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破城(上)

第四百四十八章 破城(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啪”一声轻响,遁光瞬间泯灭,人影一晃,原本恍惚就要消失的人又显了出来,个个脸色铁青,其中自有第一时间想遁走的总督和俞帆

    帐后珠玉垂帘微响,太后姿态安娴立起,只一笑:“还请诸位卿家,在此稍候一刻,如何?”

    桥瑁听了,就是一躬身:“臣尊太后旨意。”

    “这是……”许多下土诸侯还没反应过来,地上人对叶青防备很深,一见遁法被封,瞬间知道不妙。

    这时觉帐内法阵用意——不止是困住,就连着紧急传讯通知底下人调军也不行

    五六人本能奔出,要趁乱疾奔出帐出号令。

    “嘭嘭——”

    典韦和许褚在门前,伸出胳膊一挡,这几人就直退了回来,身影踉跄,差点倒在地上,又见陈到引着上百穿着明光铠甲的白耳兵自后帐涌出,齐整列队,踏步过来。

    这些诸侯蓦一惊,额上顿时渗出细汗,苍白了脸,惊怒高喊:“刘大耳,你这是要鸿门宴么”

    顿引人群中一阵骚动,群情激愤。

    “且慢”

    见着场面紧张,叶青挥退拦在身前的几个术师,解下赤霄剑交在太后手里,独自下场,走到人群前,摇了摇羽毛扇,笑着:“备岂有此意,你们看我这像是项羽么?”

    刘备这身子自幼虽出于贫贱,养不起气度,但掌权到现在多年,又有着叶青的内涵在,这一摇羽毛扇,只见长的虽不英俊,却面似冠玉,黑幽目子,长眉及鬓,优雅从容,说话不疾不徐,自有一股英气和贵气,这样贴近距离无疑展示心怀坦荡,下土小诸侯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心里暗想:“听闻这刘备原本出身乡野,这越看越是贵相,不愧是宗室之后。”

    只有地上人都是本能缩了两步,心中暗骂:“还项羽……能把出武禁两层的真人都杀了,这瞒瞒土著可以,我们哪个不知道你叶青底细,就算手无寸铁站这样近,危险的也不是你叶青,反倒是我们”

    十步,这距离很近了……

    总督和俞帆相视一眼,在此紧急关口,都立刻有了配合击杀叶青的杀意,不同于小诸侯,两人带着术师合起来有百人,而叶青偷偷派去一半术师筑堤,这帐里只剩四十,却是可乘。

    只是一看见按剑紧随在后的黑衣少女,又瞬间清醒过来……这里还有位新夫人呢

    俞帆迅转念,暗里已得了主意,眸子透着冷意,正想动,突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叶青本身力量绝不下于一般真人,又有周铃这个剑道真人护持,己方术师团防备绰绰有余,缺乏致命一击的手段,要一击就杀几不可能,这必是叶青又一次陷阱”

    “我们一出手,就让他名正言破盟甚至杀伐了,现在突意外,情况不明,此举很是危险……只能过这一刻钟,再突出去行事”

    俞帆听了这话,转眼一看,却是总督对自己传音,至于怎么样传音,总督是同进士出身,自修些道术。

    一盘冷水浇灌下来,俞帆心里一丝搏命的冲动冷却下来,化作一片苦涩,总督这话是谨慎没错,但还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这宿敌风格?

    一刻钟……一刻钟只怕叶青二十万大军已洪水一样淹没虎牢关,而没有总督同时难,自己毫无击杀叶青扭转恶局,只能在这里于看着

    这算是老成持重?

    不,这仅仅是怕死,俞帆不由生出就绝望感。

    许多人都把上层神化,但内部人都知道,越是上面,越是贪身怕死,但是怕到连搏下都不敢,这就出于俞帆预料了——官僚,难道就修成这样?

    俞帆冷静下来,不再看总督,试图寻找着破解的机会,盯着秘密传声说着:“你算计我们来此,就是要隔绝我和总督的军力于扰,独力动总攻了?”

    “对,准确的来说,已在总攻了,你们听……抱歉,忘记你们暂时听不到外面,真可惜,这滔滔壮观涌进来的河水……”

    叶青似看见些,笑容有些奇怪:“沟渠对面的虎牢关上,还有道士在喊着开启法阵防备我一家的水攻”

    “哈哈,你看,都知道你俞帆和总督会拖我后腿,不害怕法术对抗,更完全不怕我手里的二十万军。”

    俞帆瞬间明白几方暗谋自一开始就落入叶青算计,脸色不由难看,却是绝不会承认:“我等岂会和外域邪魔苟合休要胡言乱污蔑”

    “呵呵,别急,在下土么……这种事情我能理解,真的…”叶青轻笑摇,知道这两人不会留下手尾,不作无意义的争辩,传音中透着对敌人的诚恳:“留你们在外面,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万一你们本着同归于尽的心思,直接在洪水下摧毁南北长堤,五十万联军俱作鱼虾,岂不是让董卓和张角看了笑话去?”

    “……我没这么蠢,最多只是摧毁你在河道中分水岭。”俞帆反唇相讥,心中悔恨自己怎么没对军中多补这一道命令……但那时又怎想得到?

