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友请留步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友请留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行马车前行,亲卫前后散开,颇有气势。

    刘母在马车上,有儿媳陪着聊天,并不孤单,这时听得马蹄声,就掀开车帘问:“吾儿,和你元起叔父说过没有?”

    叶青骑在马背上恭谨应了:“已商量过,过个半年,根基扎实了,亲族都要一起接过去。”

    刘家亲族不大不小,有百十人,迁移起来麻烦多多,自以后再动。

    刘母听了欣慰,儿子越来越出息,儿媳柔顺大方,她已没有别的可担忧的事。

    却想起一事,瞧了瞧左右无人,忍不住就说:“吾儿事业既定,静儿又贤惠,无有不偕之理,也要考虑圆房的事……”

    叶青怔了怔,静儿的称呼是假托甘氏小名,事业既定又是怎么回事?

    曹白静轻咳一声垂下去,白玉脸颊上晕红一片……

    叶青顿时心中透亮,不用说这说辞是表姐弄的,难为她编造出来。

    “你们这是……”刘母有些狐疑了。

    对于亲长介入这种话题,叶青也有些尴尬,一望刘母神色,就知道没办再搪塞,轻咳一声:“咳,孩儿知道了,等明天晚上,明天晚上……”

    刘母满意地不再催问,又寻儿媳说话,曹白静只得努力应付,幸这时夜已深,老人家精力不济,很快就昏昏睡去。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一处村子,叶青就指的说着:“这处乡遇劫,三亭之内,没有人烟,户主都死绝了,故县令才大方划给我。”

    “但人口虽死绝,可幸而没有烧村,故里面房屋具全。”

    “只是这种旧宅却不吉利,故我已吩咐,先将死人一一集体安葬,日后还会建个小祠,以安抚亡者。”

    “完成后,就按制重新设里。”

    汉制很重视道路,道路都很直,而居民住宅分布在直道的两侧,比户相连,列巷而居,排列得非常整齐,这无疑是极符合穿越者的胃口,因此叶青就指着说着:“县里划了我三亭,总有十五个里,每里五十户,可安置七百五十户,以后都属于我家私产。”

    “还缺的部分也不多了,自可解决,要不是这里受灾不多,要不,整个乡都可买下来”

    “这些都要拆迁了,一起重建。”

    刘母见着这一大片连绵村子,笑着,又有些担忧:“是个住人的好地方,只是这重建价值不菲吧?”

    “材料多的是,远一些村落荒芜,尽管拆取,只要能有口饭吃,哪怕没有人于活?”

    “这些**从了我刘家,不能没有考验,这重建就是考验,人的秉性就能看出来了,才能因材施政,并不是我故意大动于戈。”

    “恩,我儿有这心思,我就放心了。”刘母知道儿子不是为了奢侈而动工,顿时就放心了。

    自寻到一家大户住宅,曹白静服侍刘母安寝,才回来陪叶青。

    没有长辈在,夫妻俩相视一眼,都松一口气。

    “快到晨时,就要回现实世界了,我看不用睡这一时,夫人与我出去走走吧。”叶青提议出去散步,曹白静自跟着。

    屋檐下的青石地面、卵石小径、土砖围墙全都凝着霜,这正是夜间霜降最重的时,北地空气失去水分,显得于冷,院子里经过一点修整,还是能闻到泥土的一点湿润清香,让两人的精神一振。

    抬头望去,晓月西沉,银河渐隐,启明星在东天悬挂着,这大半夜过去,天都快亮了。

    叶青望着这熟悉的星空,神情有些怀念,却想起了,坏笑:“夫人,是不是感觉补上了新娘必修的一课?”

