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黄天道符

第二百六十九章 黄天道符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思考一长段,但实际上只离开王府百米,马车辚辚驶着,一切看上去都非常太平。

    看一眼车窗,一个佝偻身影拄着拐杖经过,衣衫简朴,青竹节杖在月下带着玉色,九尺,分七节,真是少见形制。

    这身影避让马车摔倒,一阵咳嗽声。

    叶青只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顿时吸口凉气,只是喊着:“铃铃”

    “杀”咳嗽声转成一句命令,符火光亮在马车前一闪而逝。

    空寂街道上,瞬间就听着“轰”一声,飞出大块木片和碎布,剑气顿时显了出来,还有一声喝令:“休伤公子”

    青色长剑划过光弧,却是直直刺进车里,剑气所向,爆溅木屑飞溅。

    只见周铃额上贴着一片阴燃金符,双目是非人金色,这时一击失手,怔一下,眼神就有些挣扎,这时金符大亮,瞬时一剑又扑了上去。

    叶青自车顶上倒挂下来,空着双手,迎着剑气,双眸大亮:“看我”

    雷法

    吼声嗡炸开,带着雷韵,震得周铃一滞。

    她清瘦玉颊上显出内息岔乱的晕红,双眸金色闪动,恢复一瞬清明:“公子”

    叶青一把扯掉了她额上的金符。

    周铃彻底自幻境中惊醒,急视路侧,哪里是“被敌人甩出去的公子”,顿时大怒,青光一闪,刺了过去,对着青光的直刺,这真正的敌人一拧身,闪避动作哪是老人

    只是把杖一沉,就“铮”的一声,将剑光击开……

    周铃心中一凛,这是筑基大成的道人,难怪她瞬间暗算,剑法也失了手

    剑声破空,响彻夜空。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街角就一片脚步,并且传来了军官口令声:“取弩……置箭……预备”

    是敌非友

    “走”叶青一下拉住周铃跳车急奔,这时只恨没有带上张飞关羽江晨。

    “想走?”浑厚有力的声音,佝偻身影直起来,转过来是一个壮士,神情颇还带着些正气,只是眸子纯金,凝视叶青,手持青竹节杖在地上一顿:“招神”

    砖石破碎,节杖深深插进了地里,金光熄灭又再亮……一节节竹笋在月光下诡异纷长拔节、招摇红黑枝叶,转眼间方圆五十米范围化作了一片竹海。

    密密麻麻的红黑法竹,越往外越密集,最后是一大圈高耸的竹墙。

    街两边一些民居木屋纷纷倒塌,甚至有尸体被黑竹贯穿顶起,挂在月光下面,血留淌下来。

    “地震了?”

    许多幸存的男女惊醒逃窜,都被困在了竹墙里。

    这半分钟不到的惊变,声响巨大,竹墙外不远的王府,有人开侧门往张望一眼:“道术……怎么会有宫禁宿卫?”

    又瞬间“啪”的合上,仆人急呼声,婢女惊叫声,管家呵斥声,护卫起身的声音连绵……

    竹海,周铃仗剑砍倒一片竹墙,金光在面前一亮,瞬间又生出大片

    “公子”

    “界域之力……木属”叶青脸上带着白气,是金德之气催到了二层:“青虹剑给我”

    千钧一之际,街角急急一个唿哨,黑暗阴影纷涌出大批武士,有三十人,果都是宫禁宿卫,无视无辜平民,弩阵直接对准了两人,锐利的点钢三角箭镞,一枚枚在月下闪烁寒光……

    汉制大黄弩阵

    李陵五千步卒横绝北漠胡骑的大杀器

    “真看得起我啊”

    叶青执剑抵面前竹墙一刺,白光大耀,所到之处,竹阵顿时和纸扎的一样,被击破出一个大洞。

    “走回去王府……”说着,大喝一声:“起”

    只见二道符在二人身上一亮,接着,青色剑气出尖锐的啸声,眩目冰寒的剑光顿时罩全身,瞬息自射出十丈之遥

    “身剑合一”

    “噗噗”一大排箭矢穿过,撞到了剑光上,顿时就飞溅出去,没有撞到,深插在洞口周围,尾羽震动不息。

    “白德之气,身剑合一”壮士面上闪过讶异惊疑:“中常侍封婿的情报上可说是黑水四层”

    五行相生相克,他本来算计好的水生木,对此子就是绝地,变成了金克木,让此子生生自绝中逃了出去

    “渠帅怎么办”副手一名宿卫将领急呼,神情惶然。

    谁都知道,京城中动这样大阵仗已是危险,真杀了还有宦官集团压住……放跑了没完成任务?

