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章 讨董檄文

第四百章 讨董檄文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豫、兖、徐三州异变只是天下战事一个缩影,在神州大地上层出不穷,有些事初看极小,却渐渐引乎众人想象的混乱,将群雄各自小算盘都是搅成了七零八落。

    这一天下午,刚清剿几处青州贼兵,带着解救数千男女民众回来,正准备趁夜突袭曹仁部,宛城攻陷、南阳平定捷报就传至叶青手中……

    “什么,宛城攻陷、南阳平定?”叶青站住了脚,神色多少有点惊喜:“这样快?”

    虽对攻打宛城平定南阳有着信心,但毕竟是袁术——袁术本身不可惧,但他拥有的袁家资源还是很大。

    本想或有纠缠,不想转眼就平。

    怔了一阵,叶青不由大笑,看了看天色,苍穹上黑云翻滚,不时传来沉沉雷声,巨大车轮碾过一样,才缓声说:“真是天助我也”

    “南阳一平,荆州谁敢与抗?”

    “现在会盟时机已经成熟了。”

    当下,就在这一天夜里,由叶青这个刘备署名、太后盖玺作背书的讨董檄文,从这里出,先后沿着讯盘、驿道、信鸽多重渠道蔓延开去。

    各州尚未完全崩溃的地方郡县顿时响应,一层层推波助澜中,这封讨董檄文传遍天下,就和一道赤色雷电划破黑云一样响彻天空:

    “余尝闻逆贼起而贤人生。昔诸吕为乱,平勃奋起;莽逆篡朝,窦融忧心。盖因其忠臣不,则社稷难安余曾读秦纪,赵高跋扈而李斯附逆,则百二秦关一朝易主,非丧于楚汉,但毁于权奸而已。丞相董卓:尝自称忠良之臣,然细数其实,大谬而非……”

    啪——董卓府中传来茶杯碎裂声音,既而暴怒:“给我搜缴,全部搜缴不许在洛阳城里出现这大耳贼逆言……唤李儒过来迁都事情给我加快,别只顾着转移府库金银,明天就给转移民众张辽和刘表,还有秘谍代号叫银月夫人,给我挖地三尺找出来”

    “一定完成”李催、郭汜高层将领应着。

    中层将领们却暗暗叫苦,这差事还不是压在他们身上——在周围掳掠太多,有些羌兵甚至砍汉民脑袋冒充敌,司隶一带的百姓都已经充满了憎恶,对刘使君充满了好感,这算个什么事

    董卓扫一眼就看清楚了情况,随手点名了两个:“徐、高两位负责此事

    “遵命”徐晃和高顺出列应了声,出门后相视一眼,都是苦笑。

    相识这几年相互都是了解,两人一个简朴自律,一个沉默寡言,共同点是都不善邀功请赏,但平时军中任务属他们最踏实认真,被摊上困难任务也最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对知交没什么好隐瞒,行至一处花园,眼见四下无人,徐晃就叹气:“兵步、射声两营合着才一千军士,解甲向人堆里一藏就和滴水入了大海一样,毫无音讯的怎找?”

    高顺为人沉默,只是赞同地轻一点头。

    徐晃打仗前习惯做出打不赢的样子,再毫无压力奋勇而为,这时就抱怨一声:“这还罢了,总归和张文远、刘景升都见过,那个神秘女人却只在坊市传闻中,说国色天香,实际谁也没见过真面目……”

    高顺再度点头,对此说一句:“太平道的羽化真人追踪,几次都没抓住,狡猾的很,不知怎么培养出来。”

    “听说此女是刘……咳,的姬妾。”徐晃八卦着,看了高顺一眼。

    高顺一怔,自旧主飞将军吕布被杀害后,每听人说起刘备,他的心绪就非常复杂,这时却听出了徐晃的暗示,半晌一叹:“公明你善于观察大势,又和关羽是同乡,说此言的意思我明白。”

    “顺亦知此人是仁主、英雄,但此身受吕将军拔擢厚待,不可能违背节义改投旧主死敌,这辈子怕是只能与此人为敌了。”

    徐晃沉默,再是好友也不可能改变理念,气氛一时沉凝下来。

    ……此时在冀州邺城的牧府,和董卓一样的愤怒也充溢在袁绍:“刘备,贩履小儿什么时轮到他来这檄文弄着太后就得大义了么这讨董联盟的盟主应是我才对……”

    逢纪小声问:“主公,虎牢关去还是不去?”

