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与光武相似的人(上)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与光武相似的人(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汝阴郡

    夏,虽有几场雨,都是下下就停,官道被晒得滚烫,极少有着行人。

    三千骑兵直接涉水过河,只有车驾和步卒自木桥上过去,晶莹水珠闪成一片,远远扩散开去,惊起茂盛水草间白鹭鸣叫着,振翅高翔。

    叶青打造的是“长车”,就是活动房子,只是开着半圆,算是露天办公室罢,此时端坐,一丝不苟的阅读着文件,而太后和宁姬的车架跟着长车背后,隔不过是数米。

    沿颖水一直向东,就巡视到了汝阴郡,汝阴郡地处豫东和豫西之间,今年开春自曹操手中夺回,就是太守荀攸治理,派他这样政军都通者,多半是因汝阴郡和江东接壤,要防备孙坚,现在还要加上刚进入荆北的袁术。

    现在上万大军巡视回程时,再渡颖水河。

    此时叶青正在长车内看着公文,有着批量造纸,竹简就渐渐退出舞台了,这给人的工作量就少了许多。

    “汝阴郡有周、钱、肖三见密谋反叛,张将军已率骑兵清扫。”

    “沿途也有几家土豪反叛,还有两个太平教分坛仗着法术反抗,由芊芊率术师团灭杀。”

    “太平教只能先记帐,只是这几家跳出还不够多,只能说稍有进补。”叶青抽出几份看,都是小楷,密密麻麻,写得一丝不苟,想了想,就批着:“尔等排人清查这几家反叛背后是谁的暗手,此令”

    批完了,叶青觉得有些沉闷,放笔看了看,广袤天穹下,一片连绵的田地,有着新建的水渠,还长的不错,只是颖水都只剩下百步宽,而且相对浅。

    见此,叶青不由带了点忧色

    后面鸾驾中,太后注意了前面叶青的举东,顺着目光看了看,以她的目光看去,同样看见了水流的于枯。

    太后记起过去两年奏章,关西、中原、河北大旱,包括豫州。

    天下大旱已久,百川水浅,这诚不是好事。

    这时一身丹红宫装的宁姬趴在雕花窗口看着,她只感觉好多人,好多人……连河道都显得挤了。

    见前面叶青忙着伏案批示军政文书,这小萝莉就细声细气询问芊芊:“糜姐姐,这就是颖水么,都夏天了哟,她怎么只有这一点水,是不是生病了?”

    “本来是有夏汛,但是天旱了,所以枯水了啊”芊芊抱起她小小身了,放在怀里软软嫩嫩,不由愉快笑起来:“宁姬观察力很好,不过颍水没有生病,她只是一个人孤单了。”

    颍水孤单了……远一点回去继续办公的叶青听岔了气,毛笔顿了下,在青色的纸面上留下大块的墨渍。

    芊芊瞪了自家夫君一眼……不知道这是造纸坊新出品的青纸,要五文钱一张么

    小萝莉受着夸奖,害羞笑起来,觉得这个姐姐真好自己还是不要再打扰她,但有时有新鲜的事物,又忍不住问,孩子的好奇总是没有止境。

    或一直没有妹妹,芊芊很喜欢这个灵慧而懂礼貌的小萝莉,耐心回答她的种种问题。

    当然糜姐姐称呼是芊芊教着,相比喜欢当叔叔的某皇叔,女人当喜欢被叫得年轻点。

    “糜婶婶”的称呼可就糟糕透……芊芊想着,又瞪叶青一眼。

    叶青一脸迷惑,有时无法理解女人到底想些什么事,当然这种称呼只是由于刘备是宗室之后,严格说是一家人才有,并且只局限在内部,对外还是使君、公主、太后。

    道路两旁都是大片大片的田野,纵横交错的水渠网,一种轮盘水车自颍水河里抽水,哗啦的河水顺着主渠奔涌……水很浅,奇怪是流了十几里都源源不绝。

    太后静静坐着,大多时她沉默不语,眸中幽暗。

    “这不难,不是吗?”偶尔在清脆童声中回过神来,跟着女儿的视线张望,见到一些特殊的景物,太后会凑趣说些话。

    心情慢慢开朗起来。

    同时渐渐的留意到更多,她目光几次投向了水渠。

    太后执政过,问的东西深入些,芊芊解释就详细些,这时看一眼这风情绰约的太后,暗忖不愧是母女相承,观察力都是极强,很快就问到了要害。

    “这水事,哀家真的很迷惑。”太后手指向车窗外一望无际的青色田亩,田间的水渠虽水浅却不绝,而且一眼望去遍野都是翠绿庄稼,没有多少是萎焉枯黄的迹象。

    “自河南尹逃出来的一路上,哀家曾亲眼目睹关内旱情,农事凋敝,但到这豫州诸水径流大减、雨水稀少,反没有影响到农事的样子,这是为何?”

    为执掌朝政就不得不学习许多知识,太后知道自古以来人们逐流水而居,缺乏河流之地再是平坦也是旱地,养不了多少人口……简单来说水田和旱田,她能拿到的税收也大不一样。

    豫州是有完善的水渠网,但许多集镇都并未依颍水而建,甚至离河很远。

    颍水引过来的人工河道按说早该断流,田里水渠看上去不缺水,甚至许多种有水稻。

    车窗外的老少行人,大部分脸色很好,嘴唇滋润……完全看不出关西、中原、河北这时候普遍于旱缺水的状态。

    天不于旱,蝗虫卵就难以存活,蝗灾更是没有了。

    “这水事很不正常。”太后主动缩小了自己的问题,询问声音不由变得更小:“哀家……可以知道原因么?”

