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月下祈愿(下)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月下祈愿(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貂蝉应答声也这样妩媚,迎儿没有觉出自家小姐心不在焉,疏着少女髻的青涩丫鬟,动作于练,在一侧忙着打扫擦拭,又絮叨着:“听说豫州一点也不缺水,真是上天保佑?”

    “城里都在传这奇事呢,许多人偷偷跑去了,现在洛阳越来越危险,秘庄被现了好几个,这个是仅存的一个了。”迎儿思维跳跃,一下转了方向:“小姐的主公把小姐放在这里,真的就不管了么?”

    “呃,小姐我们什么时能走?我是说……”迎儿眨眨眼睛,总算听出小姐毫无反应的异常,自觉住声,抱着小姐常用一捧旧衣裳回望了眼。

    烛光映亮了少女,妆容越显出妩媚,正如《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夭夭,,桃花含苞待放,艳丽而少壮,华夏古风孑遗一种美丽,出现在貂蝉身上再正常不过。

    ‘室家,,男子有妻叫做有室,少女有夫叫做有家,得这样少女真心‘于归,而嫁,对男子而言远不止是享尽艳福,且是能够兴旺家族。

    可惜这样珍稀罕见的少女却浑没有自觉,墨亮长半梳着,长长睫毛投下暗影,眸子迷蒙没有焦点,不知又在想些什么事了。

    迎儿暗叹真是我见犹怜,让同为少女都只觉心动,亏负心男子置之不理,想着都让她难以理解,男人和女人还真会有这样纯粹主臣关系?

    小姐的主公不会是,呃,什么不行吧……可怜小姐……

    洗了洗手,自去整理床衾,角落埋下两包熏兰,备好自家小姐常穿的一套中衣,考虑着小姐喜好洁净,就没备多余的香粉一类,准备去打水。

    到这时才听见窗口处回过神来、姗姗来迟的回复:“我们还不能走,要再等等……”

    迎儿笑了,不由追问:“要等什么?”

    “等主公啊……”貂蝉平静梳理一个婚后妇人的端庄髻,微扬东望,这时雨点落下了,面容在暮色中不辨神色,眸子映着闪光,似是期冀,又似说服自己:“他答应会来的……”

    迎儿捂额无语,别的都好,一说到主公,她就感觉自家小姐无药可救了。

    这哪里还是算计精明的小姐,相比伪装贵夫人用的妇人髻,心思着魔才是麻烦。

    迎儿忍不住用事实抗辩:“可虎牢关那么险要,董卓兵那么多,还有太平道那么厉害真人相助,好几次小姐都遇到危险,洛阳风声很紧了啊,时间已没有了,再这样下……”

    这丫鬟又住了声,她看见虽大雨弥漫,根本不见月光,临着数尺,却有月光映进窗户,皎洁银光一丝丝穿透薄薄红裳,渗入少女的娇躯。

    清澈玄秘的气韵又自内而外焕出来,少女紧闭眉眼,莹洁肌肤,无不透着一种玲珑剔透,甚至带着一层浅浅的银光,月华女神一样。

    迎儿眨眨眼睛,知道到了小姐日常修炼时辰,不便打扰,自觉退出去。

    没有点灯,小姐在夜里是不需要灯光。

    小姐说她在修炼一种奇特仙法,娲皇秘传,似是参悟改善某些新法而使迎合本族人……

    迎儿羡慕想着,其实这些仙道奥妙她听也听不懂,总之很专业,肯定十分厉害……这种实质一样的压力,最近的修炼中越来越明显了。

    房门合上,脚步声远去,房间里渐渐归于无声,只有纱帘在盛夏雨晚中卷动飘拂,清明的银光缭绕,勾连着东天升起的圆圆明月,就算是乌云,自主公处得的消息,实际上月亮还在,一试,果是这样。