    “啊?”曹白静眨眨眼睛,有些不解。

    望着叶青打趣的目光,她醒悟过来——自己嫁来,头顶上可没有婆婆,轻轻松松的毫无压力,这时却不能免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应该的啊。”她大大方方说着,一想到这种经历还要持续几年,又不由羞恼啐一口:“还不是怪你。”

    “怪我?”这下轮到叶青奇怪了。

    “这方天地种种,虽是应州里世界演化,还不缘起于你一枝笔,你是早有谋划降到此身吧?”曹白静狐疑望着他,哼一声:“就非得把自己写这样悲惨,还有这个年纪……”

    曹白静说着,上下打量他几眼,故意哼一声,不屑之意昭然若揭。

    叶青有些汗颜,想起很久以前听过的笑话——3o岁还不结婚违法,判刑…

    相比自己这身体结婚是结过几次,只不过没有子嗣,叶青心安理得起来,厚颜说:“我此身二十五岁了,为之奈何?大龄英雄伤不起啊。”

    见曹白静有些不解,叶青就把这笑话说给她听,又很腹黑地揣测:“此世华夏风格重嗣,老人家们可不会管穿越者的顾虑心理,只等着抱孙子孙女呢不知道一同穿进来那些人都是什么感觉,有没有掉进坑里的想法。”

    “怎么会没有?你以为像你,谁都能接收自己突变成书中人物么?”曹白静半是玩笑,半是抱怨说着,见叶青半晌不应,又转头问:“怎么啦,夫君?

    叶青望着群星尽隐,吐一口气,神色难辨地说:“贤妻提醒的对,这一节,我倒是忽略了……不,也不能说是忽略,只是没有看得这么重。”

    原因只有叶青自己知道,他潜意识中一直将这世界当作历史重现,至少是地球历史投影的一部分,本质上,这还是他穿越者根底的视角习惯。

    但此世人会怎么想?

    “我开始有些担心了?”

    “夫君在担心什么?”

    “只怕回去后,下一刻,就要有一堆人杀上门来,找我这虐书作者的麻烦啊……”叶青说着。

    曹白静先是一笑,接着就有些担忧:“方才我也想到这里,说起来,这里世界转化成封神三国演义,不知有多少人在这局里失陷,您怎么收拾呢?”

    叶青笑了笑:“是到了关口,但又怎么样,这封土计划是天庭所作所为,为什么选我的封神三国演义,我只要推辞不知就是了。”

    见着曹白静听得怔,叶青又语气沉重说:“高层都有所耳闻,又知道事情缓急,不会找我难。”

    “就算有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轻。”

    “只是失陷在里世界的各个世家子弟,才是关键,明知未必是我的责任,满州世家郡望迁怒起来,只怕也是很恐怖。”

    一阵寒风扑进来,树枝簌簌作响,夜下刹间变得阴森,曹白静机伶打了个噤,不胜其寒,良久才道:“那怎么办才好呢?”

    “有什么怎么办?”叶青冷冰冰说:“天下事就在于实力,在于进步,别的无话可说。”

    “我是榜眼公,天人,再怎么难,在体制崩溃前,都动摇不了我的根本

    “就算有体制崩溃的一日,我在之前就掌握实力,也可无事。”

    “所以这事不急,我担忧的是这个封神三国演义世界,天庭和朝廷,是怎么看,这才是关键”

    喃喃说着,川林笔记却在这时,在怀中亮起来。

    瞬间翻至新一页,青文浮现出来:大蔡平景十三年秋,榜眼叶青逆转天机,化应州里世界为《封神三国演义》历史战场,全州英杰一千六百四十三人受天庭紫召降世,一月将尽,叶青晋代理校尉,居诸英杰中第二。

    “这才第二?第一是谁?俞帆?”正惊疑间,第一缕晨光就自天际照下来

    一股莫大的吸引力传遍全身,天人灵魂一震而起,飞升上天,余光瞥见表姐纯白晶莹的灵体,更远处同样漫天流光升空,数以千百计,或红或黄的灵魂,极少数和自己这样有一丝青……有一个,是纯青

