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营啸

第二百四十二章 营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望着这熟悉而威严的连绵营帐,袁凡有些腿软,就算诳进营,连天连地雨幕,对面是一片片营帐,而这面只有几百人,还有一半是降兵。

    玄光闪过,被雨水浸透冰凉的身体,又多了丝力量,不多,却让人有一种振奋的感觉。

    “这是什么,天命所归?”

    袁凡颤抖身体稳定些,心中畏惧不减,只是转移到了鬼神一样恐怖的男人

    营门官心里一寒,这时觉脚步声多些,急回看去。

    身后多了两个铁塔一样的汉子,脚步轻盈,在蓑衣下冷冷回望,更后是人群,沉默的涌了进来。

    “你们……”营门官下意识说,突现巡逻士兵都消失不见……

    嗅到空气里一股血腥,再看这大耳男人微笑的脸、陡冰冷目光,营门官瞬间,心里明亮,张口就要疾呼:“敌——”

    “噗”长刀所向,头颅飞出,鲜血飞溅。

    “杀进去”

    雨幕中,抽刀连绵响起,惯性中,降兵都抽出了刀,远一点马蹄声已清晰可闻。

    “啊,是了下半夜了,大家都困倦了。”袁凡神经质一样说,握紧了刀,几个过来的贼兵目光落在臂上的白布带,在细密的雨幕中,面上闪过醒悟和惊惧:“叛贼……”

    “杀”冰凉雨幕中,随着喊杀声骤响起,周围人都直接扑了上去,袭击是这样突然,有些还大声质问着,只是质问声迅没有了,只有愤怒厉斥声,拔刀相向的声音,惨叫声,无可抑制扩大着…很快就只变成一片杀声。

    “对不起,我只想活下去,带着她们活下去……”袁凡自袍泽身上抽出刀,溅得满身满脸的血,别过不看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神,这样默念,仿佛回到那一夜从贼时的自语。

    “杀”有人在组织着抵抗:“只要挡一下,援军就来了,灭了……”

    这种话有点耳熟,伴随着大地震颤声,袁凡被人拉着避开主道,下意识回头往营外看去,骑军已冲进营,不过是二百骑左右,却化成了铁流,一个持黑帜的纤瘦人影在马背上伏身一拉,自称叫叶青的男人就借势翻身上马,熊熊的庭燎下是长剑出鞘的寒光。

    只见剑光、长刀、长矛……凶残三角锋矢再现,冲向了团聚兵力的地点,后面骑军紧跟着转向,毫不畏惧直面着正前面的敌人,黑色的洪流在一个个抵抗的身体上践踏过去,噗噗噗的骨裂声、肉碾成泥的闷闷声、马匹扑倒声、刀兵相击声、喊杀声、惨叫声……一切就像是上半夜遭遇过悲剧的重现。

    袁凡下意识地闭目,这次却没有吓呆傻,却是意识到——这伙骑军已是自己的队友了,至少眼下是这样。

    一个骑军官兵冲锋时落了马,翻滚着起来,龇牙捂着伤肩,又冲过袁凡身边,顺势挥刀起来,目光盯向臂上的白布条,刀锋就在他脖颈前几寸处擦过去,砍在一名正欲对袁凡反袭的流寇身上:“犯什么傻作死么”

    袁凡醒悟过来,这混乱战场上,自己只稍微呆滞了瞬间,脱节了步卒大队,就被官贼两面都当作软柿子捏,生死间擦肩而过的后怕,今夜里再清晰不过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真的已无法回头了

    他跟着骑军官兵,向前冲杀过去,黄土道路有些泥泞,敌人都已经被前面杀散,骑军官兵武艺极佳,袁凡的运气不错,终于跟上了主力。

    “大人,我叫……”

    “从贼之辈,我没兴趣知道。”

    “雨停了,天助我,放火”前面有人高喊着,只见只是一指,一小团火焰就飞出,落在营帐内。

    袁凡一看,的确雨停了,见着营帐里面烧了起来,他突奔了上去,拉起一把烧的营布,就是挥舞,向别的营帐点去。

    远处杀声越来越大,袁凡连点着七个,喘着气看去,到处是浓烟,以及狼狈奔跑的贼兵,还有疯狂的叫喊声,这些人甚至不顾杀过来的敌人,大吼起来,这简直是临死前出的呐喊,在寂静漆黑的夜中撞击着耳膜和神经,还双目直,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袁凡头皮麻,几乎要跟着喊叫。

    “营啸了”先前骑军官兵喜悦的大叫。

    古代军营营规森严,别说高声叫喊,连没事聊天都有生命危险,而且军营是地道的肃杀之地,军规有所谓“十七条五十四斩”,当兵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

