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敢问真人

第二百五十一章 敢问真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冬黄昏,日坠天际,晚霞有些凄冷。

    叶府处处挂着白布,叶青到灵堂里再祭拜了祖父,一柱香后又去探望了阵亡士官家属,带了两位夫人同去——这一妻一妾在这种事上配合的很好,府上对她们无不交口称赞,唯一点私下有些异议,偶尔论起:“这是主母之职,吾家何有两位?”

    “嘘……不要乱说,白夫人都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还是说忘了芊夫人上回给你浑家的缠金镯子?”

    “你这讨打的家伙,明知我不是这意思……”

    越向里这样欢快向上气氛越是不见,军属区有五户人家都是缟素,亲属少的有两个,多六七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这时无不垂泪一片。

    “家主啊,夫人啊,我家三儿昨天还好端端,怎一晚上就没了……”有老人拿着儿子的遗书,这样哭诉着。

    叶青说不出话来,芊芊和曹白静都很贴心,她们忙安慰着,同样由她们出手送了些米面表示。

    出征将士都对家里早过了暗示,又有定规抚恤,纵有怨,不会造成纷闹不休场面,随着生活,大半怨气渐渐消散,小半或还有,会不知不觉转移方向……这人都是现实。

    自一户人家门口出来,叶青想起些,回望过去,一时有些怔怔。

    “夫君?”两女回看来,有些疑惑。

    “没事。”叶青回过神,跟上了她们。

    只有他一个知道,自己参加了两次这个士官的葬礼,区别是前世此人阵亡时在十年后,表现不是很突出,但是任劳任怨的一个老手下,老黄牛一样,记得他后来还有个女儿,被自己收养做义女,这时不会有了……

    “我一直看好这人,不想就折在这里面…”叶青神情有些苦涩:“他家人的怨气自有我先担着,我的怨气谁来担?”

    芊芊和曹白静相视一眼,都握住他的手:“夫君还有我们啊……”

    叶青点点头,有一点却没说,实际上每损失一个,家里的气运就损了一丝,不多,可积少成多很是可怖……这或就是气运之道最大弊端了。

    回来的路上,叶青始终想着这些。

    世上没有纯获得而无付出,别说气运这种流转不息的道路,恐怕自己就算五德相继圆满,也不能完全避免这个弊端。

    “夫君,刚才一家真是可怜,只剩下孤儿寡母两个,哭都哭不出来了……”芊芊就这样叙叙叨叨的说。

    叶青点点头,心中微暖,这丫头,终归是个好心的女人。

    “知道为什么,送物送钱的事,我从不自己做,总是要你们来做么?”

    芊芊眨着眼睛看看叶青,微笑不语。

    曹白静偏了偏,语气有些不确定:“是不是上次公子说的,要我们树立些……妇德?”

    叶青失笑,芊芊受丫鬟教育不说,曹白静自幼失母,早早被家里花重金送入仙门培养,以至缺乏一般大家闺秀认识,亏她们都很聪明,学得极快,但太聪明了,就绝不肯说自家夫君半点不好。

    “什么妇德,我上次说的明白,这就是市恩夫人你们也不必为我讳言。”叶青摇摇头:“以前我总瞧不起这种做秀,后来做了上位者就觉有道理,人民也需要这种温情,再后来……大概是表姐你嫁过来不久,有一次阵亡了将士,对着他家属……具体的不说,我就现,我做了这个,心里就松一口气,觉得有些心安理得了……这或许是人推卸压力的本能?”

    叶青说着,皱起眉头:“我是家主,我的责任岂在送些米面?维护使人人受益的制度,为团体开拓道路、使之欣欣向上,这才能轮到我松一口气。”

    “所以……从那时起,夫君你就让我们来做这事了?”

    “恩,夫人你们是代表着我,做这事的效果和我做的一样,但不是我亲手递上,却能避免我中途泄了这口心气。”叶青眯起眼,望着前面不远高耸的楼外楼,和相去不远的梅院:“我知道人都是有潜意识,而潜意识可不管这做的是多是少、到位没有,而只管这有没有做过,我没有亲手做,这就鞭策着我,不会忘记该如何消弭家中气运的灰暗部分。”

    “夫君真是……”芊芊蹙着秀眉,有些不忍:“就算仁君也未必会想这么多吧?书上说每到春分,天子还亲自执鞭打春牛、下地推犁,以示躬亲,以示劝耕……”

    “因此做过了这些,真正在乎底下百姓,就没有几个了。”叶青冷笑:“也不想想,业有专攻,天子正职是维护使子民受益的制度,为国朝开拓道路、使社会欣欣向上,做这些除了潜意识自我欺骗,还有什么实际效果?又不是社会分工不明的酋长时代了”

