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卢植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卢植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日后

    洛阳城环墙三十里,城中宫禁占很大两块,不过划出来的民居坊区很大,马车驶过两个街道,在城门落锁前赶往城外会宴处。

    请宴在王家一处私宅举行,早早就有着马车来邀,叶青现在不过是县令,哪敢弄出排场,只带着简雍,还有江晨和几个亲兵。

    夜幕尚未降临,马车过洛河,沿河畔向东,经灵台、明堂、太学,这一片学生刚刚散课,河岸垂柳下,车马有些拥堵,各种呼朋唤友,邀宴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挟美妓就在车上胡来。

    驾车的车夫是王家派来的一个亲族子弟,叫王凌,是个健谈的年轻人,见此就是抱怨:“现在真是学风而下,各家认真读书的没有几个,只把好好的国家太学弄得乌烟瘴气,声色犬马……玄德公出于卢尚书门下,这让您看笑话了

    周铃转过看看叶青,抿着嘴偷笑。

    “没事。”

    叶青有点尴尬,摸不准这个王凌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当年刘玄德可也是喜好良驹名犬、美服美婢的堕落子弟……

    幸这散学很快,过了就一路顺畅,只见城外近郊一片繁华,沿道处处庄园,高墙灯笼、赴各式宴会的马车、童仆美婢。

    “让开,让开……”有些人在后面高呼着,盛气凌人,伴随着就是猛烈如暴雨的马蹄声。

    叶青这一行马车将将避让,就有大批骑士拥一辆华丽马车驶了过去,马车里仕女美丽如画,青年贵族大笑:“你是没见到昨天……”

    却和女伴炫耀着驱赶着豹子打猎收获,女子盈盈浅笑,香风阵阵。

    叶青怔怔……豹子打猎?

    这时还有这习俗?

    驾车的王凌瞧在眼里,却是误解了,当下小声说着:“此女非同等闲,这是何大将军的专属马车,里面这人是何大将军的侄子,也是皇后的内侄。”

    “拿大将军车驾泡妞……何家够出人才了。”叶青叹一口气,没有解释,心忖有这样的贵族,难怪历史上何家毫无抵抗力量,就被灭了。

    “玄德公,快到了……”马车直驶城东,经一处营建中的高台,看了上去,这土木建设进行到一半左右,而王凌又是介绍:“这是四望楼,传说秦时有贵公子贾虚在上每日会宾,通宵宴饮,后被项羽烧了,近有人盘下这楼故址打算重修。”

    叶青怔一下四望,突觉这一路上有许多这样盛景:“听你这说来,里面有不少典故。”

    “那是……”王凌隔河指着北面:“玄德公你看。”

    叶青望过去,隔着柳荫,洛河对岸高达九米城墙,本来黄土夯成,此时深沉如墨,别有一种沧桑厚重。

    王凌自豪笑着:“周成王五年,周公在此营建洛邑,以监视殷商遗民,虎视关东,区别故地宗周而号称成周,因在洛水之北,山南水北曰阳,又称洛阳

    “周人失宗周故地,平王迁都洛邑,因被秦人所得,到前汉高祖时曾定都三月,光武中兴以后就一直以此为都,光武帝明五行,以汉为火德忌水,改洛阳为雒阳,同音,意思作洛……”

    一行人静静听他讲述,透过字句痕迹间展露出一个文明艰难和风华,遥远时光似在这墨色城池堆积起来。

    周铃凝神倾听,不时望向自家公子,若有所思,叶青不言不语,仰头看去,星汉灿烂一如当年……

    月面上清晰的玉兔月海,美丽而熟悉。

    此时可真有嫦娥?

    “不知天庭真仙下来的那夜,面对这样星空有何看法?就没有怀疑过么?”静静望着这美丽熟悉星空,叶青心中出奇平静。

    “眼下大劫一片混乱,外域才是生死大敌,我这样无名小卒,对天庭还有用处……这样局面,我还能走多久……但过河的卒子不走,就必死无疑了……

    叶青摇摇头不再多想。

    人要有自知之明,棋子的思考远不如棋子的力量更有价值——能成应侯之位,或就是自己从卒子变成纵横一路的车。

    再往下怎么走就很难说了,要看能不能抓住时机了……

    最后望了一眼高远星空,叶青正视周铃一笑:“赴京一路上早听说过洛阳城外有很多庄园,最有名当属于天子西园,是皇家林苑,天子就在那里卖官,卖的钱就用来修缮西园,建裸游馆,剩下建了个金库藏起来…颇是有趣,铃铃以为然否?”

