州,历史只有数万年,就算这样,累朝加封,一小块一小块积累,都有半吨,据说在最悠久的州,都是筑“地坛”而祭……太多,太厚重了。

    除非引军攻打,叶青一个人怎么都搬不走,幸亏不用全部,只取一小块就足够自己所用了。

    最重要的是,官衙内并无神灵,这是保证官府**。

    喧嚣热闹的气氛,叶青走走停停,似曲径探幽寻访灵感的墨客,在一面墙前停下,望一眼上面槐树,微微一笑,身形消失在原地。

    隐于墙后一角,站了十息,一队巡逻兵走过去,十几个人,都对他视若无睹,实际上障眼法而已。

    叶青跟着最后一人身后,跟了十丈,每一步都踏着前面的节奏,声音丝毫不差融入队伍,修炼大易小武经巅峰的武功,脚步、呼吸、心跳……没有一人察觉有异。

    甚至有人无意中回过来,看不到人影,虽他只要多偏一个角度,就能看到,但那时叶青的位置必然随之改变,灵犀反照下,这整支队伍都在掌握之中。

    前面亭后灯光微微一明,另一队过来,与这队交错而过,两盏灯笼的光亮所照,没有任何异物。

    一息之后,叶青从亭后从容步出,踏入一丛幽林,枯枝落叶在他脚下碎裂,但没有丝毫声息,经过时,虫子只略一顿,就重新鸣叫起来。

    大自然造物敏锐到神奇,但这里没有人听懂虫语,没有人明白这里生了什么事。

    这样而进,夜风吹拂,叶青在漫天星光下游览花园。

    很快就到了祭祠前,这时只看阶上甲士,封印铜门,以及里面的声音,就知不可能这样顺利了。

    叶青叹口气,隐于一角。

    这祭祠里有着神灵,可神灵也是可以避过。

    甲士更不可能有机会看到叶青。

    “真看到,只有断然处置……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自草原一行,黑德第四层就已圆满,比在帝都时高出两倍,足以挥大劫生死之中磨练出来的技艺,许多和天外外域之人交战,而开出来的秘法,在这临劫前夕,叶青有秒杀任何同一层次的自信。

    而且踏出筑基,半步真境的修士,放在任何仙门都是核心弟子,不会给朝廷的祭祠看门。

    说穿了,这祭祠只是重要部门,不是非常重要的部门。

    叶青听了片刻,直到过去了两波巡逻,灵犀返照中殿内无一点异样,他一步踏出了幽暗。

    “呼”风声自祭祠殿一侧生起。

    叶青皱了下眉:“暴露了?不,不对”

    一种熟悉而厌憎的气息,一点,两点,三点嗜血鲨群一样出现,黑影重重向着殿内扑去,叶青冷眼看着,踏出左脚缩回来:“真是久违了……”

    下一刻,杀声而起。

    甲士挥刀、捏符、示警……全阻挡不了,刀光一闪,鲜血飞溅,长长惨叫声响了起来。

    一个黑影取出一黑莲,星光都暗了一瞬,只是一按,封引铜门就崩解,这几人扑入进去,传来喊杀声,刀兵相击声。

    一阵金红色光明亮起,这是里面的神灵,但随之,就是一声惨叫。

    一阵悸动传遍周身,叶青瞬间知道,这个神灵陨落了,心中震惊,这外域之人的手段好快。

    转头看去,果惊动了更多甲兵,甚至有两组道士灵光在心海中亮起。

    “来不及拦截了……咦,还真聪明,知道提前绕路堵截……也对,无论怎么样突袭,在这大劫没有来前,都只是恐怖分子,而不是正规军。”

    “这里能出去的关卡,就是这几处罢了,这些官府不可能不意识到……”叶青心中急思量,殿里传出血腥味,喊杀小了下去,却半点没有混水摸鱼的想法。

    看一队甲士从身前疾奔过去,结合着外域之人难位置,叶青想了想,移了个位置,卡在殿后一角。

    “还是守株待兔好了。”

    殿内奔出一些黑影,杀破这一队甲士,向府外冲去。

    “找死么……”叶青嘀咕一句,看着殿内,隔着厚厚砖墙,还能感觉到殿内一朵黑莲幽影,倒映在心渊水镜之中,白纸上的墨点一样醒目,这时寂寂无声,冬虫一样蛰伏不动。

    “好吧,看谁更有耐心。”

    这样想着,骤听“刺——”一声巨响,电光从天疾降,以震撼人心的力量灌入外域之人群中。

    云霄真雷,法服术师出手了

    “声势小点会死么…”叶青咕哝了句,远远看去,这外域之人群瞬息而散,却只倒下一个焦黑身影……

    这是外域特殊阵势,看着密集,实际上配合神通,能把伤害转到一人身上,专门防备大规模袭击。

    在叶青看来,可以说这道云霄真雷大半无用,同样是杀人,还不如分几次掌心雷更有效率。

    这动静一出,所有道士都向这雷光靠拢,种种道术补上空隙,州城道纪司下的术师团,和帝都道录司派下保护总督的法服术师,并不是一个体系,但战法却是演练纯熟,自是知道如何配合。

    “这队外域之人没救了。”

    就在热火朝天时,祭祠脱离了焦点,成了忽视的角落,而心渊水镜的幽暗中,一朵黑莲突动了。

    叶青没有看到它是怎么样出来,只遵循灵犀反照的指引,无声跟了上去。

    竹林、小径、院落、高墙……高无声奔驰,一点点靠近,及时避开几种探查,杀意在心底沸腾,眸中一片沉静,这种生死狩猎的感觉,浸透了畅快淋漓,仿已刻印的骨子里,成为一种本能。

    普通上位者一旦白龙鱼服就脱离了力量根基,护体紫气都降到青气,一不小心就有白虹贯日,星冲紫薇的危险。

    但两世生死,叶青一点都没有在意,这是道法显圣世界,自己的力量根基,岂全部来源于体制?

    只能说是两相助益,成长道路上彼此不可或缺,平时看起来处处围绕体制运转,但在危急时……力量就是力量

    深夜急出,亲入险境,与人生死搏杀,这才是叶青的本色

    “我终究是来自于战争时代的人”这一世,此时没有人比叶青更了解这种外域对手,此后多年,几十亿人和外域抗争的经验,相互传播推广,在狩猎中实践验证的战争精华都存在于叶青脑海里,甚至可以这样形容——这时,就是提前十五年降世的克星。

    街上灯光远远映照过来,人群热闹隐隐听闻,这外域之人毫无所觉,突加临墙一跃而出。

    叶青在墙后小绕半圈,跳到一树下,只见这外域之人在原地折身提气,法光已幽幽亮起,却没有预计中的敌人,他疑惑偏了偏,归结于自己太过神经质,将染血外袍一掀,露出身上一套常服,提着一个包裹,施施然没入彻夜狂欢的人群。

    叶青不远不近缀在后面,隔了十步,刚是安全线的距离,瞅了瞅此人手上包裹,又一瞑目,水镜幽暗中,那一朵黑莲消失法光,本能警兆随之消失。

    在这喧嚣未散尽的长街,一家家商户都开着夜市,各色烛火、灯笼的映照下,士子如云,游女如织,官宦携仆。

    更多是寻常夫妻,或年轻男女,老人和小孩都在闲逛,这是属于庶民的狂欢之夜,叶青看看周围市民,揉了揉脸,露出一个笑脸,过去说着:“这位兄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