    这时灵气酝酿着、升腾着、凝聚着……一次次尝试,却始终差着一丝,而无法有着本质突破。

    貂蝉眉轻轻蹙起,努力克制杂乱心思,母亲、义父、家国、洛阳这个自小长大的地方、奉为主公的男子……、

    将这一切屏蔽,而沉神运转修炼娲皇专为她贴身打造《月华秘仪》,一层玄而又玄的隔膜再度出现身前

    ——感觉这膜似是一冲就破,但又坚韧似是牛皮,这时又是新一轮积蓄和尝试

    渐渐,貂蝉过了半个时辰,就到达极限,晚上尝试只有宣告失败。

    睁开眼睛,貂蝉凝望云后的月亮,咬唇稍有些不甘,但也无法,特殊的功法总是有利有弊,在下土的这些年是自己大运之期,错过机会再要精进就困难许多倍了……

    她一个人在窗口黑暗中站着,想了一会,“吱呀”合上窗户,在因阵法设计需要而密闭狭小的空间里,除去衣裳,换上一套稍旧而适身的中衣,躺到了木床之上。

    黑暗中有些不适的环境,沁凉的竹席,没有记忆中坚实温暖的怀抱,让貂蝉下意识握紧了手中五色遁法玉符手链。

    旧的一条玉符手链早已在几次危机中过完,这条是备用,芊芊新制的一条升级版本还在暗中渠道送来,阳城——新城一线群山间的秦郑古道耗时长久,也不知现在送到了何处,主公在讯盘中叮嘱着停止行动。

    貂蝉想着,嘴角弯起微微的弧度,虽是关切,但真要停止哪里可能……只不过没收到新的玉符手链前,她会更小心行事,这个月里甚至出现了阴神真人的追踪,实在太过可怕。

    迎儿虽絮叨,有一点没有说错,洛阳的风声是很紧,十分危险。

    洛阳已非记忆中洛阳,而成了不宜久留之地,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

    董卓的根基是羌兵,以夷制汉的路子纵容下,西凉军中汉兵还有点顾忌,羌兵是毫无顾忌,上个月就连续生惨案,一伙羌兵在附近阳城抢劫了正在乡社市集交易的百姓,杀死全部男子,割下头颅并排在车辕上,血淋淋触目惊心,又掳走大批妇女和大量财物回到洛阳。

    董卓自己尚且大屠忠臣,逼辱妃嫔,对属下有一学一也是无言,关键是不敢违逆自己的这支根基军,下令把头颅集中起来焚烧以免被洛阳百姓辨认出来,又把妇女和财物赏赐给士兵作封口,对外宣称是战胜叛贼所得……貂蝉每念此事都是遗憾,要是主公两年前能歼灭羌兵就好了。

    对治下庶民尤其如此,对抓捕到的反叛者更不用说,剪掉舌头、斩断手脚、挖掉眼睛这些只是寻常,还有布缠全身、头朝下倒立浇上油膏、点火活活烧死……

    这些残暴背后是透露着破罐子破摔,董卓大量扩军下财政已支撑不住了。

    貂蝉是唯一读过《封神三国演义》的汉家子民,又有特殊身份,最关切这一时期生的事件,也知道历史上董卓当是在去年就因残暴无道激起大规模反抗,以及关东群雄讨董,都该是去年这个时候。

    这时却延迟到现在,绝非董卓有仁慈,而是叶青两年前歼灭三千羌兵后遗症,失去吕布的武力镇压,又失去一半羌兵核心种子,西凉军扩军度减半,进度整整推迟了一年。

    而到今年开春又有太多激烈之变,转移了董卓的注意力——关东群雄因多了一年时间而大获展,先袁绍谋取冀州,又有孙坚谋取了扬州,而刘备、曹操两家在豫东大打出手,让董卓看好戏看了很久。

    有曹操另立炉灶在前,董卓感觉废帝时机成熟……

    或说再不废帝就没价值了,很快废少帝刘辩为弘农王,并以“太后迫永乐宫,至令(婆婆董太后)忧虑而死,违逆妇姑(婆媳)之礼节”为罪名,迁居何太后于永乐宫,继立陈留王刘协为献帝,天下哗然,指责非臣之道。

    董卓一不做二不休,次日夜里就毒杀了弘农王,又让李儒强进太后毒酒,但当夜永乐宫遭遇寇袭,太后在乱军中莫名失踪,李儒恐惧是刘姓宗室所为,于是对外称太后宫闺不净,辱于贼手……

    当实际不是,貂蝉亲自勘察规划了路线,确定了秦郑古道的逃亡路线,最终太后临驾许昌、真相大白于天下,一时让董卓变成小丑。

    而后不到十日,西凉军召群臣庆功的当晚,献帝在宫城里意外身亡,解释说是失足,一时间洛阳风闻,诸候群情汹涌。

    似不可怕?

