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在远处,自城中出奔的上千精锐,随着程志远死亡,顿时也分崩离析,笼罩在他们上面的红黑之气顿时散去,许多人开始惶恐,迟疑,转向。

    随着贼兵散去,流寇家眷数万人,顿时哭泣、奔逃、求救、践踏,呻吟和惨叫汇成山呼海啸,压倒风雨声,所有人的心都战栗一下。

    叶青亲手完成这局,却没有丝毫喜悦,暗想:“果是这样,这些人看似人,实是怨气所化,所以精锐时赛过地球历史上第一强军,一旦失去了核心,顿时分崩离析,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当下只是冷冷命令:“传我命令,骑兵巡营,降服跪地者不杀。”

    “是”顿时有人应着。

    张飞望着,说着:“破贼在即,大哥有些不高兴?”

    迎面而来的一波人流,无论是民是兵,都是远远避开骑兵,甚至有些在躲避中摔倒,被践踏着惨呼,却不敢多看一眼。

    叶青手指这些,神情微黯:“我岂愿如此?你们看,就算贼军一万中有六七千在城里,这里会留有四万,这会丧命多少?我们杀一夜也不及这一刻”

    周铃眨了眨眼睛,望了望他背影,没有说话,只心里微叹:“这就是我家的公子啊”

    关羽涨红脸膛,想要说点,又说不出来。

    “二弟想说的我知道,说起来是我矫情了,因刚才我还驱赶贼人家属攻城”叶青苦笑着,神情郁沉:“这些女人、孩子、老人本身或无辜,但却是她们支撑着流寇去作战,席卷更大的州郡……”

    “我今夜对她们做的,岂不是流寇要对青幽两州做的?只是我在一营中做,祸及五万人,这些人在天下做,祸及五百万人”

    “孰大孰小,我自能分辨,用大部分人的生,去决定小部分人的死,这谈不上谁对谁错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在流寇,没有活路,只能造反裹挟,我也会于,说不定于得更狠……别这样看我,这无关正义对错,只是争着活路,最后看谁力量大,谁能争出一线生机。”

    “有白帝之道,主杀,主争天地生机,岂不就是如此?”叶青坦然说着,眼神眯着,在这巨大的混乱战场上,一丝丝白气涌过来,汇入他体内,只是片刻,这白帝第二重就突破了。

    这样的相争之气,怕是最有效果的一种,难怪乱世常出破军、贪狼……

    “今夜,我大胜了,以后呢?更危险局面等着我们去争……或会失败,也会被人砍下头颅,但这是我选的道路,无悔就是了。”

    “公子”周铃就嗔着:“不许说这不吉之言”

    “好好,且让我们享受一下胜利者的荣光,去看看失败者的面色吧。”

    “我兵不足,连夜挽救容城怕是不行了,只要待得明天,这些贼兵怕都会散去,虽会流串成流浪贼兵,但也顾不得了,自有郡县围剿。”

    “还有,此贼营连连掠夺,粮食虽不多,但各种物资如山堆积,不过我现在实力太弱,无法吞下,却也不可放过。”

    “传我命令,金银珠宝清点下体积甚小,却不虑人细知,能知道的人都死了”叶青指着内营说着。

    “只留四分之一金银珠宝注册上交给朝廷,余下四分之一打点县令、太守,不过也别太露形迹,免得引起朝廷疑心。”

    “兵器甲衣不要拿太多,一千副足矣”

    “我们再自中选精壮,以及家属五百户,余下悉数转给太守,由他落安排。”说到这里,叶青一叹。

    汉家一向酷烈,历史上对付黄巾起义,是“凡有自贼者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格杀”,据说一口气杀了几百万,这其实就是三国人口迅减少的原因之一。

    这次贼军,并没有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性质上或是缓冲些,但下场会怎么样?

    还不清楚。

    只是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叶青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决断这种层次的事,收留五百户已经犯了政治风险了。

    蓉城

    第四天黄昏,夕阳在天侧,柔和红光照下来,落在破碎城池上。

    一阵马蹄声自残败县衙中响起,车轮辚辚驶过零落街道,经过断壁残垣间搜寻物资的士兵,马车自城门口出来,一队骑兵紧跟了上去。

    城里住的都原军民,和预料一样,随着程志远死亡,贼兵轰而散去,这些原军民却认为是被叶青自一夜水火中搭救出来,感恩戴德。

    不过既出容城去视查流民营,就有一队亲卫过来护卫,按周风的说法,这是防止流寇中漏网之鱼。

    叶青不太在意,摧毁流寇,不仅仅是容城里原有军民,一丝丝白气落到自己身上,就算是流寇看自己的眼神,就已改变……这点不奇怪,奇怪的是每个人的气息都生了些改变,原本黑红之气崩溃,黑消去了大半,还属三成,余下又变成了丝丝灰白气。

    叶青知道有些灰气不算什么,只要纳入体制,就会渐渐消除,只是黑就难办了,这或是没有获得朝廷承认?

