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宴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夜,叶青披衣起来出到院中,紫薇星在天空黯淡下来,这或是错觉,或不是。

    天子驾崩消息一传出来,重臣急急赶往城里,有的去了何府,有的去了张府,也有的闭门不出,一些实力弱小的豪杰跟着进城,等着皇宫的传令。

    “登上皇位的会是谁?史侯,还是董侯?”这时两位皇子都没有封王,更没有太子的称号。

    “天子……先帝有二子,属意是年幼些的董侯,几次欲立为太子,但史侯是何皇后所出嫡长子,名正言顺,且有大将军何进保着,何进掌握南北二军,实力大是可怖啊”

    “先帝为了分去何进兵权,去年在西园招募壮丁并置西园八校尉,由亲信太监、小黄门蹇硕总管各军,直接听命于帝,连何进都大受限制。”

    “先帝要是能再活三年,大可徐徐削去何进的兵权,而把董侯立了上去,可惜的是他没有时间了。”

    “张让十常侍,是和上军校尉蹇硕一体?但中军校尉袁绍、典军校尉曹操怕是与何进一体……”

    “总体上说,史侯上位,不但名正言顺,而且实力上也占优。”叶青默默的想着,心思更是通明。

    一切政治都是名分和实力,而名分又归根到底是实力所化,里面并无侥幸,而城中这样想的人并不少。

    “唯一的机会,就是召见十常侍召见何进,然后政变,杀之,这样才可以扶着董侯上位登基,并且可以收场,因为先帝宠爱董侯的事,大家都知道,这时伪造出遗诏对十常侍来说,又不难。”

    “先是观望罢”在这时,叶青不再考虑着宴上和总督的冲突,虽保持了和气,但是大家都明白,这几乎是无法弥补的决裂了。

    一条长街,这是兵营去皇宫的必经之路,何府入宫,同是必经之路。

    不多时,就有车队辚辚转过街口,是黄昏时见过的华丽马车,一个壮年男子高踞其上,容貌威仪。

    车队正要驶向宫殿,突见夜中,一个士人跳出,拦在前面:“大将军且慢

    车队左右,兵甲顿时锒锒震动,抽出了长剑,举起了长矛,只要上位者一个示意,或者片刻没有指示,就要将这人刺杀当场。

    “是谁?”何进心里突一动,有些心血来潮,倾了倾身,问着。

    “还请大将军,谨防宫里有变”这个士人抬起头来,神情恳切说着。

    何进怔一下,皱起眉,挥了挥手,有人就立刻应着会意,对这士人高喝:“胡说八道,把这家伙杖三十,丢出去”

    这令一传下,就见着两个甲兵冲上去,毫不客气打翻在地,举起杖就打。

    “啪——啪——”杖落了下来,在静悄悄的街道内传出很远。

    “大将军,大将军,我是一片忠心啊……”这人只得悲愤喊着,望车驾自面前毫不停留驶过去,神情难辨。

    “傻瓜……”附近居舍人影重重,许多目光投过来,夜宴中不曾露面,想必未曾入得王允名单,就冒险搏取,可这种事有这么好搏?

    “这以后别想再参与后续了。”许多人兴灾乐祸的说着。

    这士人硬气,生生咬着牙挺到最后,直到被叉着扔出去,坚决不改口,这改变了许多人看法。

    当世重声名,无名小卒就是无名小卒,何进自不会搭理,但会有许多更有份量的人千方百计提醒他,甚至可能有十常侍内部的人。

    天人都清楚一些内幕——今夜皇帝一死,据传留下蹇硕奉遗命立董侯,这命真假且不论,一旦废立成功蹇硕立会摇身而变成十常侍之——这宦官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

    果不其然,宫中很快又传出马蹄声,何进一行人狂奔而回,没有回何府,而是直接去了大军兵营。

    “大哥?”关羽张飞二人跟出来,关羽关切问着:“大哥又在望气?可有变故。”

    “现在没事了。”叶青吁一口气,看了一眼皇宫,帝气稍稳下来,而何进进入军营,顿时就有军气弥漫,护着何进。

    何进直接进兵营里面不出来,蹇硕内忧外患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史侯刘辩登上了大位,即少帝。

    这士人坚持效果很快会获得补偿。

    “他的思路是对着,这样快就表明了立场,以后还会有弥补,而且名声有了点基础,对不是地方豪杰的天人来说,已是不错收获总的来说并不亏,只是做的太粗糙,而且卖给的何进没有什么前途,只是一次短线操作。”

    叶青这样想着,合上帐幕,睡下,才睡了会,就听见江晨的声气:“主公,王府又派人来了。”

    “我这就出来,请入厅说话”

    江晨忙应一声,趋步而去,叶青就连忙起来,洗完穿上衣服,进了客厅,果见客厅里坐着一人,这人还是王凌,对叶青的态度变得更亲热,起身说着:“我这是奉叔父的命,请玄德公过去,今天叔父只请了玄德公一人,不是城外的别园,是是在城东的家邸。”

