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二十章 蜘蛛网(下)

第四百二十章 蜘蛛网(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透过车帘缝隙,已可以望见太学正门,宽阔广场上人群拥挤,有四十六座汉白玉大碑高高耸立,壮观磅礴。

    这是大规模石刻碑林——“熹平石经”,篆刻了从天下遗卷里搜集校正的《周易》、《尚书》、《鲁诗》、《仪礼》、《公羊传》、《论语》、《春秋》,七部正经,二十万零九百一十一字。

    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有一种赤色文气冲霄而起,代表有史以来文明精粹的结晶,全国各地来观看和抄录经文的学生络绎于途,有的抄着抄着不过瘾,于脆自费在太学各院里听课学习起来,有充足五经博士教授各自学问。

    太学生的强大能量一方面是有许多权贵出身,另一方面是有传承——光武帝刘秀就是王莽新朝时期的太学生出身,乱世间也千里迢迢跑来洛阳上太学,这是很有力的一个学习榜样。

    刘秀九岁失父,家道中落,母亲带着六个没成年的孩子种田过活,刘秀由叔父安排着上了学校,一直到母亲樊娴都按着耕读传家的习惯,把田地分给子女。

    刘秀得到自己的一块田地开始做农民,一部分租出去,一部分自已种,读书和摆弄庄稼成了他的全部工作,而兄长刘演是个呼朋唤友的游侠,常常讽刺三弟刘秀没出息,“比之高祖兄仲”——就象高祖刘邦二哥刘仲一样只知道种田。

    典故是刘邦年轻时流氓习气,不务生产,常被老父批评没有二哥勤快能于,后来刘邦打了天下,给老父祝寿,“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问现在自己置办的田产跟在家务农的二哥相比是谁更多,打了老父的脸,使其无以回应

    刘秀被兄长嘲笑了也不再意,继续种田读书,增长学问,满十九岁时就去洛阳上了太学,通学今文学派,又结交学长、学弟无数——其中很多都成为刘秀夺取天下的坚实班底。

    刘秀本人堪称是史上最强学霸,云台二十八将大都很有文化,有这种奇葩开**事团体,东汉对学风的重视就不奇怪了。

    延续开国以来重视教育的传统,汉明帝亲到太学行礼讲经,汉顺帝在永建元年对太学进行了重修和扩建,费一年时间,用工徒十一万二千人,建成两百四十房,一千八百五十室,所招太学生人数多至三万,就算到了灵帝时也在蔡邕建议下校正经典增筑了“熹平石经”。

    太学生都是从各地前来进学,教程要几年不等,没有严格进出限制,以至于光是学生本身人数就占据了洛阳城居民总数的二十分之一,连上其眷属、仆婢则有四分之一,洛阳城堪称是“学都”,史所罕见,凝聚了汉帝国四百年的文气财富,激荡的思想理念在这里碰撞,在文化上影响着族群将来……

    或**裸点说,单纯气运这批都是淡红以上,三万淡红汇聚起来对主公修行就是笔横财。

    “我能否为主公留取之呢?”

    牛车上的青年士人虽有些羡慕这些太学生倔强朝气,但知纯粹意气在绝对暴力面前终是昙花一现,心念终归是转到更关心的事情上,而随着混乱堵车的时间延长,车厢里掩盖的熏香渐渐燃尽,渐渐泄出一丝处子幽香。

    原来是个少女,却搅合在这洛阳乱局中。

    嫣红夕阳下,牛车静静停在路侧,洛水清清浅浅的自金堤下流过去,杨柳翠绿嫩枝飘荡着,边上恰是连片酒肆,灰扑扑的茅棚上白底黑字的‘酒,字旗顺风招摇。

    太学生就算不是贵族子弟出身,能上洛至少有些家底,这时路面太堵做出避让的选择,许多都跑进酒肆喝酒休息,顺便议论时事。

    牛车帘子轻轻晃动一下,开出一线缝隙,让声音更透进来:“……进兵度快的不可思议,刚还听说是到徐州和曹陶两家罢兵,这就联盟挥兵上洛……刘使君果仁德无敌,连凶残曹贼都能教化……”

    相比城里忙碌于生计的居民,太学生的信息渠道就极宽广,又是相互交流频繁,暗中推手的效果极佳,车里的青年士人……或者说少女这样想着,感觉这是个极佳的利用点。

    酒肆里的讨论越加激烈,坐着的中年酒客目光一闪,‘哧,笑喷了一口水酒:“教化?这是教训丨听说最新消息没有?彭城联军二十万对曹军三十万大战一日,至黄昏时有天火流星坠于曹营,一坠坠了两个……”

    有人惊叫出声,面面相觑,作太学生谁也不会不清楚这一个传奇,万想不到会生这等事:“这是光武有灵了”

    ……中年酒客汗颜一下,身负推手任务,这时越是放低了声音:“还不止,会值大风雨,刘使君亲率九千精兵夜袭,马踏连营,攻破十五座曹营,杀伤俘虏无数,迫使曹贼签约逃跑……”

    “天命呐……我也听说刘使君为徐州遭难百姓复仇,坑杀上万青州贼兵,五抽一,这说来是不是真的?”