    表面上也没别的,一时间咬不到董卓身上,只是断绝了向中央供给钱粮……洛阳五十万,连着司隶百姓,京畿地区总户口有一百五十一万户,六百六十八万人,但东面虎牢关外的两郡几乎已不是董卓控制,黄河北面河内郡一百万人归袁绍,黄河南面的河南郡一百七十万被关羽屯兵占据,虽因战事频繁而统治并不稳固,但都没有董卓的事了。

    董卓实际控制人口很少,只有虎牢关内的四百万人,又因历年饥荒而只剩下不到三百万人,却要维持三十万正规军?

    没有天下赋税支撑,仅靠洛阳各家稀少的存粮,十比一而且是脱产的职业士兵,怎么养?

    吃人么……只能吃人。

    董卓为军资殚精竭虑,掘历代皇帝陵寝、公卿园冢和各富户祖坟的死人财,又纵羌兵抢劫地方百姓,还是杯水车薪。

    又在李儒建议下大量毁坏通行的五铢钱,将五铢钱和城里所有的铜人、铜钟和铜马打破,重新铸成小钱——小钱不仅重量比五铢钱轻,而且没有纹章,钱的边缘没有轮廓,不耐磨损,这种增量滥铸引了严重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物价猛涨,现城里一石谷子大概要花数万钱。

    就算这样无底线搜刮,连年于旱下农事物产凋敝,没有实物生产作支撑,董卓的搜刮也到了尽头——除了不值钱的钱以外刮不出别的东西来了,包括最要命的军粮。

    迁都长安的事,或也有洛阳缺粮,退一步就食长安的考虑,但关中三秦故地被羌兵侵扰祸害,水利失修,人民离散,民气基础残破已久,董卓做了一辈子养寇自重的事,总算回转到自己身上,路走到头了。

    貂蝉对这一切看的心知肚明,她只不希望三百万族人随之陪葬,为此她愿意身临险境,哪怕只有一线机会,都会去尝试,去激藏在族人体内的力量,改变洛阳到长安路上百姓死伤枕藉的悲惨命运。

    甚至她对丫鬟迎儿的担忧也是心知肚明,战事无常,没有真正胜负前,有什么结果是说的准?

    比攻破雄关更难的是快攻破,能否及时救援洛阳的两端,一面是虎牢雄关,重兵屯积,阴神真人,一面是仓促联盟,各怀异心,各分几方术师,纵然有骁勇兵将和顶尖策士,但在天平两端总力量砝码而言,怎么看都不会是迅改变倾斜。

    奇迹之所以是珍贵,就是因绝少生。

    “如果主公来不了的话……最后一手就是国人暴动,自己借了主公所给资源打下了良好基础,洛阳城已是压抑着的火山,但要真正爆还需有个串联,需要一个火星来引爆。”

    “现实的世界谁也不是谁的英雄,但总有要站出来时,而对着镇压的风险,万一失败,做主持者也是难逃一死了吧?”

    貂蝉交握着手掌,在黑暗中静静闭上眼睛,突泪水溢出来,自己平日再坚强,终归是凡人,脱离了主公羽翼笼罩安排和庇佑,面对死亡危险也会有这样软弱,幸主公不会看到……

    “真如主公所戏言,历史本无貂蝉此人……我只是族人的遗憾所凝聚,寄托着他们美好希望,又借下土阴阳相转之机所化生,那这便是我的因果,我的命运……”

    主公这种开玩笑语气说出来的事,明知是开玩笑,自己却不能释怀——原来自己仅仅是小说创作的人,不是历史真人?

    相处日久而见真心,因自小出身卑微,义母姐妹的挤压,貂蝉对人心十分敏感,心中清楚谁是对自己好。

    在地上和主公坦诚相对的一个月里,是自己生平罕有的愉快,又有种种奇事与战争,简直误入仙境一样……可惜梦幻终要醒来,下土才是自己的故乡,有自己放不下的东西。

    “蝉儿也想听主公的话,以保全自身为先,自古艰难唯一死,谁不想好好活着呢?”

    但这片土地是故乡,不是没有牵挂的地上,有些对主公或是可成可不成的事,自己却难以释怀。

    人生在世,有时真是没有办法……

    这时,突一阵风,天上乌云还在下雨,却刮出一些空隙,短短时间里,雨中又有月光照下,貂蝉不由起身,对月默默而祈。

    “若能保得洛阳,保得三百万族人,蝉虽九死又何妨?”

    这话才落,又是一声惊雷,就在顶上炸落,接着,噼啪的雨点,更大的砸了下来,远处,隐隐传来了农夫的欢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