    “去”袁绍目光骤冷:“刘备以为这檄文就能坐上盟主位了……你去幽州拜见回来,地方情况怎么样,刘虞怎么说?”

    “幽州本为穷州,需要青、冀两州转移补贴官府经费,但先是刘备清洗了流贼,刘虞这两年又收留了流亡灾民,劝农助耕,开放上谷对胡贸易、开采渔阳盐铁矿,收入颇丰,至于刘虞本人对帝位的想法,咳……其自言先祖曾是光武帝的废太子,列代先帝待诸宗室以仁,宗室不可不义。”

    逢纪看见袁绍脸色难看起来,心里忐忑,却只能硬着头皮如实汇报:“他还建议主公您另请高明,如刘豫州奉太后正统,治下二年无旱蝗之灾,他对此自愧不如……”

    啪——茶杯又碎了一只,伴随着袁绍冰寒声音:“别管这懦夫的想法,先去虎牢盟会,再挟众诸候名义上表劝进,容不得他不答应”

    “主公英明”逢纪出使前受过袁绍嘱托,心下清楚的很——正因刘虞脾性温和好控制,否则选了英雄气的刘备登帝位?

    恐怕没两年袁家就会真正变成臣位

    田丰、许攸等人却也称赞:“扶刘虞作天子是势在必行应将都城改迁到邺城,挟天子以令诸侯,冠名大义,这是最好办法,不以此无以抗衡洛阳伪帝、许昌太后”

    “邺城”袁绍沉吟着,点头:“我明白你们意思,以前尚有些顾忌,但刘备都敢暗取太后,我有何不敢?”

    各方诸侯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这是不用说的事。

    这檄文一,顿时打乱了许多人算盘,效果堪比历史上曹操讨董檄文,或说因刘备这时拥兵十万,控制一州半,又是汉室宗亲、太后背书,诸侯受到震动更是猛烈,为此改变主意,或加快步伐的不在少数,局面越来越滑向有别历史的未知之去了。

    ……相对董卓和袁绍,曹操——或说总督——因征伐徐州,虽有讯盘利器,但非军情不得打扰筛选条件下,获知檄文消息落后了一个晚上

    从豫东传来夏候渊战败的军情,这第一时间占据了总督的心神,恼怒余还得压着怒气,针对着做布署安排直到很晚才入睡。

    第二天早晨,总督在彭城外的大营中醒来,洗漱完、用餐毕,面对才是这份刚呈递上来的讨董檄文抄本:

    “……以鸩酒灌杀少帝,不及旬日又杀献帝……北军越骑营校尉伍孚,见卓残暴,愤恨不平,卓命牵出剖剐之,而吞并其众……卓特置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

    摸金校尉就是官方盗墓集团,这时盗墓可不是为了考古,只为了金银和贵物,甚至一些皇帝后妃尸体因奇特防腐技术保存栩栩如生,生奸尸事件都有,骇人听闻。

    “呵,我原以为此摸金校尉之法会是我曹操先明,原来是这董黑……”

    这笑话太冷,帅帐下面立着的众将面面相觑,没人敢笑出来——不是地上人的不知历史后续,曹仁、曹纯、夏侯悍、于禁、乐进等人,甚至还真的把这句当做主公在开玩笑。

    翻了一页继续念下去:“身处三公之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虐民,毒施人鬼,加其细政苛惨……呵,可不就是桀虏之态,董黑依靠羌胡做根基,以夷制华能不如此?倒开了恶例先河。”

    听了这句正常点的评价,大将于禁总算松了口气,认真说:“《左传·成公四年》曾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自古宜然,此恶例必须禁绝”

    这话一说,有些地上人相视一眼,暗自皱眉,帅帐中的气氛就显微微古怪

    于禁为人毅重,敏锐感觉到些,顿时眼神一缩,心下疑惑——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总督把这些看在眼里,地上人和土著间总有稍异,但只要不泄露都没有什么,也不以为意,不动声色继续:“……州郡当各整戎马,陈兵待,以挽将倾,并匡社稷,以立贤名,於是乎著。如律令”

    总督饶有兴致念完了,听候的众将无论是否地上人,都不敢出声,准备迎接总督的指示。

    但总督只是随手将这檄文一抛,毫不在意,转道:“继续攻打彭城”

    “……遵命”众将表情各异出去。

    帐中只剩下几个真正亲信,总督才若有所思低语着:“这檄文,可不是《封神三国演义》中曹操讨董翻版么?”