    这句是以讹传讹,但串联起来叫人难以分辨,数量上震撼人心。

    这酒肆里沉默了一阵,有人惨笑:“杀的好啊,父亲、兄长、嫂嫂……你们在天之灵都看见了么?我说见那些羌贼惶惶不可终日,屠戮我三辅汉民大仇报复下来,这些胡人都要死……”

    “或有些太残了……”

    “太残?他们不该死么?”

    有人感慨,有人鼓舞,有人激烈……而牛车上的主仆两人就这样静静听着、沉默着,反没有了叹息。

    直到街上人流渐稀,车轮再度滚动,驶过了这处,直向南郊空旷处驶去。

    “小姐……哦,公子,这一轮算完成……”

    “慎言”少女这样警醒示意着,但嘴角也显出一点期待微笑。

    其实这些消息,都是有人负责专门传播,消息分割、连环传递、单线联系、单向透视、酬金转移式支付……种种千丝万缕编制成一张大网。

    她就和网心的母蜘蛛一样,以独有的天份操纵这一切,甚至让叶青都目瞪口呆,不想这少女有这天赋,甚至说着:“你这是正面版的罗丝。”

    “罗丝是谁?”少女记得自己询问,主公却露出尴尬神色:“啊哈,一个遥远的女神……你别介意。”

    罗丝么?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初或一点成就感,渐重复疲惫取代,有时她宁愿自主公那里接到别的危险刺激些的任务。

    两年里实生了太多事情,整个洛阳动荡不安,滥铸小钱,苛税渐重不说,甚至今年以来西凉军纵容士兵在洛阳城外周边郡县洗劫,这让洛阳一带的居民人人自危,私下里对董卓欲生啖其肉,比作前汉篡位的王莽。

    有这背景,听到貂蝉散播出去董卓要屠杀没有背景的富户,很多富户顿时感觉风声不妙,都准备、或已逃出洛阳城了。

    对于有心寻找的人来说,他们会得到关于南面群山之间“绿色通道”传闻,传说是淹没在史藉中的先秦行军秘道,被刘使君重新掘,一时间引起成百上千富户的心动。

    托太后出奔豫州的福,根本不用多宣传就让人相信这一条逃亡路线——董卓出动徐荣都没拦住太后,反折了名帅,这绿色通道还有什么不安全?

    而这时,貂蝉就适时联络新城方面提供开放渠道,许多人携带家眷、财物沿着秦郑古道跑去豫州,都知道有这一个神秘的银月夫人存在。

    貂蝉有时也会遐想,要是把全部百姓全都转移去豫州,足以再建个都城,让董卓独夫去死……当也知道这种不可能,只是姑娘家梦里想想罢了。

    实际做来,她总是现实理智,从来是将自己保持着危险的临界线上,而相比建立绿色通道助逃户之事,情报、宣传之事虽繁琐,却最安全,有时还是她对族群帮助最大,或也是……对主公帮助最大。

    “除此之外,自己区区少女之身,又无芊芊、铃铃她们那样凡力量,在这男权的社会里还能做些什么呢?”

    貂蝉曾这么自我怀疑,但很快现自己可以做很多,甚至单从身体力量上看,练气四层巅峰的她也是绝大多数男子所不能比拟。

    仙道的力量体系让她心神沉醉,畅游其中,却一次次持之以行走在危险边缘,技艺高妙的舞娘一样,完成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任务。

    洛阳城,就是她的舞台,从小生长的地方让她熟稔着一切,驾驭着一切,这就是她的使命之地。

    主公说下土的汉末最不乏英才,许多聪明人应该也看出来这点幕后推手,但却从不声张,而更加推波助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自古宜然也。

    “三十四年,王(周厉王)益严,国人(国都城内的居民)莫敢言,道路以目。”

    《史记·周本纪》里这句,是说当人民在路上遇到不敢交谈,只是以眼神相互示意,对残暴统治表达憎恨和恐惧……和串联。

    召公为此对周厉王劝言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

    堵不如疏,主公评价过这是一种基于成本和效益平衡的统治原理。

    幸社会展改变许多事,洛阳城就比昔年镐京城大了十几倍,足容下许多偏僻的空间让民众泄不满,而又小心避免让西凉军探知,主公解释在统治力量不强的农业时代,没有科技工业或道法灵府的实力支撑,统治宝座下其实是沙子一样,对于任何这类诽谤都是心怀恐惧而绝不容忍。

    “三年后,都城内的居民再无法忍受下去,自聚集起来围攻王宫,将暴君放逐到一个叫彘的地方,史称国人暴动,正验证了川壅而溃。”

    貂蝉坐在牛车上想着这些,在黑暗中默默等待着,娇弱身躯里蕴藏了深层的烈火,就似这座生养她的帝国都城,酝酿着自身的力量,不鸣则己,一鸣惊人,一旦爆出来,董卓、西凉军都将在反噬中尸骨无存。

    许多安排都已深深埋下,只待一个火星来引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