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零四章 曹洪

第四百零四章 曹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一支箭闪着火光,在黑暗环境中赤色星陨,在半空中加两次,明明是射在阵前,却横跨一千米,陡当胸直袭过来。

    神乎其神箭艺让曹洪两次闪避都误判了,音啸声,火光映亮惊讶不解的面孔,奋力一格,只听“扑”一下,就自马匹上跌了下去,摔得七晕八素

    这是隔着一千二百步……怎会有这种箭

    三个术师俱是胆寒——按照地上标准,这曹洪再怎么贪财也踏入练气四层的武将,精熟刀弓,怎一箭都躲不开?

    赤红轨迹尚未消散,为术师明悟高喊:“是精制的法箭,由弓道武修出的精制法箭”

    弓道,这是武道中少有的对术师克制性种类,绝非几个低阶术师能匹敌。

    “快进去,我们刚才用光了道法,现在没有道术可抵御了”高喊着,几个术师惊惶下顾不上主将曹洪,本就是自顾自地上人,这时只给自己驱除减,转身就向坞堡里策马而去。

    眼见越过了冰冻迟钝的士兵,心中死亡警兆却怎么也消不去。

    只听“轰轰轰”接连三下,连珠箭着音啸破空而至,三个术师都勉强出一个防御道法,只听“噗噗”数声,防护法盾破碎,强大的冲击力使三人都跌下马匹下。

    “快救我”

    “不,不要踏我……”

    跌在地上只是受伤,但挣扎着道士回一看,却是密密麻麻的人脚和马蹄,这是他们逃跑引的乱军。

    下一瞬间,无数的脚踩了过去,一片鲜血飞溅出来。

    道术制成的法箭成本虽高,但在箭法通道的武将手中简直是追魂利器,尤其对低阶术师的克制——连珠箭射,简直是完全没有施法间隔的外挂一样

    四箭之威骇得曹军人人脸色白,而且这时地面隆隆震荡,一千轻骑冲至五百米内,举着手弩就是射。

    “风——大风——”箭如暴雨烈风一样,遮天而至,淹没夜空。

    手弩本身并不以威力著称,骑射精准性更差,骑军高冲锋下五百米内只及射一轮,对久经训练熟悉弓弩的正规军来说只要敢站着不动,其实杀不了多

    但这些青州兵都是流寇所化,既不熟悉弓弩,又绝无硬顶不闪不避的胆气,顿时造成大片混乱,伤亡不少。

    缺乏基层士官的组织,曹洪一倒,全军都失去了指挥,亲卫抢起自家主将撤退时尚算严整,青州兵就已阵势大乱,人人在寨墙豁口争挤成一团。

    都想争着生机,把同伴卖给敌人,但减的效果未散,一个个笨拙鸭子一样的可笑。

    有些急起来直接砍倒前面堵住生路的同伴,鬼哭狼嚎一片。

    简直闹剧一样,让人难以置信便是这些蝗虫袭境,过无寸草,让徐州几乎倾覆。

    “下弓——”

    黄忠吼一声,却收弓换了大刀,同时大队赤甲骑兵收弩,放下竖立在鞍侧专门侧袋上的长矛,驱马越过自家法力枯竭状态的随军术师。

    两军兵线不足百米了,非常危险的距离,叶家术师都是提起了心脏。

    大范围的掩盖动静、增益、减益都是消耗巨大的法术,而这已是批术师今日来第五轮释放——随赤甲轻骑自早上一直奔袭到晚上,连赶场杀戮青州贼军,根本没多少时间恢复法力,这时就主动退入专门为他配备的一队护卫中。

    下土时间线、战争频繁烈度、豫州掌握资源程度十倍地上,培养的术师,等阶比地上都普遍高出一级,甚至出现四阶术师都是正常——出现真人都不难,那普遍要到下一轮进入,就是最后一轮决战了。

    但叶青在地上招纳的散修术师修为层次相对低,是下土战场上优先保护对象——当也是敌军优先打击对象,前几轮偷袭就爆出术师战,杀机四伏。

    只是这青州兵或是跟随大将自觉安全,一度光顾抢劫,现在光顾逃跑,就连三个随军术师也到死都没反击一下。

    黄忠稳着骑队的冲锋阵型,心下暗呼幸运:“果主公所料,贼兵就是贼兵,怎改得了贼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曹操手下术师最是怕死……”

    剩余两名低阶术师出手给骑兵最前一排加持,闪过锐目、轻灵两种道术,赤甲骑兵洪流已放平了长矛——这不是秦汉重步兵那种长达七米、甚至十米的对骑用长矛阵,只是五米“短矛”。

    一次性硬木杆顶端,钢制矛头呈一排寒光闪烁,淹没一片混乱青州兵,第一层防御直接冲溃,只听一片冲击入肉声、矛杆折断声、人马冲撞声。

    都是精熟战阵的老兵,瞬间抛弃长矛抽起长刀,结起小队,有组织砍杀起来,血花连绵,头颅飞起一片。

    也有数十个悍寇怒吼反冲,但还是是匹夫之勇,怎敌得过四五把长刀同时封锁招呼?

