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行宫

第三百九十八章 行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宛城·行宫。

    夜已深,黑云暗沉,不见星月,空气有下雨前的气息。

    行宫主殿明晃晃的灯火中,袁术在卧榻上坐着,几次催人探报战况,这次来报似是迟到,让他突一阵心悸……

    纪灵是大将,当是无事。

    偌大的宫殿里空无一人,只有纱帐飘荡。

    西京长安、东京洛阳相对,因光武帝刘秀迹于此,而以宛城为陪都,又称南都,自有着天子行宫,每隔几年皇帝都会来住上几日,坊间传言先帝二十年前来南阳时碰见了当今太后,惊为天人,是以授人擢选之。

    这八卦的内容有些不靠谱,当时太后仅十岁萝莉,都没长开,怎个惊艳?

    除非汉灵帝就喜欢这种萝莉……

    不过太后确实是宛城人,难怪帝后夫妇俩一起八卦,看起来当地百姓并不像外人一样害怕议论天子,宛城乡老至今在讲他们祖爷爷那辈和刘秀一同做放牛娃的故事,不得不说刘秀是个魅力值满点的家伙,而且顾念旧情,对家乡不曾或忘,就算年轻人几乎每隔数年就有机会亲睹圣颜,对皇帝一脉有种天然的亲近感——可不都是老乡么

    既是天子时常来,这行宫就不比别处年久失修,而是辉煌肃穆,真正有着汉宫气象。

    平时都有一队宫卫值守,正常年月除非皇室巡幸,没人敢随便进来,更别说睡在这汉宫主殿里——嫌自己命长了么?

    但这时天下崩乱,各地官杀贼、贼杀官、贼杀贼、官杀官,都互冠罪名,秩序崩坏下,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南阳太守张咨被杀后,袁术派大兵把汉宫一围,杀了拒绝投降宫卫队长,打宫卫,自己安然搬进汉宫里,占有宫女,起居与汉天子无异。

    满城百姓侧目,却不敢吭声,私底下冷嘲袁术是沐猴而冠,并讨论北面的刘使君何时能打过来当这些暗流都只是暗流,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切都隔绝在宫门外。

    袁术四世三公,最高贵的门阀出身,就算在当世门阀中也是最最脱离底层,平时根本不会去注意底下这些杂草的声音。

    “兄长,弟求见”

    “进来罢”门推开,族弟袁胤进来,默不作声行礼,又递上一封密信,小声说:“兄长,刚刚收到绍兄在冀州来信,议立幽州牧刘虞为帝,以求抗衡洛阳伪帝和许昌太后的大义名份”

    “刘虞为帝?”袁术惊醒,哑声一笑:“幽州冀州一合,再兼有这时空虚的并州,说服青州田楷也不算什么费力事情,河北四州既定,眼下谁能抗之?天下岂不就是他袁绍了?”

    袁胤冒着冷汗:“兄长慎言,慎言,刘虞为天子,还是汉家天下……”

    “哼汉家天下……”袁术不置可否,抬看他:“你觉得袁绍此策如何

    “弟不敢妄言。”袁胤哪里敢跟着直呼袁绍名字,小声说:“真可以,怕不只四州既定,再加我们荆州可就有五州了,这是我袁家天大机遇,五代人努力经营才换来此滔天气运……董卓曹操刘备孙坚都得去死,天下就是我们袁……咳,我是说我们袁家就是中兴功臣,荣享世代……”

    我袁家天下么……

    袁术自是明白他言下之意,想到这确实是莫大机遇,听得面上青红不定,却不由抚摸着怀里的传国玉玺,双目一冷:“这岂是你可考虑事情?”

    “是是,臣弟告退。”袁胤知机退下,出时还是忍不住低声一句:“天赐不取,反受其咎,兄长请三思。”

    “行了让我再想想……”

    袁术斥退袁胤,一个人在宫殿中徘徊,抚摸着怀里的传国玉玺,越想越愤怒:“岂容这婢生之子得意……天赐我重宝传国玉玺,我袁术才是取得帝格之人”

    明黄的灯火映着他扭曲的面孔,低声咆哮着:“我才是真命天……”

    “报——刘备军杀进来了”

    有副将惶急冲进殿内,紧随着是几个亲信老臣,衣冠不整,连喊着:“主公,我们快走”

    “什……什么?”袁术犹自恍惚,没反应过来,僵硬地转着头,看一个亲信老臣张合着的嘴巴:“你是说,刘备杀进来了?”

