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十六章 细如发丝

第二百十六章 细如发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都能推测出来一些,天庭想必是知道。”叶青分辨着她们看过来的神情,放下心来,决定再透露一丝:“问题是知道也没有办法,外域邪魔已是蓄谋已久,阳气对阴面的镇压开始失效,千万年积累下来的阴面都要爆……这就是大劫啊”

    其实还有些话不能直说,这根本是两个世界接近时,产生的引力潮汐,日食不过是表征,真正危机是世界撞击和交会的瞬间,彼此天道都产生崩裂。

    恨云惊雨些麻木听着,几次三番后,她们哪有力气觉得意外,只在心里对夫君的认识又拔高一层。

    同时对这大劫的严重性,有了一点感性认识,不由忧心忡忡:“那怎么办

    “没事,这要一个过程……”叶青到此为止,再往下就不能用猜测来解释了,只宽慰一笑:“两位夫人身有神职,不会被扯进去,我这样就难免……青别无他求,托付家人后事,万一自己意外,请照顾百年……或者照顾到最后。

    恨云没明白最后一句意思,前面不祥的意味这样明显,以她一向乐观都不由动容:“连夫君都这样危险?”

    叶青苦笑一下:“别这么说,我只是小虾米罢了那夜你们是清楚的吧,流星之数上千,我们损失的是五百,或者六百?真仙都大批战死,过去量劫再严重,会有这些?”

    “就是天地为棋盘,群星为棋子,一个个真仙,天地同寿、智慧如海、气运永绵,在这大劫来临时,就似棋盘上划出了河界,一时间都作了过河卒子,生死拼杀。”

    “真仙如此,我这样勉强真人层次,不过是炮灰中一个罢了,那梁少君之流,此刻是欲做炮灰而不得,封印失去力量,能在杀机四伏的世界上活下多久

    恨云呆了下,终于明白过来:“到此地步了么?”

    她这样喃喃着,却一下醒悟盯着叶青:“那夫君你……”

    叶青心底微暖,弥补的说着:“夫君我还有些应对,这一开始全身而退应不难,唯独外域每每出乎我意料,天庭必有反应,我的推算总有落空之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不想再对不起她们,当然也有你们……说起来不太吉利,但两位既是我道侣,对你们还是诚实点好,就当是让我后顾无忧吧。”

    说着一笑,看向明净的天窗,阳光透进水底、法阵、纱窗落在他的脸上,神情从容平静。

    不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只是一种积年老兵历经生死后的坦然。

    残酷的大劫,早就磨成了钢铁,只是有些人,特别是芊芊,还放不下。

    恨云说不出话,眼中微微模糊。

    “别这么说。”惊雨在旁只是摇头,捂着嘴停一会,恳切建议:“夫君是一榜进士,明知危险,何必参与?避身水府当可……”

    “此是生死之间耳,今日托庇二位夫人,明日二位夫人有难,叶青又避哪里?”

    叶青说到这里,见两龙女都微微感动,不难猜想她们此时心情,却笑起来:“倒不是名注天籍的缘故,只是不得不争一线,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说到底还是这关系到自己生死……我本质就是一个凡人,而非天人,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样高尚”

    叶青说的是心中话,一切大义凛然都有内在的残酷缘由,或是由野心驱使,这是男人所要面的的真实。

    两女相视一眼,对此说不出话,以她们聪明能理解这些,但无法切实体会

    惊雨心中百味陈杂,双手齐额:“妾身谨诺,夫君无忧。”

    恨云却着呆,不言不语。

    “好。”叶青郑重一礼,恳切说:“有你们承诺,他日必不相负”

    雨下着,整片山原浸在水世界一样,汹涌南淤河上波涛两分,两骑疾电越出水面,向着庄园奔去。

    “铃铃,怎一直不说话?”

    “公子你刚才和两位夫人说的……”周铃隐在斗笠下,咬着唇,避开不祥说法,只是问:“真的么?”

    “看来和你们玩笑开多了,信誉有点不好啊”

    周铃一声不吭,望着他。

    “好吧,服了你了……或是真”

    “不是,我是说……我宁愿一直跟着。”周铃突大声说着:“生也好,死也好,不要这样的安排。”

    叶青怔一下,苦笑:“傻瓜……你还小……人总是要活着……”

    马蹄由近而远,零落劝导声隐没在水幕,映着不远处灯火,或是少女倔强摇头,声音就变成的无奈:“你这丫头咋就这样死心眼……”

    两骑穿过警戒、庄门、院落,直驱后院。

    梅院里寂寂幽幽,叶青有些奇怪,抓住一个丫鬟:“两位夫人呢?”

