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十四章 杀俘(下)

第四百十四章 杀俘(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抽一,余者不杀”杀平后,士兵整齐压来,脸色肃杀,只是持着兵器稳步向前,更是让人畏惧。

    贼兵茫然后退,受此杀气威慑,虽数万人,在这时却不敢反抗。

    “五抽一,提出来就地正法”叶青见此,就大声命令。

    就在这时,一批批拉出来,凡灰黑浓郁者,尽数指出,就地杀死,其中青州贼兵又有几次反抗,又被军队镇压,场面非常惨烈。

    曹营里见此,震撼之余,破口大骂刘备坑杀降俘、残忍无道,声讨鼎沸,叶青听闻只是不理,冷笑:“此辈不杀不足平民愤世间事只有不做才不会错,丈夫所向,坦然担之,昔秦**神白起坑杀赵卒二十万,赵人深怨之,而秦人铭记之……所为皆有义时,看谁的力量更大”

    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快,东天透着红光,很快云消雾散,这时太阳升起来,照着血色杀场,一天一夜血火未消,又在进行坑杀贼兵之事,一时间空气里都透着浓郁血腥。

    徐州百姓听闻了,大清早就出来围观。

    有人畏惧这场面,更多只是红着眼睛叫好,甚至有些之前被侮辱女子,又或家破人亡的孩童,跪着嘤嘤哭泣。

    无数红黑气冲霄而起,丝丝赤色如泉汇聚在身,让叶青夜战疲惫尽消,气运丝丝高涨,神色更是沉肃,许多明悟在心里闪过。

    “落到人憎鬼厌也是罕见的很,这青州兵咎由自取……实际上一开始就感觉这股青州兵不对,现在来看果是受了下土天道阴暗面的侵蚀,才有这种浓郁黑气。”

    “杀俘一万,我都做了反噬的准备,结果却截然相反这青州贼兵本是流寇,屠戮数十万百姓,或被这天道阴暗面浸入染黑,严格意义上已是非人了……和后来阴兵、怪物潮属性类似,难怪反而会有净化气运。”

    历史战场,净化下土阴面,振奋人道英烈……这是封土体系的明确任务线,但在这里凝化的赤色气运尚只是下土汉族人道奖励,让叶青有些奇怪。

    “或还有更深一层在酝酿中,只不过限于下土天道封锁,这些任务奖励都只能一点点累积下来估计这要到回归时,才能统一领取。”叶青猜测,不免有些期待,按着前世记忆,这或是龙气奖励外的惊喜。

    杀俘的间隙,叶青若有所感,几度看向总督那面。

    失去青州兵的承载体,浓郁的气运越来越多聚集在总督身上,土黄蛟龙本来是厚土承载之意,虽只是一个兖州,根基浅而蛟龙小,下土尚未由阴转阳气运密度只有地上十分之一,但总督自身是州级位格,朝廷品级加持的青色本命,足以镇压劫气。

    “原来,并非所有屠杀都会立时反噬,得用一个力量维持渠道来引……反之也可用力量封锁渠道来镇压。”叶青恍然,这念一生,顿时明白现实中基本难见所谓鬼神报应,这是力量对比的结果。

    生人,成年男子阳刚之气,胜于普通鬼神十倍,寻常阴物一靠近就焚烧消亡。

    有权柄加持下力量更盛,不到夜梦、生病、失权、衰老之时,什么鬼神敢给予报应?

    实际上除非常年不息累积杀孽,否则几十年走下来,该消化的早就消化了,进化奥妙在于推陈出新,永远别小看生命的适应能力。

    单单个人且如此,几十人呢?千军万马呢?秉持千万人、上亿人、甚至十几亿人的国器呢?

    悬殊只会更大。

    以国器为例,岂闻美利坚屠杀印地安人有报应?

    假借开拓之气,一切罪恶掩盖在天佑荣光下,渐渐消化大半罪孽,除非后来再有强大敌对力量来维持渠道,引这阴暗面……但这已是物质和气运上的大规模角力,而非鬼神报应。

    “没有亲手除掉青州兵来为民申冤,曹操偏头痛会不会提前引?换成总督,同进士出身又有修法,或连这偏头痛也不会有了……”

    叶青轻语着,目光平静:“下土战局等不了很久,就算落下偏头痛,但在这之前我就会先杀了他……”

    “看样子,五抽一后,这些贼兵杀寒了胆,现在才能安置,使他们渐渐变成良民,要不始终是贼性桀骜”

    现在目的达到了,就是下一步了,想到这里,叶青挥手命令:“传我命令贼兵既清除,某愿说为和,即遣使入曹营……”

    “就说——某奉太后之命,向曹公晓以大义,今天下动荡,生民涂炭,而以董卓为虐最害,曹、陶两家当弃于戈,合力讨董。”

    数骑打着白旗奔入曹营,简雍作正使,原话转述自家主公关于合力讨董这一建议,包括“向曹公晓以大义”这句。

    “喀嚓”一声,总督捏碎帅座的扶手,眸子冰寒:“向我晓以大义?什么时轮到这叶……刘备小儿向我提什么大义”

    虎帐中杀机四伏,简雍从容一笑:“我家主公是宗室之后,天子正封的定侯、豫州牧、荆州牧,今迎太后于许昌,奉天子遗诏讨伐董逆,此固大义也天下义士无人质疑,莫非曹公并非义士,也是董逆一党?”