    并且军队中非常黑暗,军官肆意欺压士兵,老兵结伙欺压新兵,军人中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矛盾年复一年积压下来,全靠军纪弹压着,大战之前,人人生死未卜,不知自己何时一命归西,这时的精神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而贼兵原本只是农民,全靠烧杀抢掠来维持理智,这时一受攻击,正就爆出了这个营啸。

    “营啸了,杀上去,攻向内营”有人高声命令。

    披着防水斗篷官军听着命令继续冲,还有就是自己这样在地上淋着雨,就是本来人数最多降军,这时感觉少了许多……

    “是趁乱逃跑了?还是死了?”袁凡不敢想下去,只是跟着跑,点着火。

    “没有抵抗?”袁凡难以置信,在被裹挟的冲锋中,他挥了几次刀,那些营啸的人都有点理智不清楚,砍杀过去,有的本能在抵抗,有的甚至没有抵抗

    而官军只顾前冲,哪怕有人掉队都不管。

    袁凡忍不住扭头看去,一颗心提了起来,只见掉队的家伙丢了兵器,撕了白麻布,有人还哭喊着举起手:“别动手,自己人……”

    噗——这人脑袋掉了下来。

    缀着的几个还清醒的贼寇找到了勇气,争砍着这些人级,嘴里骂着:“谁和你是自己人……”

    “这级是老子的,别和老子抢……”

    这几人瞬间砍杀殆尽。

    袁凡沉默着不再回,脚步下意识加快。

    队伍前面一声喝令:“靠拢了,不要冲散,不要恋战,往前冲能活……”

    往前冲……能活……

    许多和袁凡一样的降卒,思维里面就不剩下任何东西了,在整体的气氛中,前冲,前冲,本能挥刀砍杀着,继续放火着。

    一路上除了泥泞,只有刀兵相击声提醒着反抗,直到内寨高墙陡出现在视野中,面对紧闭的木门,墙上猬集贼寇、冰冷的箭锋……袁凡清醒了些。

    “就算冲到了这里,但已是尽头……”

    诳骗?

    没有大帅亲令是不可能夜间打开,更别说这时谁都知道是敌袭。

    强攻?

    这内寨可是上次张郜教训丨后,程大帅专门为防备官军偷袭而设,亲卫军护持,精锐严整,不乏劲弩,乌龟一样难啃,守得几刻是轻而易举,而周围都是数里连营,只要清醒过来,援军源源而至

    叶青一马当先,冷笑遥望:“反应挺快”

    距离只有百米,是时了,叶青不再节约法力,手中白光一闪,加持在一众射手身上,一个个默契翻身下马,防水斗篷掀开了,弓弦吱吱着张开,顿时嗖嗖一片,箭如雨下。

    这些是士官中精选出来的十五名射手,熟悉这法术配合,长箭穿透细密的雨幕,织成更细密的箭雨,瞬间射落十几个敌人,几无一落空

    纵然是流寇精锐,没见识过这样的杀戮效率,顿时惊呼:“是神射手”

    一个男子声音在里面响起来:“躲到橹盾后头,不要露头他们没几个人等雨浸松弓弦……”

    叶青手一挥,又一道白光闪过,所有射手下意识侧了侧耳朵,随即循声抛箭,箭雨直投向墙后,听得人惊呼:“大帅受伤了……”

    “瞎嚷嚷什么老子还没死呢”这声音暴吼着,中气十足,却变幻着方位,显忌惮这箭雨。

    叶青略有遗憾,长剑直指:“给我冲上去,降卒营在前,妄自后退者斩无赦”

    喊杀声就响了起来,墙实际不高,仅有丈许,两个人叠在一起就能攀附上去,眼看在射手团压制下,就能轻易冲进去……

    咚——

    战鼓声突在这墙后响起来,咚、咚、咚的撼动着人心。

    这是……号召着众将

    叶青偏听了听,只见那贼帅程志远披擂鼓,还不忘布组织守备的命令,各种官造守城军械都在墙后运作起来,遮雨蓬翻开,橹盾顶起,油锅、檑木、大黄弩……

    降寇军被驱使着炮灰攀墙的片刻,这内寨瞬间从乌龟变作了刺猬,不时就有各种攻击落下来,就连士官射手也都无法尽数压制住,在营墙下的炮灰中响起一声声惨叫,退缩着,又在督战队的刀锋下再度上前。

    蚁附攻城的局面最惨烈,对于双方都是这样,谁都能看出来这主帅防御的决心,摆明了是要拖时间,只要大营自营啸里醒过来,区区几百人蜂拥而上都可砍杀。

    “降卒不堪用了……战意不强,又在雨中淋得太久,体力也降得厉害。”

    叶青对局势变化把握最敏锐,这时也愤怒咒骂:“这是贼寇水准?那些外营还正常,这内营的兵,抵得上地球精锐官兵了,关野怪难度这样大,绝对坑死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