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刘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刘备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汉中平元年·涿县。

    深秋时节,金风送爽,叶青在徐徐凉意中转醒,嗅到一点小米粥的香气,身体还有些沉重迟钝,宿醉一样感觉,抬就看见许多草鞋,用麻绳穿了,一串串挂满墙头,阳光斑斑驳驳地照着,古老中泛着一丝新鲜的味道。

    这里世界,真实有点过份了……叶青瞬间自五感冲击中清醒,望一眼古旧房梁,似上一世进来,也是这样寻常农家,只是房屋形制与汉家不同,如不是灵犀反照五层后神识大涨,对地球看过资料的记忆格外清晰,自己还未必能分辨出来。

    “要说别州的历史战场,都是时光长河的沉积重现还可以理解,我这汉朝这样逼真是怎么回事?”

    “这里可没有夏商周秦汉……书里也不会描写的这样细致,还是说我自地球穿越时附带过来了什么?”叶青脸色有些古怪,定了定神:“算了,这些时空奥秘一看就不是我现在能揣测,眼下关键还是完成里世界的任务,把天庭的赏赐拿到手才是实在”

    叶青不再多想,起身揽镜自视。

    镜中映着一个面孔,容貌不再年轻,看起来有二十七八岁,双耳肥大,目似点漆,有点灵性。

    但看脸色腊黄,本身气运只是灰白,使人一望就知道蹉跎了青春,快要而立之年却还一事无成。

    “果不是凭空穿越,而是夺舍……上辈子也有这里世界,我是个打酱油,面貌和主世界一模一样,直接化形出来……这种穿入原著人物身上,一般都是青史留名的人……不知这家伙是谁,看起来有点矬啊……”叶青搜了下记忆,脑里面就一阵剧痛,回想不起。

    “夺舍时出差错了?怎么这么衰……”叶青无语,身体感觉脆弱,没完全调试的样子,经络已精炼,体质还没优化,只相当于练气期一层,这或是匹配的磨合期,而且要视此世的规则,可能只挥部分……幸好这是公平,都一视同仁,谁也别笑话谁。

    天地灵气还算充裕,叶青运转了些金德心法,这功法是以气运为核心,运转了些,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白气响应。

    当下调用少许,神识展开,扫描评价周围环境。

    心镜中点点光影浮现、聚拢成象,只专注于一种感知,使视野扩展开来——身在一个小村落里,几十户人家,附近几顷田,忙着农活,淡淡白气自他们身上升起,有些聚拢到村里祠堂,有些飘往北面远处。

    那里一座小城隐然在望,典型汉家黄土版筑风格,隐隐窥伺一眼,土气而结实,沾染着血色与刀兵的残痕,似这一带并不是很太平……

    灵气运转到极限了,叶青连忙收了侦查,就起身收拾好,准备要出门去寻

    就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在里面说着:“吾儿醒了?芸娘也是没福,明天忌日,你去看她一眼……过几日乡佐下来,族里说还是得请吃一宴,各家都要出点……”

    这是老母声音……芸娘是亡妻,去年这时病逝……乡佐,属乡,主民收赋税……又要加税……

    情绪莫名变得烦闷,身体里一些记忆泛起,我是……

    轰的一声,有个残魂在体内挣扎,愤怒意志在咆哮,身体上气运沸腾:“我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景帝玄孙,姓刘名备,你这邪魔快滚出去……”

    “刘备?”叶青浑身战栗一下,心中大亮,川林笔记青紫之光照耀,顿时破开了这脆弱的屏障,醒了过来。

    怔了会,就讥笑着:“原来是你这个草鞋男,还是去死罢了。”

    川林笔记青紫光照下,灰白气一阵左冲右突都难以挣脱,很快就化为乌有,一些记忆涌了上来。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原来我也有做邪魔的一天咳咳,还是有些区别,各州的里世界天道毕不完整,被天庭封土体系渗透,在历史战场决出胜负前,都会庇护我们这些天降之人……”

    “所以隔世之迷很脆弱,就算没有川林笔记,大部分人都能想起些往事。

    “当然强者第一次就可苏醒,而弱者或要二三次后,那时就来不及了。”

    这相当于地球主权完整国家和附属国家地区的区别,前者对后者的渗透,是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当然要是历史战场战败,让这应州里世界独立出去,那就是大清算大肃反了,我们这些执行者一个都跑不掉,除非天庭上层有人会来搭救,但我这乡下土鳖出身,可能么?”

