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龙气西移(下)

第四百三十四章 龙气西移(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历史上,董卓同样是以车驾先送献帝西迁,自己大军留在洛阳搜刮地皮、搬迁百姓、震慑关东群雄。

    而献帝其实是聪明天子,到了长安,见董卓还未到,就趁着最后还存在的皇权影响,任命王允辅政。

    由于董卓不在,王允事实上掌握朝廷,就在这段时期,使得王允联络上下,积蓄了最后逆袭董卓的力量……

    可以说,这是东汉龙气最后一次真正反扑。

    杀得董贼,要是能安抚下董部,朝廷又可稳住,再徐徐十数年,说不定就能把局面再稳定下来——而且当时并不难,一道免罪诏书就可。

    可惜的是,王允初掌政权,就要清算,逼得董部谋反,最后断送了东汉最后的希望。

    也许王允是忠臣,但东汉无疑是在他手里断送,至于迁移到许昌,无非就是苟延残喘,再也没有机会了。

    当时洛阳,步兵、骑兵逼徙洛阳数百万人到长安,百姓被人踩死、被马踏死、饥饿而死、遭抢劫而被杀的堆满道路,董卓彻底撕破脸面,连先帝帝陵都挖掉,一是取财,二是斩气。

    等到董卓自己弃洛阳西逃时,一把火烧了洛阳宫庙、官府、居家,洛阳京畿二百里地面建筑物全毁,鸡犬不留,自周朝代商、周公筑洛邑监视关东诸侯以来,千年历史的基业、族脉毁于一旦。

    叶青想着这些面色平静,只眸子里闪着一丝赤火,他自己都未觉,芊芊却是看得清楚,心中暗叹……夫君这般奋力,自己虽心疼却不好多劝了。

    她就依偎着叶青坐下,从这小山顶的花岗山石上,一起望着遥远黑暗中的西方,静静听他说话。

    “你看龙气已呈西移态势,我还是赶得晚了步,已截不住这股残余天子气,只有往后登基时重得。”

    叶青考虑着说:“唯一还能截的是民气,洛阳本身作关东龙脉之的龙气,再有这千年基业千年以降,或存留些许文明特性,我是说……”

    “族气?”芊芊脱口而出。

    叶青怔一下,回看她,心中惊异……本域以仙道为尊,不容族气自成,这族气作史前之事不见史册,自己是后来和外域交战中偶然得知。

    “你知道?”

    芊芊涨红了脸:“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模糊感觉,上回夫君得赤霄剑时也感觉到一次,后来梦中追索不得。”

    潜意识么……

    叶青看了她一会,摸摸她脑袋:“没事,从新传来的路况和运力情报来看,我算过行程时间,总归要在昨日破关,十日内在洛阳击败董卓,二十日内飞驰堵住潼关、函谷关、崤山这一线涧谷,才能截留下天子和百官车驾,而这已是不可能了……”

    “再次之,要在十日内破关,二十日内截击洛阳,才能挽救下大半百姓,另遣轻骑飞驰堵住潼关、函谷关、崤山这一线涧谷,或又能劫救一些,但被压送的半路上或已死伤折半,这也无法,最关键是必须免去洛阳二百里焚毁的大火浩劫,以留存汉室根基……”

    “啪——”说到这里,一声响声。

    “谁”立刻有白耳兵亲卫低喝,循声向山道旁一棵大树涌去。

    叶青皱眉,自己刚才竟没察觉到来人,自嘲这真是衰退的厉害,不由看向恢复了实力的芊芊,却正对上她惊疑看来的双眼……她也没感觉到

    这什么情况?

    外围警戒大阵呢?

    值守术师呢?

    “哗”的一下,五行雷符出现手中,而芊芊已是眸显寒意,法力自灵池之中涌了上来。

    一道风试探挥过去。

    树后踉跄跌出来一女人,抱着玉玺,脸色苍白,眸子里幽幽有着火,她却直直盯着叶青,声音颤抖:“大火浩劫?洛阳二百里……焚毁?”

    叶青眼神一缩,瞬间回想了遍没有别的口头泄露,还能推作谍报、预测,就并不立时答话,只是感应地盯在这玉玺上,这感觉……

    耳边已闻芊芊急切传音:“夫君,刚才那瞬……是天道屏蔽,怎会这样?

    该死……叶青暗骂着,瞬间回忆起前世某种传闻,他有些不信邪,当即挥手清场屏退众人,让芊芊设隔音阵。

    不动声色做完这些,叶青这才温和笑着:“太后您怎么来了,刚才我只是说一种推测……”

    皎皎的星汉清辉下,山风是这样寒冷刺骨,太后盯着这个男人看,从来没有这么放肆无礼盯过,这时却完全顾不上,她感觉到手中玉玺再度灼热起来,她留意到这瞬间那位小糜夫人看了这玉玺一眼。

    梦境中那场大火再度闪过眼前,肌肤灼烧的感觉那样清晰,今夜以来种种联系使她瞬间有种明悟:“他在搪塞他早就知道会有这场火”

    叶青犹不自觉,说着:“联军初定,袁营未服,还需要整顿三日,再有几天当……”