    “这是哪个好运的混帐这是穿到曹操身上,还是袁绍身上?孙坚都没有这个程度吧……”叶青收回视线。

    受着巨大吸引力,迎面就是一轮金黄色的旭日,扑天盖地在视野中扩大着,无边无际,温暖亲切……

    心中顿时明悟,这就是现实主世界了。

    忍不住又回看去,红黄色的一片神州,同样亲切熟悉,却变得越来越小

    “这是对应汉朝火德吧?地球后来自己所在大图朝,也是这样赤色起步,渐至到黄色……”念到此莫名就有些伤感,又生一丝异念:“要是把这里都转成金黄又会怎么样?纯农业是支撑不起,必须工业革命或道法革命……”

    叶青有意落在最后,就见旭日金光依然,却有无尽的黑色迷雾弥漫而起,自各道流光后面追掩而上,遮蔽了神州。

    果还是那一声轻笑:“道友请留步。”

    这次不只有着声音,还有一个配剑峨冠道人骑着豹子在黑雾中显出形来,叹息:“料你必是保汉,可你有多大本领,道行不过十几年……”

    “你猜错了,是三年。”叶青头也不会,也不加快,不断向主世界而去。

    这道人目光一闪,有些惊异,又笑着:“道友好本事,但你是修道大才,何必屈于上界之奴役?不如投奔我下界自由,所谓宁为鸡,不为牛后,同样能成道,并且脱而出”

    “你又有何道?”

    道人不以为忤,驾驭黑雾如浪,驱豹立在浪:“你且听我道来,有诗为证——炼就五行真始诀,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龙伏虎随吾意,跨鹤乘龙入九天。紫气飞升千万丈,喜时大内种金莲;足踏霞光闲戏耍,逍遥也过几千年。”

    叶青听了一声冷笑,这几千年,放在现实主世界,怕不过三十寿命,又算得了什么大道?也太没诚意了。

    正要拒绝,突心中一动,有一种感觉袭上心来——自己死过两次的人了,有这种选择的机会,就算看不上眼又何必一口回死?

    “兹事体大,容我考虑些时日。”叶青说着,眼见黑雾越来越近,毫不迟疑,转身投向金黄而无垠的旭日。

    道人不及拦下,连忙大声说:“道友无需敷衍,待遇可以商量”

    随这名金青中隐带一丝紫气的天人消失,冥冥中就有女声如银铃轻笑:“师兄失败了?我早说过,此界由阴转阳方始,资源自用都嫌不足,开不出价码来,怎招揽得这程度的大才……”

    道人弹了弹剑,冷哼:“我等受黑莲圣教驱使攻坚,本来陨落,幸亏有师傅赐下的先天法宝寄命,一丝分身撞进这里世界原胚,可惜没有资源就算真仙也恢复不了实力,偏偏黑莲圣教失约不至,也还设计不了这些天人……否则何需费口舌之力?”

    “嘘……师兄慎言,就算两界阻隔也是谨慎为妙,莫要私议圣人大教。”女声微肃,又提醒着:“至于此界也不要彻底得罪,毕竟我们现在根基已着落于里世界,与上界天庭的关系亦还微妙,全看这历史战场结果,是敌是友犹未可知。”

    道人不语,真仙并非无情,死过一次,对两边都没有半点好感,但真仙也更明白权衡,听出转圜她意思,叹着:“也罢,师傅说过你就是心软,以后再给此子一次机会……好言不听,将来灰灰,悔之莫及。”

    一挥手,黑雾遮天,化身其中,而只一会儿,这雾气又慢慢变淡。

    “师兄猜我现了什么,这世界还真是有趣……”女声亦随雾散去。

    晴空万里,旭日依然温暖如常,却少了无垠深邃的感觉。

    而地面之上,只觉一阵灰暗云雾遮了太阳,还没吸引多少注意力,又飘过去,初冬的第一缕阳光照落下来,广袤的田野和山川,河流和大海,农耕、渔猎、贸易、战争、阴谋……对于生活着的人们而言,一切事物如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