    这时三万人气运汇聚起来,这一天就一丝丝融入到自己身上。

    “几乎抵得上半个叶家的供应,这还是尚未恢复耕作生产、尚未归心的气运,不得不说人多就是优势……”

    “转阴为阳,化劫为福,这就是历史战场战利品了,我一人就收获如此多,整个天庭封土体系能收获多少?真是难以想象啊……”

    “更可怕一点,我就算在里世界成功再兴汉室,行大运也只有三五十年,换成现实时间是一年不到,等刘备这身体驾崩,再往后只能以祭祀途径,自王朝中抽取小比例气运,除非工业革命或道法革命,否则朝寿三百年,放到主世界又有几年?”

    “而天庭封土体系却不会驾崩,除非某州里世界独立出去,又或某州被外域邪魔夺取,否则大运长存”

    “这可是莹烛之光和皓月之光的区别……”

    叶青怀着一点羡慕妒忌恨,却知道凡人之身与天庭之力没有可比,继续翻阅着一捆捆陈旧黄的书卷。

    周铃给自家公子沏了一杯热茶,出神望了他一会。

    不知想到什么,这少女突闪烁一下眼神,掩饰着羞意,转身掀帘看去。

    这一望,她就再移不开双眼。

    纯然明净的蓝天下面,这是美丽秋景,真切得仿佛当真有过这样一片世界

    入目是粮田、河流、笔直的道路,迎面而来的是一大片连绵的营帐,军队在巡逻,工匠在重整修复,农兵抢收粮食……还有河中捕鱼的竹筏,领取米粮的人群,路边小心在母亲怀抱里探头张望的孩童……

    炊烟袅袅升起来了,透着少许生机。

    在这少女的目光看来,虽这生机微薄,可对比前天前的残酷一夜,简直这就是桃园了。

    “这样真好。”这少女叹息地说,眸中又渐渐恢复宁静。

    叶青翻阅旧书,抚着她光滑脊背,心领神会一笑:“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没有几个人会喜欢打仗,才几天就能平复下来。”

    “恩”周铃又回过头看他,平淡的神情在微笑中解冻,绽放出难得一见娇颜,问:“公子在看什么?好像都是旧书……”

    “都是深泽县历年的县志,记录着此县的沿革、资源、丁口、豪族、人物,可以说有了这个,恢复生产秩序就在反掌之间。”叶青笑着:“别看眼下恢复些,这些捕鱼打猎能维持几万人生存?战时高压机制也不能维持太久,还是得抢收田里庄稼,让流寇糟蹋了大半,剩下一点也得抢收回来……还得自南面买粮,搜来的财货要多截留五万两了……”

    周铃听不大懂,却看得出自家公子有些倦意。

    她就跪坐在他身后,帮着按摩:“公子,我们明天就能回去了吧?”

    叶青随口问:“铃铃不喜欢这里?”

    “没有的事,能陪公子一起,到哪里都好的,只是有些想念芊芊姐姐,还有子楠她们,感觉……好久没见了的样子。”

    “这样啊……”叶青心中暗叹,终归不是人人都像自己一样对地球历史有着羁绊的,笑着:“铃铃你这样还算爱屋及乌了,对于其他势力的降临者来说呢?这只是一个书中世界,还是某个不务正业的可恶家伙造就,一本当代通俗小说演化而成,这能有多少认同感?不找我拼命就算好了……”

    周铃只听懂了第一句,红了脸,不吭声。

    叶青呵呵一笑,安慰道:“放心,我估计铃铃再多等一晚,等你后天早上醒来,就已在家里了。”

    虽还有些羞意,对这样明确的答复,这少女还是高兴起来,想了想,她又红着俏脸靠近些,配合着让自家公子换了个习惯的姿势,把头搁在她胸脯上。

    叶青享受头枕着的盈盈温软,不再说话,手头又翻出一本县志旧藉,又弹去封面的灰尘,凝目其上。

    封面“容城候国志”五字,同一个笔迹附注“改深泽县——新,始建国元年”,后面又补一行有趣的小字“伪帝王莽篡改,因属恢复旧制,循置深泽县

    叶青会意笑了笑,三句话,三个朝代,三个立场,同一个记录人,这文官的德操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