    丫鬟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是贼人,听了声音反应过来:“家……家主,夫人都去了楼外楼。”

    “哦?”

    叶青调头到了楼外楼下,让守在下面的人,把黑龙马牵到马师里,这些帝都带来的核心工匠、织女、特殊人员,现在都安排在中央附近居住,以示重视和保护。

    上了顶楼,书房果亮着灯,琉璃灯的光源,隐见几人身影投在纸窗上,由纤至浓,各有美丽。

    灵犀反照中,她们正围拢着看一件东西。

    叶青吁一口气,收了神通,捏了捏眉心:“真的假的,还以为会打起来呢

    “公子?”芊芊出了疑惑声音,里面几个身影都一滞,熟悉的脚步声就而来,盈盈而急促。

    “芊芊的道法,越来越精进了,虽没有故意隐瞒,但能在这里感觉到我,离筑基怕只隔一张纸了。”叶青暗忖着,习惯性张开手臂。

    门“吱呀”一声打开,见着叶青,芊芊几欲扑进怀里,又忍住,和同样过的曹白静,盈盈一福,埋怨:“回来了,怎不换身衣服?”

    “都湿透了,秋天了,易受寒”曹白静看了看一路滴上来的水痕,瞪了叶青一眼:“夫君打算就这样进来?”

    叶青已张开的双手,一个都没有搂着,讪讪收手:“齐人之福不好享啊

    不顾她们的白眼,取出一柄玉如意,在自己和周铃身上一点,衣服上的水气立即蒸腾不见。

    一身于爽进了书房,却又一番忙碌,她们坚持着要叶青换了新衣,上了热姜茶,请着坐了。

    “有封帝都来的信……”芊芊似是无意的说。

    “哦。”

    “不是密信,夫君吩咐过可以看,我们就看了。”

    叶青看一下江子楠,她立刻就垂下螓,不用多说,她也是参与者。

    “我看看这是什么?”叶青揉着眉,感觉又有麻烦了。

    接过来是一个包裹,一层层油布包着,这感觉有些熟悉,字迹却陌生,有些秀丽端庄,就不由取笑:“我交代,不认识这字迹”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微嗔:“没有说你,快往下看”

    叶青这才正容,眼中闪着幽幽的光,直接翻到里面。

    这是长公主送回来的半本原稿。

    可上面,都是她的笔迹,别的话没有,唯稿子上处处圈点着心得、评论、疑问,密密麻麻,足见用心。

    叶青感觉有些惭愧,相比自己这样无耻“借鉴”,这才是真正的小说大家,难怪会向皇帝推荐……自己当初全是敲门砖用,是无耻了点。

    厚着脸皮作无异样,翻回扉页,紫华之气就迎面而来,手稍一抖,再看只是三个字:“还不错”

    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皇帝亲笔,很值钱的有木有

    虽只是三个字的亲笔简评,在这世来看人人都是羡慕嫉妒恨,难怪她们一个个神色都这样古怪,还以为是葡萄架翻了呢

    叶青掩卷瞑目,一道紫气浮在眼前,细如丝,但却清晰,引得手中这满卷气运,没入怀里。

    叶青心中一动,把怀里油布扎好的封土取出,把这一合,顿时气机交连,一丝紫气进入了封土。

    仔细感应,封土似是有着异变,气息深入,原本的阻碍瞬间消弭

    叶青顿时大喜:“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蓦想起前几夜的梦境,自己清醒成了刘备,在那个世界生存,现在回想起来,上辈子和刘备早期这样相似

    都是起步踏差,一步步落后下去,错过太多太多……

    人说刘备以抛妻弃子闻名,却不知刘皇叔每次出征,又是怎样心志?

    叶青突仰天大笑,一下跳了起来,在她们有些古怪目光中,爬上旋转扶梯

    只身登上天台,倾盆大雨而下,一丝丝清凉浮现,叶青有一种感觉,此时的自己,和应州甚至天下流向都渐渐相合。

    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但从没有这样清晰过。

    感觉中,幽幽黑水都受到这刺激,起了阵阵波澜,而青丝龙须鲤鱼在里面欢快游着,时时吞吐。

    一道雷电,电光瞬间映亮了面容,冰凉雨水都浇不灭心中的热血,而朦胧中,气运小溪这雷雨中,都流淌着明黄光泽……

    一顶伞遮过来,两个女子一左一右,小声嗔怪着,三人静静相依在一起。

    风带着雨吹过,重楼灵木、楼台阑于、相依的璧人……一切的一切,当电光闪逝,又消失在黑暗雨幕中。

    “这算是时来天地都同力么?”叶青默默的想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