    难以置信,甚至无法理解。

    夜空中不知何时响起了喊杀声,让袁术一个寒颤,回醒过来,已是面色涨红:“纪灵呢”

    “纪将军战死了雷薄陈兰两将将军也战死了”

    “我的兵呢”

    “大军溃败全跑光了……城门被诈开,刘备已经攻了进来,大营留守的兵也要跑了,主公别问了,赶紧跑吧”

    几个老臣喊上亲兵,死命拉着袁术跑出殿去,全不顾他的挣扎:“怎么可能,这里是帝乡南阳,应运之地,龙脉之源,我有天赐传国玉玺,我是真命天子,我怎么会败呢……”

    “别瞎嚷嚷了主公,趁,快跑去扬州……”

    黑暗与混乱之中,“噗”一下掉了东西,也没人察觉到。

    马蹄声刚刚远去,袁胤也跑过来:“兄长等等我……兄长?兄长?”

    这样焦急喊着,却绊到了什么扑在地上,再抬时,现只面对一个空殿:“该死,都跑光了……”

    袁胤抱着腿坐起来,忽的目光定住脚边汉白玉阶上,一只镶金角的玉玺在黑暗中亮着神秘玄光,映目八个古老篆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啊竟是……”袁胤是纯正的大汉子民,怎会不清楚这东西,顿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怔了许久,才醒悟过来,突转向北,那封信浮现在眼前:“难怪兄长最近变化厉害,原来是有此物——不过现在追着去扬州肯定是没前途……幸自己不只一个兄长。”

    袁胤现实的很,他可不相信孙坚是真心投靠袁术,没有实力空手跑去,凭什么指挥人家?

    这时一咬牙,取了玉玺,去殿外找了匹马,拍马就冲出了城,避过兵锋向冀州投袁绍而去。

    而在东面城外的荆水,一伙人马正在整理行囊准备渡河,很快传来惊叫:“我的玉玺,谁动了我的玉玺”

    扭曲的声音划破夜空,乌鸦从林子里惊醒飞出来,嘎嘎地在空中鸣和着,更添一种不祥的气氛。

    但相比这些狼狈的逃兵们,因为胜败的失衡天平过于迅,形势控制的很快,当地反而没有被战火影响太多。

    刘备军很快占领宛城,整顿了城里城外秩序,搜索乱兵,保护居民,一切都如在豫东做的一样,井井有条,甚至可以说张飞赵云他们现,这善后事比在豫东还轻松,或许是袁术近来的统治太不得人心的缘故?

    这一夜满成百姓都睡不着,无论高门大户还是小家小户,许多成男都持械躲在门后观察,直看到这伙官军秩序井然,又见是刘使君旗号,才纷纷放下心来:“回去睡,回去睡……”

    “明天可以继续开业。”

    “刘使君过来了么?”

    “明天再看……”

    深夜里也没有什么入城仪式,只是确定了行宫安全性,太后坐车正要入城时,赵云就驻马在街道侧,正处理几乡老告状袁术军侵占民田的事,他还没后来当太守的经历,对这样民事很有些焦头烂额。

    几个乡老倒也不是纠缠,看着天色很晚,就明天再议,忽见金赤鸾驾中女子身影,瞧得一震:“可是何家女?”

    这声音熟悉又陌生,带着乡音的味道,太后怔一下,回望时使几个乡老回醒过来地拜下:“拜见太后娘娘……”

    太后对这些老人没有了印象,还是询问情况,简单处理了下。

    几个乡老感激而去,一路犹是交口称赞着“太后和刘使君恩德”、“仁义之师”、“汉室再兴可望”……

    太后按着心口,回四望,城外夜幕中的山山水水、入城后熟悉又陌生街巷,古老汉宫……

    很多以为忘却的印象一点点泛上来,些许懵懂之后,说不出什么样酸涩怅惘。

    曹白静觉察到,问着:“太后有哪里不舒服?”