    太后一步步走近,眼神越来越奇怪,一种掩不住的焦虑和失望,让叶青心里沉了一下。

    正思忖哪里有漏洞,就见她立在花岗石侧,仰望过来的目光盈盈闪闪,嘴唇哆嗦着似要说什么,却又最终深吸了口气,退后三步,敛衽拜倒在地上,华丽的凤纹赤衣散伏在青草丛上,背后是悬崖。

    “太后这是何意,快快……”叶青一惊,就连忙上前。

    “刘使君”

    太后这样大声喊着,她直起腰,传国玉玺已被她拿在悬崖口,很明显是威胁,不仅仅这样,她自身都是后倾,只要再过一步,就连人带着玉玺摔下去——这顿时使得叶青站住。

    芊芊见此,默默手按法诀,丝丝青藤在对方脚下无声探出攀沿……她突一皱眉,玉玺压制下,度很慢,她不由悄声传声:“拖一下。”

    叶青已在思量,忽灵机一动,脸上故意露出好气又好笑的神色:“太后欲效蔺相如还璧归赵故事?玉还是当年那块玉,臣却非是秦王,不过眼下城池还是有些,太后和宁姬欲要汤沐封邑?这都能给之,既有所求,何不说来,何必作此态呢?”

    “汤沐封邑,本宫岂欲求此。”

    凉风的山崖畔,这赤衣翟冠的华贵女子再回时,眼里已满是泪水,罕见如此低声下气祈求,甚至不以太后的身份,却透出了一种绝然。

    不经意间挪动了下,无巧不巧避开了芊芊刚要完成的青藤陷阱,她完全不懂法术,明显还没留意到这布置,却碰巧这样做了,而且见叶青不出声,情绪已真正有些不稳。

    叶青收敛了笑意,盯着太后和玉玺沉默,知道自己这次栽了……这该死的下土天道。

    吐一口气,褪去多余的伪装,平静望着太后:“说吧,你想要什么。”

    这瞬间曾生在前世别州的各种事涌入心中,在关键的历史过程里,是听闻着地上人遭遇下土天道屏蔽或于预。

    这或是一种陷阱,又或是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更可能是两者都是

    下土天道注意到了你这个勇士,打破这陷阱,自有高收获,但是这难度,几乎是离死不远了。

    只看她定定注视过来:“恳请救洛阳百姓三百万,文武百官,先帝诸妃、诸公主,以及宗庙、南北两宫、少府藏、武库藏、太学、明堂、二百里故居家园”

    于脆全说得了,叶青捂额:“怎不说还有前汉高祖庙?”

    “对,还有前汉高祖庙”

    “……”叶青一笑,瞥了眼地上重新开始成型的青藤陷阱:“这是我才需要考虑的事,对你有何好处?”

    太后怔一下,想了想:“洛阳尽焚,本宫又有何面目,去见汉家?”

    听了这话,叶青心中一凛,真正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他在洛阳时熟读史书,瞬间想到前汉末代太后王嫫故事。

    王嫫投火而死,自言无颜去见汉家,此时,又有一个太后,这样倔强的站在了悬崖口,以身持玺,这样说。

    叶青心里感念,肃然起敬,这时却还是徐徐说着:“臣是汉室之后,并非王莽,太后自可受新朝之封,无需忧虑后事。”

    “啊?”太后怔一下,看这男人似笑非笑,感觉这句有点不对,还没有来得及想,只听“哗”一下,青藤蹿起如网将她捆绑个严严实实,就自悬崖侧上,把她拽了回来。

    太后涨红着脸,就要扔掉玉玺,被叶青一个进身锁住她手腕。

    要不是不能碰这玉玺,自己哪里需要这麻烦?

    “刘玄德,你无耻小人下作……”

    翻来覆去就这几句,叶青听而不闻,捏着她手腕把玉玺塞回她怀里:“拿好了……你们这些太后,一个个就这么爱扔玉玺?”

    太后脸色涨红,有些屈辱,有些愤怒扭动挣扎着,就听到叶青走远脚步声,隐有和夫人说话的声音……这算什么?

    一怔之后,突想起刚才嘲笑,这说的是王莽另一位是他姑母的太后,被王莽逼迫取玺时愤怒砸了玉玺,造成一角破损只能用金补镶上去,那他的意思是说

    “我答应你,但能救多少我不知道。”这时,这个男人回过来,声音顺风传来,平平淡淡,但落在她耳中却如同天籁。

    “真的?”她并非是无知之人,自是知道,现在对叶青最重要的是整顿联盟,真能掌控联军,就算是洛阳焚烧又怎么样?

    四十万大军足以扫平任何障碍

    “太后放心,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既答应,自不会后悔。”叶青淡淡一笑,说着:“何况太后为宗庙社稷不惜以死相殉,备又岂能冷血坐视?”

    “若有祸端,自当担之”

    这话一落,玉玺的光随之一下一下闪着,青藤网缚散去,太后衣衫凌乱,默默抚衣,心里却一根弦顿时松了开来。

    远方黑暗的天际,西倾的天子气微微晃动一下,似无什么变化,又继续西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