    叶青和简雍相视一眼,心中了然,这就是王允私人的小宴了。

    “王允一直到讨董时期都是关键人物,可不容错过,更别说还有……”当下就欣然赴会。

    天还很晴朗,洛阳城中气象已不同昨日。

    天子驾崩,满城戴素。

    除了雪白飞扬的灵幔纸花,叶青感受到,百姓只有对未来境况的担忧,并无多少悲痛可言。

    “这时不知道有没有定——灵——这个谥号了。”

    善谥是肯定上一代帝气并且继承,坏谥是批评上一代帝气并吸取教训卜…这是源自先秦成员对推举出来领监督……周时以德治民而立“昊天上帝”作皇权法统,代天牧民是“天子”……到汉时董仲舒天人感应学说更被民众相信奉行,这“天”就在世上一步一步有了真实力量,使得皇帝警惧。

    唐高宗时追封祖先败坏谥法,把李世民原先简洁“文皇帝”增美词,弄出一个“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将谥号的政治意义榨于,再无人重视。

    这时汉人敬天崇信,重视这谥号,没有哪个后继皇帝和大臣敢弄虚作假。

    “孝”一向是基础字出现在汉朝谥号里,汉武帝再是功业,全称孝武皇帝,两汉能免孝字的只有两人——前汉高祖高皇帝刘邦,后汉世祖光武帝刘秀。

    “灵”甲骨文形态是正在事神求雨的巫,好祭鬼怪曰灵,乱而不损曰灵,这讲究对昊天正统祭祀的汉朝来说是不入流。

    意思是昏庸而不务正业,国家有动乱而无法制止。

    所谓“孝灵”就是**裸的骂人,通俗一点来说就是“死的好”。

    去城东拜访王允的路上,叶青还真见到街上有些老人拄拐杖骂着,却是暗指:“死的好”

    叶青笑起来,这时有张飞在,不好多说,只是暗里思量着。

    片刻马车停下,王凌自前面幕布探进来,解释说着:“是有衙役在前面挡了路,稍等下就好。”

    叶青点点头,闭目休憩。

    街上果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街摊纷纷避让,碰倒了些,香粉的味道四溢在空气中,有女子惊叫的声音,老人怒斥的声音,孩童啼哭的声音,人群喧哗起来,张飞连忙掀着车帘看热闹……

    却原来是巡察过来的衙役听见,难得一见的整齐武装,有个为按剑厉声:“不许诽议……”

    这时有个老人顿着长九尺,顶端雕有鸠形的手杖,扬眉怒目:“呸,羌人未灭,流贼四时,汝身为汉家子弟,不思杀寇报国,在这里耍威风”

    衙役这时才现这老人须眉皆白,又扫见这鸠形手杖,立刻就面面相觑——这可是王杖

    “老人家好好养老就是,论什么国事……”

    “老朽只骂我家孙子,何论国事?”这老人也聪明,这样说着,这些衙役就在众人围观哄笑中悻悻而退。

    “无胆鼠辈”老人哼一声,一众乡老跟着叹息天下乱象……

    王凌重新启动马车,这戏剧一幕倒退着滑过车窗外,直到那根精致的手杖消失在视野里,叶青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此身刘备记忆中,自周代来亲族政治传统,王杖只授给族人中有功爵,或七十以上老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就照顾了社会人情,稳定了社会人心,谁都会有老而无力之时。

    “凭此王杖可以共享国祭,虽是不分气运,却共威能——别小看这一点。

    在原来记忆里,临郡一个乡级基层小官,因一位持杖老人有触犯法律嫌疑,擅自扣留老人,虽没有殴打,但被处以极刑,斩示众——汉法律上凡对持有王杖的老人有谩骂、殴打等行为,比照大逆不道罪论斩。

    周秦汉三代相继,都特别专授这种王杖给七旬老人,共享国祭之威的待遇一直不变,甚至叶青所知,直到明朝才废除了祭祀待遇——因这时经过元朝,昊天之祭有些式微了。

    “此时重视祭祀,汉以孝治天下,又多了这一层政治需要,于王杖在共享国祭,还拥有着政治上享受“六百石”相当于郡丞、小县县令)待遇,经济上定期给米、酒、肉,免除子孙的赋役以使专心供养老人。”

    有史以来最极品的老年优待证。

    “可惜单靠农业社会,一旦帝国扩张受阻于天堑外敌,民气渐渐不继,终是要沉寂下去。”

    难怪道门三君宁肯接受五帝先后崛起,也要推动天庭抬升,居中调控天下灵府,自拥有了改造自然的大能。

    “大劫到现在只展现出水府、封土这两大体系,就已是如山如海巨力,封土体系连接下土、外域内外夹攻都能抗得住,别的体系种种,又会是什么盛况

    叶青一直认为科技在于广泛普及,道法在于一体集中,这些都是对两种文明真实观察的体会,但现在自力量上来看,展到最后,都是伟力。

    一路无话,王府又出现在面前。

    “在下涿郡刘备,受你家主人相邀……”叶青递交了帖子,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管家出来迎接,说着:“玄德公稍等,主君会亲自迎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