    俞帆甚至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叶青是怎么筑成这道分水岭的……冰封?土筑?木堤?

    无论什么都逃不过法术手段,筑下堤坝还要能维持住

    在大河冲击下就算联合三家都是要源源不提供法力,一个不慎都要被冲破堤坝,而这时太平道道士难道就是死人,不会拼命来破坏?

    但他是城府深沉,这时只狠狠盯着叶青,咬牙说:“你就算独力筑起这堤,没有我们术师团配合,法力维持不了多久一刻钟,怕是连半刻都不到吧更说说邪魔会来破坏”

    “你又这么确定?”

    叶青一笑,对这种无意义威胁不再答,总不会和电影中功亏一匮的反派,把什么都抖落出去。

    扫一眼帐内情势基本稳定下来,并不理会其下汹涌着准备在一刻钟后喷的暗流,神识透出法阵。

    浩荡的一道泛白水线自北面涌至,轰隆隆洪水声中,临近就见滚滚微黄浊流叠层激荡,灌入虎牢关与南北长堤前十三里长,一千五百米宽,又有着十米深的鸿沟……

    这鸿沟是高于地面,只有叶青知道,其本身又是参考后世黄河下游的地上悬河模式。

    当然相比后世壮阔的入海悬河而言,这只是一段止于南面群山崖壁的人造小水沟,随最先浊流撞击崖壁而止步,正飞满盈起来。

    当这鸿沟水面与关城、长堤齐平之际,就是己方二十万军横跨水面,梯次进攻之时

    “冰藤分水岭的状态稳定,主河道稳定,分流南入鸿沟的水面上升稳定”芊芊的传讯声音里有着喜悦与成就。

    虽只是百米的一小段,但这是她次使用能主导战役走向的联合法术,与上一次独力催动流星天罚又是一番感受。

    “亲自体会才知道,对环境的规模改造能巧妙到让人沉醉……”曹白静也愉悦赞叹,自家夫君的奇思妙想,似乎无论灵气是否充裕条件都有一番展现。

    “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周围众多军士的欢呼声中,曹白静看着脚下这座小小分水岭。

    浊流从两面冲过,水位因河道突然变狭窄而升高十米,因在河道北岸还有前几天增筑的夹堤对峙配合,在北河道是突涨后,一过这百米的人造狭区倾泄,没有影响到北岸。

    但在专门引导南河道却是大涨不落,急激流在脚下呈弧线向南急旋,浊白浪花激荡着都溅湿了素黑绣鞋,感觉湿凉却牢固坚实,让少女术师满意地轻笑起来。

    这道人工分水岭的谋划在前几日就进行,设计定稿却在昨夜才拿到——夫君派给入蜀使者团一个临时任务,他们连夜在成都西郊参观先秦所筑的水利工程都江堰,紧急传讯过来的参考布局。

    正如前几日夫君谋划时所言——再于涸长河也是浩荡泾流,每一息都有无数水量奔涌而过,只凭一部术师团全部拦截是极难,又是在夏天,长久维持更不可能,有人提出的冰封黄河路子没有任何实际实行的意义。

    自家夫君从来都是会掂量自己实力,量力而行。

    在地上有着仙道,有恨云惊雨配合能随意而为之,但在下土势单力孤,还是要吸取符合这片土地的古老经验。

    “堵不如疏……”

    既力所不及,就量力而行采取技巧来弥补,而这种思路却是丰裕灵气环境下成长的地上人所缺,反是下土人的智慧更有实际应用价值——都江堰精妙的分水鱼嘴设计,把汹涌的岷江分隔成外江和内江,外江排洪,内江引水灌溉,就在法术配合下成功在这黄河上复刻实现。

    由芊芊以藤网布入水中,完成初始框架,再由三千多军士快投下准备好的原木、泥包、石筐——这些筑堤东西数量绰绰有余,之前从南北长堤运到这边河畔,装作是要填充整个河道一样,让敌我双方都信以为真了,这时材料却只用了三成。

    同时整个术师团联合施法凝冰粘结合筑,因是参考这下土都江堰的建筑、维护特色,主体稳固性主要是靠材料投入,而法术形成的藤网、冰晶在其中占比稀少,所以术师团消耗灵力甚至不到三成。

    藤网、冰晶占比虽稀少,起到的粘结效果极强大,本来松散材料瞬间复合粘结成型,冰藤分水岭一出现就具备高强度。

    优点是能撑住突涨的高水压,却不比水泥能够持久保存,在夏际温水冲击下会很快融化,而藤网也要法力维持——这类消耗情况就算换别系法术也是不能避免。

    尤其是冰藤分水岭的顶端,从上游将河流一南一北分成两半,受正面冲击和两面冲刷,局部冰晶消融极快,按计划还要派十名术师以法力维持内部冻结温度……但这点维持成本算得了什么?

    预计等二刻钟后术师法力耗竭,这道冰藤分水岭就会自溃恢复故河道,鸿沟内数以千万计的积水也会轰然倒流入河。

    但是已够了鸿沟内水位上涨在短期内提供了一千五百米宽、十里长的平坦水面,任时刻法术凭空而为总是消耗极大,而依托这样庞大的水体,法术可以酎合动的攻势实在是有太多可能了。

    布置落实,很快就成坦途……对于快兵种而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