    “不,哀家……哀家只觉这战事太过顺利,都有些作梦一样。”

    “是顺利,不过夫君可是准备了许多工作,刚才那诈门不成,就会有内应

    太后听了:“看来这两年刘使君对荆北的渗透不错。”

    曹白静觉察到她说起这渗透态度毫无抵触,心中暗想:“恩,夫君说南阳郡情况或是最好,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异数。”

    帝乡的大汉余气……太后敛目,微叹了口气:“难怪刘使君丝毫不惧袁术反抗,此贼在南阳毫无民众根基地起兵,刘使君尚未踏足荆州一步,就已比此贼更得人心。”

    曹白静笑得眼睛眯了起来,确定心中猜测,心中暗忖:“难怪夫君说南阳人普遍都相信汉室可再兴,这太后不就是最好例子么?夫君说后来诸葛亮避乱躬耕于南阳,最后也选择了刘备,或正是有这样的影响……”

    太后不清楚自己被这少女研究了,只是随口笑谈:“其实这样陪都,是天子直接接触地方的一个渠道,郡县官员不敢疏忽职事,更不敢对百姓苛待,豪强也不敢逼民过甚,否则哪一日天子驾临时,撞见父老乡亲愤怒告状,不管告的成不成功,都要有一大批人要倒霉……”

    “嘻,可不就是有人倒霉了么,可惜袁术给溜了……夫君说要砍了他。”

    “袁术?”太后听了笑:“此贼能溜到哪去?他还挂着扬州牧,听说孙坚这两年还服从他?恐怕江东那里有好戏看了……”

    “…只是传国”话到口中,太后又缩了回去,她最关心这个。

    金赤的鸾驾停在了行宫前,里面肃清,安排随驾带来宫女,太后就在甘夫人陪伴下入内休息。

    一直到快天亮时,她忽然从梦中惊醒,拥着薄衾坐起来,在黑暗中怔怔许

    “太后?”

    身后传来询问的声音,回看去甘夫人闻声过来,黑暗中只有她手中灯盏照亮,宛一尊雪白的玉人。

    太后心中暗赞,摇摇:“无事,哀家只是做了个梦。”

    曹白静在太后身边坐下来,黝黑双眸在灯光下有些好奇:“可以说说么?妾身作为道士熟悉神识变化,或可为太后娘娘解梦……”

    “哀家梦见刘使君骑着一头牛上战场……”太后说着,见甘夫人不解:“小时听老人们讲故事,说光武帝第一次上战场,因没有马,和将士是骑着家里的水牛上阵……”

    曹白静掩口笑起来,又听太后继续说梦。

    听到后来都是关于光武帝,结果全套在自家夫君身上,这让曹白静看她的目光渐渐古怪:“太后小时,是不是很爱听光武中兴的传奇故事?”

    太后有些被触探**的不自然,但还是应了:“是。”

    还有更多没说出来,和南阳许多同龄人一样,当年小女孩是沐浴着光武中兴的传奇故事成长起来——这或是她潜意识里迅接受了叶青的原因。

    “汉室是可以中兴的。”她总是会这样想,回到久别家乡一时触动难免入梦。

    曹白静却能猜到一些,虽知这无关风月,但自家夫君被别的女人梦到,还是真命天子,让她心中难免有点酸味,也不说破,只是闲扯一通,眨着眼问:“太后觉得他能行么?”

    “当然……”太后应着,突觉察到什么,看了她一眼:“能三兴汉室。”

    曹白静也笑了笑,却听到外面下起雨,有着匆匆脚步声,这是在给值守和巡逻的侍卫分蓑衣、斗笠……

    夫君在军中一直很重视随军物资的供应。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荡漾着一种安宁气氛,房间内,渐渐平静下来。

    “夫君主力要到徐州了,那面同样下着雨么?”曹白静望了一会窗外,见着夜色弥漫,突轻声说着。

    南阳郡算是解决了,可徐州却充满危险,曹操有大批地上军人加入,其实军队很是强悍。

    并且讨董檄文布后,会有几人响应呢?

    董卓、袁绍、曹操、孙坚相继破坏后,汉室威望休要再提,至少诸侯是没几个真的相信,剩下无非是在讨董博取的好处,侵夺大义……

    在这层面上,夫君可是站在了所有诸侯的对立面,他会怎么做才能引导讨董的局面?

    一时间,曹白静有些痴了。

    见了小甘夫人这表情,太后心中一动,她是女人,自是理解小甘夫人这种神情代表的意义……不由心中一热,转眼,目光又暗淡下来。

    这时,西风扫雨而来,打在瓦上叮当作响,似是有人在低声吟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