    叶青暗自苦笑,镇定下来消化着情感和记忆冲击,想起前些夜里作刘备梦境,还是明白过来:“我这次能是主角之一……或不只是青丝龙须鲤鱼的气运,还有写这本书作者的原因,此前准备果还是有巨大好处。”

    这样想着有些欣慰,但看这家徒四壁,全是草鞋,又有些遗憾:“这卖草鞋起步…有点低啊换曹操,不,孙坚也好啊又或袁绍刘表一类也不错,有我取而代之,照样能一开始就碾压周围……”

    “莫非是这方天道对我前半本虐主的报复?穿到自己写的虐主书主角身上,我这算是活该了吧?”

    叶青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一振衣袖,推门就要出去。

    “吾儿欲何往?”刘母听到外面开门动静,自帘后探出来,只四十几岁年纪,在刘备童年记忆里也是美人,自先夫早丧支撑家计以来,就逐渐容颜褪色,头花白很是苍老了。

    “娘”叶青敛目低叫着,拎起几串草鞋挂在担子上:“孩儿……去卖鞋。”

    刘母怔一下,许久不见自己儿子这样说话,就有些疑惑:“吾儿今日……

    叶青暗道不妙,知子莫若母果不假,模仿起往日,挑起担子就走:“娘不用留夕食了,我下市再回……”

    “还没市日……哎?”

    叶青已一溜烟跑了出去,虽要孝敬老人,可不想替原来刘备听唠叨,何况葬了前妻后,家里耗尽了积蓄,到入秋收获前这最难熬的时光,已穷得揭不开锅,就连这时一日两餐制都有点难以为继了。

    “也不喝了粥再走…”刘母无奈一叹,不是大市,卖不出价钱就罢了,只盼他不要又去找那些狐朋狗友。

    一出门就是晴朗蓝天,天气明丽,金秋阳光下,就是古老的村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孩童嬉戏,远处是茫茫的田野和森林。

    广袤的平野深悠古老,空气里有着泥土的清新。

    “涿县啊……再往北就是北京了吧,不,这时还叫蓟县,与涿县同在幽州治下,只不过蓟县是州治所在,涿县就相对寻常……”

    这里是县城近郊,典型北地平野生活形态,屋舍之间相距很远,有大片大片的农田,种着豆苗、黍米、高粱,田垄上是桑树,更远甚至大片的树林。

    而官道笔直穿过去,两汉继周秦两代直道上,黄土紧致密实,寸草不生,晴天的时候踩起来还很轻快。

    叶青路上四处看看,入目都是敝旧屋舍,多半是同样衣着寒素,面带腊黄的农人,凝神而看,只见丝丝微不足道的白气,还有点灰,心里就暗叹。

    地球上秦朝是黑德,淡淡黑气镇压大地,为什么是这样?

    这实际上就是人气。

    同样的人口,技术条件落后,受严酷剥削,生活悲惨,假以这时一州二百万人来算,这时只有红色,这就是赤德。

    要是大图朝o万人,就是金黄,且有青色在内了。

    生活水平更高的国家,已有淡青。

    无论是信仰,还是龙气,都和人民生活条件密切相关,生活好,产生的力量就大,而处于贫贱阶段,就算是虔诚或敬畏,都产生的不大。

    秦朝以法家治之,许多人说是严酷,实际上就是对百姓掠夺狠,按照当时秦朝人口和技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是黑(水)德,至少是白(金)德。

    但由于才亡六国,人心不服,最重要的是,秦国总人口不过六七百万,拥兵就有百万,可见百姓负担之重。

    正是这抽取赋税,又分担到这庞大的军政系统,才导致出现了所谓的黑德

    再简单的说,就是任何正常朝代,都不会出现黑德。

    一阵饥饿,叶青收敛了心情,把这联想丢开,再美的景色,在这青黄不接时,饿着肚子谁也没心思欣赏。

    相对这些农人来说,叶青现在这身体年纪偏大,却有一副好身板,肩膀浑厚,手臂又长,挑起担子并不吃力,可见少年时底子不错。

    “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语……叔父刘元起见玄德家贫,常资给之。年十五岁,母使游学,尝师事郑玄、卢植……”

    叶青脑海里泛起这书中记载,对比着回忆,暗自苦笑:“郑玄、卢植当世大儒,子弟满天下,一次开堂座下英才济济,刘备既不能好学而出类拔萃,又没有家世,他们哪还认得?”

    真实历史上,刘备其实没有受到他们多少恩泽,当然刘备早期经常用他们名头来和士子官员交往。

    刘皇叔的名声,全是乱世中攒起来,眼下还是屙丝,天性有些不安份,远没有后来沉稳深沉,要不是亲族救济,连寒门士子都算不上……”

    “后来读书没有了结果,族里接济就淡了下去,资源总不可能为一个人准备,又不是自己亲子……”叶青寻思着,换了个肩挑担,一路去往县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