    “实际在耕皇田的还是专门田官,上到皇亲官员,下到黎民万家,谁会把天子这点当真?也就投起所好,上上下下都吹捧这种事,实际都是怀着糊弄心思,添上官痔疮,真正从心里当了真的,就只有这些亲耕天子……这和庄子说的一样,我想到这种本质,就恶心的做不出来了。”

    “噗——”两女都笑喷出来,又赶紧手掩住嘴:“夫君你真是……说的好恶心……这样大逆不道,小心让人听见……”

    叶青点头,也就不说了,只听两女小声聊着:“庄子是谁?有点熟悉,姐姐听没有听公子说过?哦,想起来了,里世界看到,先秦时代一个圣贤……”

    “原来他写的那本,我读过,咦……说起来,公子以前讲过小故事,许多在里世界都有呢……”

    这一下惊醒,两女齐齐望来,叶青咳一声,望望西面落下一半的太阳:“啊,时间快到了,赶紧去地下室。”

    “嘻,这算不算孟子笑话过的‘王顾左右而言他,……”

    叶青落荒而逃,女人聪明了果不是好事。

    已是黄昏时分,雨停了,天色却完全晦暗了,众人群聚到梅院,都知道进入的时辰又到了。

    密道开启,众人鱼灌而入地下大厅里。

    明亮的烛火中,有些人还有些紧张,有些人镇定,有些人满不在意的样子,叶青都看在眼里,对于各人性子又把握了些,心中微调进入后各人的司职。

    人尽其用,将手上的力量挥最大,这是战争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最后一个进入时,看一眼江子楠,刚好和她的视线撞上,有些奇怪的感觉:“你怎么了,下午不是好些了么?”

    江子楠摇摇头,紧跟着进入地道,昏黄烛光照在她步上,有种难以言述妩媚,涣然一新的感觉。

    “子楠你老是这样,有事可以说出来……”叶青随意笑起来,灵犀神术静静的展开,上下打量着她,伸手摸了摸她腮颊:“就算生些什么不好的事,你要记住,里世界只是一场梦幻,没有什么大不了。”

    在叶青柔和目光中,江子楠脸色一变,迟疑着要说些,却又止住:“那种……没有的事。”

    “那就好。”

    或下面没有对话,一路上就变得有些冷淡,直到进入大厅前,江子楠才深吸一口气,问着:“公……子。”

    “嗯?”叶青没有回,只是应了下。

    江子楠蹙着眉,语气随意如常:“那个里世界,只是小说的世界,如果是这样,那些人呢?都是虚幻的么?”

    一切都落在灵犀反照的感应中,叶青沉吟着说:“不能这么说,其实真存在过这一批人,但这是个秘密。”

    江子楠敛目一闪,微笑起来。

    “你不信?”

    “信。”当她再抬起来头,双眸一如寻常,配合着笑颜,天衣无缝。

    叶青一笑,心却一沉,不动声色推开门。

    地下大厅里气氛肃静,人人坐下都屏息不言,只有玻璃天窗上,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天际,黑色夜幕一片乌云。

    有些人已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进入里世界,但等了片刻,都诧异睁开眼睛……情况似有些不对

    就算惊异,众人一时间都不说话,全看着祭坛上的叶青。

    吕尚静手袖口做了个暗示,叶青心念电转,强按莫名惊悸,从容笑着:“看来是有什么情况延误了,大家先等一会,吕先生,纪先生,江晨、周风,你们都跟我到小会议室来。”

    高层们没有离开多久,大厅里立刻就有着嗡嗡声,众人相互议论着,面面相觑,就在这时,大门传来急促的脚步:“报——有一个道人要见主公,他说是朝廷的有关使者”

    众人正是大哗,叶青推开会议室门,扫视一眼众人,厅中立刻没有了声音

    “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去见一下……”

    大门口传来笑声:“不必烦劳道友,贫道自来拜访了。”

    门啪一下推开,一个道士踏步进来,眸子碧青,目光如电,瞬间就落在内厅正中一个祭坛上,扫看了下,略有些皱眉,转身对着叶青一稽:“贫道玉海子见过榜眼公。”

    “在下不敢,见过特使”叶青从容回身一稽,心中闪过了警兆——这道人,是大真人,半步真仙

    “朝廷使者,还是天庭使者,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降下来?”

    结合里世界感召失期的意外,叶青有种不妙的感觉,还能保持一些冷静,做为天庭承认的榜眼,正牌天人,自己不是这样好拿捏,稽后,就起身问着:“敢问真人,天符何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