    不合格的刀子就只能变做弃子,死定了

    “慌什么”

    壮士哼一声,幸亏除临时木法界域外还有一手准备,青竹节杖一拧拔起:“劾鬼”

    一声号令,天地响应

    整片红黑竹林动一下,跟着连根拔起,越拔越透明……

    所有宫禁宿卫打扮的武士都狂热望来,此七节杖是大贤良师所赐宝器,由教中至宝九节九气杖分化而出,可以暂时代职统摄天地阴阳

    如大贤良师亲临

    轰——

    王府铜钉朱门大开,叶青周铃两人飞身进去,王允一身朝冠正服,对着叶青点点头:“玄德没事就好。”

    又推开要挡在自己身前的侄子,肃然盯着军阵中的壮士,辨认出来:“马义元你区区一介野道士,敢在城中动武,要作反么”

    “哈哈哈……”马义元长笑一声,奋力拔起七节杖,金眸回望过来:“我奉中常侍封婿封大人之命,前来为大将军捉拿逆贼蹇硕的同党刘备,你太原王家敢包庇逆党不成”

    “什么逆党,胡说八道”

    王允皱眉,扫视后面大批正在重新上弦宫禁宿卫,盯住为几个将领:“老夫是大将军府自事中郎,你们身为功勋之后,当知……”

    自事中郎秩比六百石,属光禄勋,名义上和宿卫一样同属皇帝的近侍随自,而大将军府自事中郎……这是大将军的亲信要臣

    几个宿卫将领目光闪烁了下,一声不吭,齐齐望向马义元。

    王允心中咯噔一下:“你们不是宿卫,是假的”

    “不,他们是真宿卫,是功勋之后。”马义元冷笑,心中得意——只是信奉了我太平道

    区区几个阉人,收了几个土豪的千两奉金,也想驱我为刀?

    哈哈,可笑,正中了老师的算计,我早有人渗透进内廷,借此机将暗杀转成明杀,就能将你们两方矛盾缝隙扩大到决裂

    苍天大乱,就是黄天取代之时

    “还真以为我是来杀刘备么?只是顺手就能料理了小角色,让你们王府覆灭才是撬动乱局的关键啊……”

    他金眸幽幽悲悯,欣赏着王允面上难以置信的表情:“去吧,儿郎们。”

    一挥手,箭如雨下。

    这批宫禁宿卫射箭,又拔刀……真要在这堂皇京城,冲击朝廷命官的府邸

    “关门石头堵上”王凌执盾抵挡在自家叔父面前,三棱箭镞透过厚木大盾,插在他皮甲上,有根直插他眼睛,寒风刺目,顿时心底一凉……

    剑风自眼前掠过,回醒过来,只听身侧声音:“什么呆,保护大人到这里来……”

    叶青借半扇大门掩护,挥剑斩了几支乱箭,周铃带人在推动一扇门合拢。

    许多土木石料被推着过来,叶青松了口气,望一眼外面,神色大变:“都快退到你们家宗祠去到祠堂神域里才是安全”

    呼——

    阴风狂啸,竹林不见,无声透明幽魂漫空飞舞,呜欢呼着抽取附近平民身上的生气,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个面色黑,纷纷气绝倒地。

    武士都战栗惶恐跪拜在地,抖着冰凉手脚取出一枚枚淡黄符篥吞下,强忍着冰凉刺骨的东西自身体里穿透,念念有辞:“祈我黄天,恕我罪苦……”

    道法在这时,已激起了反应,半空中,隐隐有雷声,这马义元却是不惧,高举着一张敕命。

    这滚滚雷霆抵达这敕命时,却无奈退下。

    “帝都禁法,可我有敕命,却是百无忌讳,嘿,哪怕是伪敕,却还有玉玺在上面,只要不能否认,这期间就有效”

    “看我黄天道法,无往不利”

    王府的大门沉沉合上的瞬间,王凌举盾牌窥伺那一丝缝隙外的玄异景象,声音颤抖起来:“鬼域这妖道……要驱幽魂攻击这里可是京城……不怕惊动龙气引得祸端么?”