    “你说什么”曹纯、于禁、乐进大将大怒,这时只听“锵锵锵”拔刀声音,只待主公一声令下,就要砍了这忤逆使者。

    简雍一正衣冠,风骨气度,傲然环视一圈帐中诸文武:“我家主公率军九千就横扫群贼,今提兵十万虎视,更有陶、田、孙等义士协助,合兵三十万而待曹公抉择”

    “雍死而殉我大汉,何以憾?诸位就只能背着董逆之名而陪葬,遗臭万年

    先前是曹军一方三十万压迫,现在反过来被人以三十万压迫,这风水轮流转的度真是叫人跌破眼球。

    曹氏诸将和地上人术师都咬着牙关,明明知道对方不提连日战损,数字上有所夸大,却是说不出话来……一切都在于实力。

    昨夜叶青只凭九千精兵就杀破连营,直至青州兵崩营,这精锐战力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深刻,简直突破了数量上的常规平衡,让人惊疑不定。

    “这个下土太过重于青史了,有些影响很不利……”总督却阴郁地看着下面这些土著将领,更清楚关键还是失利后的兵力劣势、军粮危机。

    他可不认为俞帆会顾忌自己总督身份,这俞逆和叶逆一样都是胆大心黑,在这下土更是无可约束。

    “让此二逆达成瓜分应州的秘密协议,先把我给卖了,这才叫无可挽救”总督突生一念,细思还真有这种可能,心下寒。

    但眼下对方先派出使者,透出紧急上洛姿态,说明还有一部份主动权捏在自己手里,只是己方实力大损,单用这点已威胁不了叶青……他甚至可以再攻两日,以两败俱伤来逼自己答应。

    “现在是我的顾忌更急切,只能吃下这个大亏,暂时相互妥协了。”总督目光一清,笑起来:“简先生说笑,曹某怎会是董逆之辈?”

    “哦?那便请曹公撤离徐州,以止于戈。”

    总督断然应了:“可以”

    “曹公也是准备参加虎牢盟会,以效大义了?”简雍步步紧逼。

    该死……总督暗骂着,知道不可能敷衍,就一口应下:“自是要去,不仅仅是为了汉室,更是是为天下万民而讨逆。”

    简雍听了笑了,神采中弥漫自信:“这是自然,汉室正统并非天生,大义者,就是出自万民支持…真心仁德为民,必可得义,残民以逞私欲者,必沦无道。”

    听了这话,总督又捏碎了帅座的一个扶手,目光简直要喷出火来——你杀俘过万,还敢说仁德?

    似完全没听到案裂声,简雍含沙射影、绵里藏针说完这一段,坚持己方大义的观点,又意味深长规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此亦吾家主公自省之语,愿与曹公分享之,请容简某告辞”

    说完一拱手,倒趋,礼毕,从容拂袖而去。

    太嚣张了……

    主臣一个德性,简直和叶青一样嚣张

    总督抖着手,脸色铁青,压抑着怒火看这使者昂出去背影——想他严慎元堂堂总督,有几人敢这样和他这样说话?

    却被一介汉人土著讽刺了一通

    偏偏战事不利,局势险恶,忌惮之下还不敢动手灭掉……

    一种奇耻大辱的感觉郁在胸口,让总督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气,怒极反倒冷静下来,坚定了一些关于讨董的后续想法,扫一眼下面神色各异的文武臣属,开口说:“既经昨夜重挫,又遭此大辱,怎么能不讨回来?”

    “本以为能快拿下徐州,中原司隶、豫、兖、徐四州据有其二从而奠定优势,这洛阳之事就可有可无,属锦上添花,但现在被刘备击败,此消彼涨,反必须积极参加虎牢盟会,以搅合洛阳的浑水”

    “本已跳出另起炉灶,这一来让叶……刘备逼了一招,落进节奏了,可恶

    总督喘一口气,整理着思路说:“关键是洛阳之战绝对要拖住刘备后腿,必须让董卓彻底焚毁洛阳城,让叶青的如意算盘作一场空……刘备作刘氏宗亲气运大消,我作外姓诸侯气运大涨,方能重新扳回中原均势”

    众人神色一振,明显感觉到希望。

    总督却是暗叹,有些话只能藏在心底:“只可惜这一来,三家联盟谁也不能在下土快崛起,剿灭太平道的难度就平白提高一层,天庭要求统一下土的任务怕是会拖长甚至失败,而致应州下土独立、阴兵涌出古战场的数目十倍增加”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让乱臣贼子得了应侯,宁可往后困难些……

    总督心里阴沉着,算计着,却有一念藏在潜意识里连他自己都尚未察觉,就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你叶青也别想得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