    “是,总督大人。”军督张存时应着,揣摩着顶头上司的心思:“大人何不檄,而让叶青小儿冒名抢了先?”

    总督面色少许怪异,随手点了点檄文上字句:“匡社稷?匡谁家的社稷?不是什么名望都能取,别忘了我曹家不同于历史,已另起炉灶,这檄文就套回了汉家气运枷锁,落了窠臼。”

    张存时恍然,心忖总督终不是曹操,又试探着问:“虎牢盟会还去不去?

    “给汉室棺材敲钉子的事,攻下徐州之后去去无妨。”总督凝眉说着,随口问:“青州兵扩散开了吗?”

    “青州兵只有六万留在大营里,还有十万在曹仁手中作偏师,余都已扩散开到各郡地方就食了,只怕难以收回,要不要收敛一下?”

    总督展开地图研究着,结合历史估判着各方的选择动向,神色自若:“不用收敛,徐州富庶够抢一段时间,再处死一批罪迹鲜明乱兵,借人头平息民愤,怨气就消了大半,这法子不用我教你吧?还是说怕了?”

    “怎么会呢,末将唯大人之命是从”张存时躬下身说着,又一笑:“况且,都是些土著,死就死了。”

    “这想法是对的,牢牢记住,我们是地上人”总督俯视着这大汉九州图,冷笑:“地方不过万里,全境不到六千万人,也敢号称九州?这也罢了,争这么点地,一个个还瞎闹腾的很。”

    张存时怔一下,不解问:“大人的意思是?”

    “你也读过《封神三国演义》,当知我夺舍的这人做过一《蒿里行》。”总督仰回忆着,吟了出来:“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听到这里张存时已是明白过来总督的意思——淮南弟是指袁术,刻玺於北方是袁绍试图立刘虞为帝,这些土著军阀自相攻击,连亲兄弟都势同水火,看着人多势众,在知道历史的天人而言其实不足为虑

    总督笑起来:“你明白了?叶青假仁假义,试图以土著立场来夺取天下,只会现周围一堆猪队友,我看他是写书写入迷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立场,这种人能有什么好下场?”

    “大人英明”

    总督摆摆手:“别吹捧过了,回转到这诗上,后半部分很有意思——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嘿,念之断人肠”

    总督脸色稍许古怪,似有些情绪在这身体中涌动,即镇压下去,冷笑:“我可不是这曹操,只要能达到这历史战场目标,都可忽视”

    “再说,这个世界看似繁华,实际上只能维持一小段时间,就归于混沌,只可视为幻景。”

    这才是总督态度的根本原因——谁会对游戏里的npc真正爱惜呢?

    这下土只是自己成就应侯的一个工具,仅此而已。

    总督掀帐望去,战鼓敲响,战旗猎猎,五万主力大军向着两面延展开去,又有六万青州兵不断从彭城周边掠来百姓,轮番驱使着攻城,又一轮攻伐开始了。

    他亲自督促术师团加入战场,又回西望:“叶青此时又至何处?十万兵……真是处心积虑,三倍突袭下,夏候渊不败也难,惜我现握有三十五万,是此人三倍,又有了防备,你又能如何?”

    “报——子廉将军回报在下邳城遭遇刘备主力偷袭”

    总督震动一下,难道曹仁也败了?

    不由盯着这人:“念下去”

    这将额头见汗:“是,子廉将军还说……幸赖侦查得力,及时觉敌踪,交锋小挫后撤退,不日就能将敌军引至预定埋伏战场”

    总督微松了口气,又提起心:“确定是其人?别和南阳郡一样弄个金蝉脱壳之计”

    “确定,道士团长亲自望气,见赤色蛟龙”

    “哈……好好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