    封死了院门,众人一路跑向祠堂。

    “这个道士有古怪,看法力比我高不了多少……远不是真人,有此界域手段……”叶青拉着周铃毫不停步,很是惊疑:“更似神道”

    王凌听到这话不及多想,眼见沿途不时有各院的老弱妇孺汇进来,思忖后面武士还不至于立马破门,又带上她们。

    又望一眼祠堂就在前面,到这里面,有历代祖神封域庇佑,不惧此小鬼之害。

    “只要挺过一刻,城卫军肯定会赶过来,大将军不会坐视我家被攻破”虽这样说着,王凌心有余悸:“亏得平日里还和一帮世家子在太平观上过香,想不到这是个妖道……”

    “黄天……太平观……太平道”

    刹那间雪亮明悟闪过——眼下还只是流民起义,黄巾之乱未起,太平道可是绝大教团势力,大黑手也插手进这京都乱局了

    “黄天在上,老君庇佑,大贤良师恕我罪孽……”念念有辞声音在院外响起,嗡嗡然,越来越响,一片轰然……

    叶青眯起眼睛,单这一点,就和历史上不同,这洛阳城的水,远比所有天人想象中的都要深……

    “公子,黄巾之乱要提前爆?”周铃传音问。

    “不,这时中央朝廷、地方豪杰都实力强大,早有成型道术体系,张角煽动不起几十万的追随者,邪魔……或说它们所谓的黄天未至,神喻未降,太平道不会蠢到在眼下直接对抗朝廷,只是有些暗算。”叶青传音回着。

    心中苦笑,自己这殃及池鱼,希望这太平道马上揭竿而起,就在朝廷和豪杰反扑下灰灰,汉室肯定提前耗尽了元气——却不是被天灾伤民耗尽,而是被镇压兵事耗尽。

    这样一来群雄逐鹿既少了大敌在侧,又有厚实地方民力基础,打到最后胜利者赢得的龙气肯定比地球历史上更强大

    “这种寄希望于敌人脑残,只有白日梦里想想罢了,岂能当真……”

    有狗在后面狂叫,声音都透院落。

    “公子……后面过来了”周铃惊呼起来。

    呜呜呜——

    冷风冰寒,庞然呼啸,似乎瞬间将春夜变成了寒冬,无数透明幽魂穿墙过树,桀桀凄厉自后面涌来……

    草木凝霜,犬声不闻,冰寒灵体重重叠叠,血红阴目一双双投视过来,阴风四起,团团迷迷,好一座阴域鬼阵

    有人回头瞥了眼,惊惧软倒在地:“苍天啊……”

    祠堂门口,不知谁大喊了声,人群一下子混乱起来,有些王家的族人,争着往里挤:“快进去,快进去……”

    有些护卫努力维持秩序:“让老人妇孺先进……”

    “家主快进去”王凌推着自家叔父,这个五十岁的老人摇摇头,给妇孺让出门口。

    又正了正衣冠,在阶上扫一眼众人。

    不言不语,就有一种刚毅的正气,结合多年治家的权威,宗姓熏陶深入骨髓,顿时就使得秩序井然。

    叶青立在王允身边,看着这幽魂如潮涌来,恍惚又回到了前世,汹涌的怪物潮水……真是到哪里都躲不了被围攻的命啊……

    “颠倒阴阳生死,化人为鬼,化鬼为实,是为阴域……玄德你不怕死?”王允淡淡问着,扫了眼他身侧俏脸焦急的婢女,此女也是个有情有义。

    “谁不怕死?”叶青把周铃推进了祠堂,将剑交在这老人手里:“拿着,宝剑天然护主辟邪……”

    王允怔一下,又笑起来。

    “……好。”

    莹红灯笼在屋檐下飘摇,最后几个女人自阶旁过去,看着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又望望下面排队的男人。

    其中有个头戴帷纱的少女望望叶青,又望望王允,百感交集,沉默下来,抱着怀中的小女孩进了宗祠。

    这是大汉的脊梁?

    她这样想着,心中莫名一酸,几坠下泪来,“噗”地一下跪在一排排的灵牌神位前:“王家列祖列宗在上,今有女……”

    烛火明明,燃香隐隐,五牌,十列,灵牌的阵列气运连绵如潮,当的神位上,几个字泛起了金色:秦大将军,先公王翦……

    门口护卫的队伍只进入一半,阶上凝结起了寒霜,有人在外面奋力合上大门,最后门隙中,只见一道道漆黑背影淹没在幽魂的潮水中,惨叫声接连响起,又随着大门被合上而消失不闻,祠堂里人人沉默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