    就算拼死向赤甲骑兵砍上一刀,也在赤色纸甲砍个印痕——结实叠造纸甲最不怕就是砍,其次箭,继而是矛,就对重装甲兵没有多少防御效果。

    但重装甲兵极费材料,用来武装嫡系且不足,这批炮灰青州兵,曹操会舍得配上重装甲兵?

    倒是一些个手持木殳——大型硬木棒、甚至木刺狼牙棒——家伙,能用重兵都是力量强大,可造成巨大威胁。

    不过正因为这样,被黄忠和弓手紧急招呼,死的最快。

    落在后面术师,自这杀戮中移开视线,凝目虚空,只见这两军军气,赤气焚烧席卷,黑气节节溃散。

    实际上也是这样,根本不是一个质量,放在大规模对垒上还可显一显数量,小规模袭击中没有立刻崩溃,还算这青州兵有点反抗精神。

    “看是刘使君大旗刘使君来援救我们了——”

    随着赤甲骑兵冲进坞堡,还在一些防御据点内坚持的家兵,这时专业的武人多半战死,却有几个披甲执剑士人高喊起来。

    这似是游学到此的士人,却剑术不算差,作最后的一点抵抗核心顿时振奋了家兵士气。

    连着剩余未死的百姓成男一起,人人鼓起余勇反冲:“杀光贼寇”

    曹洪惊醒来见此,吐一口血又晕了过去,亲卫龟缩着咬牙抵抗,青州兵混乱不断扩大,这些可没有为保护家人而拼命的勇气,伤亡一大,眼中豺狼般血光一黯,一个个面如土色。

    “请将军杀光这些豺狼”那几个士人吼了声,连着周围百姓吼起来,目光仇恨血红:“杀光”

    “包围他们一个不留”黄忠肃声命令,见这些青州军呐喊反抗,他就回看了眼随军一个术师。

    这术师手中灵力汇聚,一个塌缩,就在夜幕下化作了耀眼光辉,太阳一样刺人眼睛,一时晃得众贼眼花。

    “射”

    骑兵们早有准备换回了手弩,一时间射了下去,杀得一阵,这时马力恢复些,又挥刀冲击而上。

    黄忠舒了一口气,火把下,他神态安详,冷冷吩咐:“骑兵把这里封上,凡是青州兵,见一个宰一个,不许出去一人”

    “杀”殷红的火燃起来了,一片惨号,令人毛骨悚然,黄忠沐浴在血红火光里一动不动。

    杀声渐渐而平,很快剿杀殆尽,只余一个曹洪被押了过来。

    “哼,挑了手筋,捆起来”黄忠冷笑着。

    “不……你不得好死……啊”曹洪惨叫着,被挑了手筋,连地上人术师,都是目瞪口呆:“这,似乎太……太过了”

    “太过了?你看”黄忠指着不远处,只见这家家主已阵亡,但还剩几个儿侄,和两三个士子过来感谢。

    一些女子哭着在远处拜下,有些衣衫不整、相互搀扶,让人看了怜悯。

    这坞堡是大伤元气了,但幸来得及时,没被摧毁,还是良好屯兵和补给站

    赤甲骑兵虽精锐,但转战到这时也精疲力尽,对战场一番打扫,用餐后就安排着休息。

    善后事宜自交地方负责,这是得到地方民众支持好处,而且此处坞堡既破,黄忠便劝他们迁向郯城,听不听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所有缴获的盔甲、武器,骑兵都用不着,看不上眼,黄忠就都按计划廉价卖给这坞堡:“你们可以装备上,以此抗击曹贼”

    几个儿侄都是大喜,游学士子相视一眼,这时不说,回头私下议论:“原来这样…每到一处村庄、坞堡这样,地方抗曹力量就和珠子一样串联起来了

    “这支精骑赤气冲霄,不同寻常,不过关键它还是起一根坚韧红线的作用,只需保证地方抗曹力量不被消灭,就能让青州兵不断失血。”

    “啧啧刘使君打的好算盘……保存敢于反抗曹军的力量,和青州兵两相杀戮,徐州从此恶曹而亲刘……”

    “也不能尽以阴谋论,这曹贼在徐州行事倒逆,实是人神共愤,刘使君仁人君子,只是顺应民心天意而为罢了。”

    “仁兄此言甚是,是在下想差了……”

    驻在坞堡里,安排半夜值守,一夜没有事。

    次日晨起,黄忠向询问当地情况,正准备起程,就听一个术师学生赶来:“将军讯盘显示周将军在南面遭遇曹军大队围堵,请将军支援”

    这是新设道术学院在豫州本地招收学生,能这时放到军中实习的都是佼佼者,多数本身就有点法术,只缺乏系统引导和战斗实践,汇报讯盘信息还不会有错。

    “我们去……”黄忠说着一顿,看向随军的术师:“道长还能坚持否?”

    面前这武将已半步于道,术师不敢托大,说:“休息过了,并无大碍。”

    “好,全军听令,转向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