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董卓之决断(上)

第四百五十六章 董卓之决断(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忠心而忧虑的小丫鬟传达命令去了。

    貂蝉默默关闭门窗,一人在黑暗里洗净妆装,除下女裳,穿上软甲,又换了战袍。

    铜镜里照了照。

    在镜中清晰看到,一丝丝月华在身周与天地融汇,道禁隔膜再度出现,隐隐有着突破的可能。

    “主公说……月华上溯本质是阳光……我不局限地下阴暗,就能沐浴在阳光下么?谁能给我这样的阳光……”

    她若有所思,起身,此时树影中,一轮月亮升起,显得恬淡,谁想不到这样的夜晚会有凶险。

    貂蝉来到前面,觉江晨在号施令,一批批甲士在预备着,就把这文件递给了此人,此人拿来一看,顿时昂天大笑:“主公果是未雨绸缪,有这批士官,组织十万大军都不成问题。”

    一阵风过来吹得身上有些寒意,貂蝉浑身一哆嗦,正想说话,三百的西凉军过来,踏入射声营箭阵范围,有两三个校官高喊:“有人报告你庄暗藏反贼,快开门让我们进去搜查,识相点就交上十万钱……”

    话还没有落,江晨吩咐着:“战决,别惊动了大部。”

    “是”由于经常生战斗,只要时间不是很长,规模不是很大,自不会受到特别注意,一校尉踏步出来,令着:“射”

    下一瞬间,黑色箭岚遮蔽了视野……

    射声营早就瞄准,这时射击,三百人顿时连连惨叫,当场就跌下了一半人,箭雨之后,一支骑兵冲出,闷着声对着余下砍杀。

    眼见着一个西凉兵被着骑兵一刀,自肩上砍下中胸,几乎化成半个。

    江晨徐步出来,火把下,神态从容,伸了一下身子,冷冷吩咐:“把这里全部杀尽,不许出去一人”

    顿时步兵又围上,对着伤兵补刀,一片惨叫,令人毛骨悚然,江晨看了一眼貂蝉,笑着:“派人和这名单上骨于联系,我们要在一天内举旗”

    “是”

    朝霞绚丽,常晨起的人们在屋檐下望着,不免想到民谚中刂霞不出门,,紧随的就是风雨。

    一些士人相视而叹:“既有风雨,东南风也会来了吧?”

    许昌就在洛阳西南三百里外,这指代是谁再鲜明不过,当这时街上正巡逻过去的羌兵就算通点汉话,也是听不懂。

    朴素隐喻中充满百姓对拯救者的期待,但形势的急转恶化还是出忽了所有人意料……

    洛阳·一家店铺

    这铺门面不大,三间临街,铺后院落很大,因着董贼的威胁,又下了雨,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刚过午时,许多店馆歇店。

    老板和三四个伙计在忙碌着打扫房间。

    “你们听说没有?”一个伙计扫地,口中说:“听说又有一批街坊迁去长安,死在半路的不少。”

    老板听了,就怒目:“别瞎说,给人听见了怎么办,不怕杀头?”

    几个伙计都是儿子和侄子,听了不言声,过了会,老板粗重喘了一口气,说:“于活吧——放聪明点,事到临头再说。”

    这时侧门吱呀一响,出来一个三十岁的人,老板见他过来,笑着起身:“是你来,来来来……吃点东西……”

    “不用了,我有正事”这人凑上来,对着老板耳语了几句。

    几个店伙计不禁面面相觑,就见着老板脸色凝重,再没有了笑意,过了会,这人就转身闪了。

    老板似有极重大的事思考,呆立着不动,直到一个伙计小心上去:“叔,怎么了?”

    “关门”这一说,老板反醒了过来,望着怔怔的侄子,从齿缝里迸出一句:“信儿,这不关你的事,你快回去。”

    又吩咐的说:“老三,你带着你娘和你妹躲到挖的地窖里去,下面有水有粮,能过半个月。”

    赶着二人去了,这老板带着二个儿子,默不作声,到了后面,拉开一个木板,里面是闪着寒光的长刀,但很粗拙,一看见就知道是自己打造的,拿起了一把,老板低沉的说:“老大,老二,是我们拼命的时候了。”

    “爹,我知道,刘使君当年救了我们全家,现在是我们报答的时候了。”大儿子同样低沉的说着。

    “好”老板说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三人武装起来。

    这一幕,在洛阳许多场所,蔓延开去。

    太师府·深夜

    有讯法的亮光在太师府闪过

    这时董卓还刚刚睡下不久,就被吵醒,爬起床后,似有所感,血丝的眼睛直瞪着李儒:“何事”

    “太师虎牢关凌晨告破,烽火和太平道方面都传来消息……”

    “今晨……今晨”董卓面色顿时涨红,眼睛直直,一动不动看着李儒,显得很是阴森……

    李儒都暗里打个寒战。

    说定是守十天,才六天清早就破,满打满算才守了五天,这的确有理由使董卓愤怒。

    一阵风吹来,裹湿湿的雨雾袭进来,董卓浑身一颤,哆嗦了一下,连日来关于迁都的军政繁杂事宜,本已积累了沉重压力,这让他一下愤怒到了极限:“胡轸呢”

    “破城后宁死不退……被刘备斩杀。”李儒敛目说着。

    “又死了?”董卓脸皮抽搐一下,自己这是第几个爱将被大耳贼杀死?