    芊芊看了自家夫君一眼,得了授意,她的眼睛笑眯起来,闪着神灵蕴光泽:“当然可以,这是吾家夫君身承天命,故农事泰然。”

    太后先是一怔,扬起凤眉,觉得这是个说的通的解释,深以为然点点头:“天旱地坼,凤凰不下。”

    这句话字面上是说“如果天地于旱的地点,凤凰不会降落栖息”——但反过来说就是“凤凰降落栖息,自会选择没有于旱的土地”,比喻她自己是为何来到豫州。

    太后风格十足,挺有意思。

    叶青从成堆的文案中抬,扫了一眼此女笔挺的腰肢,他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又敛目不看。

    川林笔记中光华连闪,呈现了此句出处关联——《淮南子·本经训》,纬书。

    事情变得更有意思了——要知道“纬书”和“经书”相对,汉时方士和儒生依托今文经义宣扬符篥、瑞应、占验之书,经纬取意自织物的纵线和横线,比喻条理秩序。

    现世学和气运学,和经纬线一样构成了汉人的天人观,就连皇后、太后这样层次的女人都深信不已,汉人崇信天命、五行、纬书可见一斑。

    叶青继续批着一份军粮调用文书,随口应出下一句:“句爪、居牙、戴角、出距之兽,于是鸷矣……刘安所言确有一定道理。”

    这句话字面上是说“(因为凤凰不降落)生有勾爪、尖牙、长角、距趾的凶猛恶禽就到处肆虐,捕杀生灵”——但叶青这里恰回应了太后上一句,比喻别的各州诸侯,因失德而得不到太后。

    太后轻“咦”一声,当朝文武并重,地方风俗颇美,她自幼素习文学,自能理解这种比喻。

    她不由惊讶地望这个男人:“使君还读过《淮南子》?呃,抱歉……”

    感觉这样问有点贬低意味,她又补充说:“哀家是幼时没别的书可以读,只有这本纬书《淮南子》,但记得卢尚书是真正的经学大师,还教过使君这个

    太后这么疑惑倒是有原因——当世书籍难得,许多士人一辈子都只精研一本或几本,卢植就专门教《尚书》、《礼记》二本,正常来说就不会教学生别的书籍,特别是西汉淮南王刘安召集方士修编的这一本是“纬书”,是不会入正统儒士眼中。

    叶青手中不停笔,解释下:“吾师没教过这个,两年前在京遍览洛阳各个藏书阁,恩,背了一遍…记得总数是二十万四千五百六十三卷,可惜这竹策要一捆捆翻过去,时间太紧了没背完。”

    可惜没背完……

    太后瞪大了眼:“哀家素闻蔡邕家的女儿昭姬能为此,听说此女熟读背诵家中的四千卷藏书。”

    太后很想问一句“不知使君背了多少”,但话到口中,还是吞了下去。

    现在的气氛,太后还是相当满意,礼敬,又不过于疏远,许多时,让太后有恍惚感——君王之家,哪有这种“家”的气氛?

    她不愿意破坏这个。

    “真是天命降于使君了。”太后再度叹息,她不由忆起本朝光武皇帝刘秀,也以经学博览、政事文辩而闻名,学识渊博的很。

    王莽时典籍大量被焚,鉴于西汉官府藏书散佚,而民间藏书颇多,刘秀本身就是秀才出身,骑牛打天下,好读书,在战争期间每至一地都先访儒雅,采求阙文用来补缀遗漏……

    洛阳称帝又传旨天下收集,在“石室”、“兰台”、“仁寿阁”、“东观”处藏书阁汇聚了大量旧典新籍,叠积盈宇,汗牛充栋,藏书规模和数量都远远过了西汉。

    刘秀不仅自己爱读书,还鼓励天下人读书,在洛阳修建“太学”这一最高学府,设立五经博士分科教学,又提倡地方州郡县兴办官学,更鼓励民间私学的庠、序、学、校、塾,像颍川文社一样的文坛盛事也因此长兴不衰。

    刘秀自己就是一个饱学鸿儒,还时常以身作则,亲自为群臣讲授经学,和功臣促膝谈话到深夜。

    或是文武两方面都群拔俗的缘故,刘秀并不畏惧属下才能,为人性情温和,在位三十三年几乎没有和功勋重臣闹过红脸。

    云台二十八将除岑彭被敌人刺杀早亡,余皆得善终,可谓得其时、遇其主——这种情义在历代皇帝中罕见,开国之君更是绝无仅有。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连带着他所选皇后阴丽华都是绝色而器量宽宏的女子,相知微末之际,患难情份交联一生。

    同样刘姓,同样一朝两百年,相比高祖刘邦和吕后夫妇闹分裂,韩信、彭越、英布这汉初三大将无一善终而言,可真是反差极大。

    而这时,不远处端容批示公文,又不时回笑谈几句的叶青,就给她这样的感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