    周铃眨了眨眼睛,声音平淡:“是公子说的有趣。”

    世事上自下效,天子好奢靡,百官风自,这样私人庄园在城外就很多。

    王家的私宅其实是一个庄园,门第深深,在大门外立了两根柱子,左称“阀”,右叫“阅”,上面张贴着王家历代功状,合起来就是“门第阀阅”,就是门阀一词的来源,所谓高门大姓,天生贵种。

    门前车马如流,来参加宴会的人非常多,叶青甚至看到几个将领士人联袂策马而至,都是三十几岁,一身黄青之气。

    “这是西园的哪位校尉?还有哪些士大夫?”叶青紧盯着其中稍矮一位,年三十四五,不修边幅,顾盼威仪有一种奇异魅力。

    这人十分敏锐转看来,只见马车晃动窗帘,皱眉狐疑,同伴就要跨进了大门,回身催着:“孟德,又犯病了?”

    “……本初说笑了。”

    这一行人进去,叶青坐在马车里,捏着眉:“有些怪了”

    刚才的话,一听就知道是袁绍和曹操二人,都是三国大名鼎鼎的人物,但一看就有些不对。

    要知道,气运怎么来?

    就算是历代开国天子,在没有崛起前,都是白红之色罢了,只有上位了才有龙虎五色之气,气断无虚假,只对应实力

    那种还在草莽,就有什么龙虎之气,青紫之气,都是风水家的梦呓,有这种,朝廷岂不是按气杀之,就可万世不易了?

    袁绍、袁术出身于四世三公之家,拥有的田产、影响,官位很多,要是家主,或有青气,但袁绍和袁术只是公子,哪有青气?

    袁绍不到二十岁已出任濮阳县长,不久,因母亲病故服丧,接着又补服父丧,前后共六年

    现在朝廷组西园新军,置八校尉,袁绍被任命为中军校尉,曹操为典军校尉,但大权掌握在宦官、上军校尉蹇硕手中,这校尉最多就是黄气,也不可能有青气。

    综上所说,这两人最多的是金黄之气,哪来的青气?

    这时几个家臣汇聚到马车上,周铃下去守着。

    张辽(江晨)观察这络绎不绝的宾客,结合所知后续轨迹推测:“这自不是士大夫要谋反,只是一种政治表态,又或算对下面新崛起的一批人的拉拢?

    “看来这王允只是串联人,他既有受宦官迫害的士林声望,又趁着眼下大将军掌权,凭家族之力复出,但要说拉拢地方豪杰,还没这个份量名义。”简雍寒门出身,对门阀的规矩历来看不上眼。

    “其实自宴中来看,士林意见未必统一,袁家一门四世三公,一向跟随宦官,就袁绍这逆子自小特异。”简雍说了个冷幽默:“你们看曹操祖父是谁?

    众人相顾无言,那可是中常侍大长秋曹腾,闻名朝野的贤人、大太监。

    叶青留意到了他们的谈话,点头赞同。

    这些可真是聪明门阀,往后典型的还有诸葛瑾、诸葛亮、诸葛诞三兄弟分仕吴蜀魏,在天下这盘大棋局,落子不空。

    这样想着,没有说出来,只是理解一笑:“这样可以降低风险,无论上层谁得胜,肯定会用到下面一批,而且门阀眼下都相互维护,彼此援手,你为我说句好话,我将来搭救你一把……”

    后世演化成臭名昭著的官官相护。

    “往下是对我们这批人拉拢,往上向大将军何进、十常侍之张让他们展示力量,要卖也要卖个好价钱。”

    时间不多了,在车上久呆,会让人觉得这是傲慢,就不多说,独自下了车:“你们在外面守着,等我出来。”

    门口站着亲卫,都经过精心挑选,人人虎背熊腰,面露膘悍之气,这可以理解,里面的都是大人物,安全问题必须考虑。

    报上刘备的姓名,叶青解下剑,才得以进去。

    虽刚才看见袁绍和曹操带剑进去,但是他们是什么身份?

    现在刘备才是什么身份?

    故叶青并无意见,进去后,就见着一片园林,远远就是有着一群人,才一看去,立时生出感应,暗暗叹着:“青紫之气不绝,公卿之相尽此”

    以叶青见惯场面的人,都是叹为观止,禁不住热血沸腾,暗想:“终有一天,登朝受礼的人,会是我叶青,而公卿将相齐拜下”

    叶青目光一扫,终看见了一人,却是尚书卢植,卢植这时5o岁了,这时神倩有点疲惫,可浓密的眉毛,刚毅的眼神,散着一种难以言辞的气息。

    仔细看上去,却见着青气萦绕,黄气连绵,但卢植本命却化不成青色,只有青黄,叶青一看就叹。

    卢植性格刚毅,师大儒马融,先后担任九江、庐江太守,平定蛮族叛乱,又与马日樟、蔡邕一起在东观校勘儒学经典书籍,参与续写《汉记》,可以说,无论是政绩、军功、文名、人脉都有。

    黄巾起义时为北中郎将,率军镇压,后被诬陷下狱,皇甫嵩平定黄巾后救卢植,于是复为尚书,后上谏激怒董卓,被免官。

    别人是气运不足,而他早就绰绰有余,不能化成青命,却是屡次和更强的上位者对抗,特别是十常侍和董卓,终不成正果,但也许从别的角度来说,这是求仁得仁了,当下就上前,行大礼:“学生叩见师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