    一腔怒火顿无处泄,董卓就似困兽一样,在房间里徘徊急行,突“锵”一声,抽出宝剑,对着一个少女刺了过去。

    “啊”这少女顿时中剑,跌在地上,鲜血喷了出来。

    杀了一个侍女,董卓定了定神,才算平复下来。

    李儒做了个眼色,示意门外守着的人进来,等战战兢兢的仆婢把这侍女尸体抬下去,这时才听董卓冷静问:“怎么破的?”

    “是筑长堤与关城平齐,留中旱沟又以法术造水坝灌水,结浮桥以骑兵冲上了城墙……”

    董卓身子摇晃了下,片刻后才盯着李儒:“你还有何策?”

    斗室内的气氛压抑,李儒感觉到面前这男人恐怖、杀意、恐惧混淆的心情,也是沉默下来,过了会才开口:“太师,敌军或会休整一二日,但很快就要扑上来了。”

    “看这情况,怕是有人响应。”

    “杀光就是,三辅之民虽悍,手无寸铁又怕什么。”董卓咬着牙,眸子透着灰黑。

    李儒有些苦涩:“没这样容易,太师可还记得刘备置办过的河北流民营?逃荒时可不分军民之别,本就掺杂冀州地方郡国兵,又在屯田之余经过轮训丨扩大,都散入洛阳各郊县修缮水利,补充灾年损失人口……”

    “该死早该把这些人杀光……”

    见董卓这时已有些失去理智,李儒更是无话可说。

    这两年扩军财政不利,而太后即有刘备外援力挺,又有张辽和刘表为旗帜号召北军忠心护卫宫禁,一直到今春才威服收买了大半,整合出全新西凉军动军事政变。

    短短三个月间军政动荡未息,就屠杀三十万?甚至杀更多?

    李儒想了想还是只能耐心解释:“主公谨慎,这里面大部分是青壮,选择逃来洛阳不少有姻亲联系,这一令下直接就能逼得全反,席卷郡县造成三辅大乱,给关东诸侯最好机会,所以才有借这迁移之际分割打散,徐徐在路上种种手段消灭。”

    “但这刘备破关实在太快了……既形势如此紧迫,就只能用绝户之计。”

    董卓眼睛一亮:“绝户之计?”

    李儒微微低,对此心下苦涩更甚。

    可惜上船容易下船难,自己种种所谋牵涉太深,气运纠缠下早已没了退路

    “先前议定的一石二鸟之计,既是迁都洛阳以避联军锋锐,又是留一块骨头让那些关东诸侯争夺……这大方针不变,变的只是——我们要在洛阳做的更狠了。”

    “第一件事,即差铁骑五千,遍行捉拿洛阳富户,共数千家,插旗头上,大书反臣贼党,尽斩于城外,这不仅取其金赀粮草以为军用,更可以血淋淋的人头威慑全城。”

    “第二件事,挟此威慑之力,才可尽驱洛阳数百万前赴长安,每百人一队,间军一队,互相拖押。”

    “第三件事,临行时教诸门放火,焚烧二百里居民房屋,放火烧宗庙宫府,南北两宫,火焰相接,长乐宫廷,尽为焦土,不能留给外人所用。”

    “洛阳是汉室之都,龙气所在,有号令天下之大义,要不焚尽,刘备只要入主,立刻就占尽优势,我们再无机会。”

    “只有焚了洛阳,长安才可以旧都之名分得几分龙气,再有那个小皇帝,我们还能搏一搏。”

    说到这里,李儒深吸一口气,身体战栗,神情呈现稳定,望向上目光幽暗冰冷:“再说此是为了保证这留下是块骨头而不是肥肉,我敢说,敌人绝料不到此行,这是我们逆转翻盘的最后机会。”

    “唯一的问题是,主公可敢施行此玉石俱焚之策?”

    随着这话语落下,厅堂内光线一晃,冥冥中黑潮席卷而上,李儒身上气运几乎削尽,只一丝官气支撑着。

    董卓也是一阵心悸,转眼却哈哈大笑起来,在空落落厅堂里回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